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是日早上北宜公路,一男駕駛轎車從路邊停車開車,隨即雙黃線迴轉,後方機車剎車不及撞上,騎士倒地雙腿骨折,路過騎士質問肇事司機是否違規迴轉,僅回應對方騎太快,卸責過程中不曾關心傷勢,只展露一臉打了馬賽克仍然可以看出很欠揍的表情。兩周前淡水舊羊辦對出淡金路口貨Van撞死女大學生騎士,辯稱不熟路況,事後被車cam揭發是從中間車道闖紅燈左轉。這類傑出華人駕駛人士,在台灣並非個案,每日都在殺人。在台灣公路,有命回家就已經是勝利。為什麼台灣開四輪車的人特別仆街,這是一個問題,在有能力深入研究台灣人腦部構成之前,寫一下單從日常觀察看出的端倪。

輔仁媒體同仁原計劃於本週六,假銅鑼灣新寧道農圃飯店舉行聚餐。

逃犯條例鬥爭後特區政府拒絕承諾撤控被捕人士,甚至有旺角畫家之稱嘅潘運瑭上星期被控三罪提堂不準保釋,觸發香港史上最大政治逃亡潮。根據兩岸消息,其中一批為數三幾十人嘅落難抗爭者,經已在各團體熱心協助下陸續抵達寶島,等待政府發落。台港公民社會要員都認為一向支持香港爭取自由民主嘅民進黨政府會願意提供人道援助。

隨著林鄭宣佈逃犯條例宣佈「壽終正枕」,中西環均預期有關抗議活動將會相繼落幕,社會有望回復安定繁榮。然而在未有撤銷檢控被拘捕嘅示威者嘅情況下,相信唔少嘅香港青年仍然要面對牢獄之災;7月5日有佔旺「畫家」之稱嘅潘運瑭被控三罪提堂、拒絕保釋還押候審,期間宣稱拘留時遭到不人道對待和操普通話人士威嚇,相信還有更多秋後算帳陸續而來。港澳辦高層上星期開始經已流傳耳語,指不少高危人士經已逃難離港。

如果你係攻擊網站嘅衰人,你嘅連線同正常睇嘢嘅人係唔同,有咩唔同我都唔知,總之就係,Cloudflare 可以幫我攔左你走,咁你就唔會攻擊到我部伺服器。

今次Cloudflare死伺服器,咁咪轉駁唔到所有連線,咁我地全部網雖然本身無死機,但大家都唔會睇到。

從網上社群風向可以影響公眾愚論開始、以至智能手機盛行任何人都離不開社交平台,這些網絡空間早就被立心不良的人渣打了主意,網絡打手公司應運而生。意思就是,既然有比傳統平台便宜而更容易免於法律責任的方式透過操作資訊獲得利益或使對手蒙受損失,對那些人類社會渣滓而言根本沒理由不去使用,政治亦然,商業亦然;我已經踢爆過不知多少次,香港至今仍然有入世未深的小孩在打手公司開設的面書群組裡對毫無意義的剛生咗個改咩名好、挑撥兩性矛盾的明顯假帳號貼文、甚至仿冒當期犯事大學生或休班警身份摟屌Post裡樂此不疲,消耗心神時間和正義感。

綁我,我好賤

身為香港數十萬義人精神領袖,一直站在人類小動物頂鋒,而且智力高超,樣子好J,不明白為何世上居然會有我這麼完美的 […]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十一歲,唔應該係諗去死嘅年紀。

我只是七百萬人的其中一人。每次想起這幾年的經歷,心中都不好受。

當年我讀大學嗰陣(十六年前好似係),有個唔知咩會來HKU,話呼籲人哋驗血捐骨髓,我嗰陣未試過俾人吉(吉靜脈呀),一吉我就暈左,負責幫我抽血嘅護士話係血管敏感,掂下個血管壁就會血管收縮,血唔上頭就暈,暈低就會有血上頭就會醒。

適逢佛誕,羊頭佛學會方丈巡例鳩噏一下,話說是日蘋果日報大篇幅報道放生變放死,鼓勵以素食代替。素食的確能免去殺生,但小動物眾生仍處輪迴,眾生處於生死輪迴的問題未有因而解決,以素食代替放生,只是折衷做法。

輔仁聯同Can同埋塔巴,我哋今次嘅做法,係首先繞過曬所有出版社同埋大書店,輔仁媒體有限公司就係出版社,網絡就係其中一間書店,Can同時負責整本畫冊嘅出版工作,包括催我哋交文、排版、聯絡印刷廠、統籌付運等等,呢個部份佢係受薪,即係本書就算賣0本,斷斷續續呢大半年佢都唔係白做,呢個係我作為投資者負責嘅部份。

身為狀況外嘅路人甲,見到有人貼呢張POSTER出來,我第一個反應係做乜撚野,然後SHARE左去自己FB度。到而家我知道左,呢個係一個社會實驗,可能我唔係DESIGNED嘅被觀察嘅對象,但我呢下亂入,的確係參與左呢個社會實驗。

網上有一位以「李生」為名,簡介只顯示「細b」的FB用戶,分享蘋果日報報導該案的新聞時以「底我啲兄弟打你」為引子,懷疑可能與犯案人士有關。

深夜無眠,在面書上閒逛,偶爾看到了Sony Cybershot的廣告,因為Cypershot這個名字,回想起十二年前Sony一部後無來者的經典之作。Sony Cybershot DSC-F88,中學時期親父送贈,藍色版本,自此用來記錄生活和解悶;時間是2004年,那時候手提電話還是8310,黑白芒,有得聽收音機已經算好勁,更不可能會有手機影相這回事。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