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生日快樂,祝你快樂

在你生日的前一晚,我任性地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在你下班乘車回家的巴士站等著。晚風很冷,而我穿得很單薄,但冷風吹不滅我對你的愛。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車站人來人往,我躲在街角,雙眼不斷搜尋著有否你的身影。其後看到一個黑色衣著,戴鴨舌帽的背影,那一刻以為那就是你。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日夜想念的人就在眼前⋯看著那背影上了車,坐下。車開走了,才發覺那不是你。一顆心頓覺鬆了下來,同時也感到一絲的失落⋯這一晚我到底是會見到你還是不會見到你?我們是否真的只能有緣無份?最後我等到尾班車都差不多要開走我還是見不到你。

感謝那個前度……

沒有他,但你還是撐下來了,從前的你只要想到沒有他在身旁,你就會有想哭的衝動,擔心你最愛的他會忽然就離開了你。那種孤獨和空虛,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是要離開,你也寧願是自己在他的世界消失,而不是某天睡醒後,便發現他離開了你,在你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影

追求的另一半

好多人可能因為以前好窮,長大後要賺好多好多錢,就係唔想自己再好似以前咁窮,無問題,呢一樣嘢係每個人嘅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後果需要承受返。當我有人可以陪我關心我,同我好好溝通相處,我唔可以怪對方無一齊為大家段關係賺好多錢;相反,當有人要賺好多錢去為大家時,都唔可以怪對方唔理自己。而我,或許從小到大,到宜家,我都只求有一個人可以聽我講下嘢,願花時間同精神同我溝通,了解我需要乜嘢,邊個唔需要人關心,而我可能係比平常人需要更多。

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人就是如此的犯賤,對於戀愛,有的時候恨無腳的雀仔般自由,沒有的時候自動加入去死去死團,吃光了葡萄。其實世界上哪有一種絕對,沒人說戀愛一定是好,也沒人能說單身一定是差。

唔知點解,當有一班女人圍埋一齊,曬命就好似係一個基本動作:男朋友愈破費,做嘅事愈骨痺,身為女朋友嘅佢地就愈有曬命嘅價值。男朋友對自己好固然高興,但香港有一個好扭曲嘅價值觀:男朋友對女朋友好係一定要,但女朋友對男朋友好呢?係恩賜。當好多女仔千方百計諗緊點樣「令到」男朋友可以做啲比自己足以喺姐妹們面前曬命嘅行為嗰陣,佢地又有冇諗過好好咁對自己男朋友呢?

何豔娟——港大傑出校友

人地三十歲未夠就搵曬一世人都夠用嘅錢,背後付出左啲乜,又一定要刻喺個額頭架咩?家陣何傑出校友,老公唔只身家越來越高,年紀仲越來越輕!本來食阿伯俾你地話真愛,換畫食大叔呢?又酸?酸乜撚嘢丫?

一次又一次的致電,換來一句又一句的機械式錄音。終於你扔下了手上的電話,在單獨一人的房間中大叫一聲——思念、愛、恨、緊張、害怕,只有歇斯底里的叫喊才能釋放你心裡的情緒。呆望著天花,你回想起你們由當初情意綿綿的對話,到剛才最後那不堪入目的對罵。你不禁想起「如果能回到以往」或者「我真的不應該這樣」,只是一切已成定局,後悔只能換來難受,沒有以外的作用。

愛情世界的綏靖政策

謊言被識破後,總看得見人的底線,他一開始決定增兵萊茵河區,只不過是小試牛刀,試試張伯倫的底線何在,但卻選擇妥協。由裝作視而不見的那一刻開始,就失去了談判的權利。他違反凡爾賽條約,卻沒有受應有的懲罰,任誰都會繼續生下惡念。就像妳察覺到他的異動,卻不為所動。在那一刻妳的底牌就已經揭曉。明眼人也知道妳愛他深,所以無論他做錯甚麼,都會無限包容。但是浪子回頭又有多少個?也許希特勒,是我們內心的天真、恐懼與溺愛所培養出來的怪物。

「做完手術,點都有啲驚,有啲痛痛地,最緊要係,其實我都想有人喺隔離陪我!」「即係咁呀,no offence 你幾十歲唔明架喇,心靈支持呀,心靈呀,spiritual!」

我跟他先走了,再見

在夜場的電音節拍下,她很快就進入了這狂歡的氣氛當中,而他則是在一邊的位置上與一兩位朋友聊聊天說說笑,然後不時望向她的方向,確保她相安無事。酒過三巡,人間妖域除著時間愈接近深夜而更見熱鬧,夜店中的舞池早已擠得水洩不通。他們已經無法像當初一樣閒聊,即便大家都在耳邊大聲吼叫,依然要三分靠聽,七分靠猜的去理解對方意思。

前世是戲精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倒楣,跟歷任男朋友都無法開花結果,而他們總是於跟我分手之後就決定定下來。我有想過自己是不是自己的性格有問題?總是要幫別人教老公。到後來我一個個前男友問:「為何你跟我分手之後就突然變好?是我不夠好嗎?」,他們說不是,就那一刻覺得自己要改變了,要定下來了。

童話故事,係佢一早已經係紅歌星,而另一個佢,只係一個情竇初開嘅少女。童話故事,係少女為左得到紅歌星青睞,不斷刻苦練習,參加歌唱比賽,表現突出。童話故事,係少女可以同紅歌星同檯合唱。「但願你容我接近你更多。」「是我愛你太多。」佢地嘅感情,永遠都停喺呢一刻。

正因為現實生活入面既感情生活太殘酷太真實,所以大家先會對依種二十七年感情既破鏡重圓,難能可貴最後敗係現實咁不忿,佢地甚至乎會投放埋自己對現實感情生活既期望落Sammi依段金童玉女關係入面

偷食都要揀地方先得架

男嘅有個天后級唔介意你成世人冇嚟出色,女嘅有個公認娛樂圈清泉男肯認你做女朋友,偏偏兩個都唔知足,係要繼續偷食尋求刺激。泊得好碼頭都唔識珍惜,要偷食都唔肯比多少少腦去諗下要點食同埋衰咗嘅後果,而家落得如此下場,唔通你怪肥佬黎啦喎?

偷情如果發展到唔尊重同正印嘅關係,發展到同情婦公開咁親熱,其實已經係發展到唔再愛正印,咁應該先考慮離婚或者分手。

曾經遇過一個最讓我佩服的女生是這樣的:首先她拿到了全勤;而且她親和力夠,再且可能因為全勤的關係,跟男朋友ssssss都熟絡,熟悉得能接下球場上內外的所有人的所有話題;還熟悉球場上所有的規則,懂得球證每次響哨的意義;還跟每一位女朋友都熟,就像是女朋友團裡的主席,所有事問她準沒錯。另外,她還是隊裡的攝影師,每次都會準備好腳架把球賽拍下,就像是日劇裡那種大學的球隊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