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政治的殘酷,像極了愛情

女把男手腳縛住,拿出針線把男的口縫上;男不斷掙扎,口中鮮血隨針線一滴一滴的流在女的手上…

How to turn a 自閉妹on?

我實在太鍾意Talk sex and shit,但只限齋講,對於要真正實行,係有兩個極端。一係就做過頭,一係就算天時地利人和合哂合尺都好,我都會拒絕或者巧妙咁轉話題。所以好多時,啲人唔係覺得我太Easy,就係吊高嚟賣,甚至係悶。但明明我只係要用啲好旁門左道嘅方法去燃燒我嘅性慾啫。

偷情的禮貌

自問無記性、粗枝大葉?想偷食?我勸你行動前還是先多想幾回,畢竟現今社會科技發達,另一半隨時貼你去某會員眾多的xx仔女group,想你定必聲名大噪,紅極一時。

    我:「你拍拖10 年,有無鍾意過其他女仔?」 朋友:「有呀,鍾意過兩個女仔。我地一 […]

    呢排D Gym Room,球場全部閂晒,作為一個對自己有要求既男人,點可以容許自己 […]

「你今日有無食煙?」我問。
「無呀,戒咗好耐啦。」男友Nic說。
「但係我聞到有。」我說。

有人說,玩交友app都是看樣子、看職業,但有時有些細節還是可以由自己控制,看到某些男生的profile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好多讀者問我,話佢地成日坐巴士都會咁岩有個索女坐係格離。佢地反映比我聽,除左偷偷地望兩眼,個心跳到一分鐘150下之外,佢地唔知可以點做先識到個女仔⁣

我明,呢個感覺係非常無奈,因為你知道,個女仔好可能唔會再遇得返⁣

年輕的戀愛,相愛中的美好總有很多很多;但不愛的時候,藉口再多,換來的事實卻只有一個。

失落的我,失落的一年。

我慶幸擁有一個支持自己的女朋友,一邊陪著我走過不同難關問題

八年前嘅某日,喺中環律師行放工之後,準備搭東涌線返屋企,就遇上一個毒撚走嚟搭我訕。係毒撚都唔緊要,但係佢矮過我啊!

如果戀愛是一場電影

有些電影,有些橋段,讓人過目不忘。有些人,有些事,給你太多回憶,無法擱在腦後。若記憶中的零碎片段毫無瑕疵,那就別深究太多去破壞感覺裏的完美。讓一切美好留在電影情節中,偶爾容許自己回味一下,不必過於執著。生命中有些相遇,註定不會長久,卻必定留下感動。

我話你起碼幾年前生到個女,佢答:當時已經很少,做了幾次就有咗,生完,完全冇了

情侶情到濃時緊係扑嘢啦,點知呀警察叔叔第一次淨係硬到一下,之後都軟過軟雪糕,搞咗好耐,連個套都鬆埋出嚟。

就我們Speed Dating 的客人來說,很多都只著眼於自己的理想對象,而忽視了自己的條件。例如外貌平庸又不願打扮的女文員,希望自己的配對對象會是專業人士,要不就是外國回流、家境不錯的男士。又例如收入二萬多、身高不夠170cm的四十多歲男士,會要求認識五官標緻的年輕女士。

如果發生係香港,你5月20日過數幾百比你的港女女友,咦!Honey你有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