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正義

自慰快樂多,婚後又如何?

高教主話可以用「向耶穌或伴侶表達愛意的機會(心理層面)」來逃避打飛機,又說「我們­不自瀆並非因為要守律法,而是因為我們愛對方!」一來我不想把耶穌當成自慰器,二來我­和老公仔表達愛意,係會係床上一齊自慰的。我愛老公,老公愛我!而且一個人自慰,同有­伴侶係身邊,係唔一樣的。

接近50男生報名參加課程,並需要遞交一幅自己陽具勃起的照片給「學院」,最後只有9人被錄取。上午是理論課程,下午才是示範和實習,而有關公司希望課程能讓學員清晰自己是否可以投身男帝事業,特別是工作頻率,還有對健康影響,更重要的是破除各種流言。

口味既野,筆者無咩意見,不過如果師兄們出來玩,玩埋幫囡囡們「奶西」,就係一件好高風險既事。大家要知道,大部份性傳播疾病包括愛滋病都係經深層體液傳播:即係血液、精液及女性的陰道分泌。而要進行性交又要預防性病傳播,基本原理都係阻礙體液接觸。所以無論係人所共知既安全套,定係之前提過既口交套,都係防止大家接觸彼此的體液。

【憂傷的嫖客】去嫖的理由

我知,有好多人(可能包括睇緊呢篇文既你)會假設自己非常清楚男人去嫖的原因:「有需要」、「淫賤」、「性欲強」及「用陰莖思考」等等都是小弟身邊友人們提供的答案。答案是否如此直接簡單呢?難講,不過既然投身嫖客服務,當然都想問下嫖客們他們去嫖的原因。有一位同事在一樓一網上討論區開了一個主題,題目是「知唔知嫖客點解要去嫖?」這位同事固然犯左一個邏輯謬誤,結果一眾師兄都一致回應:「吓,唔嫖就唔係嫖客啦,樓主你無野呀?」

馬賽究竟做錯乜嘢?

食飯時看見東張西望的中,專訪的馬賽哭得如喪巧妣梨花帶雨,說了幾次對不起,又想起今早報章轉述TBB高層震怒,怒斥她「無得救」,不禁想:究竟她做錯甚麼?(同樣地也曾在她被揭同性戀時有同一問題:她做錯甚麼?)

這些「小眾」受歧視的比例卻極高。大部份同志包括本人,在生活圈子中,經常被人以「死基佬」稱呼,又將性行為方式強行連結到同性戀。無疑,很多香港人對同性戀存在厭惡感,慣於以性取向區分以至排斥他人。在基督教、天主教背景學校發生的歧視風波亦屢見不鮮。在上述研討會中亦已有人引述案例,指有教師隔離和排斥「男仔頭」女學生。

別讓謊言掩蔽基本人權

除了很多支持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人會援引「人權」、「自由」外,最近連很多恐同與反同者都東施效顰,以「人權」、「自由」、甚至是「逆向歧視」作為反對立法的藉口。只是他們的説法在道理上卻完全站不住腳,令人啼笑皆非。

又一新晉男歌手在推出處男專輯前後出櫃了,看來市場對於藝人公開同志身份的接受程度都愈來愈高。姑勿論此舉是基於推動社會發展的良心而來,抑或純粹為了催谷人氣賣多幾張唱片的商業決定,藝人有出櫃的勇氣、唱片公司願意繼續投資、大眾又沒有流露厭惡之態,都代表著社會在這方面抱著比以前開放的態度。由此刻起,「出櫃」的意義會逐漸褪減,因為這不再是驚為天人的大事。

為何香港需要 Pink Dot HK?

