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日本秋季劇集、由同名小說改編的《結婚對象靠抽選》(結婚相手は抽選で)故事講述日本政府為了阻止人口老化進一步惡化,於是推出「抽選相親結婚法」,所有單身、沒有子女、年齡介乎25至39歲的男女,會被政府安排與年齡相差5歲以內的對象相親,如果遇到不喜歡的對象可以拒絕,不過拒絕機會只有2次,如果拒絕超過3次將會被政府安排到「對抗恐怖分子支援隊」。

騎士與天使(上)

追看龔燁跟熊若水這條感情線,則是因Youtube上偶然彈出他們的Trailer,愈看愈覺得有趣,所以開始追「熊燁」。原本只是網上重溫,但是最近,我「沉船」了。不論是兩位藝人的社交網站、TVB Forum,甚至是連登,我都一一追完。

騎士與天使(下)

若水需要的是一段互相坦誠、充滿安全感的關係,但是現時的龔燁卻不能與她同步。

你在天國過得好嗎?

第一次購買你的CD,是有收錄”マイ フレンド”的大碟”Today Is Another Day”

如果說每個人心中有一座「斷背山」,也有一點「翠絲」嗎?大雄(姜皓文飾)收到陌生男人阿邦(黃河飾)的通知,得悉同性好友離世的消息,黯然看著門後掛住的數件衣服,回應了斷背山的一幕。

毫無疑問《大黃蜂》是最好看的變型金剛電影(只計真人版電影,不計初代卡通那套),拍出了初代卡通的神髓。Michael Bay不再做導演,沒有爆來爆去亂打一通,終於正正經經講一個故事。

這個聖誕前的檔期只有兩套卡通片上映,同阿仔睇戲要在《Grinch》和《無敵破壞王2:打爆互聯網》中二揀一,我十分喜歡看《無敵破壞王》第一集,大人看有大人的感動,再者回想起多年前看Jim Carrey那套《Grinch》的惡夢,自然二話不說購票看《打爆互聯網》。

Melon Music Awards(MMA)十周年

今年《Melon Music Awards》(MMA) 踏入十周年,回顧2009年由線上頒布獎項改為一年一度頒獎禮盛事,見證韓國歌謠界多個巨星寫下歷史,尤其近幾年的舞台表演帶給觀眾視覺上的滿足之餘,以各種合作舞台演出匯聚各界音樂人,用音樂講故事。今年MMA主題正是“MY STORY”,每一首歌裡寫的除了是主人公的故事,同時亦代千千萬萬人寫同樣的說話。乘著MMA十年,我們一同回顧一下讓人感覺最深刻的經典MMA畫面。

「我知道接收指原這件事,大家一定是非常不願意的,請大家好好利用指原。」

尋日同班姊妹飲茶,佢就話果個黃子恆真係好撚唔抵。點解?明明《是咁的法官大人》咁撚有機會上位,搞緊投票,明明有機會上一級既,點知就畀人爆單咁既野出黎。你話大台入面冇鬼呢,就打撚死我肥西都唔信架啦。

完完全全想造出一個四葉草感覺的偶像劇。但,對不起。我沒有當年追看四葉草般的衝勁。問題在於那裡? 是故事太差? 是那班偶像? 嗯⋯偶像應該只有 阿moon和尖臉仔,其他人呢?其實大家時不時都會見到他們出現。定還是⋯他們都不後生了?三十歲的青春劇!?

知道誰是羅凱鈴嗎?「Who? I don’t know her.(Mariah 搖頭)」如果説起她的洋名Judas Law,大家還有印象是那個中性打扮但少女聲音唱著《一天一天》在今年年初走紅的Busker 嗎?

錢七

在《錢七》一歌裡也有出現寶馬,有兩句歌詞是這樣的,「今天我跟你彷似無法可以如昨天鬥傻 揸一架寶馬的你還要看顧兒女跟老婆」,成家立室後,駕駛的車型是什麼並不是最重要,而是駕駛時能讓女兒跟不如坐得舒適安全,我在想像坐在白色寶馬裡的她們,是否也如我般喜歡着這架車。

陳詠謙之亂

路見不平,自命正義,終於都要挪用寶貴時間,去點評陳詠謙嘅大作,嘗試為民請命。其實點評歌詞實在非我所長,音律押韻 […]

很多人講文學理論,喜歡亂拋書包講乜乜主義物物學派,為自己的意見背書。一般人聽見那些名堂,只覺得那不是人說的火星話。這本書並沒有俗套地逐一講解每個學派,只是把常見的主義和學派放在附錄。它從最文學基本的提問開始說起,讓讀者有系統地掌握文學各方面的切入點,那些主義學派的分歧,只不過是在不同切入點所持不同的立場。文學理論最基本的起源,就是要回答一件文學作品有什麼意義,為什麼會有這些意義。文學研究的方法,從傳統上注重的文本解讀,到現代喜歡借用語言學,歷史和文化等,其他學科的理論,去解釋文作作品的意義。

如果有個人沉迷下睇漫畫,可能有時都會少單意外。因為漫畫都有唔少知識可以吸收架。例如鋼之鍊金術師入面,就有一個好出名既人物,叫做焰之鍊金術師馬斯丹上校。既然叫得焰,當然識得撻火。而佢唔單止識得撻火,佢仲要隨口都教人點樣可以引起爆炸,呢個完全係科普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