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雖然伊朗是一個中東國家,但並不是阿拉伯世界的國家,其波斯文化與阿拉伯其他國家都頗大分別,即使大家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特別與沙地阿拉伯,更是敵對狀態,當中宗教、地緣和經濟實力有莫大關係。近期中東再有其他國家與以色列建交之際,對於伊朗來說是異常被動和孤立。必需解決外交問題換取其經濟活動。而解除制裁一直是伊朗期望的交外政策。

如《他在清明來看我》的最後一集,p’ Mez 對 THAN 說的最後那句調情話:「我也不是白蓮花」,究竟是什麼意思?大概都沒有人明白。叫人家「深井冰」又是什麼?用普通話讀一次,就會知道了。神經病。而同時,你也不會知道他們在《逐月之月》第一季中譯的「多謝金主爸爸」是在說什麼。畢竟,聽得明白泰語的觀眾不多,好的翻譯會更令人容易投入欣賞作品

早排見d移民谷,個個都好擔心治安,人人好似會抬個夾萬日日出街等人打劫咁款,好似治安除左偷竊打劫外就無野要考慮。講到治安,你有冇諗過英國好多警力其實花了在照顧精神病人身上?

解鎖記

在泰國演藝圈工作的朋友說,聽說泰國演員之間,都會看不起「拍BL走紅的演員」,會覺得他們沒有演技,用旁門左道上位。只是,在這個時代,如果他們仍看不穿《sex and the city》中,samantha 說的現世代走紅秘笈:「首先是gay,然後是 high school girls,最後是mass」,是不會紅的。

近期最多人提及是美國商業軟件巨企甲骨文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合資經營美國TikTok,以解決特朗普疑慮,倘若成事,這絕對是美方的敗筆之作,中國真正又贏了一仗。

從東京之恥看日版 #MeToo

最後是日本大眾普遍認為是伊藤打擾了社會的安寧。

即係唔關身形事,各有喜好,我個人覺得中大email係靚,佢私下都答我一啲私訊問題而且好friendly,多時一個人嘅觀感都係從自己同對方互動而有所影響。

就算是演藝界名人,例如任達華,也是非常好此道的,也不是道聽途說了,是他本人現身說法。2018年2月9日《明周》專訪,他自己親自說明的。《明周》如此報導:在 1990 年用第一桶金買樓後,再於 1997 年高峰位賣出獲利,其後在雷曼風暴、沙士和金融風暴後都曾經趁樓價低迷入市,除了在香港置業外,他不斷在海外買樓投資保值,至今物業遍佈北京、上海、倫敦、紐約、意大利和新加坡等地,擁有近三十個住宅和商舖,堪稱圈中的樓王。

以酋還是未進

這些所謂的和平交易,過去都出現過,最經典莫過於1995年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以色列總理拉賓與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三人在美國白宮見面的經典一幕,他們在奧斯陸簽了和平協議,並確認巴勒斯坦立國,和以色列分享土地,及後拉賓和阿拉法特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家都以為這真的會讓中東有和平的日子,但事實並不然,協議沒有真正落實,以巴在過去二十五年關係一直沒有改善。

我成日話,信日劇以為自己好識日本文化,就同果d成日自嗨話自己好識日本文化既過氣政治KOL一樣。你真係以為成個街都係山口智子松隆子,個個男仔都係木村拓哉竹野內豐咩。睇完半澤直樹就將股票當情人,香港上市公司有冇好似日本上市公司咁,有咁多實業,畀返咁多coupon人呢?

真係睇完都燥,係,雖然佢有講個問題,但係真係呢度的土地問題比條片講得更嚴重-講真,個個都係咁打飛機,講外國點樣平乜乜鳩鳩-其他地方我唔講啦,唔撚熟,但係柏林真係——講真搵樓真係好撚難

件事係,喺柏林真係好多人搬入嚟 + 從世界各地嘅熱錢係咁衝入嚟,咁you know 柏林係性感嘅窮撚,有外資衝入嚟狗衝係正常嘅-咁令到好多住喺度嘅local 真係難搵樓。可能話一個盤可以有50個人排隊睇,如果你唔想排隊咪租貴盤囉囉,起碼7000幾蚊港紙起跳,一個人住,但係呢度嘅人無搵咁多錢可以租7000幾蚊港紙而唔肉痛。問題在於,好多時就算你希望去比多啲錢去租,但如果租金一過你人工1/3,好多時都唔會俾你咁樣租,so yea :o(

Black Lives Matter 成為今年美國甚至西方國家的一個潮流,當大家認為需要種族平權時,但同時間出現反白人、反黑人各走極端的種族主義社群出現。

我認識另一位新加坡政客Madasamy Ravi,是當地一位人權律師。他曾為很多死囚及被政治檢控的人辯護,卻因為被政府針對而被暫停律師資格。他曾經代表革新黨參選上屆大選,硬撼李顯龍據地的宏茂橋集選區但鎩羽而歸。他隨後去緬甸發展法律事業,更選擇不參與今屆大選。

你可以話喺香港都係二等公民,咁我會問你,咁你問咗香港啲brown people 未?

我是十萬個不願意到洛陽的山區,除了小時候讀書知道有洛陽這地方外,我想像中的山區便是很多蚊蟲、很多疾病、環境很不乾淨,而且對我當時的表現事業沒有任何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