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被遺下的那一刻

在車門正關上的那一刻,我聽到「㗳嗒」一聲,一粒鈕扣掉了在車廂裡面,而車廂外面的那個她,根本並沒有察覺鈕扣掉下來了,只有仍在車廂裡的我,看著那被遺下的鈕扣掉了在地上,沒有人拾起它,沒有人注意它,因為它已變成沒有用的垃圾,被正上下車的乘客蹂躪及踐踏,我彷彿感受到那被遺下的感覺,是多麼的可憐、徬徨和孤獨。

沒有你的地方

在這麼多年來,跟他去過的地方多不勝數,當每一次經過,那些回憶就每一次在我的腦海中迴旋,迴旋著我們曾有過的時光。不是故意要讓自己記起,但每一個地方都好像有他的影子,又叫我如何逃避跟他有過的回憶。

感情比想像中更無理

在感情的話題上,辭令不太管用。長久是個比較性的形容詞;所謂的夫妻,可合亦可離,你在追求甚麼,我真的看不透。作為損友、酒友,我依然會跟你說,及時行樂,我亦只會跟你這樣說。大概你真的從過去的傷痕中長了些見識,在感情的一環自添了包袱,現在的你,想安穩,已經不想再玩樂了。

才子配佳人,套用偉大強國嘅口頭禪,就係「自古以來」,即係話從古至今,女仔多數會覺得,自己最好能夠配倒一個才子。雖然話而家「嫁個有錢人」先至係主流思想,但就我所見,做得才子,始終都係喺愛情路上有多啲優勢,我就見過身邊朋友之中有絕世才子配倒個絕世佳人嘅例子。不過,世事又唔係絕對,如果才子本人對女仔完全無知,就算其他方面幾有才華,喺愛情路上都好難有運行。

又一個秋

畢業過後,她的那位對她甚是冷淡,又是典型的「讓你改,你痛苦;等你改,我難受」,她忍受不了追求時的熱誠和拍拖時相處的反差。在努力過以後,在不斷讓步過後,自尊心還是忍不住作祟。她毅然離場了,同時,她的痛亦止不來,兩年的一切亦不是說灑脫就能撇得下的。在等候著時間的淡化,她一直有低下頭,回到他身邊的想法,更讓她覺得自己廉價不堪。徘徊在理性和感性之間,她無從選擇。

世界真係無奇不有,有個咁正常既男仔鐘意一個外表咁樣既女仔已經要多謝主,但依加竟然係個阿B掉轉話個男仔唔好,覺得自己deserve 一個靚仔啲既男朋友?!咁撚𢦀鳩?

人月兩圓還是兩完?

「人大了,為何仍然不能定下來?」你可能常常被親朋戚友問及這個問題,那你又為何遲遲都未結婚呢?一個人定還是不定?你是拿什麼尺度去介定呢?是因爲未玩夠所以不結婚?

我姓何,同 Ada Yip、Ivy Fan 係中學同學,我哋三個感情好好,經常出雙入對,同學老師都叫我哋做『荷葉飯』。幸運地,『荷葉飯』感情一直維繫到,畢業後雖然大家各有各忙,但依然會每星期飯聚,慢慢地,大家都會帶另一半出來,久而久之,我與她們的另一半都變得熟絡。

我識得一個中女,今年都四張幾嘢。佢後生嗰陣,雖然唔算靚,但都過得去。佢係一個都算幾虔誠嘅耶教徒,經常參加教會活動。年近四十嗰陣,佢同好多教會姊妹一樣,面對一個嚴重嘅問題──仍然冇拖拍。

別繼續

要繼續嗎?原來我渴望的堅持,只是自挖墳墓;要繼續嗎?我們都以為堅持很難,原來為一個人堅持並不難,更難的,是決意轉身離開。

你要定下來了嗎?

在某次與中學學會的燒烤聚會上,討論的話題,叫結婚。結婚是堅持一輩子的事情吧。我是挺恐懼這類話題的,出生於單身家庭的孩子是無法相信所謂的永恆,結婚的誓言亦只是美麗的謊言。拍過拖以後,明白到要對伴侶作出無條件的妥協、一輩子的妥協,我是學不會了,應該也沒差吧。現在這個「拍散拖」的年代,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學會。

自我放棄的境界

喜歡一個人是盲目的,麻木得沒有理智,麻木得失去自我。是身不由己嗎?還是你也有權利去選擇?

後來以後

很多年以後,畫面用黑白去交代見清及小曉的重遇,見清說過沒有了小曉以後,他的生活沒有色彩,因此用上了黑白。

愛情世界只係分左兩種人,一種叫水,一種叫風,呢兩種人好唔夾,但愛情奇妙嘅地方,就係呢兩種人經常都會走埋一齊,好想擁有對方,但又覺得好辛苦。你抽離咗佢兩個都係Gay嘅身份,其實都只不過講一段風同水撈埋一齊會點嘅關係,呢樣野每一日都係地球發生。

失戀煙蒂

朋友C的故事,夾雜了一點青春和大叔之間的苦澀。不知怎地,那天突然又會想起他的愛情,然後在想像他有沒有一個人在仍未退租的單位內,看着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蘋果手機內的舊日相片,默默地點一枝煙,用那一枝煙的時間,去掛念一個人。

不敢公開的戀愛。

他繼續做著男朋友會做的事,假日與她到不同地方約會,離開時大家也會以吻別再結——只是在電梯時、在戲院時、在大家對望時,她沒有絲毫會撒嬌或討吻的表示。也許有女生的確對這些浪漫舉動不感興趣,只是他覺得她更像是冷漠,忽視,但又從來沒有拒絕他親吻的要求,抱著她的腰時也全盤接受。這樣的戀情他不知道會否受到朋友們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