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科技

Android 的4鍵與3鍵

Android 系統自推出以來,一直也是受到不少人的愛戴,系統本身也作出了不少的改變,最近的機種上更漸漸由原來的4鍵改為3鍵,到底會對用家造成什麼改變?其實從使用上的角度來說,少了Search鍵沒有什麼的大缺失,在Android 4.0中,這情況更加擴大了。

雜碎試用 Google Drive!

Google 推出 Google Drive 後成為不少人的話題,雖然 Google Drive 仍未全面推出,但小弟今早有幸收到 email 通知可以試用 Google Drive,所以今天和大家分享試用的感想,到底 Google Drive 的表現如何呢?Google Drive 仍沿用前身 Google Docs 的使用介面,假如你曾使用 Google Docs,相信對這個介面都絕不會陌生;使用上十分方便,按左面的按鈕來選擇要上載檔案,之後在下方就會顯示上載進度,就使用介面來說,整體上是簡單易用。

Samsung推出的Galaxy 系列向來也備受關注,尤其是往年推出十分受歡迎的Galaxy S II,一直也是銷量良好的機種,這次Samsung投放了不少心力為其最新的S III造勢,倒數網站、天天不同的諜照等在這數月內此起彼落,令不少人為這部新機得到熱切的期待,而到了今天,新的Galaxy S III正式和大家見面了,到底是否對的起一眾期待的目光呢﹖

從閃亮的翅膀說起

蝴蝶在分類學上被歸入「昆蟲綱 (Insecta)」下的「鱗翅目(Lepidoptera)」,簡單的說,蝴蝶在分類學家眼中是一種翅膀上有鱗片的昆蟲。這種把鱗片排列在翅膀上的設計十分獨特,每個組成的鱗片都十分細小,我們需要借助放大鏡或顯微鏡把翅膀表面放大最少約50倍,才可用肉眼清楚看到每一個鱗片。

國金裡的長毛象LYUBA

長毛象呀~~~~~!這裡,就是國際金融中心商場。為何這裡有長毛象出現?請不要見怪!因為這個展覽,將於5月10日完結,若大家有興趣,就要及早參觀了。

「你地當初測試係點過嫁?你地點俾架車我載客呀?我地已多次經反映左咁係不能接受!你可否話俾我地聽,仲有咩要維修?我想問下你地合約寫嘅可靠度,你地做得到未呀?你地試乜野嫁?點解架車你話可以載客嘅?」上述倫敦地鐵 2009Stock 嘅製造商,係知名嘅Bombardier(龐巴迪),同港鐵「中國製列車」嘅製造商 - 長春客車,有合作關係。英國人見貨不對辦,識要求對方改善;點解英國人離開後嘅香港,見到中國生產商嘅產品違約,卻只識對外稱:「新列車運作大致暢順」呢?

最近,Samsung請了一批「示威者」在悉尼的蘋果商店外舉牌示威,大喊Wake up(覺醒吧!),諷刺蘋果的用家都是盲目的ifanboy。Samsung還搞了一個叫Wake Up Australia的網站,想是為自己例牌「狙擊」蘋果的新旗艦造勢。然而,這樣的宣傳手法,馬上就令外國網民為之側目。

春天清晨的音樂會

春天的早上,凌晨四時開始,不難發現窗外傳來噪鵑的歌聲。很多人有被噪鵑在清晨裡吵醒 的經驗,由於聲音特別響亮,無論你住高低樓層,新界或港島,十分平等,人人皆可進場聽噪鵑求偶的音樂會,無需門票。漁農署的職員尤其清楚,因為每年不知收 到多少市民的投訴,特別是半山的居民。

這城市生活的人大概都沒想過香港也有美麗的大自然︰綠水青山,撲鼻花香,吸引不少蝴蝶在此安居。全中國約有1222種蝴蝶,而香港則有253種,如果依照總面積和蝴蝶品種數目的比例,香港只佔中國總面積約0.01%,但卻擁有中國蝴蝶品種總數約21%!

反核從何說起?

面對環保議題,我會問「該當如何」這個問題。不用石油及其他化石燃料,該當如何?不用核能,該當如何?其實,那些問題都有答案,至少是理論上的答案。環保,是非常政治化的議題,因為只有公權力才可介入人的生活習慣,而人的生活習慣才是污染元凶。辦講座和搞放映會教育市民?觀眾口裡說得,身體卻很誠實。但無論如何,面對認識核電不深的讀者,我還是推薦大家參與本週日(3月11日)的集會。

再説黑熊養殖

黑熊養殖業當然殘忍,我們要反。但是豬牛雞等的養殖業不殘忍嗎?有說人類需要吃肉,人類天性雜食,加上弱肉強食乃大自然定律,我們必須遵守。所以,反黑熊養殖是對的,但主張素食就是「極端動物保護主義」了。但作者認爲奉行素食主義,只是貫徹反虐待反殘忍的主流價值,並不極端,並就吃肉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作出反駁。

There’s been an ongoing public outcry over Guizhentang’s, a bear bile pharmaceutical company, decision to get publicly listed. People condemn its pursuit of corporate greed at the expense of the immense lifelong suffering of the moon bears. But is ending the bear bile business the solution to animal cruelty perpetrated by the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What do we know, or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drugs and cruelty? Do drugs cure pain or cause even more p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