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愛情這種手遊

玩手遊抽蛋,好歹有個為了合乎法例而擺設的機率,當你真正願意愛一個人.沒法再愛更需要恨,奮不顧身,繼續遺憾,誰有錯,錯極卻也不扣分,你的大絕是他的日常,你這角色傷害是零,你在乎的人卻能秒殺你,別在遊戲中談公不公平,就算給你外掛,你還是下不了手。

結婚太久,激情不再?

JJ與老公拍拖3年,結婚10年,育有一子。兩夫妻每日各自返工放工,生活早已平淡如水。

分手不是給別人看的

大概當初是漂亮的。然而,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磨合、被忍耐,忍不住就是忍不住,不想忍的時候,情人做什麼都是討厭的。「情侶」說都底還是互相取悅的人,神交的沒有責任,就算身體有著關係的,在這個兒戲的時代亦可說散就散,一切都沒有被看得很重要,及時行樂最重要(好似係)。忍不了的人還是先開口了,走不下去了。我以為,分手只要好好交代,就能換來和平了吧。至少兩個人的事,由兩個人解決,不要太戲劇化,不用被別人的眼光打擾。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追求平淡的分開。

如果她還在我身邊

凌晨的旺角,是他曾經最熟悉的地方。回想起以後與她在這裡的一切,彷彿就只是昨天的事。

香港女仔冇乜嘢唔好,最大問題係,廿幾歲果批,每一個(係佢見到既每一個)都淨係喺度想儘快搵條仔埋單,以後唔使做。咁我啲革命青年梗係補充,話係時代倒退啦:省略自由拍拖戀愛、互相理解過程,追求婚後依賴老公過活,擺明係回歸清朝盲婚啞嫁,計劃婚姻嗰個時代精神。

平安夜之前嘅一個禮拜,我本來興致勃勃,問女友可唔可以陪我喺外面租酒店過夜。可惜嘅係,我女友唔鐘意:「做完返屋企啦,生保床我訓唔慣」。

香港女人多過男人,但係總有好多男人搵唔到女仔鍾意自己,而同一時間好多女人寧願做人地第三者,我開始明白點解。

但係佢眼中,走遠了,愛情變成感情,有點似親人,好像就只剩下習慣,沒有愛情。然後,佢選擇放棄,然後重新上路,建立一段新關係。

無情是給你未來的祝福

數月來同樣備受失戀折磨的我,每當看到一些關於相戀與失戀的故事,心情總會百感交集。可是看見朋友如此境況,我還是忍不住想跟她聊一下。

朋友B:「best friend 同女朋友有咩唔同?」我:「一個有得啪,一個無得啪。」

「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太喜歡的話心情會很悲傷。難過得不得了。因為心無法承受那負擔,所以儘量努力不要太喜歡她。」

做女人,最緊要識放手

詠儀皮膚白、眼睛大、樣子甜美。在外國大學畢業後回流到港,不久便受聘於一間國際數據公司當分析員。雖然工種較悶,但相對穩定,人工也不錯。工作地方裡亦不乏男生追求,可是都被她一一拒絕。她的條件不算差。那難道阿明是「白富帥」,溫柔體貼如韓劇中的男主角? 又或是她太投入、太愛阿明?其實,詠儀也不自知。

賭愛

今年年初,Ben突然話買樓,首期Ben自己全部負責,但佢俾細訂前,問Dickson叫Dickson做佢擔保人。收樓後,Ben提議Dickson做租客,租返自己單位。但Dickson唔知點解要俾60%市值租金,Ben俾40%市值租金。(不平等條約?)

之後我哋做咗兩個禮拜「朋友」。好似以前咁樣,傾下返工嘅嘢,又講下唱歌嘅話題。有時半夜夜長夢多,又有得同對方講下,好似會無咁放唔低。佢有約我食飯,我又有搵佢睇戲。中間佢又寫信又送禮物咁,一邊話我先至係佢最想搵嘅另一半,一邊就係咁問我佢以前有咩做得唔好,佢會努力去改變,成為更好嘅人云云。

我與你,在拱門下相遇

我冇事先同佢講,就捉實佢,嚟一個「麥麥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