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經濟

動畫產業需要賺錢,只是動畫本身並不足以帶來足夠收入,還要靠售賣周邊產品才可。故此,一切盜版產品都直接損害製作人的利益。

香港沒有了製造業,將會什麼都沒有。所以我會做一個很討厭的「創業人」,會像羅庭德所言,對很多事情都左ban 右彈。因為我知道,要認清前路有什麼限制,才得走得遠,飛得高。

香港自釀大賽2021

展望2021年嘅香港自釀大賽應該都唔容易攪得成,但事在人為,只要越多人玩自釀,成事機會就越高!

現在的手遊大都免費下載,相比起上世代的遊戲幾乎都必須先「課金」買遊戲,老玩家對這變化應該感受最深,因為這種變化令「打機入場門檻」與整個遊戲生態前後截然不同:以前由於玩家要先課金才有遊戲玩(即是買遊戲),玩家會去翻閱一些遊戲報導或與機迷朋友討論一番,了解遊戲的可玩性及性價比後才決定是否購買,可謂「做足功課」;但現在因為手遊「免費」下載,帶給玩家一種「零成本」遊玩的錯覺,讓玩家放下戒心,輕易入局

一名叫Irian Chan的女谷友Free一個飯煲,有位媽媽谷友想要就相約交收。

雖然中國強調數碼人民幣不是取代現行的電子支付,因為支付寶是個銀包,但數碼人民幣卻是真真正正的金錢,不過事實上在互聯網的環境下,倘若真的實行數碼人民幣而國民受落,卻是可以真正取代其電子銀包。因為直接使用,便少了一重服務關卡,其成本便可以再降,對人民在消費上便是方便和便宜。

《全民造星》所謂發掘新人去造星,其實只是一個包裝,真正的只是一個真人show,然後消費參賽者,難道真心相信一個造星節目可以在數個月裡面就成功做到一個星?

我好早就成為龐克(Pornhub)用戶,可以話係識於微時。由剛出來社會既小青頭,到依家變成色途老馬,龐克從來無令我失望過。情人會走,女友會分手,原以為只有龐克可以長相廝守,估唔到被印度神童講中,2020年12月真係會發生一件比武肺更嚴重既事。人就遲早死既,但好片係應該流傳千古既,我地唔做好文化保育,又點對得住下一代?

公司不會解除時薪合約送遞員,不過會阻止佢攞更

今年施政報告公佈,機場管理局將會入股珠海機場。報告指入股旨在提升香港機場的整體航空優勢,及結合珠海機場擁有的中國大陸的航空網絡優勢云云。

消息一出,香港人不禁覺得奇怪。早前國泰集團獲政府注資後不久便宣佈裁員,港龍航空更是全面停運,全體機艙人員遭到遣散。裁員之痛記憶猶新,林鄭卻選擇在此時將原本可撥入公帑的機管局利潤灑進珠海,而不拯救航空業及其從業員,難免令業界中人感到涼薄。

加密貨幣雜記

由於我每日睇區塊鍊新聞,演算法派很多相關廣告畀我,Black Friday 大減價,藍芽錢包買一送一,我要兩個來托咩?Harddisk 錢包廣告一大堆,由於放在交易所或apps的錢包有機會被黑客入侵,所以就有要另外畀錢買的錢包可保平安,黑客搞不到你,那這個實體錢包要放那裡呢?放夾萬?

我唔想打死一世工!

「唓,你想公器私用溝仔咋嘛!」朋友呀花說。

股票市場猶如賭埸

股票市場危機四伏,稍一不留意,同樣可以輸掉身家。螞蟻上市觸礁,雖然被凍結的股資可全額退款,但若果是借了孖展擬認購,真需要承擔利息;捲入一馬基金事件的高盛因監控問題也被香港證監會譴責和處以巨額罰款;另一羅生門要數停牌了近三年,股東繼而對簿公堂的康宏環球,帳面雖然有大量現金,上市委員會鑑於該公司已停牌十八個月而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其上市地位,據稱該公司正向上市覆核委員會遞交覆核除牌決定的呈述,現時繼續停牌,不管事態發展如何,無論在公司停牌、除牌、覆核除牌決定、日後若被除牌,小股東處境被動,權益也被蒸發,更不知道公司資產現況;強如獅王也失霸氣的年代,香港股票市場可不純是一個遊樂場。

Smm, 即是額外醫療保障,通常位於一份保單的末尾位置。但是,它的重要性絕對比得上位於保單正中間的「醫生手術費。」

黃圈的定期雜談

我不認為黃色經濟圈是憑空出現的,我傾向視之為雨傘運動當年「小店撐佔領」運動的延伸,而「小店撐佔領」其實和當年的彌敦道打邊爐事件,左翼生活抗爭有千絲萬縷關係。當年的因為民眾基礎不足,協調能力欠佳等而告吹,先天不足本來勝算甚微,所以大家也沒有太多失望情緒。

港龍是無須交出任何航權,便可讓國泰及快運「經營」港龍持有航權的航線,直至航權終止日或新一輪航權生效日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