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外遇、食女、貪嗔癡

喺兩個人互相承認嘅二人親密關係上,再僭建第三四五六七etc個人,當中每做一件錯事、每講一個大話、每動一個歪念,一切一切都有佢眼不為見嘅能量累積著,就算一路無事無幹風平浪靜,實際上並唔係因為你有幾叻有幾醒可以催吉避凶欺上瞞下,只係因為有賴生生世世一直積落黎嘅功德,就好似一隻大湯碗咁一路幫忙兜住啲屎尿污垢唔好等佢瀉出黎,但係一般人做壞事嘅質量同速度,又總係比做好事來得既快又多,再豐厚嘅德業都終有一日會功不抵過,累積嘅屎尿污垢終有一日會係毫無預兆之下缺堤失守,殺人一個措手不及。

我對「緣」徹底失望

還記起當時最親近的朋友沒有新的戀情時,她信奉著她姊姊的說法:因為大家都有著愛侶,已經沒有朋友可以陪你的時候,你就需要愛情,把情感那一塊補完。然而,當她開展新一段的情感時,以前的信仰都是用作打臉而已。我身邊最熟悉的朋友,都已經擁有各自的戀情了。曾經成為過情侶間磨心的我,已經不會再主動找這些朋友。不管同性異性,只要你霸佔了他們的時間,他們的情人都是會不爽的。口中說著「不介意」,只是他們唯一可以回答的答案而已,不是心裏的真實答案。所謂愛情與愛的分別,其中一樣就是排他性吧。

幸福,來過就好

你說你想我過得好一點,你說你想我快快樂樂的,你說你喜歡和我在一起,你說你和我一起很幸福,可是,你卻說⋯我們不可能有將來,因為你不能夠給我幸福。不能確定的關係,沒有結果的愛情,那我究竟是你的誰?

廿一日

你會談起你的女友,談起你倆不太愉快的性生活。為甚麼要跟我說起這些呢?我也沒有問出口,只是努力地給出些建議。你說你很高興認識我,因為能大方地談性的女生不多。我淺淺地笑了笑,回了句「我也是」。

平民鋸扒的難忘回憶。

以往還是學生時期,支出只能靠兼職的微薄收入。與情人到豉油西餐廳叫一客放在牛型鐵板上的肉眼扒,看著侍應把阿拉丁神燈裡的黑椒汁倒到牛扒上面,醬汁因為熱力滋滋作響,帶著牛肉香氣的白煙四散,我們把餐巾打開擋在自己臉上,這個情景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雖然只是廉價貨色,肉也是靠大量鬆肉粉令它切下時更鬆軟一點,但年少無知的我們還是興奮無比。

相交的平行線

所謂「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儘管單方如何努力,也永遠不會欣賞到他的風景,也永遠不能確實對方的感覺,因為他的門,根本從來也沒有為你打開過,那你又如何能走進他的世界,跟他一起看著同一樣的風景?

香港教會嘅傳教方式,令到信徒女多男少,情況仲越嚟越嚴重。後生女信徒要搵拍拖對象,亦都越嚟越難。教會一早知道有呢個問題,近十幾年來大力推動男性事工,希望吸引多啲男生加入,可惜都係冇乜成果。但同時,適婚而又單身嘅主內姊妹又越嚟越多,點算好?教會只好退而求其次,搞多啲「牧養單身姊妹」嘅事工,強調「獨身是神的恩賜」,再加上「神一定有預備」之類嘅教導。之但係,教導還教導,始終人非草木,現實上大多數姊妹都想搵個理想對象,唔覺得獨身係一種享受。至於神點樣預備就唔知,只知道無言地等,女仔嘅寶貴青春流失得好快,每年一到生日,個心都離一離。所以,一遇到好嘅男仔,自然會珍惜。

被遺下的那一刻

在車門正關上的那一刻,我聽到「㗳嗒」一聲,一粒鈕扣掉了在車廂裡面,而車廂外面的那個她,根本並沒有察覺鈕扣掉下來了,只有仍在車廂裡的我,看著那被遺下的鈕扣掉了在地上,沒有人拾起它,沒有人注意它,因為它已變成沒有用的垃圾,被正上下車的乘客蹂躪及踐踏,我彷彿感受到那被遺下的感覺,是多麼的可憐、徬徨和孤獨。

沒有你的地方

在這麼多年來,跟他去過的地方多不勝數,當每一次經過,那些回憶就每一次在我的腦海中迴旋,迴旋著我們曾有過的時光。不是故意要讓自己記起,但每一個地方都好像有他的影子,又叫我如何逃避跟他有過的回憶。

感情比想像中更無理

在感情的話題上,辭令不太管用。長久是個比較性的形容詞;所謂的夫妻,可合亦可離,你在追求甚麼,我真的看不透。作為損友、酒友,我依然會跟你說,及時行樂,我亦只會跟你這樣說。大概你真的從過去的傷痕中長了些見識,在感情的一環自添了包袱,現在的你,想安穩,已經不想再玩樂了。

才子配佳人,套用偉大強國嘅口頭禪,就係「自古以來」,即係話從古至今,女仔多數會覺得,自己最好能夠配倒一個才子。雖然話而家「嫁個有錢人」先至係主流思想,但就我所見,做得才子,始終都係喺愛情路上有多啲優勢,我就見過身邊朋友之中有絕世才子配倒個絕世佳人嘅例子。不過,世事又唔係絕對,如果才子本人對女仔完全無知,就算其他方面幾有才華,喺愛情路上都好難有運行。

又一個秋

畢業過後,她的那位對她甚是冷淡,又是典型的「讓你改,你痛苦;等你改,我難受」,她忍受不了追求時的熱誠和拍拖時相處的反差。在努力過以後,在不斷讓步過後,自尊心還是忍不住作祟。她毅然離場了,同時,她的痛亦止不來,兩年的一切亦不是說灑脫就能撇得下的。在等候著時間的淡化,她一直有低下頭,回到他身邊的想法,更讓她覺得自己廉價不堪。徘徊在理性和感性之間,她無從選擇。

世界真係無奇不有,有個咁正常既男仔鐘意一個外表咁樣既女仔已經要多謝主,但依加竟然係個阿B掉轉話個男仔唔好,覺得自己deserve 一個靚仔啲既男朋友?!咁撚𢦀鳩?

人月兩圓還是兩完?

「人大了,為何仍然不能定下來?」你可能常常被親朋戚友問及這個問題,那你又為何遲遲都未結婚呢?一個人定還是不定?你是拿什麼尺度去介定呢?是因爲未玩夠所以不結婚?

我姓何,同 Ada Yip、Ivy Fan 係中學同學,我哋三個感情好好,經常出雙入對,同學老師都叫我哋做『荷葉飯』。幸運地,『荷葉飯』感情一直維繫到,畢業後雖然大家各有各忙,但依然會每星期飯聚,慢慢地,大家都會帶另一半出來,久而久之,我與她們的另一半都變得熟絡。

我識得一個中女,今年都四張幾嘢。佢後生嗰陣,雖然唔算靚,但都過得去。佢係一個都算幾虔誠嘅耶教徒,經常參加教會活動。年近四十嗰陣,佢同好多教會姊妹一樣,面對一個嚴重嘅問題──仍然冇拖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