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愛點滴

牽手,擁抱,親吻,我們一一都做完,但你還是默不作聲。

衣櫃裡的困惑

和三個男生短暫交往過,我卻從未覺得自己有戀愛過。也許是因為總掛心於「該怎樣拍拖」,這些所謂交往都在三個月以內便告吹了。又或許,其實我早該在目光沒法從她身上移開時便知道答案。在懵懂的青春裡尋尋覓覓,卻反覆徘徊於Programming errors中,編碼錯了一次又一次。

也許我們爭吵到面紅耳熱,也許我們keep 住西面,但這些回憶卻是活生生的,每一次在異地的小插曲都深刻印在我的腦海中。

好可惜,佢哋長時間只能夠處於「準情人」而唔係正式情人,事關有一個永遠改變唔倒嘅結構性問題──準女友年紀大過準男友十幾年。

拍拖愈耐,男人愈懶

仲記得曖昧期嘅時候,阿Mike會帶我周圍去食好西,法國餐廳、日本居酒屋、地道大排檔,次次新款,拍咗拖之後佢就話食咩都無所謂,你諗啦你熟啲,一齊咁耐有幾多次係佢搵餐廳同我去試?一隻手數得晒。我唔係期望次次都係佢搵,但係十次有一次都唔會好過份掛?我唔係無投訴過,但佢話唔識點搵邊度有好嘢食,你係咪玩嘢呀大佬,你唔好同我講你唔知咩叫Openrice、飲食男女、Tripadvisor、問朋友/同事!

失去了的勇氣

對待感情上,有時愛上一個人也需要勇氣。愛一個人,會控制不了自己給多少的愛,曾經在情場上受傷過跌痛過,就不敢再投放太多在一個人身上,怕給多了到最後只會傷得越重。

荔枝

Y二十多歲,六呎高,長得俊朗,加一點小腹肌,略有財富及才華,在籃球場上,能夠連續擦花三下漂亮扭過對手瀟灑上籃得分,總是獲得一些水果系女孩青睞,曾經有一個漂亮的車厘子對他死心塌地,Y卻無動於衷。荔枝,是一個長得不算超級好看的女孩,不願意去化很漂亮的妝容,只是流露一種冷艷,簡單白晢的皮膚,戴一幅黑色粗框眼鏡,隔着鏡片,也看得到她的雙眼明麗動人。對了,往往就是這種女孩,才會令男神動心。

一整年過去了,我還是沒有處理過任何事,甚至由一開始的「不想面對」變成「害怕面對」。我開始變本加厲,我連香港的旺區都不敢自己去,每一次比朋友早到都在畏首畏尾,甚至躲進廁所裡,就是不想看到他拉著新女友走過。只要聽說他的朋友在附近,我的腎上腺素馬上飆升,然後就逃之夭夭了。

我曾經問過呢個舅父「如果有下世,你會唔會再同舅母結婚生仔?」佢反應快捷而自然,耍手擰頭「一世夠喇咩都還曬,下世唔好搵我」

乖乖女可能想避開啲衰人指指點點,就響眾人面前消失,自此我亦冇再見到佢。佢最後點樣抉擇,亦都唔知。響度祝佢有個幸福嘅人生。

女孩的朋友告訴她自己被一位男孩拋棄,甚至連日常通訊的工具也全被封鎖。女孩一直聽著朋友的哭訴,身同感受。因為她們的經歴也很相似。女孩盡力安慰那很傷心的朋友。女孩很想告訴她的朋友,終有一天她也會忘記傷痛,會遇到更好的人。

與男朋友和世界盃相處

雖然 比起以前現在多了很多女生睇波,但相信有不少女生都有男朋友掛住睇波不理自己的經驗,或是覺得陪男朋友睇波真的很悶,但如果想陪,又不知怎樣做,有以下幾個小建議給大家,希望可以作個參考吧。

你存在於我的青春裡

那年十八,我還不懂現實生活的種種規條,也不懂人性,也不懂要獲得塵世間的種種需要怎麼樣的手段。那年我跑去髮型屋剪了一頭不討好的短髮,衣櫃裡只有頹tee和破舊的牛仔褲。對當時的我們而言,放蕩彷彿是青春最好的證明。

偷歡算不上偷情

你想偷,抑或被竊,必須先看臉,臉不夠對就別妄想當悲劇男女主角,你臉皮太厚,刷不出世人同情,只會換來一人一句刻薄地冇人性。

貓一般的女人

「甚麼是像貓的女人?」他頓了一頓,努力尋找合適的說辭︰「眼睛圓溜溜的,機靈又可愛。笑起上來時,紅唇帶點淘氣,雙目成了兩輪彎月,給人神秘的感覺,卻又甜得令人發膩,也騷到入骨子裡,她就像一隻正在向主人賣萌中的貓。然後她走起路時的姿態是如此端莊、雅致,卻又異常地安靜。喝過酒後,那扣人心弦的眼神更顯迷離,舉手投足懶洋洋的,恍似每個細胞都在伸著懶腰。那嬌生慣養的姿態,惹人憐惜和心動。」

已經講咗結婚唔係唔得,已經講咗大家嘅關係其實有少少價值觀同想法上嘅距離,咩都未改善到,你家下仲提早逼我結婚?「我都想佢係可以支持我行落去嘅嗰個人,但係佢而家比我嘅感覺,就只係想快少少搵人幫佢埋單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