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伊斯蘭教國家,除了世俗化的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可以在公眾場所買酒之外,有些伊斯蘭教國家,例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她名義上時禁酒的,除了招待外國遊客的酒店有酒買,公眾場所基本是禁酒的。 酒吧的客人像聯合國,賣醉或者想Having a good time的男士主要是白人,其他有印度人、中東人,也有少量東亞人。

香港人,真係每一日都在玩絕地求生,大把人兩三百萬買間蠔豉咁大嘅「蠔」宅,隨時仲細過呢架露營車,我真係唔知佢地點忍到一返到屋企就對住四面牆,更加唔好講遲啲推埋水管屋,到時會有幾地獄。

香港迪士尼雖然全世界最細,但給小朋友玩啱啱好,一日可以玩完,最重要是不用排隊。平日早上迪士尼很少人,機動遊戲完玩一次,可以立即又走入去玩多次,直到下午兩三點,旅行團巴士陸續進場才開始多人。去迪士尼十分方便,搭地鐵欣澳轉米奇老鼠列車,再搭多五分鐘就到。

香港有不少旅遊景點,香港人不單止很少去,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若果我不是遊客身份,沒有理由千里迢迢回港,淨係行商場睇戲食飯,要安排一些旅遊節目給阿仔,才會找到這個親子同遊的好去處,位於南丫島索罟灣的漁民文化村。從中環坐渡輪去南丫島需時大半個小時,原本我們打算早上先去榕樹灣玩,然後行山過去索罟灣,結果遲起身兼去飲茶,索性坐船直去索罟灣。索罟灣有很多海鮮酒樓,不過由於剛剛飲完茶,我們沒有幫襯,反正我又不吃海鮮。在索罟灣碼頭旁有漁民文化村的禮物店,可以購買即日的入場卷,成人票價八十元,一日內任玩。不過除非去鈎魚,最多兩個小時玩晒所有野。

中東之遊:伊斯坦堡

由酒店舊城區乘坐地鐵過金角灣彼岸的新城區,新城區有出名的塔克西姆廣場,鄰近商業區也有大型購物商場,每逢伊斯坦堡有大型集會,例如政黨造勢日、東突厥斯坦反華遊行等都只會在新城區這邊,因此較多遊客的舊城區是不會受社會運動影響的。 在塔克西姆廣場逛完及購物後,便步行到軍事博物館參觀,博物館展示了土耳其軍隊在韓戰的足跡,當時參加對抗北朝鮮人民共和國侵略大韓民國的國家很多,亞洲的有中華民國等等,現時被人口大國認為是台灣獨立國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尚在博物館內巍然飄揚。

我有十幾年沒有去過澳門,記憶中上次去澳門,氹仔和路環還是兩個島,現在已經填海填成了一個大島。今次返香港和家人過了澳門玩,我阿姨是賭場常客,用積分免費換酒店房巴士票,隨了食去澳門不用花費,很抵玩。根據我阿姨說,賭一千元不論輸贏就有一分,用三分就可以在平日換一晚房包兩張來回船飛,只要不瞓身家大賭賭上癮,上落幾百元小賭計落有賺。

緬遊雜記

我係緬甸的第一站係仰光,旅遊景點十歲時已經睇夠,對我無太大吸引力。親戚極富,據說已經係富六代(咳咳…全族就得我果支特別窮),係機場附近的茵雅湖有別墅(Inya Lake),我住係其中一層。工人好多,每層都有幾個專屬工人。表舅公年紀大,所以又請左護士同幾個蘿莉日夜照顧,第一眼見佢個鼻插哂喉仲以為佢病重,原來係潮流興吸純氧。種花養狗又另有幾個工人,司機又有幾個,甚至有專為工人煮食的工人。因為工人多,所以別墅舊址改裝為宿舍,然後係後花園建成在現址

十年前,當香港「決定」用自由行救經濟,你就預計了,中國大陸的「文化」會大舉殺到香港。對文化根基深厚的地方,好像是巴黎或是倫敦,他們的人看慣大場面了,大家都會一笑置之。但在香港本身文化根基不厚的地方(不要跟我說百多年殖民地歷史和大部份只會看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下的香港人看很多大場面吧?),自由行那些財神,捧著錢一個又一個往飾品店鐘飾店藥房裏送,低價客有四川米線辣魚什麼的照顧人在外什麼都不試的低價客,到你有錢往五星酒店鑽,你都發現自助早餐檯上都一定要有中式點心炒麵粥品的東西去應酬他們。中國人,就是多,一人一塊錢扔向你都有十多億。

你在外會幫人嗎?

在日本,即使他們找不到路或是什麼的,也不要主動幫忙。就算他主動問我事情,我都是說英語好了。這樣子,他們就會把我當成「親切英語又好的日本人」,而不是「去到東京都見到香港人。妖!」

Durham究竟有多小?從火車站一出來,遠遠就能看見位於市中心的Durham大教堂。從車站眺望,一片紅磚小房子,非常典型的英國小鎮。它的市中心是一個叫Market Place的小廣場,廣場附近有一個娛樂廣場,裡面有影院和圖書館,五分鐘足以走完一圈。

  一直很想去貝加爾湖,因為看到這個湖的資料背景,發覺世上還有這麼獨特的地質面貌和風光,怎樣也要去一 […]

成個日本旅行,我食過嘅餐廳大概都係「比香港平一截又好食過香港」同埋「睇落唔係平但食落就知係抵到爛」依兩種,香川嘅骨付鳥就係最好例子,不枉我地夜媽媽凍冰冰冒住微雨企喺街排佢半個鐘。

聽說,我的學生都想離開香港。他們叫自己做 digital nomad。簡言之,就是容總在德國時候的日子:肉身不在香港,但只要有一副電腦,有流通的網路,到處都是辦公室。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最青春的時候,是學生時代的那個自己。讀書時期的我們,擁有過人生無數個「第一次」。第一次公開考試、第一次罰留堂、第一次放榜、第一次去露營、第一次唱通宵K、第一次上莊、第一次走堂、第一次拍拖、第一次住宿舍、第一次做兼職、第一次畢業旅行… 每個「第一次」都是新鮮事,充滿著熱血和活力;每個「第一次」都是一個小冒險,可能會撞板,可能會跌倒。年少無知的我們,沒有想太多後過,反正想做就去做,未試過又怎會知道結果?這就是我們所謂的青春。

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目標其實很明確,就是想重建昔日中華朝代在世界的影響力,近年中方與西方國家陣型雖然有明顯分歧,會有阻礙推展一帶一路,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地方都面對阻礙。如俄羅斯在經濟合作上,其實是很緊密,從這次到貝加爾湖旅遊看到當中的一些景況。

以往西伯利亞並不是主要旅遊地方,甚至是當年一些囚犯被流放的地區,時移勢易,經濟掛帥的年代,海參威也搞賭場時,伊市也要配合社會發展,伊市鄰近全球最深和水容量最大的淡水湖「貝加爾湖」,所以近年便成為一個旅遊城市,而當地的主要遊客是韓國人和中國人,其中以中國人為主要遊客對象,在街上一些賣紀念品商店標榜可以用支付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