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去台灣結婚

台灣通過了同性婚姻,想必有些人覺得很難以理解,但作為亞洲區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法的地方,台灣還是非常讓人驚喜。一直以為遙不可及的事,到了二千年代都過了好一陣子,終於達成了,就像以為Mario永遠救不到公主那樣,但原來真的可以成功的。背後有多少人花了多少努力,我們無法一一知道,卻仍然叫人動容。

Just the way you are.

同性戀者一年一度的遊行總是標奇立異,不是扮女人,綁繩就是穿小泳褲。總之,一年365天,只有一個下午展露自己,都是錯的。同性戀者的聲音,權利,有沒有必要被聽見,被尊重?對不起,主流社會的權貴可以實在的告訴你,你想怎麼樣是不重要的,你想得到某些權利,請來我這邊,用我的方法,依我的規矩,做我想你做的事。

深度分離主義

第一、我深信兩個六十多歳上了年紀男同性很情深手牽遊行,去爭取平權這個畫面的感染力絶對大過「見到條麻甩仔唔著上衫得條三角褲四圍走」,而且感覺還會更親和及更容易給一般普羅大衆所接受。老實、「條麻甩仔唔著上衫得條三角褲並用紅繩綁住生殖器四圍走」就算你係咪遊行示威,一定都會有人報警,而你也一定會被捕的,何苦呢?

冇左「父權產物——家庭」之後,原來人唔係自由左,反而就係迷失,因為空虛而俾資本主義剝奪徹底而失去尊嚴。

萬一有咩出錯咁點?我覺得自己好污糟,唔配同你一齊,成為你負累。

自我閹割式的犬儒

到早兩日,我又見到同志形象糾察嘅出現,彷彿佢地自己個人嘅主觀價值,就代表左整個主流社會既價值,佢地好似清楚知道晒社會各階層對一件事嘅睇法,知道乜野叫做社會公眾各人眼中嘅好同唔好。

我地Lesbian成日抱怨,覺得社會唔接受我地呢班小眾。但我好老實咁講,如果你唔識大愛包容尊重同自己唔同嘅人,同時你都唔值得獲得社會其他人士對你嘅愛同尊重。

同Amy分左手幾日,公司就要我同另一個男同事去日本工幹,有晚飲到好醉,佢扶我返到酒店,一返到去我就攬住佢係咁喊,我問佢,乜我好差咩?點解要咁樣對我?佢望住我同我講,你好好好好,唔緊要架,你仲有我呀嘛。

我係同性戀基督徒

其實正確黎講我係雙性戀,就18歲,翻左教會三年,冇翻教會幾個月亦都唔打算再翻,除非同我女朋友分左手。

大愛同盟嘅唯一政績應該係將每年一度嘅GAYGAY_PARTY變左每年兩度。姐係遊行再加埋一個新嘅集會PINK_DOT。你會見到搞左咁多年,呢件事有咩成功爭取過?佢引唔起社會關注,引唔起媒體報道,令唔到政界當平權係一種聲音去重視。成功嘅係,爭取唔同商界機構去贊助成個PARTY。有KY有CONDOM有野飲有JACK’D。OK,我地好足夠了,班GAYGAY可以即場覓食了,多好。多謝大愛同盟提供場地。

有說為左政治正確,《美女與野獸》中硬加左男同性戀劇情,引起部份家長鞭韃。雖則畀細路知道同性戀嘅存在係唔會令到佢地變同性戀(即係我睇《美》係唔會突然接受人獸戀),但我對於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真係感到萬分討厭。事實上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就係另類嘅政治審查,完全係妨礙創作自由,一個現成嘅故事好地地硬是要加插啲「小眾元素」落去嚟顯示「平等」無疑係畫蛇添足。

好似楊千嬋話唔撚畀個仔玩Elsa,又話鬧死佢,叫佢唔好,又話No,最撚恐怖既就係即刻做個app,搵個電話拎自己個仔張相同Elsa合成之後嚇鳩自己個仔。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有關同性戀問題,作為信徒行為的是非判斷,其實宗派形成期間,從來沒有教義對之進行規範。正教脫出羅馬教廷,是因為聖靈從聖父與聖子而出的問題;馬丁路德脫出天主教,重點是唯獨基督。同性戀最多只可以看成宗派對信徒的個人行為作出詮釋性規範,可以說跟教義及核心信仰無關。

最近在同性婚姻的討論上,明光社的同工提出多元授權書的概念。他們聲稱︰「以授權保障緊密關係,能同時保障婚姻以外的各種緊密關係的權利,而非只狹窄地照顧同性伴侶的權益。賦予授權人與受權人的身份,迴避了修改現行婚姻制度的爭議。而多元授權書由政府推動,亦減少各種散亂層面的行政費用及擾人程序。授權人被賦予更大的選擇權──授權對象、受權人數、授權範疇、授權時效,而政府各部門須要承認受權人的身份,並給予與授權內容相應的待遇。」

無視慘過歧視——雙性人

如果說LGBT_(Lesbian,_Gay,_Bisexual_and_Transgender)被社會歧視,I就是被無視的一群。I是什麼?I_stands_for_Intersex,亦即是雙性人——出生時同時擁有男性和女生的性徵,既非男、亦非女。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