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經濟

所謂「黃色經濟圈」,只能盡做,切勿要以生活、消費都要100%去黃店嘅心態去管束自己同其他人。

古語有云,去夜總會千期唔好貪果盤,意思係話,做事目標要明確,交際就交際(?),傾計就傾計(?!),你貪第二啲無關痛癢嘅嘢,係嘥自己時間。

#我鍾意經濟圈

有很多人想捐錢給一些人,是想「改變一下」世界。就像他們看到那些明星去的「非洲探訪」之旅,看到小朋友很可憐,所以就月捐一點。然後,那些大型的志願機構組織利用他們的獨特身份,去搞一些小朋友的時候,那些捐錢人就會不了了之,甚至不去問,他們的錢究竟去了那兒,因為那些資源,有幾個小孩被那些變態禽獸強暴蹂躪。

有時make a trip 咁慕名而去幫襯一啲食肆,佢都唔洗話自己小店,我有眼睇,真係好細。啲嘢好食,侍應都nice,但當我食完,我都要make a trip 先返屋企,程巴士可能個幾鐘,身為男人,幾污糟嘅廁所其實都無咩所謂,你俾個方便我,有得去已經好人一生平安,你唔俾我去定個廁所,你當我小氣啦,我一定記撚住你,記一世。

    今日香港人生活其實真的很平行時空,如果你住係港島區仲要中環及山頂的朋友,仲要連和理 […]

在困難而漫長嘅抗爭路上,要善待自己,勿被「黃」去利用及情緒勒索自己嘅善良

坦白講,我唔係讀經濟,一開始搞黃色經濟圈,我完全唔知咩黎、作為黃絲亦只是實行咁解,我甚至無特別想過究竟「呢件事係咪Work」。但現在,D膠官已經為我們告訴答案——是非常之Work

善忘的港人

剛過去11月係「愛丁」嘅人權集會,「某學生領袖」同外國勢力記者係美心cafe相談甚歡係咩玩法?

大陸人工平,租金低,腦細又有人脈,可能返大陸真係有市場,但係我一定唔會去

何謂黃色加乘 Yellow Premium?

在香港,你有幾多公民責任?一年到晚,我們都在討論如何做「稅務調整」,我們都想交少一點稅。同時,幾年前,在網路流傳過一些文章,說「我被選中做陪審團,怎麼做才可以不用做?」。

黃店唔係大哂、好食是良知、店家既待客之道真係有待改善。先不論事主唱人問題,店家至少要做好自己:錯左要誠懇道歉,唔好似熱狗咁屌票。所以,就算俾事主持續攻擊左半年,都唔好加果幾個真心話hashtag令自己陷入公關困境。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TVB行政總裁李寶安表示將裁員350名員,佔整體公司員工(不包括藝員)的一成,最快年底會獲得通知。同一時間有報導指該公司主席陳國強亦將會辭任主席一職,至於由誰擔任,暫未有報導。在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所說明的攬炒,開始浮現於本港經濟當中。

近年土地問題日益嚴峻,劏房需求殷切,供應亦愈來愈多,輿論提多左,市民關注亦多左,咁執法機關收到投訴,就唔做唔得。

當示威者一方面話港鐵係魔鬼,要拆曬佢地啲車站,各車站設施都被破壞到用唔到,大學站就拆到要重建,另一方面,八達通係港鐵屬下嘅公司,用八達通繳費,即係每單交易唔只被港鐵抽佣,更加砸數砸兩個月(求FC),咁收八達通,究竟「夠唔夠黃」?

黃藍聘用圈

我不是不想幫人,而是不想「負起不必要負的責任」,反正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第一時間有道德責任要接收投訴的,定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