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觀點

以前的Vivenne Westwood (下面簡稱VW)潮流真是一時無兩,甚得八九十後女學生的歡心,而然VW商標背後的底蘊又有少人知道?Vivenne Westwood 在官網上聲稱該商標靈感來於英國國王的主權之球和另一蘇格蘭老品牌Harris Tweed,代表繼承傳統。其實個商標蘊藏著更多重的意義。一個商標可以告訴你有多少常識。先旨聲明,本文不是廣告。

行內,不少行家都會「扮討論廣告」,從而幫人賣廣告。情況就好像特首選舉的時候,有些攝影網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對政治很有興趣,去分析「曾俊華的選舉辦照片的構圖」,從而令本來對政治沒有太多興趣的香港人,都會看到曾俊華的樣子。當然,文案怎會是踩曾先生的呢?錢收了,就要做事。這就是廣告行業。說得再風光,也只是幫人塗脂抹粉。所以,隨緣從來都不明白,為什麼有行家會以「廣告人自居」。不少廣告人滿手骯髒,生仔隨時沒有屁股。這個身份都搶著要,也真奇怪。

找 Deanie 姐這位黃絲德高望重的歌手去做政府宣傳,大有曾俊華「重返龍和道」之勢,要你香港人把所有黃絲、雨傘的底氣消失剩盡的一招,這麼狠這麼毒,我隨緣愛香港,參加過雨傘,就怎麼做也想不出。想起自己吃的飯是賺這種錢而換回來,放進口都有人血饅頭的血腥味。再者,更危險的是,Deanie 姐在短片中,也真的是「擇軟而噬」。

輪椅組取消左,之後仲用輪椅選手既相黎做廣告。呢啲根本擺到明係侮辱傷殘運動員,平時有好多野講既運動員KOL,點解唔出聲既呢?搵下 #metoo 女神出黎講兩句?再唔係跳高女神丫?果啲人去晒邊?點解唔講?

女仔減肥的騙局

正所謂物以罕為貴,當呢樣野人人都做到,就變基本要求,唔會有人見到趨之若鶩。而正因為大部分人對自己嘅理想(身材) 係唔會付出有成效嘅努力去實現, 所以成功做到嘅先咁可貴。 深入淺出地講,即係人人過起步點,個endowment 都唔同, 根據自己性格面貌特徵,去定好個方向,再付出大量努力和犧牲,去實踐出嚟嘅結果,通常唔太差嘅。但重點係努力奮鬥同犧牲囉,唔可能係坐喺度乜嘢都唔做透過唔做嘢唔食野,就獲得全世界愛慕。有都係 upsell 出黎,係唔扎實既。

短片長約2分鐘,羅列男人不良行為如欺凌、性侵以及各種有毒男子氣概等,並且推翻吉列舊標語The Best A Man Can Get,反問is this the best men can get?(這就是男人最佳的表現嗎?),然後旁白繼續指出:過往男人種種劣行,今日要改變了,男人之間必須互相監督,這才是最佳的男人,小孩今天看在眼裡,明天就會成為真男人云云。

一講到牛同拖羅呢,我都幾高要求,好多時第一眼就睇得出好唔好食。

我發誓唔會再去美食展!

超超超超大伏係蟹鉗串($30/4粒),男友阿Mike一睇到串嘢個樣已經話覺得好假,但係因為我見個KOL話呢個蟹鉗值得一戰,係真蟹肉食到有海水鮮味,所以堅持買,結果係一舊粉,衰過平時食嘅蟹柳,其實我有畀錢,點解可以畀舊粉我食,仲要成三十蚊。第二伏係芋圓鮮草凍($20),啲芋圓死實實一啲都唔好食,鮮草凍好稀又唔夠凍。

任何仁 呢個campaign 最大既問題,係將「救人民主化」,平面化,幽默化,簡單化。任何人都可以救人當然係一種好高尚既情操,值得推揚。係中國呢種「小悅悅事件」咁,睇住個幾歲小妹妹死係街頭失救都唔理既中國文化之中,任何仁 既精神,簡直係有違現代中國生存既常識,更顯一國兩制既重要性,值得留低。咁問題係咩呢?我細個既時候呢,就有玩紅十字會既。以前d 師兄同我地講,心外壓係專業既急救程序,如果唔小心,好容易會令到胸骨折裂,甚至內出血死亡。乜而家人類進化左啦?d 胸骨係點壓都唔會裂?抑或消防處已準備好好多既資源,去為所有香港人,任何香港人提供心外壓同埋使用心肺復甦儀既訓練?

第二日一早,消防官竟然打嚟同我講:「你今日唔使嚟喇,冇傳單派喇。」上網一睇,原來話係「消防高層震怒」,仲話我影響佢哋形象!咪玩啦,嗰個造型邊會有人link up到消防呀!算,冇得做咪冇得做,但都要找返條數。點知連出job嗰邊都失埋蹤,死都唔聽電話。冇法啦,唯有又去消防局,睇下仲見唔見得到笑笑口嘅消防官,希望佢會應我啦。

「派膠」呢種行為,多多少少是「無品味」、「行為怪異」或者「品味有問題」的表現

網上面,有咩係唔可以隨便share既呢?好簡單,一睇就知有agency 發功既野,我就唔會隨便share啦。

鋒味漢堡

Chef Lemon 早在廿多年前初出道,就曾為大快活 rice burger 賣過廣告。雖然 rice burger 最後證實完全失敗,當初作市場調查的應早已斬首示眾,但廣告仍然深入民心,其中更不惜用上型男如金城武謝霆鋒為主角。『我敢試、我鍾意』為口號,極為入屋,而且帶點不羈的冒險精神,早已受當時毛仍未生齊的初中生所爭相仿效。

吃的只是場景

在香港,只要你聽到「冰室」兩隻字,而所有裝修都是新簇簇的,你都可以肯定那些東西是一定不可以吃的,連基本的奶茶都不會做得好的。

最近跟網路公關前輩們喝咖啡,都說最近沒有人敢為香港的泛民議員做公關:他們自傲自負不聽人意見,所以當他們每走一步,都炒一次車,大家都暗自偷笑。

隨緣的月餅,要麼送客,要麼是客送來的。有幾可真的會自己覺得「呀,我忽然覺得自己不夠胖胖很可憐憐啊,不如去買一個月餅餅吃囉!」有幾多人真的覺得半島和嘉麟樓的月餅很好吃?大部份人,都只不過是想得到一盒月餅,打卡放上網給人家炫耀而已。正如很多女人都知道,男人一定有出外面偷食的了,但「寧畀我知,莫畀我見」,依然是很多港女的持家之道。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