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正義

你聽到他們的心跳嗎?

「屌你老母!兩個男人拖手咁撚核突。」。對你來說,屌完老母之後,事情就已經結束了;但對同志來說,痛楚才剛剛開始。尤其這一切在你眼中看起來都那麼的自然,因為他們本該如此。反正現在又沒性傾向歧視條例去保障他們。啊!不對,即使有,任何人也應該繼續有這樣的「權利」,否則又是剝削「自由」,或是「逆向歧視」了。

我叫Simon,今年27歲,在物流公司任職會計文員,現任男朋友29歲。在遇上他之前,我也曾交過幾個男朋友,但每段關係都捱不過半年。沒有婚姻的約束,沒有以夫婦名義申請公屋的權利,就連分手也沒有必要跟家人和朋友交代,因為根本身邊的人都不知道我與他們曾經在一起,這樣的一段段關係變得脆弱不堪。

在職場沒有辦法come out……吧?「對啊,我真的不敢對他們說。但你知道嘛,日本人啦,什麼東西都是集團主義,他們一起做一件事,你不做,你就是怪人。」D說:「所以,只好去吧。」

讓我回憶起第一次月經來臨時的徬徨。那時,因為沙士停課,我天天在家裡。突然有一天,上廁所時發現內褲有些深啡色污漬。我心想,自己竟然這麼大(小六)還在無知覺下「賴屎」。趁家人未發覺,急忙清洗內褲,換過一條新的。不久,我不放心,又去檢查,發現深啡色污漬再次出現。我慢慢才意識到那就是傳說中的月經。雖然小五的常識課已教過何為月經,可是我一直以為那是鮮紅色的血,沒想過會是深啡色的(身體真差,幸好我沒有受衛生巾廣告影響,以為那是藍色的)。

有疑似記者在未經同意下已經「ROLL機」拍攝。當時我們聽到敲門聲,一打開門就發現兩位陌生人手持攝錄機拍攝我們的樣子。陌生人當中的中國籍女子聲稱自己是記者,當我們要求查閱記者證時,她愕然顧左右而言他,東找西找一陣子才把記者證拿出來,然後不足一秒就收回,在我們堅持要看清楚之後,才知道是某報業集團。期間更有人落荒而逃,試圖跑進升降機逃去。我們對於正值爭取言論自由之日,有記者反而行徑鬼鬼祟祟,未能尊重受訪者,深表遺憾。

「我係一名性工作者,我想交稅,但政府必須注意到我們的存在,一來,咁樣做我可以獲得退休保障;二來,其他性工作者可以對國家有貢獻,亦可保障權益。」

記得用套……

我的創意,我的概念,都是因為我看很多不同的東西結集而來的。可是,那些下決定的,手握資源的比我知得更少,年紀比我更大,就自然而然覺得我說的,就是「小眾」,會「唔work」。慢慢,我就放棄再跟人說什麼,而只會靜靜的看我在看的東西,就像……這個

同床異夢

所謂同妻,即是男同性戀者的女異性戀配偶。根據青島大學醫學院教授張北川估計,中國男同性戀約有二千萬人,十個人當中,約有八人會與異性結婚;中國性學家劉達臨亦估計,中國一千六百萬男同性戀當中有九成人會與異性結婚;隱沒在這一段段關係背後的,正是一千二百萬個同妻。結婚後,丈夫與同妻之間關係疏離、同妻到婚後若干年方知曉「絕望真相」、雙方爲孩子或其他家庭壓力因不願離婚,正是這一群同妻的寫照。

親戚們都很疼惜我們這些後輩,只是說到拍拖搵女朋友這些話題,每次講「好忙呀,無時間呀,等事業有成先啦」,又頂得幾耐?說真的,我又怎麼忍心告訴我媽:「你們的兒子,一輩子都不會跟女人組織家庭結婚生子了」?在香港當同志,更是一件相當令人沮喪的事。

俄羅斯反同奧運

今年冬季奧運會在俄羅斯索契開鑼,本屆奧運會為史上最貴奧運會,耗資約三十七百億歐羅,是次出席的官方代表也比2010 冬季溫哥華奧運會多三倍。官方奧運Google在開幕前夕把首頁標誌改為彩虹配色,似乎表明反對當局驅逐同性戀的做法。首頁搜尋欄下附上《奧林匹克憲章》基本原則的第四條:「運動是與生俱來的人權。每個人應有機會參與運動,並在經由沒有任何形式歧視,及注重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共識下從事運動。」

看《青春水漾》

《青春水漾》片中女主角愛上了游泳(池),因為她總能在那泳池的出水口找到無名快感。女主角面對性慾的初醒,作悠然自得狀。其後,女主角好友騎在她身上,把指尖從她的頸項滑過,一直到背部,為女主角找尋她專屬的敏感帶。及後好友向女主角發怒,怒在女主角想要快樂想爽又不敢向男友言明如何才能讓他滿足自己的需要。

同樣的基因在不同性別的個體中會造成不同表徵。例如某個基因會使男性成為同性戀,卻會使女性更富性吸引力,這個基因便會增加雌性個體生育的機率,從而流傳下去。

上鹹網是人權

一覺醒來,明明昨日還能夠登錄的良心網站ThisAV,一夜之間成了香港大學學生止步的禁區,封截的原因是色情(Pornography)跟裸露(Nudity),奇哉怪也。接著我嘗試登錄其餘主流十八禁網站,例如youporn.com跟tube8.com,發現這兩個網站也因被分類為色情、裸露、片段分享(Video Sharing)、性行為(Sexuality)、女性內衣及比堅尼(Lingerie/Bikini)等等而遭到封截。香港大學學生的網絡自由遭到非政治性的干預,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現在循新學制入學的新生,其中多有十八未滿,故校方投鼠不忌器地狠下殺手,將其餘法理上已屆成年的學生的上鹹網權利也一併剝奪。

A片才是封閉想像力的真正元兇。依稀記得那些年戰戰兢兢的日子,躲在洗手間靠著植入式胸圍廣告和超凡入聖的聯想力將想要的主角套入其中,斷層的畫面配上性感的脫星或鄰桌的女孩,一分浪漫兩分情慾七分怕突然有人發現你在舞刀弄劍。可惜對A片的探索將這種愛慾流於表面,軀殻於屏幕之上此起彼落波動連綿,將想像力和萬千生命,扼殺於彈指之間。

講述整形手術的韓國電視節目《Let美人》出了變性人美女鄭妍希,香港有線電視同類節目《魔鏡我最靚》其中一位接受整形的主角Natalie,是即將進行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Natalie強調自己100%是個女孩,認為出生時的身體是一個錯配,希望能像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樣生活。

即使她們能成功當回自己,這個社會上的目光,之如人妖這種稱呼,其實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對她們有負面的評價。近日來泰國變性女星在香港及東亞頗受關注,但實際上風評不甚友善,若放諸於更多平凡的換性人士當中,她們受到的誤解更多;結果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她們仍舊抬不起頭做人,生活亦改善不了多少。所以,除了在制度外,我醠主張應用社會上的性(gender)去考慮人的性別,並非只在生理上去定奪。有性別認同障疑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上普通的男女而矣,並沒有麼值得大驚小怪。

頁 11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