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對好好姑娘嚟講,做多一份功課,令男朋友開心,辛苦啲都唔緊要。但問題係,幫男朋友做功課,條友多謝冇句不特止,仲因為時間多咗而出嚟攪三攪四。有一次,好好姑娘喺唔為意嘅情況下,睇倒男朋友嘅日記,內容講自己去泰國嘅一段經歷──叫雞。

「或者佢想做 KOL 想做網上紅人,想有人理佢,唔知。」Sam 苦笑,「但係,好呀,我咩都醒哂。如果佢一直都係咁睇我,而我唔察覺,只好怪我睇人睇得太膚淺。」

「你…你女朋友呢?」「散左好耐啦,唔係我做咩黎香港啫。」「嗯…喂呀…溫柔啲啦…」Michel的香港之旅,大概有五分之一時間也在床上渡過。

堅持自己的愛情觀

每個人都有不同憧憬的愛情生活:你要驚喜不斷甜蜜連連,我要細水長流平淡是福;她愛高檔奢華,他好平民簡約。能與對方在一個自己感到舒適的節奏一起生活,這就是大家口中的愛情觀。

無事獻殷勤,多數偷跳

「上次你都未答我,點解你會有咁大浸沖涼味!」我記得啦!上次先懷疑完佢偷跳,偷跳呢,姐係呢,大概呢,就係一個男人偷偷地出去搵女人!但係就唔想放棄自己女朋友,咁先叫偷架嘛!我下意識覺得,佢無預左我會接佢機,一時間覺得對住咁純品嘅女朋友,竟然咁狠心去偷跳,實在係太過份啦。所以咪有個Givenchy袋囉,心理學黎講呢,呢樣野就叫undoing(抵消),用一啲好事去彌補一啲已發生嘅負面事情,黎達到心理上嘅安慰。佢出賣左我,就買左個袋比我……

為什麼我認識的MK妹都不經大腦地說出一些似是合符邏輯的說話。但還是想勸她三思而行,畢竟單純的我依舊覺得婚姻不是可以開玩笑就算的事:「成件事我睇唔到個關係喺邊喎。喂阿姐,你先得嗰20歲,大把青春,可以慢慢揀,就算你話急結婚啊,都仲有半年時間俾你揀個條件好啲㗎啦。」說罷,我們便談及其他話題。

Long D

愛得遙距,當然不是原罪,情之所至,奈何奈何,相隔異地的愛情有個好處——所謂愛情,不妨矇一點,日見夜見的愛情其實頗累人,當浪漫變成柴米油鹽,就似棱角被洗刷磨平,觸不到的戀人就似留白,每個文字信息都是三思而後sent,箇中浪漫猶如細水長流,一句話三個字,有心人拿着手機樂不可支甜足半天,懂得慢活的人就能慢慢享受了吧。

男人對女人傾心,理由要幾膚淺有幾膚淺,君不見多少女人肥腫難分也是不乏男伴,男人擇偶的龍門其實比女人想像中的標準闊更多,佢喜歡妳時,妳二百磅也只是圓碌碌,佢對妳不感興趣時,妳一百磅也是死肥婆,男人說詞別太認真,反正都是逢場作興,男男女女男女男,普遍都是先射箭再畫靶而已。

HIGH DIP學生妹口中嘅呢個好好嘅人,係一個四十幾歲嘅未婚中年大叔,佢喺政府入面做CO II,即係二級文員。佢同好多做咗好多年政府寫字樓工嘅人一樣,老油條冇乜生氣。不過自從HIGH DIP學生妹入咗佢個組之後,佢就有生氣咗好多,平日指導HIGH DIP學生妹做嘢,特別積極同細心。相反,我哋其他臨時工,喺其他組入面,就得唔倒相同對待,有時仲會俾啲變變地態嘅大嬸彈我哋做嘢唔得,難怪HIGH DIP學生妹會覺得呢位大叔特別好。

失戀旅行

和她走過台灣、泰國、越南和日本,每次旅行之後都好像愛得更深。我倆的人生目標相近,都想趁年輕有時間和精力時,盡量去多一點地方;到適婚之齡,就移居外地過下半生,畢竟香港的生活實在令人喘不過氣,而我有外國護照(雖然不是中產最愛的美加澳紐),可以和她到外地定居。因此每當離開香港,就有如預演婚後生活,抱著這種心態旅遊,沿路風景變得更美,她的笑容是我從不在香港看到。

你喜歡我甚麼?

當一個人問你,「你喜歡我什麼?」通常都答不出來,答案都是「喜歡就是喜歡。」

戀愛預告

你試過傾慕一個人嗎?這個人又有那些地方令你心動呢?當你望到這個人的時候,他/她會有一些亮點,令你不由自主地注視著他/她。這是一個心動的軌跡,你就在這刻留意他/她多一點,關心對方多一點,有時候會留意著電話會否有對方的信息,你總會想第一時間回覆對方,亦期待對方的回應。

他跟她,是中一同班同學,雖然中一之後再沒有機會同班,但因為 common friend 的關係,他跟她總有機會出來見面,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她對他有意思,他也知道。

牽手和心跳

我不是個愛情專家,但很堅信一些組合愛情的元素。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牽手。從來認為,會牽手的情人才是情人,兩個人走在一起卻不會牽手的,只能說是陌路人,哪怕平日如何愛得纏綿吻得瘋癲。不牽手的情人,感情路不平坦,不長久,也不心跳。

女仔生得靚,又有富二代男友,人生勝利組喎,一定令人羨慕啦。不過羨慕還羨慕,如果唔知檢點,羨慕就好容易引起身邊其他女仔妒忌,搞到自己去到邊都成為針對嘅對象。呢種招人羨慕、妒忌、攻擊,但又勁幸福嘅女仔,我見過一個。

「你以為我是為了甚麼在朋友們的反對和嘲笑聲下還是堅持和你在一起?」如果是現在我可能會冷笑著回應「是愛?是責任還是甚麼?」,可是,「那由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千夫所指了,你自由了,分手吧。」這是我當年最真誠的回答。後來他有嘗試過想挽回這段他聲稱很重視的愛情,可是呀,如果和我談戀愛讓你這麼委屈,那我怎麼忍心呢?而你又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