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文歌影

話說,IZ*ONE出道了

新歌嚟講,我就最鍾意《O’My》,覺得仲好聽過主打嘅《La Vie en Rose》。最搞笑係喺《O’My》嘅live表演段片下面,就有啲癲佬話本田仁美唱左一句「mamamia」好好聽,好得意。呢啲留言係唔止得一個,係成堆。所以,個三位櫻花妹對呢個團嘅刺激作用真係非一般。

星夢情深這套電影好看嗎?我會說看了不後悔,但不看也不可惜。電影中的歌曲無懈可擊,Lady Gaga的真實樣貌也是一個賣點。只是劇情拖得有點長,後半段劇情有一點散渙,比起前半段失色不少。

不知不覺信左人?

火雞老母生完火雞仔之後,聽到火雞仔吱吱聲咁叫就會沖埋去餵佢,就算見到天敵黃鼠狼,只要隻黃鼠狼吱吱聲(研究人員塞舊錄音機入黃鼠狼標本裡面),火雞老母都會當咗佢係火雞仔走去餵佢;但一聽唔到吱吱聲就伯當佢仇人咁啄。即係話,火雞老母其實唔認仔,係認啲吱吱聲。

韓麥爾老師針對侵略者禁教法語的陰謀,讚美法語的優點,説:「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我們必須把它記在心裡,永遠別忘了它,亡了國當了奴隸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他們的語言,就好像拿著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

「沼田渡」就是一個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凡人而努力的凡人,一個捧著根從天上掉下來的小羽毛就足以讓他雙眼發光暗自竊喜的普通人。這個人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政治上有時表面上大家左右敵我分明,但究竟是鏡頭上的舉動,還是私底下大家能各自合作,著實天曉得。記得有一次我在義工團體負責一項就職其禮,其中一名委員是立法會激進派的議員,主禮是當年好打得的局長,我的頭頭問我那議員會否在席間攪事,以我當時穿梭些小政界的認識,我大膽同頭目說「沒有記者,尊貴議員唔會攪事的。」其實政治有時都係做場戲罷了。其實就算北朝鮮內,以為已經被洗腦的幹部,也出現了良善的思維,反觀理應較民主的國度,國會議員也活像一堆蛆蟲罷了。

偶像與建制

我對有人認為劉德華為建制「配音」很驚訝而覺得有點驚訝。在信心危機的時候,我們聽過幾多首為香港打氣的歌?

國家要你什麼下場,人民是沒有選擇。

「死只是不開心的其中一件事,而活的不開心又是另一件事了。」戲中的老教授是如此淡然的面對死亡,我們因為有限的生命而感到不知所措,戲中的主角米奇用他的經歷,訴說一個因死亡而恐懼的故事,他想起自己失信、達不到自己許下的承諾,要親自去站在將要死去的人面對是一件很為難的事,人們又因自己還沒有找到人生意義而害怕變老。此外,我們又害怕沉默、避免情緒起伏,逃避婚姻、愛情,不願意把自己投放到別人身上,文化脈落演變成依賴別人是件難為情的事,我們把親人、伴侶放得很後,把工作、金錢、權力放在眼前,以為在有限的生命追求這些可見的東西,就會使人生更美滿

想一想,植物無法移動,它們如何散播種子?有賴演化,植物得出很多巧妙的辦法令種子「走」得更遠,如成為甜美果實到達雀鳥的消化系統、勾住動物皮毛坐動物的順風車、像旋轉的直升機由風力傳播等。

劇集首播時我字都未識,但係小田和正一首已成經典嘅「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突如其來的愛情故事)」從不知何時已深刻在我心中。我中學時首次認真觀看《東京愛情故事》,我是很遲才開始認識愛情的人,看著劇集,只覺心痛,卻說不出理由來。

貓歌

用貓作歌的歌曲很多,不過作為歌手或組合則少見,可能我孤陋寡聞,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組合。房東的貓是內地的樂隊,只有兩個人,兩個都是女生,一九九四年出生,主音叫紅鼻子小黑,另一成員是木結他手,少年佩。

隨著習近平時代的變化,以往電影在內地上映有很多禁忌。可是今次《L 風暴》炮製了內地貪官的角色,而且更是國部級官員,這是在過往難以通過內地電影發行的潛規則。今次的突破,似乎是配合了內地近年的雷厲反貪運動,甚至利用了廉政公署來警告走資香港的大陸貪官,宣揚內地執法機關與香港合作反貪,向中港及各地不法之徒利用香港「洗黑錢」的行為作出嚴厲的警示。

近代史的墮落

見到志士仁人在變革時代的選擇,自私也好、公利也好。保皇也好、革命也好。他們面對舊遊戲規則崩解,他們有機會重訂規則。保皇黨和大清錯過了君主立憲,北洋和各地軍閥錯過了聯省自治和分權憲政。他們也好運,舊制度的寬容尚在,失敗者就近可以走入租界安身,遠走可以日本歐美。他們在世的時間夠早,大多見不到黨國內鬥的腥風血雨。

很早之前,在見到《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的預告時,就已經好想去睇,心想一個日文版Yahoo知識的提問,如何從以萬計的互動討論,演變成一套電影。

小弟對徐若瑄的喜愛主要是她在Avex時期的音樂作品上,之後才慢慢深入了解她的演藝生涯,她的人生真是非常傳奇,早年是童星之後開始拍電視劇,但人生首次走紅就是來香港接拍三級片,最初還以為不能回頭,竟然在這時候走去日本發展還非常成功,終於在二千年代走紅後光榮回歸台灣,專心在音樂創作上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