^書文歌影

每次一有呢啲大型表忠事件,都令我諗係以前讀書時嘅一件小事。話說當年我仲係ive仔個陣,同一班有班女仔成日都標榜佢哋之間嘅感情好好,即係面書post相就會話「感恩識到你班好姊妹,要一世相愛落去」個啲肉麻到震嘅姊妹情義。

電影講述由演員松坂桃李飾演的男主角森中領,本來只是在酒吧打工的20歲平凡大學生,他對於愛情、將來都沒有期望,認為女人、甚至是性愛都只是非常無聊的事,在一次偶然之下,他遇到經營男妓團體的BOYS CLUB老闆禦堂靜香(真飛聖飾),在她的邀請下成為男妓,與各式各樣的女客人接觸後,到底領的內心會有怎樣的變化?

多少往事甜在心頭

當洪卓立和湯怡分手後,《彌敦道》再度被熱播,真的「心酸往事停在心頭」。其實又不是那樣心酸,年少時就是凄凄慘慘戚戚慘,瑟瑟瀟瀟寫不休。

這次電影的名稱是以該樂隊其中的一首著名歌曲《Bohemian Rhapsody》命名,這電影濃縮了Freddie Mercury的一生以及Queen樂隊的經歷,電影最精彩是當中Queen多首著名樂曲如何誕生,如Freddie Merucry 創作的《Bohemian Rhapsody》,Brian May的《We Will Rock You》等名曲。這些都是樂迷耳熟能詳,所以當看到如何把這歌曲誕的過程,你便會增加投入感和有趣。故事一開始是講述Queen隊如何成立以及Freddie Mercury的背景、家庭,其實這是一個頗適合的開端,因為這些記錄,其實是對Queen樂隊日後以及Freddie本人自己的人生,都有莫大的影響。

「男尊女卑」是日本的傳統思想,雖然社會各方面已經比以往現代化,不過傳統思想並不會因而磨滅,所以不少日本劇集也有描述女性在職場上被輕視的情況。深海被客戶要求下跪、被客戶摸頭、用親暱的稱呼等,都可以看出深海完全不被客戶尊重。

開電視近期推出了一個並不是以吃喝玩樂為賣點的旅遊節目,叫《明治憑甚麼》是由項明生做主持,找他其實也算是頗為配合主題,因為他也曾經是日本企業公司高層,對日本文化自然有其認識,那麼說服力便增加。該節目主要是講述日本明治時代的人和事,由歷史故蹟到歷史人物,當然是會走到旅遊景點,並加以詳細講述,這種節目,在香港很久不見了,回到《環宇風情》的感覺了,終於有一個是真正能夠提供到一些俱有內容的資訊予觀眾,而不只是純粹娛樂。

追偶像到底為了甚麼?

10月29日,IZ*ONE出道了。很感恩,歌還不錯,選擇的路線有點特別,但最重要是不老套,不重覆以前I.O.I走過的路,加上打歌宣傳的力度絕不馬虎,令她們的第一炮可算是打響了。現時香港KKbox韓國新歌日榜的第一名,主打歌《La Vie En Rose》力克音源女王IU的《BBIBBI》,升上榜首,可喜可賀。

「這個女人問:『三十幾歲仲係處女有冇問題』。哈哈哈哈,本來這些問題就應該問最應該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們實在太絕望了。」

Gaga的參與,並非單純的噱頭,樂迷及觀眾該早在美劇《美國怪談》(American Horror Story)的第五、六季,已領教過其出色演技,甚至一出馬便為此贏得金球獎視后寶座,實力非同小可。

在眾人口誅筆伐的同時,大家又是否記得查良鏞曾因為以社論批評紅衛兵,預言林彪垮台,而遭到共產黨仇視,登上過暗殺榜?

一說起楊過,很多人一定會想起劉德華,說起郭靖,你會想黃日華,梁家仁飾演的喬峰,一句「我係契丹人」深入民心。這些都是TVB上世紀最輝煌的年代。當中從主觀到客觀條件,都成就了這個環境,能否再現,難以估計

金庸的武俠小說

金庸的武俠小説是當代中國文化的一塊瑰寶,他的作品在華人社會内,就算沒有讀過也總聽過的。他的武俠小説歷數十年而不衰,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原因是因爲他的作品不囿於年代。看了他的書你不會懂得點穴、輕功、放暗器或一些習武的秘訣,武俠世界只是他設立的場景讓他展現和剖析人性。

話說,IZ*ONE出道了

新歌嚟講,我就最鍾意《O’My》,覺得仲好聽過主打嘅《La Vie en Rose》。最搞笑係喺《O’My》嘅live表演段片下面,就有啲癲佬話本田仁美唱左一句「mamamia」好好聽,好得意。呢啲留言係唔止得一個,係成堆。所以,個三位櫻花妹對呢個團嘅刺激作用真係非一般。

星夢情深這套電影好看嗎?我會說看了不後悔,但不看也不可惜。電影中的歌曲無懈可擊,Lady Gaga的真實樣貌也是一個賣點。只是劇情拖得有點長,後半段劇情有一點散渙,比起前半段失色不少。

不知不覺信左人?

火雞老母生完火雞仔之後,聽到火雞仔吱吱聲咁叫就會沖埋去餵佢,就算見到天敵黃鼠狼,只要隻黃鼠狼吱吱聲(研究人員塞舊錄音機入黃鼠狼標本裡面),火雞老母都會當咗佢係火雞仔走去餵佢;但一聽唔到吱吱聲就伯當佢仇人咁啄。即係話,火雞老母其實唔認仔,係認啲吱吱聲。

韓麥爾老師針對侵略者禁教法語的陰謀,讚美法語的優點,説:「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我們必須把它記在心裡,永遠別忘了它,亡了國當了奴隸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他們的語言,就好像拿著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