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點解要keep 住自己?就係唔想妥協囉。好似我個姊妹阿梅咁丫,明明中學果陣又靚身材又好,搞到DBS 果幾隻狗公氹氹轉。英文又好,考試又叻,考左入HKU,讀埋law 啦。最近,為左結婚,千揀萬揀,揀著個男仔,做老師,做左十幾年,都叫搵八、九萬個月啦,點知條仔睇起上黎斯斯文文,原來中意返大陸嫖,最後仲搞到阿梅惹埋性病

我知道男人就係不解溫柔,但估唔到都二十一世紀左咁耐,仲有男人覺得女人日日而且隨時都ready 人地進入。

那一年,我十一歲

小六的我身高已經一米七一,當年我的心智也跟高度一樣成熟,比同齡的孩童會思考。十一歲的我已懂得運用我的觀察力與分析力,篩選出最有可能成為我女朋友的女同學出來。直到某一日,我把握同學在放學後與回家前的時間,為我人生第一次示愛行動。

講真丫,老娘都唔係三貞九烈,hv fun 嘅嘢,最緊要開心,你貼咩相無所謂呀,啱傾嘅咪約出來飲野囉,飲飲下再投契啲咪投懷囉,其實好閒架咋。

「可能他只是覺得時機未到而已,再等一下,他或許會跟我在一起的。」「他說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覺得這代表他也喜歡我嗎?」

「其實我有女朋友,你會唔會介意?」一般情況我都唔介意,更何況大家都已經喺張床上面,仲有乜好介意?

如果無左正印,同第三者嘅關係仲會唔會咁穩定?做男女朋友甚至夫妻,一段長久關係,相處上有好多事情需要磨合忍讓,而同第三者相處,大抵只係諗下次開房嘅酒店,需要磨合嘅都係圍繞性愛,延伸開去可以包括睡眠習慣,臨訓刷唔刷牙、有無扯鼻鼾、搶唔搶被之類,屬於技術性(和性技術)嘅層面,未去到心靈契合咁遠。

「小美,出嚟飲杯嘢好嗎?」阿強在電話裡語帶無奈的問。

出軌的男人

他很明白自己還是愛著女朋友,只是這段接近十個年頭的愛情已經失去了當初的情趣,千篇一律的性生活也有點乏味,所以當經歷了第一次的出軌過後,那種禁忌的刺激與完全不一樣的胴體更是在每個晚上不自覺的回味著,就像是毒品一樣。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愛情這種手遊

玩手遊抽蛋,好歹有個為了合乎法例而擺設的機率,當你真正願意愛一個人.沒法再愛更需要恨,奮不顧身,繼續遺憾,誰有錯,錯極卻也不扣分,你的大絕是他的日常,你這角色傷害是零,你在乎的人卻能秒殺你,別在遊戲中談公不公平,就算給你外掛,你還是下不了手。

結婚太久,激情不再?

JJ與老公拍拖3年,結婚10年,育有一子。兩夫妻每日各自返工放工,生活早已平淡如水。

分手不是給別人看的

大概當初是漂亮的。然而,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磨合、被忍耐,忍不住就是忍不住,不想忍的時候,情人做什麼都是討厭的。「情侶」說都底還是互相取悅的人,神交的沒有責任,就算身體有著關係的,在這個兒戲的時代亦可說散就散,一切都沒有被看得很重要,及時行樂最重要(好似係)。忍不了的人還是先開口了,走不下去了。我以為,分手只要好好交代,就能換來和平了吧。至少兩個人的事,由兩個人解決,不要太戲劇化,不用被別人的眼光打擾。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追求平淡的分開。

如果她還在我身邊

凌晨的旺角,是他曾經最熟悉的地方。回想起以後與她在這裡的一切,彷彿就只是昨天的事。

香港女仔冇乜嘢唔好,最大問題係,廿幾歲果批,每一個(係佢見到既每一個)都淨係喺度想儘快搵條仔埋單,以後唔使做。咁我啲革命青年梗係補充,話係時代倒退啦:省略自由拍拖戀愛、互相理解過程,追求婚後依賴老公過活,擺明係回歸清朝盲婚啞嫁,計劃婚姻嗰個時代精神。

平安夜之前嘅一個禮拜,我本來興致勃勃,問女友可唔可以陪我喺外面租酒店過夜。可惜嘅係,我女友唔鐘意:「做完返屋企啦,生保床我訓唔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