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正義

Pussy Eating 101B

基本搓揉係冇問題,用力少少都可以,只要你唔好博老命咁「鍊」都冇嘢。但要留意谷經、經到嗰時,個女仔會好痛(遲啲有機會講埋經到做愛要訣)。至於乳頭同乳暈,佢哋擁有密集嘅神經末梢,能感受到觸覺,所以對刺激好敏感。

你呃處女唔單止係呃佢初夜,更加係呃佢信任,呃埋佢在世十幾年黎既信仰,係俾你鑿破……佢既信念堅持之後,佢開始會迷失自己,永遠唔會搵返最當初既自己。

Pussy Eating 101A

集中響陰核嘅快感神經大約有8000條,數量係陰莖嘅2倍;繼續玩數字遊戲的話,你會發現男人射精嘅快感大約得5秒,而女人嘅高潮係可以好耐好耐。到達完頂峰,女人更加唔需要回氣,就可以繼續嚟,獲得所謂嘅Multi-Orgasms(多重高潮)…但係大前提係,首先你要有一個…高潮…囉。

講開又講,其實香港唔係無A片,只不過係年代久遠,隔住個mon睇都聞到d 錄影帶嘅腐壞味~唔好話用嚟打丁,睇完都要洗眼~(有意請自行google香港A片,我就唔喺度貼link啦)加上嗰個年代嘅A片仲係幾男性向A片,所以見到條仔嘅質素都已經打唔落丁~

廢青的首期要犧牲性愛換取

在香港,月入一萬幾千,和家人同住的話,和另一半去造愛其實也不受人權保障。

一直參與推動性小眾平權的跨性女同志梁詠恩(Joanne),受民主黨主席劉慧卿之邀加入該黨,試圖透過參與黨內初選,出戰立法會新界東地區直選,希望藉此把性小眾平權議題帶入香港主流政壇。

小船

我討厭工匠在我身上打造的灰黑白顏色,我喜愛七彩繽紛,色彩絢爛;我討厭工匠把我打造成纖瘦苗條的身材,我喜愛闊身微微四方的自己。我討厭工匠多次不容許外加篷頂,好讓我可多些私人空間,能大大保障我的私隱,但他竟多次以妨礙客人觀看沿途風光為由,說會大大減少生意額,損失的只會是我;我討厭工匠從不給我打造成一塊滑板,好讓我能感受激流的快感,他說這是不切實際的,客人總無比成為運河的小船多,何況隨時會賠上性命的。他反應始終如一,我就是這樣了無目的,了無生氣在運河中漂流過無盡的光年。

使用安全套是常識吧

過去三十年,人類都把愛滋病掛在口邊,至少他們知道,愛滋病在這個世界是存在的。可惜,過去幾年,不知道是小朋友對愛滋病並無認知,抑或是大家真的覺得「玩玩」也沒所謂。有不少大學生也跟我說,他們可以接受「跟男朋友無套肛交」,甚至也有大學生跟我說他們是positive,就是普通的發生過一次不安全性行為。雖然直至現在,控制愛滋病的藥物已算先進,但事實上,愛滋病仍會對患者帶來不少的心理壓力和風險。

選舉期間,候選人害怕失去持立場不同的選民的選票,對同性婚姻所謂敏感的議題更是「避之則吉」。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七個候選人中,只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有提及爭取同志伴侶權利的政綱,選舉論壇也當然沒有人會主動提起。

阿強升上大學後看到身邊本身在入學時像薯頭一樣的朋友一個又一個談戀愛,向女生的手大膽卻又溫柔而又戰戰競競的拖去,阿強口裡說他不羡慕其實心裡癢得像千萬隻螞蟻走過一樣。他不斷問自己同一個問題:「幾時到我呢…?」。當然阿強不只是羡慕他人,他也努力改進自己,跟隨其他本身是毒L後來變改之人的步伐,例如去上莊、瘋狂參加活動、去買衫買鞋改善外表等等。

以Laurel_Hester和Stacie_Andree的真實經歷改編,《Freeheld》描寫美國同性伴侶進入民事伴侶關係,雖然得到國家政策承認,卻不獲地方縣政認可,無法得到應有的法律保障,享有平等的公民權利,導致Laurel 證實患上末期肺癌卻未能指定將退休金遺贈給伴侶Stacie,觸發一場關於公義和權利的討論。但珠玉在前,電影《Freeheld》的敍事架構與2007年Cynthia_Wade拍下的同名紀錄片相差無幾,雖說是忠於事實,依據紀錄片加以演繹,試圖深化戲劇張力,卻也突顯了若干未足之處。

先唔講係唔係做愛做的事啦,一班朋友夜晚想係房傾下蜜計又唔得,連清白之驅一齊做PJ都難逃一劫,同人搞個生日都要出大廳,你話係咪阻礙左無數既健康兩性關係發展。

話說粵語有句話叫「生仔無屎忽」(屎忽=屁股),其實這句罵人的話是極之有深度的。生仔為何一定要有屎忽呢?又為何不是生女無屎忽呢?其實這句話還暗示……

走出納尼亞:出櫃的意義

當經歷無數次牽引情緒的大吵大鬧後,我明白了「要麼愛要麼滾」的道理。當然我希望對方可以出櫃,但不是每人也有我的幸運。如果把別人沒擁有的幸運當成原罪,那未免太殘酷了。因此,我慢慢嘗試把「你不出櫃就是不夠愛我不尊重我」重組成「我希望把自己變得更好去製造條件好讓你主動介紹我」。朋友D說得對:「出櫃,是要令對方家人知道孩子跟你在一起很幸福,他們不需要擔心。」

我唔會知道呢一種關係去到最後會唔會行得通,但唔見得主流嘅戀愛制約喺我地身上會行得通——皆因我地兩個都係非常之大食嘅人,如果用傳統方法,只係會搞到個人超級心癢,出軌,之後好內疚,之後就會頂唔住個壓力講分手——而明明解決性需要係冇咩值得內疚嘅事(okay ,強姦另計)。明明兩個都有需要,咁不如比返啲自由大家好過。

2015年11月15日的凌晨,在我剛下飛機沒多久,就在新宿二丁目牽著一個陌生人的手,還有替她撐傘,明明在飛機上我仍為失去了某人而飲泣。這夜的東京街頭有點冷,還飄著毛毛細雨,或者我應該慶幸有人給我取暖。Ellen_Lam,這不是你渴望的?在她們身上滿足不到的慾,留待下個化身燃燒,而這個化身,可以是一個陌生人。但為何,這種快樂,沒有突然被我需要?

頁 5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