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現在香港人,即是覺得自己回歸中國二十幾年,97後出生的中國人,或是認為自己因為是「中國人」而得到很多發展,很多好處的香港人,接不接受,美國也許要加大力度管治香港,由形式上的「觀察香港」,變成「實際上」、「法理上」借港的民主、自由狀況,以至藉監察香港之名,收制中之實呢?

烏克蘭與香港

如果香港真係想要五大訴求,先唔好講咩獨立唔獨立問題,如果唔搵外國勢力幫手係好難成事,烏克蘭如是,我地亦如是。

Juneau之後的下一個巷口是小鎮Sakgaway,當年加大拿育空地區淘金熱時,北上掘金建立起來的中轉站。Sakgaway人口只有一千多人,小鎮只有一條大街,在遊輪上一眼睇晒。大街上賣遊客貨的紀念品商店與Juneau大同小異,逛不逛也沒有什麼損失,大街的建築仍然保留西部風格,亦有不少當年淘金熱的歷史建築,值得一看。一八九六年在育空地區的Klondike發現大金礦,翌年兩吨重的黃金經海路運抵西雅圖,展開一場超過十萬人北上的淘金熱。

去阿拉斯加坐遊輪,最重要的景點並非停那個埠上岸,而是整艘遊輪駛進冰川灣國家公園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近距離觀看冰川。選擇遊輪要注意了,因為保育關係船隻數量有限制,不是所有船都去Glacier Bay,例如迪士尼遊輪就不去,只看另一個較細的冰川。Glacier Bay的面積超過十個香港,是美國第六大的國家公園,裏面有七大冰川,並且有很多種野生動物。

一家大細有老人家有小朋友去旅行,最簡單方便是坐遊輪,免除舟車動勞之苦。不用趕行程不用收拾酒店房,每天醒來去新地方去觀光玩樂。遊輪船本身就是一個渡假村,任食任飲(不包酒)任玩,每晚有大型表演欣賞,各層酒吧亦有駐場樂師演奏助興。這個暑假我們參加了七晚阿拉斯加遊輪旅程,溫哥華上船溫哥華落船。因為要遷就放假日期的關係,我們乘坐Holland America Volendam,一艘船齡高達十九年,只有六萬噸的細船。最初我對沒有得坐最新型的大船有點不開心,不過在途中港口看見其他新船,再回來上網做點功課,研究其他遊輪的設計圖,發現坐舊船也有舊船的優點,尤其是阿拉斯加這條航線。

當上議長的黑道角頭可謂八面威風,對不同政見的議員拳打腳踼,拿手好戲叫手下以棒球棍追打政敵及記者,後來更索性直接攻擊報社,連當時的屏東縣縣長都被他罵過娘親、攻擊過,誰估到這個不怕死的縣長後來卻扶搖直上,一直殺入中央,這是後話,但名字總要提提,縣長叫蘇貞昌。而黑道議長更口出狂言「過下淡水,殺人無罪」,〔下淡水即高屏溪,與台北淡水無關〕, 一石激浪、群情洶湧。

呢一個月,每個星期都收到好多後生仔問政治庇護點搞,就黎721成個連登都係度話實會有事,咁發完夢後即時去台灣/德國過下人世又有無得諗?個現實係——有得諗,如果你係黃之鋒。

菲律賓一向是美國亞太區的附庸,這次菲律賓5G服務,由華為提供設備,其實就是這個理由,這些二三線國家,價格成本和服務,很多時會以價格考慮為先,當大家服務和技術差不多,便出現這種決定。這種情形,未來在不少二三線國家如非洲、東南亞、中東、中亞地區,估計也會有這種取向。亦正因為這個理由,華為任正非時常強調自己「死唔去」就是這個意思。

遊走高加索之亞美尼亞

高加索之旅最後一站是亞美尼亞,這個國家特別之處是位處於西亞,從地理位置上,好正常是一個回教國家文化,但是這個國家卻是全球第一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多年來被不同外族佔領與管治,但當地人民信仰仍然堅定不移,可見其民族堅忍。不同其他中亞、西亞,亞美尼亞的特色是很多古老歷史悠久的石製教堂,很多都上千年歷史。其風格有異於其他歐洲國家的華麗教堂,有一種樸實但莊嚴之美。而且亞美尼亞地勢是山巒起伏,一些教堂屹立於山上,其景緻更為特別,還有在首都葉里溫可以遠眺亞拉臘山,此山就是聖經記載的挪亞方舟便傳說位於此山上,更添多了故事性和神話味道。

遊走高加索之格魯吉亞

高加索三國之中,只有格魯吉亞是屬於東歐國家,同樣有古老文化,更是紅酒的發源地,有八千年的紅酒歷史。第比利斯是格魯吉亞首都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其山勢起伏,因此不論晚上或者日照時,其景色也相當迷人。格魯吉亞的哥里更是蘇聯時代獨裁者史太林的出生地,看其博物館更看到他的一生,當然在博物館也不會見到一個全面的史太林。格魯吉亞另一世界文化遺產城市是姆茨赫塔(Mtskheta),是格魯吉亞第一個國都,這城已有二千五百年,現在已成為一個典型的高度商業旅遊城市,但也不失保留古風面貌。

遊走高加索之阿塞拜疆

高加索有分南北或者外內,這次到的是南高加索(外高加索),包括阿塞拜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首站是盛產石油的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舊城區是世界文化遺產,地方不大但俱有古色情懷。三國之中以阿最為富有,在巴庫會看到很多新式建築或者大興土木,是一個正在發展的城市,其天然氣和石油蘊藏豐富,也使這國家一直以來都是不同歷史時空帝國想納為領土的地方。

華為借15億美元,但只有中資銀行參與貸款,因為美中貿易戰下,外資銀行怕了美國,不敢跟華為做貸款生意。但這不是單deal最重要的資訊。

最重要的資訊是什麼?就是文章第二段

鄭立4日就香港被捕青年尋求政治庇護撰文,呼籲必須審慎低調,盡量客氣,乖乖做人,大陸成日對外輸出政治犯間諜,不要讓人地難做。倘若是三九唔識七走去瓦努亞圖領事館,尚且可以理解。然而,換在今日香港逃犯條例引伸一連串鬥爭,要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對給予反送中條例義人收容,卻是應有道義。可以理直氣壯、霸氣一點。

最近,我發夢跟一個長得像林遣都的人在交往。他對我很好,很強勢,說話的時候手勢很多,很有趣的一個人。

我們與中的距離

「健吾,你根本不知道大陸進步到什麼程度。你去銀行要等的嗎?我們在微信先排好隊,到的時候,有位子可以坐,不用排隊的。香港呢?除非你有錢到一個地步是personal banking 的。or else,你都是要等。你在深夜肚痛,會有人買藥給你嗎?有男朋友的話,就會有。但在微信,你可以隨便叫一個人深夜拿藥給你,這種服務,香港也沒有吧?」

好多人覺得,都咁多年朋友,有咩照直講囉。
照直講同有無禮貌、體唔體諒人真係兩回事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