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經濟

反送中運動講「時代革命」,當手足為了「革共產黨的命」奉獻了自己的一切,然後竟然有人用「手足」的名義,為中共政權下的工廠賺錢。

何以到今日,政府頒布多項限制人身自由措施,以及警察高調執法之時,香港人會為之雀躍?

林鄭所做緊既就係真攬炒

大家對政治表態嘅要求高於服務、貨物嘅要求,市場自然會慢慢淘汰啲服務好、貨物好,但係政治表態唔啱大家心水嘅商家,又或者啲商家會識得調整自己,將部分心機、支出呢啲成本轉去政治表態方面,嚟維持生意/賺多啲,而服務同貨物水平就下降。

疫情肆虐好多公司都蝕錢裁員,唔少人都搵我話有無工可以介紹下,咁我係做送外賣架姐,橫掂我都見到各間外賣公司都請緊人,不如我一次過講下呢一份工啦。

點解要俾錢睇鹹片?

香港政府要將香港經營成為疫區,最早的時候不對大陸封關,近日不對歐美歸港學生強制檢疫隔離,總之就要香港肺炎大爆發為止。可幸的是香港人自我防護意識非常高,多數人都出入戴口罩,有效令武漢肺炎並未在香港廣泛傳播。

餐飲娛樂服務業,連帶相關運輸物流,長遠還有水電工程,如果港人全部停止消費,而地主沒有停止收租,銀行沒有停止追債,政府沒有停止收稅,即是前後夾擊將大量香港人活生生夾死。

久而久之,衣食住行連帶日常生活,剪髮、醫療、服裝、餐飲也設下新的虛擬程式,方便、快捷、多元化,傳統租鋪面臨重創,租金又會否酌情稍為下調?

現在政府以防疫之名,領有酒牌的食肆反而不可賣酒,商人已付出的投資誰人埋單?其他商人見到香港牌照條例如此兒戲,會否擔心營商環境不利投資?

一講到「樓上漏水」,唔少人眉頭都會即刻一皺,小妹我之前有個客,幾千萬豪宅又點,住著個樓上漏水,叫樓上整,仲hea 返人轉頭,「錢我就唔俾架喇」,都真係幾無奈。

我對上一次行「書局」,是六個鐘之前。不過我不是睇書,而是陪女友買茶葉。書局與茶葉,本來風馬牛不相及,但台灣誠品就將書店結合百貨公司模式,店面一個好大部份都分組予其他零售商,發賣跟閱讀未必有關的產品,例如香薰、護膚品、茶葉、雪糕、甚至聲稱通便的健康食品。

點解我會咁熟悉嘅呢?因為想要最高嘅收入囉,然後好多時就會自不然了解下各外賣公司嘅發展。

話說我就做咗個短嘅訪問,話做外賣有接近5萬個月,兼簡單講咗啲外賣嘅數據,例如一個鐘大家做幾多單等等。(接近五萬,即係好多挨住4萬左右)

然後,外賣界好多嘅師兄師姐聽完為之震驚,話我吹水之類

俗稱恐慌指數的VIX(CBOE Volatility Index,芝加哥選擇權交易所波動率指數),在美股最近一輪跌市中曾高見60以上(圖右上黑色箭咀示),是08年金融海潚以來的最高讀數(參考紅線)。回顧自09年以來的標普500走勢可見,標普500每次回調,VIX均飆升,但VIX今次超過60的讀數,意味今次的跌市「恐慌」程度已遠超之前的幾次回調。

係咪抵撚死?兩睇啦,可能人地由始至終都搵夠,而家你見到佢無人,佢根本都費事俾你一個屌,儲埋大撚把錢慢慢搣慢慢蝕,唔通又話你知咩?

舖位租金連人工,都係每個月恆常支出,就算自己唔食,只要一日要守業,都必須月月「找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