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吓,無可能囉,我 Master 畢業架喎,佢 Degree 我都未嫌佢,佢有咩資格否定我?」

    「喂,陪唔陪我去speed dating ?」我說。 「下,去speed dati […]

到你自己做了男人的角色,就發覺點樣做都會俾人罵,點樣做個女仔都好似唔滿意,到最後個女仔最滿意的答案

女人做主動?其實好著數。

我今天是他的女朋友吧,我移過身子少許把頭枕到他肩膊上。他把手從後搭著我肩膊,再輕輕撫著我的髮絲,手指像梳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梳著我的頭髪。

我:「我屋企無人,佢地去晒拜年」男友:「你係咪想我新年流流同你開年😏」

邊個話好男人死晒

有時在餐廳上,我們不難看到隔離台的情侶,邊食飯,邊玩着手機,沒有聲音,亦沒有笑聲的一餐飯,他們總是很忙,但又忙着什麼呢?是忙着texting,忙着看最update 的影片,忙着upload IG,但卻忽略了在你身旁的他。這個拍拖的模式,即使拍了五年,亦不如別人拍拖一個月的心靈交流。

人生沒有平衡

自從跟 Vic 講完那個他之後,困在 Samantha 心裡面廿多年的鬱結,好像慢慢地鬆開了。自此,Samantha 對 Vic 敞開了心扉,他們有空就一起食飯,甚麼事情也會講,直至有一天,Vic 問了 Samantha 一句:「You made me a bit confused … 我哋好似有啲。。。?」

「如果現實係識但唔熟會令你更不能自拔。」

㗎妹

Long D 都算,一對情侶最緊要係溝通到,了解大家嘅生活,接受然後互相融入。你話識台妹,大家都可以用煲冬瓜傾計,聽聞啲台妹仲覺得港式普通話口音好得意有分加;比你遠赴外國識到個鬼妹,只要你識英文就算唔太流利都一樣唔成問題。日本人英文又唔係叻,啊強對日文嘅認知又只限於「也咩嗲」同「熱菇熱菇」依啲唔出得街嘅用字,就算比你識到,唔通兩個日日就拎住個Google translate同用手語談情說愛咩?真係諗下都覺得攰。

我只不過是一名愛情懦夫

我坐著海傍向海自責,究竟一句「我喜歡妳」有幾難講?

回家的路上,牽著手的我們依舊一句話也沒有,我一直以為自己習慣了這種平淡的幸福。我問自己,這真的是幸福嗎?這就是你一直所追求的愛情嗎?不知是風太大還是怎樣,淚水忽然一湧而上,我不自覺地吸吸鼻子,盡量不讓他們跑出來。

諗返起以前我連行山都要男朋友扶,少少石路山路就覺得自己會企唔穩,真係有啲誇張,雖然我平衡力不嬲差,不過後來分咗手跟朋友去露營,先發覺原來自己一個揹住啲裝備,唔使人扶其實都一樣行到,就算真係跌親,至多咪起返身,又唔會死嘅。

風的道別

我說,風從來沒有留戀過我,所以我離開也沒有什麼悲哀,也許我就是愛用這種卑微的方式向風道別,為自己在世間無能為力的一切,彌補一些什麼。

首先就係,阿Sir做嘢唔使你哋教!警方嘅資源警司大人鍾意點用就點用啦!警棍鍾意幾時延伸就幾時延伸,枝炮鍾意幾時射就幾時射!幾時到你哋班無權無勢無水準嘅平民指指點點呀!幾時都要記住前一哥曾偉雄嗰句「你地無做錯到!」,警察就是正義!

「飲完依杯珍珠奶茶,聽晚就去做運動!2公里,唔好…要跑4公里!」她每次吃下垃圾食物,都會作出這樣的承諾。她常說,罪疚感是減肥的動力,雖然常被我笑她傻。

分手後更加要好好愛自己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好彩身邊有好多好朋友,所以分手之後我無自閉喺屋企發霉(雖然有時都會喺屋企打機睇片),反而同朋友周圍去玩,自己亦報咗啲課程去進修,有好多新嘗試。話晒都唔係第一次失戀,今次有經驗,知道咩應該做咩唔應該做,以前會同朋去公園隊酒,日日以淚洗面,又成日話要搵返個ex,而家?唔搞呢啲嘢喇,仲細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