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老實講,兩套劇其實都有一定共通點,就係「鬥」一個字。如何「鬥」得好睇,《延》劇是宮廷鬥爭,《再》是商業鬥爭,雖然是不同種類,但說到尾其故事都是「鬥」人。老實會說大陸人寫內鬥最耍家,原於歷史文化,喜歡鬥,但這並不等於《再》的鬥就一定要比下去,根本問題是《再》劇的劇情早巳經脫離了時代感。

我更欣賞嘅係呢套電影唔係單純睇甄子丹演一個好好打可以打十個嘅老師,而係睇對今日教育制度嘅批判。

麻倉憂已經被影迷恥笑為AV版宮崎駿,但她的確還有很大的市場價値及一定數量的支持者,更重要是麻倉憂在海外的影響力遠遠勝過在日本本土的人氣,這正正就是麻倉憂的成功之道。

學童自殺,大台有責

社會有什麼改變了?不好意思,我個人認為一切都變差了。以前每周放學只做一至兩集動畫 (我返下晝班仲要預約錄影) 的期盼,變成了串流一按即有;以前每年為心水兒歌投下一票,如今卻淪落到Do姐有兩票的低能選舉;當然還有以前一堆好詞好曲的兒歌,一班兒童節目主持伴我成長,今日卻連兒童節目都cut埋,成個大台只有做愛回家式的正能量扮支持。

Malena 的偽術

從旁人眼中所見,Malena的確是個幸福的「人妻」。老公事業有成、有個可愛嘅小朋友、無所不談隨意分享心事嘅閏蜜、搬到大部分港人都想住嘅何文田中產區,聽起來是一個很完美的生活。

由於從小沒有遊戲的醺染,加上當年的互聯網很不發達,看書成為我無可選擇之下的唯一興趣。少年文學作家君比的全集(還有一套是講偵探縣疑的,我忘了名字)、張愛玲的麵包樹、深雪的怨恨情仇、黑白蟲洞與宇宙大爆炸、各國禁忌習俗甚至聖經我都看過一遍(我並不是教徒),可是聖經其實挺有趣。

小丸子可愛而不造作,所有小朋友其實都會有佢既倒影。有邊個試問唔會偶爾百厭搗蛋?等於大雄最懶,一樣得到眾人包括叮噹既原諒。抄功課自己唔駛做,睇在眼裡,自己都做過,自然會會心微笑。共鳴就係咁黎。小丸子做咁耐都係 2D,但係果種共鳴感係好強烈。同家姐嗌交,偷食,詐病,扭爺爺錫作威作福,個個橋段都描寫得好入肉。

歌手同偶像係兩回事。偶像本身就係賣形象,當然要係睇樣睇高度睇身材先,唔好拖埋創作派/實力派歌手落水呀。

作者指出,其他民族雖然有勇猛的軍人、善謀的將領,但波斯人、中國人、阿拉伯人、非洲人、美洲土著等,從未組織起一支具備公民權利的軍隊出征,也從未有一個選舉產生的公民大會來調整政策。(其實春秋戰國尚有廟算,秦之後就極少了。)這些臣僕軍隊,由皇族、市人、奴隸組成,數量可以極為龐大,他們為皇帝、蘇丹、酋長、神明而戰,對「領導人」畏威懷德,驅使他們上戰場是恐懼(皇權能殺頭)。這些軍隊戰意成疑,接戰不利,「領導人」多數走先,然後百十倍於敵的大軍土崩瓦解。

曾幾何時,香港有人提出過「生仔要考牌」,就是說想成為父母的人必需擁有一定的常識教養才有資格生孩子。也許你以為是戲言,但當看完最近台灣熱播的劇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後,才發現這句話也許不無道理。

故事以兩位年輕人王爾(吳肇軒飾演)和羅子迅(繆浩昌飾演)開設了一間叫做「身後事務所」的公司,主要是為逝者處理逝者遺物,但卻因為而遇上亡魂,而他們倆人則為這些亡魂解除心結。

生物股長(いきものがかり)自去年放牧開始已經一年多了,還是沒有要回歸的消息真的非常可惜,當代日本最成功及有社會共鳴的音樂組合肯定就是生物股長了,他們的成功絕對是日本人精神,近日再細聽他們的作品非常耐聽及清新沒有要過時的感覺。

匆匆數年過去,春去又秋來。當時應該是2010年,我入場看陳奕迅的Duo 演唱會,盧凱彤的身影再次映入我眼簾。當時,陳奕迅氣定神閑地坐在台中央,準備唱《囍帖街》。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紫光投射在女結他手身上。

學花姐話齋,做星就三個條件,靚仔、唱歌好、跳舞勁,之但係有啲「靚仔」又不甘心做花瓶,喂阿哥,做明星第一就梗係靠樣啦,初出道唔靠樣先,觀眾邊有興趣理你啲唱功舞技?側田講得啱,寜願參賽者做好一樣野,唔好雜耍。係囉, 玩掂一瓣先嘛,搞咁多做咩?夠高大靚仔,唱歌走音都入圍啦,your face your fate呀。

「你以為我是為了甚麼在朋友們的反對和嘲笑聲下還是堅持和你在一起?」如果是現在我可能會冷笑著回應「是愛?是責任還是甚麼?」,可是,「那由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千夫所指了,你自由了,分手吧。」這是我當年最真誠的回答。後來他有嘗試過想挽回這段他聲稱很重視的愛情,可是呀,如果和我談戀愛讓你這麼委屈,那我怎麼忍心呢?而你又何苦呢?

香港人阿Q 精神

中國人長期受到政權壓迫,自己卻沒有反抗的決心與勇氣,最後只能靠劇中的女主角去對抗醜角從中獲取一點報復的快感——劇集傳到香港,大部份香港人也是生活中受到不同的壓力,然後透過同樣方法去釋放自己。可是他們不會像劇中女主角一樣為自己爭取,或者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現狀,只會一覺醒來繼續過著處處被榨壓卻默默承受視為理所當然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