源於新加坡,自2009年開始舉行。新加坡常被稱為Little Red Dot,Pink Dot之名也因此而起,可見其極具地方色彩。現時,新加坡法律仍然保留英國殖民地時代的Section 377A,即男性間同性性行為為刑事罪,最高可判罰兩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國家沒有歧視同志,保留此法是要顯示該國的道德標準。

並不是所有小孩都可以得到親生父母的照顧,而當中的一部分人成為了同志家長的養子養女。他們的家庭,跟讀者的家庭同樣有親情,生活起居也沒有不同。這書告訴了小朋友讀者,同志家長的養子養女並不是什麼怪物,也沒有值得嘲笑的地方,從而令小朋友讀者將來若有機會面對同志家長的養子養女(可能是同學或鄰居),會對他們有一定了解,也會以平常心去相處,而不會去取笑這些被領養的孩子。這樣,既減少被領養的孩子遭到同儕欺負、排斥的機會,也會令異性家長的小朋友從小就學習接納他人與自己的不同、並要以同理心去和成長背景迴異的友儕相處。

同性戀者本身或其支援團體,同樣受不少冷眼和閒言閒語。當中最常見的莫過於故意宣揚「佢係基架!」。本人也被不少同學故意「唱通街」,即使我不在意,卻不代表這種行為合理。

香港公共圖書館引入同性戀兒童讀物《Daddy, Papa and Me》,這本書的內容關於一個小B的日常生活,內容與其他兒童讀物相差無幾,只不過把父母換成兩個爸爸(Youtube有全書內文可供參考)。引來反同團體抗議,說這本書教壞細路,圖書館暫時把它收起,檢視是否適合放在兒童讀物,這一來又引來同志陣營抗議。

初看蔡志森的〈回應性傾向歧視的第三條路〉的文章標題,不得不承認「第三條路」這標題的確吸引了我的注意。英語的Third Way,指在政治和經濟政策上,不採取非左即右的思維模式,提倡一種平衡不同理念,嘗試中間落墨的政治思想。近代最為人熟悉的,是英國前首相貝理雅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嘗試打破國內兩黨各走極端的政治思維,提出要以「第三條路」(Third Way)治國。當然有人覺得這只是政治領袖為了奪權採用「語言偽術」混淆國民視聽的手段,但卻有不少人覺得耳目一新,認為這些領袖不是偏激分子,可以為國家尋求新出路。這種論述令這些領袖獲得國民接納,間接幫助他們日後成功執政。「第三條路」思維的特點,在於沒有完全否認左右兩派提出的理念或政策的合適之處,但盡量避免由於政策過於極端而帶來的壞處,嘗試抽取兩者的可取之處,作出糅合。

518的大遊行,不只保守基督教教會動員,還有很多非教徒出來遊行。主流社會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最主要是因為他們很滿意現狀,根本不想同性戀族群跟自己平起平坐。他們會說,現在香港社會不是很開放嗎、很接納同性戀嗎?他們聞法而色變,是因為他們可以接受同性戀在一個邊緣社會的位置,供主流社會憐憫或者批判。

「正常」並不是由數量多寡決定,而是由有否困擾別人來決定。如前所述,同性戀與異性戀的差野只在於生理上同性和異性,又如何困擾別人呢?正正是意識到此點,社會不得不以媒體和宗教去迷惑大眾的心智。Gay的一定是「毑型」,Lesbian一定是TB;而且都是智慧不高的滑稽人物。真正認識同性戀朋友的人絕不會同意的描述,卻是大眾從電影及劇集最常接收到的訊息。宗教更厲害,只是一句天父、一句男女交合才是自然的、一句阿門,就否定了同性戀,還能推動這麼多人去反同志。為了突顯同性戀的「不正常」,社會為他們扣了一頂更大的帽子,名叫「顛覆傳統家庭罪」。真的很厲害,厲害在於其莫須有力可謂與「顛覆國家罪」並駕齊驅。試想象一下,究竟單親家庭還是(假如合法)同性婚姻更不符合一夫一妻制度呢?究竟不愛親生子女的異性戀家長還是愛領養子女的同性戀家長更值得被稱為父母親呢?

下次當你見到某些教徒反對同性戀時,不妨當面對他們的恐懼表示理解,對他們說:「我其實都覺得屌屎眼好核突,但係人哋互屌屎眼又好,屌完屎眼再放入口都好。只要他們不是強迫我加入,我其實無理由要反對他們的性行為應該如何進行。」

頁 9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