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點滴

旁人眼中,這個也許是普通不過的成品。只是當你知道這是一個甚少下廚,甚至從沒做過甜品的女生在一大清早冒著寒冷比平日早好幾小時醒來,為了能夠做到帶著彩色效果而屢敗屢戰,當中的心思無人能及,而我的感動也盡在不言中。在她把這個成品拿出來時讓不斷說著這個作品不太好,也怕我看到後會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在我看來這個包含著愛意的禮物,是我最美好的一份生日禮物,常言說物輕情義重,如果情義真的有重量,這顆星星重於泰山。

人生頭二十年,人生嘅所謂目標,多數都唔係自己訂嘅,讀完書,考試,學野,目標多數都係呀爸呀媽訂嘅,又有可能係社會定嘅。但可幸嘅係,果陣嘅我地,亦都未至於要諗人生嘅意義,每日做完功課有得玩,有得打波,已經十分之滿足。但係隨住人越大,對人生嘅主導權就越黎越大,想做嘅野亦都越嚟越多。但係香港人就好似The Sims 入面啲角色咁,要做啲咩,之後點行,就好似整定嘅咁,根本就不由自主,咁仲講啲咩「自己嘅目標」?

我記得有一個星期我知道有兩個同齡嘅朋友將會喺嚟緊幾個月結婚,戥佢哋開心之餘,其實嗰個星期我自己最開心嘅事,就係同左一個貌似韓仔嘅靚仔扑野。

騎士與天使(上)

追看龔燁跟熊若水這條感情線,則是因Youtube上偶然彈出他們的Trailer,愈看愈覺得有趣,所以開始追「熊燁」。原本只是網上重溫,但是最近,我「沉船」了。不論是兩位藝人的社交網站、TVB Forum,甚至是連登,我都一一追完。

騎士與天使(下)

若水需要的是一段互相坦誠、充滿安全感的關係,但是現時的龔燁卻不能與她同步。

當男孩說愛你,但前提是要有性,其實不過是當你是泄欲的對象,真正愛你的人,總有耐性等你ready 好,而不是強迫你做任何事。不少人說男人身理結構容易性衝動,但事實是女孩感受到男孩已硬如鋼鐵,但男孩還是拒絕着女孩性的要求。性慾不如食慾一樣,性慾是可加以控制,問題只是你是放縱,還是加以約制。

大學嘅時候有位讀工商管理嘅男同學幾靚仔,靚仔到可以令人忘記佢好矮呢樣嘢。但佢有個好奇怪嘅行為——好鍾意串同踩佢鍾意嘅人。

黃翠如呢?她也是同樣的率真,大概看過她旅遊節目的人也會這樣覺得。從他倆的求婚過程中,也體會得到女方不是計較男方財力,而是希望真正找到心靈彼此契合的那一位—這樣的愛情,才真正令人艷羨。

在離境大堂的擁抱。

他站在離境大堂前,看著一臉不捨的她,彷彿快要經歷生離死別一樣——即使他只是到台北工幹一星期。相愛快要半年,這是他們第一次分隔兩地,對仍然處於熱戀期的他們當然特別難熬。

愛情經濟學

我不是說每人的另一半都是貪錢,是港女或港男,而是數個很簡單的經濟學,人有不斷的慾望,永遠資源就不夠。而且邊際報酬遞減定律,你跟另一半是固定的因素,但隨住時間上升,你付出而得到的成果就沒有那麼多,即是說你剛拍拖時為另一半付出1000元,他/她可能會很開心,3年之後如果仍是1000元,他只會覺得這只是基本。

我有個朋友A,甚至兒子已經兩歲,說要離婚。又聽已婚的朋友B說過,其實結婚之前的數天就很想悔婚,大概被結婚的種種大小鎖事打跨了( 不過,在不久前才辦完婚禮的我,也真的明白一個現代婚禮可以有多複雜)。過一年,已經分居了。

「你睡糊塗了嗎?我是Alicia呀?」我輕聲道。他挑了挑眉發了聲「唔?」,然後把手伸直,摸著我的頭,然後張開了手像人肉梳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梳著我的頭髪。每一梳,我也感到異樣的電流通過全身。這樣借用别人睡糊塗的機會來滿足自己好嗎?我沒多想,抱著他的手臂。我只是想享受此刻的溫存,僅此而已。

我諗依個係所有男人嘅其中一個夢想,緊要過有樣有身材,唔係講笑。

做便當

「喂,我煮飯,你要洗碗呢!」這些對白原來很甜美。

點解揀個咁嘅人做老公?一定係愛喇。

去蒲前要揀好底褲

「等陣——」阿琪除淨內衣褲,正想換上另一條裙,Carla姐就截住佢:「你做乜着阿婆底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