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愛情信箱

我已單身渡過無數聖誕新年情人節,I am afraid but am also pretty sure that 蛇年又要一個人過。但我又真係好睇唔起香港既男仔。唔靚仔,無風度,欠學識,缺內涵都算咧,廿幾三十歲人仲鍾意去迪士尼,成屋玩具。好些仲成日叫住阿媽阿媽,成個裙腳仔咁。大部份男人都毫無情趣,連去戲院看電影也懶,只懂說「好快出DVD」,「呢個導演我唔識」。

(編按:今日有準新人埋怨賓客人情太少,倒不如參考這個人情計算方程式。)快踏入三字頭。除了髮線向上,肚腩向外,還避免不了的,就是由年頭參加婚宴去到年底。我去年飲了六七次,已經算少了。好些友人,平均一個月飲一次。(白事也有,但幸好經驗不多,還是說些開心的事吧)我是很喜歡參加婚宴的。一來在預期中,自己不會擁有一個(有的話,是個悲哀的意外);二來,可以分享人家的喜悅,是十分感動的。三來,可以見到一些失散多年的朋友。當然,好些婚宴也過份造作煽情。曾有友人說遇到頂唔順既婚宴,要中途離開。我想,我是幸運的。多講無謂。進入正題。我係呢度要提出人情計算機這方程式,等大家可以輕鬆鬆計算出婚宴要付的人情。唔使再問黎問去。

相睇結婚

單從婚介公司透露男女擇偶的準則,我們不難發現參加者談的都是雙方的客觀條件。婚介公司賣的是服務,服務的對象是人,而出售的就是根據雙方要求提供最適合的配對服務,但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作爲人而存在的主觀因素。因爲不是貨物的關係,除了客觀的條件,男女雙方還有主觀的考慮吧。是不是一個完全符合你客觀條件要求的人就必然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一個客觀條件未盡如你意的人就一定不會是你要找的那一位?大家志趣是否相投,價值觀是否一致,品性是否接近,這些難道不是考慮因素?

單身不能過太久

其實這三年,我過得很充實,既要忙學校活動,又要忙高考,忙兼職,又再忙學校事務。另外,我還真的要感謝港共政府推行洗腦教育,割地賣港,不然我的日子會有一段空白。哈,真諷刺。生活似是流水,你總希望水中的流動起變化,但又害怕那起伏太大,你負荷不來。乍暖還寒的時節,日天時總是充滿激情、熱鬧,可是到夜晚就忍不住有了一份寒意,難怪人們是秋天是戀愛天,大抵我們都會在冷雨夜中想起愛。

捉姦又如何?

對於要求絕對忠誠的人來説,婚姻出現了背叛,就等同破鏡不能重圓一樣,除了離婚,沒有其他路可走,那麽處理的辦法另作別論。婚姻出現問題,找朋友訴苦本來無可厚非,但須知道,家醜不出外傳,你呼朋喚友的然後公告天下,即使男人是錯的一方,到了那個時候,他也很難向你認錯。所以,千萬不要被肥皂劇誤導,以爲團結就是力量,一幫女人直搗敵人巢穴,然後對小三拳打腳踢,扯著頭髮拉著衫,看得很過癮,但現實是當你這樣做,不單不能解恨,你還得惹上官非,徒勞無功之餘還讓人嫌棄,值還是不值,你自己想想!

婚姻這種邪教

如果你對下面這一段文字,每一句找不到三四個與你人生經歷有關的,請不要結婚。你 一 定 離 婚。「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失禮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動怒,不計較人的過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愛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我們都是有心的好孩子

今早起來,陽光半煦,心卻慼慼然,掙扎著是否也去支持一下,跟另一半提起學民思潮的小朋友們為反對國民教育已絕食了幾十小時,換來的回應是:「你不覺得這班小朋友是被另有目的之人在背後操控利用?」我一聽下來,怒不可遏之餘,心情沉痛,尤其那句話出於極親近的人之口。爭論幾句過後,我卻無言以對,沒有勇氣討論下去。近日透過各種媒體,我看到的是一群在紙醉金迷、黑白是非顛倒的風浪裡,仍然無畏無懼走在前頭、思想清晰的熱血青年。年輕的你們明白知識並不是只協助你們脫貧的簡單工具,你們透過它孕育出獨立思考,卻也因此肩負更多可能改變一生的重擔。在悶熱沉懋的一天,我的心如千斤重。在街頭勇敢抗爭的學生、家長和有心人們,請原諒我的軟弱無能,我深感愧疚,但心智與你們同在。

教會姊妹的愛情缺乏關顧

常常聽到香港不少教會內有「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說法,要求教徒不要跟非基督徒相戀、結婚。然而,教會可有想過,這簡單的一句,對教會的女信徒構成多大傷害?耶和華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於是就取了亞當一根肋骨,為亞當造了夏娃。耶和華只是讓亞當夏娃骨肉相連,卻從沒有說:「這個人獨身是我的恩賜。」後來亞當夏娃得罪了神,神也只是趕他們出伊甸園,沒有要他們分開。由此可見,神樂見自己的兒女配對成為佳偶,即使犯罪,也沒有施壓要兒女分離。為何香港仍有那麼多教會主事人,在人為地製造教會「陰盛陽衰」的同時,只顧曲解神的僕人保羅的「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及「獨身是神的恩賜」,卻無視神親口所說的「那人獨居不好」呢?

