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平心而論,俄妹同香港女仔嘅主要分別,係佢哋平均得分較極端:大部分唔係高過70分,就係低過40分;香港女仔係完全相反。大部分人在40至70分區間,成日見啲女有80分,已經俾窮ABC狗衝。因為中庸之道嘛。好似係。即係高過70分會俾同事/同學鬧死臭雞,著到咁都唔知搏乜… 所以GG。

愛情總有離開的時候

失戀期中的女人與男人,情況會有些差異,也要取決於個人的堅強指數和復原能力。但肯定相同的必定是無限的心痛,那錐心之痛的感覺。若深愛過必定心痛,如果說不會心痛,可能從來沒有投入過情感罷了。

今時今日,確係有好多人,將性同愛神化,諗到好完美主義,只屬於體態(或荷包)完美嘅男男女女。換句話講,即係如果你照下鏡,你係冇份的。你係媾女界入面,係唔需要存在。咁你班友先得嗰三十幾歲,有排都未瓜老襯。剩餘嘅人生,係咪唔需要過?

阿冰與阿兵

好想比娘娘知道,阿兵《突然好想你》,不過預咗,娘娘又係已讀不回。過多兩日,娘娘終於有反應:乜你都鐘意五月天?

曾幾何時,佢同好多未玩夠嘅男仔一樣會喺蘭桂坊等地方搵食,但好快就覺得落得去蒲嘅女仔都有一種俗氣嘅感覺。雖然佢自己都唔係話想拍長拖一生一世,但大家都有自己個人口味,散拖都唔一定要搵MK妹架係咪?就喺佢開始厭倦去蒲同時又想搵個地方去識女仔嘅時候佢收到一張朋友嘅囍帖,然後又比佢喺嗰次識到一個啱佢心水嘅姐妹拍咗一排拖,自此之後人地嘅婚禮就變成佢個另類搵食場。

呢排覺得交友app D 仔仔實在太沒趣,加上已經厭倦左喺約到人出嚟之前要有好撚多無意義嘅無聊對話,所以進入左休漁期:好少開交友app,開都係睇msg,有心情就覆下,無心情就算,所以都冇乜漁獲。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我像平日一樣拍打著你的背,裝著興奮揚起僵硬的笑臉道。可是當你聽到我的話後,像是感到難以置信,一動也不動地呆在原地。難道你認為沒有男生會喜歡我嗎?所以驚呆了?

正如有人打同一個行業10年,都可以話轉行就轉行;有人做左同一行2年,佢知道其他工作可能更輕鬆更賺錢,佢都從不放棄。又例如一隻錶陪左你5年,有人會抱住壞咗就換嘅心態,亦有人選擇死都要整返佢。除左時間之外,你係段感情入面投入咗嘅所有野,同埋你對段感情嘅心態,都係影響緊呢段關係對你嘅重要性。

例如你本身唔中意睇踢波既,你男朋友踢波既時候想你黎睇佢,你會心諗大家係要互相遷就既。但你又唔係真心中意睇既時候,你總會有一日諗:點解我要就佢?點解我要陪你做你中意既野?慢慢你就會開始有怨言。你男朋友又未必知你唔中意睇。佢都會諗,點解你次次都睇,今次突然間唔睇既?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妳用力地拍打著我的背,興奮地叫道。

愛情世界的墨菲定理

我們都沒有勇氣,去觸碰不斷變壞的事情,深怕宣之於口,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結局。她開始對男孩生厭,卻不願意放棄男孩現在對她的好,出軌的念頭不斷蠢蠢欲動,男孩也似乎感覺到有甚麼挑戰,會在不久的未來浮現,心中患得患失,想一直沈默以對,深怕讓她有提出分開的機會。誰知道一切都朝預感方向走。她在派對時的報備,讓男孩心中閃過她纍纍的出軌前科,腦海中的幻想開始有化為事實的趨勢?縱使男孩一直勉力維繫「交往中」的名義,卻一直無法得到心中最想要的質樸愛情,才開始雙手抖震,迷惘地思索著這段愛情的去留,他一直以來的仁慈,到頭來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之前有過一段有趣的曖昧經驗。我喜歡他,但沒有到非要在一起的程度。曖昧都是一個樣,每天傳傳訊息,談東談西,過程尚算歡快。這樣不間斷的短訊聊天活動持續了兩個月,終於到了一個樽頸位,可以聊的都聊完了。可是即時我倆心裏都清楚這個聊天室只是個苟延殘喘的存在,但我們沒有停下來,好像生要把它弄死也要繼續似的。

生日快樂,祝你快樂

在你生日的前一晚,我任性地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在你下班乘車回家的巴士站等著。晚風很冷,而我穿得很單薄,但冷風吹不滅我對你的愛。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車站人來人往,我躲在街角,雙眼不斷搜尋著有否你的身影。其後看到一個黑色衣著,戴鴨舌帽的背影,那一刻以為那就是你。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日夜想念的人就在眼前⋯看著那背影上了車,坐下。車開走了,才發覺那不是你。一顆心頓覺鬆了下來,同時也感到一絲的失落⋯這一晚我到底是會見到你還是不會見到你?我們是否真的只能有緣無份?最後我等到尾班車都差不多要開走我還是見不到你。

感謝那個前度……

沒有他,但你還是撐下來了,從前的你只要想到沒有他在身旁,你就會有想哭的衝動,擔心你最愛的他會忽然就離開了你。那種孤獨和空虛,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是要離開,你也寧願是自己在他的世界消失,而不是某天睡醒後,便發現他離開了你,在你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影

追求的另一半

好多人可能因為以前好窮,長大後要賺好多好多錢,就係唔想自己再好似以前咁窮,無問題,呢一樣嘢係每個人嘅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後果需要承受返。當我有人可以陪我關心我,同我好好溝通相處,我唔可以怪對方無一齊為大家段關係賺好多錢;相反,當有人要賺好多錢去為大家時,都唔可以怪對方唔理自己。而我,或許從小到大,到宜家,我都只求有一個人可以聽我講下嘢,願花時間同精神同我溝通,了解我需要乜嘢,邊個唔需要人關心,而我可能係比平常人需要更多。

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人就是如此的犯賤,對於戀愛,有的時候恨無腳的雀仔般自由,沒有的時候自動加入去死去死團,吃光了葡萄。其實世界上哪有一種絕對,沒人說戀愛一定是好,也沒人能說單身一定是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