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香港人,本來就是勝利球迷,什麼成功,什麼就是合理。香港人覺得錢重要,賺錢就是成功,然後賺到錢的人說的什麼都好像很有道理。於是,我們才會在面書發現很多什麼x雲語錄,李xx這樣說的面書專頁,上一些有的沒的好像是名人說出來的「阿媽係女人」,讓自己從這些「免費娛樂」中,得到心靈安慰。

唔知大家有無試過申請信用卡,不過之後被拒絕呢。其實,依個情況好常見,因為成功與否唔係由客戶經理 (Relationship Manager) 決定,而係由中枱 (Middle office) 決定。

講Corporate Banking之前,當然要講下咩係銀行啦。好多人以為銀行就係一間分行,今絕對唔係啦,銀行係一個極之龐大既組織,不過簡單黎講,大致可以分為前丶中丶後三大部分啦。

牛油果多士加咖啡是不少外國人的早餐,放上 instagram 呃 like 效果一流。古有劉鳴煒叫年青人去少個旅行睇少套戲儲首期,今有澳洲地產商 Tim Gurner 分享自己的上車之道——食少塊牛油果多士,買少幾杯咖啡。這個經典的 Survivor bias 合理地掀起一留激辯,亦帶出一條有趣的問題——在不同城市的人,究竟要食少幾多塊多士,才能儲到首期上車?

太遠的不說,光從中古的宋朝說起。大家想想,即使所謂積弱成病的宋國,和遼國打了幾十年仗,其實雙方最後也是相安無事的。而遼國也好、金國也好,都好像吃得太肥太懶,宋國才忽發奇想,才有所謂聯金滅遼、後來又有聯蒙古滅金等等引火自焚的外交政策出台。而一直以來,宋國都是不斷的對北方強國開放貿易、定期送錢,也能保住半壁江山。

呢篇野係寫俾考完DSE,有志投身護理界既所有同學。

Jeff 同Kyle 嘅所謂「讀神科唔打工」都可以尚且理解為「讀神科其實都係搵唔到工」,但Peter 其實真係推左份業內幾出名嘅長工offer,佢嘅諗法,係趁自己仲後生無咩家庭負擔,可以任性,所以想試一下同朋友創業,一班人嘗試實踐一件事。我最關心嘅都係呢件好事點樣持續甚至係永續咁經營落去。幾個月來我間中都有關心下佢哋,經常用「老屎忽」嘅口吻追問學生妹YK:「你地搵錢搵成點?」。訪問當日,Jeff 好坦白咁反問我:「你會唔會覺得我地好離地?」當刻我都好直接咁答:「都係,haha」

Dove 唔知得罪邊個行家呢?

用呢啲野最環保既方法,就係出補充裝。好似日本咁樣,唔使下下買個樽,而係用鍚紙袋出一包好似火鍋湯包咁既野咪得囉。點解唔做呢?

我既協會係香港藝術發展局第一個資助既街舞機構,專業資格一定高過張無認受性既證書,而且張證書係邊個出既?芭蕾舞學校?美國先係街舞發源地,連日本美國歐洲都無世界認可既證書,澳洲既芭蕾舞學校有咩資格出?證書唔係問題,我都支持有證書,但考試內容係咩?邊個評審?資歷仲低過我既話有咩認受性?你出去問下香港出名既跳舞學校有幾多個街舞老師有考呢張證書?

唔通大家仍然覺得要好似幾百年前果啲音樂家同詩人咁,必先生前潦倒,要咳住血咁係床上完成一啲當代根本無人睇既野,直至佢死後聲明大噪,咁先可以進入啲咩經典既殿堂?邊個想窮?邊個想寫完啲野完全無人睇一卷卷咁掟落垃圾桶?咪痴線啦。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實在是深深感受到香港人如何不重視文字。先不要說大部分公司都出價甚低,文人都視錢財如糞土,不過顧客語氣中的一絲輕蔑,總是讓人心中一酸。「這個關鍵字,就寫…2000字吧,應該不難吧。今晚給我可以嗎?」「…」「不行嗎?那我找其他人了。有人出你一半的價錢!」

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小妹我並唔係話平嘢一定無好嘢,但係有時都要諗下個價錢個合理性吖。早前我公司接左一單幫人執漏嘅生意,事主(講到好似警訊咁)就係因為貪平,結果搞出個大頭佛。

其實大家一直怨香港文學已死,冇新嘅好作家,呢啲說話其實同一個唔肯畀錢嘅好老細一樣,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邊有咁so?

廉航,廉的是服務還是人?

現實中,搭廉航的人多數數口極好,精打細算,怎樣走灰色地帶如一件手提行李可以是一個大袋子裝很多小袋,入禁區後再重再多的行李,空中服務員其實很難跟你大力糾纏(因為你寄艙行李已送到機上,不讓你上機他們遇到的問題更大),爾虞我詐似的,但身為正宗香港人,這種著數或小把戲不做,彷彿被看作特異怪人,受盡白眼。不過,只要你揸緊中指,不理旁人眼光,還是熬得過的。

聽人分析不如自己睇圖。比較港美兩地指數,可見恒生及國企指數昨日跌穿支持位,國指又比恆指弱,如無法重返18,000樓上(右上圖),用量度幅度計,下行可見10,000之範圍。美國方面中小企明顯跑贏大型企業。羅素2000指數越升越有,五月突破阻力位後節節上升,同期代表大型股票的標普500指數,仍未升穿一月的歷史高位。

人類總是重複同樣的錯誤,雖然我插錯過好多嘢之後依然繼續插錯。 最近嗰次,更加恨錯難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