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去台灣結婚

台灣通過了同性婚姻,想必有些人覺得很難以理解,但作為亞洲區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法的地方,台灣還是非常讓人驚喜。一直以為遙不可及的事,到了二千年代都過了好一陣子,終於達成了,就像以為Mario永遠救不到公主那樣,但原來真的可以成功的。背後有多少人花了多少努力,我們無法一一知道,卻仍然叫人動容。

上個月Jordan Peterson對Slavoj Žižek(齊澤克)的世紀大辯論,可謂近年知識份子界難得一見的盛事,據說黃牛飛甚至炒高至三千加元一張。辯論的題目是《快樂:資本主義 vs 共產主義》,不過其實完全不似辯論,亳無火藥味,內容亦離題萬丈,倒不如說是兩位學者在開脫口騷。雖然如此,卻無損這場辯論的可觀性,讓新思維為腦袋充電。

以前的Vivenne Westwood (下面簡稱VW)潮流真是一時無兩,甚得八九十後女學生的歡心,而然VW商標背後的底蘊又有少人知道?Vivenne Westwood 在官網上聲稱該商標靈感來於英國國王的主權之球和另一蘇格蘭老品牌Harris Tweed,代表繼承傳統。其實個商標蘊藏著更多重的意義。一個商標可以告訴你有多少常識。先旨聲明,本文不是廣告。

伊斯蘭教國家,除了世俗化的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可以在公眾場所買酒之外,有些伊斯蘭教國家,例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她名義上時禁酒的,除了招待外國遊客的酒店有酒買,公眾場所基本是禁酒的。 酒吧的客人像聯合國,賣醉或者想Having a good time的男士主要是白人,其他有印度人、中東人,也有少量東亞人。

嚮往知識、探觸真相、鑿開內裡,保持對世界的疑問,張茵惠從小窩在漫畫店裡奔放天馬行空的想像,把字典當床頭書,凝望著喜歡的部首神遊,靈魂在他方。還沒成年就考上了台大法律系,輔系中文,晉升新聞所,學歷堪以精緻比喻,但自己是誰這個永恆課題,解謎鑰匙,仍與 MPlus 同步鑄造⋯⋯

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 Society, 1989)當中刻畫了教育家模範形象,以生命影響生命,在他人心中埋下一棵等待時機發芽的種子,不強加觀念,而是讓人自主追尋意義,並且在一來一往中,你我都能昇華所學,成就更好的自己。張茵惠主編MPlus以來,至始至終站在自由派的角度傳遞新知,當網站發展趨於穩健,下一步,她將串聯實體空間,展開全新嘗試。

香港人,真係每一日都在玩絕地求生,大把人兩三百萬買間蠔豉咁大嘅「蠔」宅,隨時仲細過呢架露營車,我真係唔知佢地點忍到一返到屋企就對住四面牆,更加唔好講遲啲推埋水管屋,到時會有幾地獄。

香港迪士尼雖然全世界最細,但給小朋友玩啱啱好,一日可以玩完,最重要是不用排隊。平日早上迪士尼很少人,機動遊戲完玩一次,可以立即又走入去玩多次,直到下午兩三點,旅行團巴士陸續進場才開始多人。去迪士尼十分方便,搭地鐵欣澳轉米奇老鼠列車,再搭多五分鐘就到。

香港有不少旅遊景點,香港人不單止很少去,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若果我不是遊客身份,沒有理由千里迢迢回港,淨係行商場睇戲食飯,要安排一些旅遊節目給阿仔,才會找到這個親子同遊的好去處,位於南丫島索罟灣的漁民文化村。從中環坐渡輪去南丫島需時大半個小時,原本我們打算早上先去榕樹灣玩,然後行山過去索罟灣,結果遲起身兼去飲茶,索性坐船直去索罟灣。索罟灣有很多海鮮酒樓,不過由於剛剛飲完茶,我們沒有幫襯,反正我又不吃海鮮。在索罟灣碼頭旁有漁民文化村的禮物店,可以購買即日的入場卷,成人票價八十元,一日內任玩。不過除非去鈎魚,最多兩個小時玩晒所有野。

中東之遊:伊斯坦堡

由酒店舊城區乘坐地鐵過金角灣彼岸的新城區,新城區有出名的塔克西姆廣場,鄰近商業區也有大型購物商場,每逢伊斯坦堡有大型集會,例如政黨造勢日、東突厥斯坦反華遊行等都只會在新城區這邊,因此較多遊客的舊城區是不會受社會運動影響的。 在塔克西姆廣場逛完及購物後,便步行到軍事博物館參觀,博物館展示了土耳其軍隊在韓戰的足跡,當時參加對抗北朝鮮人民共和國侵略大韓民國的國家很多,亞洲的有中華民國等等,現時被人口大國認為是台灣獨立國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尚在博物館內巍然飄揚。

我有十幾年沒有去過澳門,記憶中上次去澳門,氹仔和路環還是兩個島,現在已經填海填成了一個大島。今次返香港和家人過了澳門玩,我阿姨是賭場常客,用積分免費換酒店房巴士票,隨了食去澳門不用花費,很抵玩。根據我阿姨說,賭一千元不論輸贏就有一分,用三分就可以在平日換一晚房包兩張來回船飛,只要不瞓身家大賭賭上癮,上落幾百元小賭計落有賺。

MOU 和訂單是一樣的嗎?

嚴格一點說,這是一張表達雙方「該做什麼事」的認知文件,亦只是一種表達意向的基礎文件。簡言之,如果我喜歡平野紫曜,我想跟他結婚,他又對我有意思,我們簽了MOU,也只是表示我們「有機會」結婚,而不是真的是求婚。所謂訂單,是需要有「訂金」、交貨日期等細節作實的。所以,即使你簽了MOU要跟誰誰誰結婚,頂多只是表達意向,表示會跟那個結婚。

意大利雖然是世界十大經濟體,更是八大工業國組織,但是以規模比和近年的經濟情況,明顯是落後於人,南歐經濟自從金融海嘯後,可謂一沉不起,歐豬四國(PIGS),就知道南歐經濟多年來未見起色。而事實上,整個歐洲經濟一直未能夠擺脫困局,停滯不前。意大利為了擺脫這個困局,深知歐盟也幫不了他們多少,因為自身難保,所以唯有向外求援,就是與中國合作,即使被歐盟、北約組職等批評,也不計其後果。因為沒有錢,誰也解決不了問題。窮就要面對現實。

有些人常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也有很多人說,相信「台灣的民主制度」。對不起,我唸的書,是人類學的書。這一科教我,制度都是人類建立的。日本的老師教我,人類學,是相信「民族性存在」的一種術科。中國人,是很不可以依賴民主的。因為他們很容易會被一張又一張不斷跳票的空頭支票而哄騙上轎。

兩位老人家退下來,一個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富豪李兆基將退休,另一個是中亞大國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突然釋職唔撈。老土講句,又係一個時代的終結。

緬遊雜記

我係緬甸的第一站係仰光,旅遊景點十歲時已經睇夠,對我無太大吸引力。親戚極富,據說已經係富六代(咳咳…全族就得我果支特別窮),係機場附近的茵雅湖有別墅(Inya Lake),我住係其中一層。工人好多,每層都有幾個專屬工人。表舅公年紀大,所以又請左護士同幾個蘿莉日夜照顧,第一眼見佢個鼻插哂喉仲以為佢病重,原來係潮流興吸純氧。種花養狗又另有幾個工人,司機又有幾個,甚至有專為工人煮食的工人。因為工人多,所以別墅舊址改裝為宿舍,然後係後花園建成在現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