經期來臨前後保持少許脾氣撒嬌扭計,可以接受,傷風感冒賣弄軟弱一臉溫柔,可以照顧,但轉發公主病系列圖片還表示認同的一班妮妮,的確是有病的,所以很難包容。一,口是心非,心裡根本想著王子,又聲稱不是要王子。二,妄想病發,明知自己根本不是公主,又奢望公主的待遇。她們要的男朋友,最重要的,其實是像個僕人,但試問有哪個男朋友甘心情願自命牛馬奴隸?不先治好公主病,就想找到好王子,不如乾脆回家繼續看你們的《青蛙王子》。

講真話真係好難咩?!

若不幸有個賤男做男友…其實原來都唔算太不幸,因為尚可以狠心分手,和那件註定這一輩子只能為自己帶來傷心不幸的爛肉say goodbye,重投幸福自在生活的懷抱。但有個賤男局長呢?在香港,可是不幸到極點,我都非常想可以狠飛佢,但我居然冇得話事!點解我們作為香港人不能自己話事?點解我地唔可以自己揀個唔講大話的特首/官員?我地作為香港人所享有的自由和民主,只限於揀個唔講大話的另一半嗎? 我覺得好悲哀囉!!

問世間,情是何物?!

Vera Wang剛宣佈與結婚23年的丈夫離婚,隨即傳出戀上這名花樣滑冰冠軍的雷薩切克,這不難令人聯想到離婚的原因。其實,莫說在外國,就算香港,60多嵗的已婚男人為了20多嵗的美眉,抛棄糟糠大有人在。Vera Wang 這則戀聞如此轟動不過是因爲她是知名人士,而更重要的是,她-是-女-人!!

每次觸及「港男」、「港女」的話題,習慣性就會將問題刻板化、平面化,雙方只求歸邊,把對方妖魔化,強辯謾罵也不過是另一次的情感宣洩。之前在星期日檔案的「偷聽男人心」中說道,男人要面、最怕女人當街責罵、要與男友家人好好相處……說到底,其實不過是基本的尊重與禮貌,這是品格的問題,無關性別、地域,以至關係之深淺。事業有成的男人,因為神經緊張,寧願要善解人意的小女人,所以女強人很難可以找一個比她們更強的伴侶。其實大女人也可找一個貼體的小男人,但無奈香港骨子裡其實只是個保守得可怕的小漁村,口裡說著男女平等,心裡卻仍舊奉著宋明的傳統。

男人總是抱著奇怪的幻想,以為美女皆是天生麗質。林語堂說,只有新鮮的魚可以清炖,如若已宿,便須加醬油、胡椒和芥末──越多越好。天生麗質自然是濃 妝淡抹總相宜,但以香港南方人的基因而言,眼小鼻塌皮膚粗糙的機會率還是大一點,我城男生卻又鄙視「喬裝」,不得已之下,「醫學美容」幫到你!沒有天生麗質,只好扮渾然天成。

春戀的距離

為什麼距離在愛情事件裡那麼重要呢?或許其一解答,是距離能提供了一種近似「偷」的快感,直如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在《懺悔錄》的偷蘋果故事所寄喻:「一次深夜,我們把樹上的果子都搖下來,帶著走了。我們帶走了大批贓物,不是為了大嚼,而是拿去餵豬。雖然我們也嘗了幾口,但我們所以如此做,是因為這勾當是不許可的。」

社會上還有很多這類朋友,對性停留在青春期階段,心裡暗自興奮好奇,表面卻裝出個怪異表情,宣示個人無性的貞潔。在西方社會,二戰後的嬉皮族,把性從解禁出來。但幾十年後性比較開放的今天,在某些思想發展中國家,還是很大的禁忌,很多的忌諱。也難怪的,某些地方談性,停留在低俗的層次。開口說E奶,閉口是爆房,忘記了敦倫閨房之事,可用較優雅的語言表達。

紅顏知己

在紅顏知己面前,再Close,都只是朋友。她不會介意一個男孩提起他任何一任的女友。不論如何,最close的知己,都不及喜歡的人戲份重吧?對,友人可能會話我衰,但,她不會傷心,會願意聽我說,會接納,明白一個人偶爾緬懷過去,不是錯;可能是觸景生情,可能純粹是一時三刻的縈迴。她,不會怪我;我,亦不會對她造成傷害。緬懷過去,在這埸戲,不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