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你可以話喺香港都係二等公民,咁我會問你,咁你問咗香港啲brown people 未?

我是十萬個不願意到洛陽的山區,除了小時候讀書知道有洛陽這地方外,我想像中的山區便是很多蚊蟲、很多疾病、環境很不乾淨,而且對我當時的表現事業沒有任何幫助。

「我老婆都有問我,我英國公司,是否可以申請調任?」

無可否認香港差根本唔適合人生活係事實,好多人都想逃離香港呢個地方,但係去到最後你會發現始終唔可以放低香港

「柏青哥?!Keanu我跟你說!我人生最自豪的能力並不是魔術,而是我們日本偉大的柏青哥!表演實在太簡單了,掌握柏青哥才是真正的男人!你面前的便是高手中的高手….」之後的假日他們便帶我去玩了。

西方國家由於自從金融海嘯,基本上元氣未能復回,甚至可以說是回復不到昔日的能力,特別是歐洲國家,呈現一種老化狀態,既老但又唔認老,無錢只有老本但想回春卻無能為力之嘆。反觀中共在今天境內,人民仍然渴求搵錢、要更上一層樓生活的饑餓感,這便是最大的分野。

法國大革命時,反路易十六嘅諷刺漫畫遍地開花。一如對路易十四丶路易十五同其他法國皇室成員(攝政王千金百麗公爵夫人,因為暴飲暴食而死,皇室索性取消追悼演說),路易十六亦比人認為係貪饞嘅死肥仔(亦都係有事實依據),因此革命文宣將路易十六描繪為肥仔,並且深刻描述其具有肥仔一大特色:貪食⋯⋯

昨日最突然的新聞是中印邊境發生衝突,導致雙方有傷亡,雖然早一兩個星期前,雙方都已經有零星的衝突但未有傷亡報告,今次出事,必然讓兩國近期關係更轉緊張是必然,不過雙方表示願意以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估計短期內不會再升級,否則後果嚴重。

薯仔與德國民族

自古以嚟,食物都深深影響政治:日本發明和洋折衷嘅洋食炸豬扒丶入侵滿州取得更高產量嘅黑龍江米丶赫魯曉夫同粟米丶意大利左派侮辱麵餃而失勢,以至最近港台泰嘅奶茶聯盟,都係富說服力引證食物左右政冶嘅實例。

令人難忘的緬甸公廁

十九年前,跟媽媽、妹妹以及四姨一家到緬甸探親,住在八姨九舅的家。另外亦去過緬甸姨婆的家,那個廁所才叫人畢生難忘。

喺歐洲一開始就有「呢啲係奴隸先食嘅辣殺」呢個偏見。西班牙當時流傳,既然殖民地呢啲比歐洲人更低級嘅人種以薯仔代替麵包做主糧,咁薯仔肯定係十分粗劣嘅食物(需知道當時社會思想非常封建,有呢啲觀點真係唔出奇)。

不夠一年半前,韓國瑜獲89萬票授權主政,到上星期六,變成93萬人要將他拉下台。香港人看來,當然是覺得不可思議,皆因對政治人物稍有不滿便可訴諸罷免,恐怕香港每年都要辦罷免投票。但明白台灣公民,就覺得不太奇怪。

每年sem2尾都係我地大學開放日,每一班都會搞啲展覽咁啦,通常其他教授都係就咁叫啲學生搞個普通white cube exhibition,個個賣下自己啲作品咁-當然呢個安排就會帶出咗邊個可以有咩位置嘅問題,咁又係一輪輪官廷劇嘅上演-咁我嗰班教授唔鐘意咁快啲學生就要咁商業啦,所以每年都係叫大家諗個議題出嚟然後擺個展-有年我就同班同學起咗個噴水池,真係唔好問我點解要咁做,我都唔撚明

電影以1898年西班牙以2000萬將菲律賓統治權轉讓至美國為背景,講述菲律賓共和國對抗美軍事蹟。片中主角為盧納將軍,一名脾性暴躁跋扈的愛國份子,屢敗屢戰對打美軍,保衛家國。劇中將軍多次遊說內閣官員主戰及士兵抗戰的場景更是發人深省。熱血的抗殖電影不乏刻繪國難當前,官員與士兵的人性弱點,委實為電影增添一層反思。

英超著名頂班球隊利物浦為對逝世美國非裔人士George Floyd致悼念,在其球場Anfield,其球員以單膝下跪以悼念George Floyd並表示反對美國警暴。

美國要擒賊先擒王

中美今次的博弈,是自美蘇冷戰後另一次新冷戰開始,美蘇冷戰持續了數十年,但時代不同,由於科技、政治制度、全球化,這次博弈不再會是數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