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走遍天涯

台灣人的民族性?

有時候,我都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明知道有些店是騙你的,但他們都可以若無其事。老虎堂今天被揭發他們的珍奶不是「手打黑糖」,而是機打的。這樣子的說法,在台灣有可能的是違規的。台灣的消費法律很嚴格的。只要你在杯麵的封面,印了一條雞腿,而最後沒有雞腿,你都會捱告。但現在老虎堂的處理方法也很特別,他們的解釋是,因為大家等太久,所以我們才機炒(你真的臉皮夠厚,的即是說是客人的錯嗎!)。好了,現在再來是買一送一,企圖用優惠去留住客人的心。

台北人

台北喜歡文字創作的人,也有一份可愛又可敬的熱情。我出發前只是簡單地和其中兩個人提過想送書給新朋友的事,他們聽到我會去台北,二話不說就答應接收我的書,並會想辦法到我住宿的地方附近。其中一個,是寫作平台上火紅的作者,期待和他見面,聽他說說台灣人寫故事的方式,與我的有何不同。

Richmond Park 倫敦都市綠洲

公園大得走一直線要一小時以上,所以公園中有數條雙線行車的路線,旺季中甚至有免費穿梭巴士。我自問算是Richmond Park的常客,但每次來,都總會有點迷失,走進從沒到過的地方,然後要打開Google地圖才能找回想去的方向。

英國漁村風情畫——ST IVES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朋友都問我,為什麼寫收費網。很多人都說不會成功。我會回答,要做,就要成功。而為什麼你會成功?因為我覺得開心。

除咗有好嘢食,仲有靚景睇,今次去大阪就上咗梅天空中花園,個夜景真係靚到喊,仲有去咗大阪城。有啲地方係模擬返以前嘅日本,好似天保山嘅美食橫町同瀧見小路咁,好多影相位,京都嘅清水寺、八坂神社亦好靚。

和City相應的詞語還有Town和Village,中文可譯作「鎮」和「村」,分別多在於人口和建築多寡。特別是City和Town,除了前者比後者要大之外,定義之間的分野,大概只在字體細得像合約條款的政府文件裡,單是提起也覺無聊。

早前去三藩市公幹特登住多一晚,抽時間去看看大黃蜂號空母軍事博物館。大黃蜂號是美國海軍第十二艘空母,二戰後期太平洋艦隊的主力,多年來母港位於舊金山,退役後停泊在灣區東岸Alameda的舊海軍基地,改裝成軍事博物館。初代大黃蜂號1942年在南太平洋被日軍擊沉,跟據美國海軍的傳統,下艘建造中的新船將會承繼沉船的名字,所以這艘船是第二艘大黃蜂號。大黃蜂號戰績彪炳,是美國海軍擊落最多敵機的空母,除非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相信沒有其他船可以打破這個紀錄。她更是首次登月的阿波羅十一號的回收船,責負從海上接收從月球回來的太空人,非常有歷史意義。

點解香港人可以成日去東京大阪都唔會悶?嘢食好食當然係其一,鍾意買嘢可以係其二,但其實飛嘅係咪日本都好,香港人一樣會咁開心,只要佢地身處嘅地方唔係香港——日本只係香港人去慣咗,同埋大家點都有啲戀日嘅情意結咁解。係架,香港人出國真係好失禮,又大聲又冇禮貌成個大陸人咁,我去旅行聽到人講廣東話就會遠離佢地,廢事比當地人當同一類人。不過香港人會咁失禮,或多或少係因為佢地喺香港根本冇真正生活過,佢地未試過可以放低生活上千百種壓力,入一間自已鍾意嘅餐廳食一餐飯,或者行一條有嘢啱佢行嘅街。即係好似細路第一次入迪士尼,第一次見到米奇咁樣,興奮到忘哂形又有幾出奇?

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

Grad trip 的選擇困難症

每年踏入四、五月都是一群大學生衝刺畢業論文的日子,也是他們準備畢業的季節。說到畢業,一定會想到畢業旅行,它可能是你人生最沒有負擔、最敢冒險的旅行,因為你不用擔心你的年假,因為在你還沒有上班,時間多的是,只需要擔心的可能只有旅費夠不夠。你可能會在你的grad_trip挑戰一些你從來沒有試過的事,例如衝出亞洲,跳出日本、韓國,泰國等熱門旅行地點,或者試一次做背包客,迎接未知數,又或者去一次跳傘,做一些極限運動,挑戰自己。

在斯大林時代約為1937年強制將這批高麗人流配到中亞地區,當中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為最多高麗人流配地,在流配其間,很多人因為難以適應中亞地方的乾旱天氣,以往高麗人的勃長是耕種,但是中亞地區能夠耕種的地方其實並不多,因此難以適應當地的生活環境,期間造成40000人死亡。

儘管是二次大戰的老古董,艾愛華級戰艦是仍然世界上最強的戰艦,因為二次大戰徹底推翻海軍的大炮巨艦主義,進入以空母戰鬥群為首的立體海戰,以後再也不會建造大戰艦了。世上僅存四艘艾愛華級戰艦,就是最後最強的戰艦。艾愛華級在二戰後期下水,那時日本聯合艦隊已是強弩之末,美國重奪太平洋的制海權,所以四艦都安然渡過二戰。之後還打過韓戰越戰,升級完再打波斯灣戰爭後才退役。四艦全數改裝為軍事博物館,今次我去參觀是BB-61艾愛華號,停泊在洛杉磯的San Pedro港口,離市中心只需半小時車程。

烏茲別克之鹹海生態

鹹海Orol dengizi 是內陸湖,位於烏茲別克與哈薩克之中,曾經是世界四大湖泊,每年可產二百萬魚罐頭,是昔日重要國家糧食天然資源地。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蘇聯為了增加糧食供應以及經濟效益,將阿姆河和錫爾河截流,並引水到農田作灌溉,這種人工截流曾經使烏茲別克成為中亞糧倉,棉花世界第二產量國,又可種水稻,成了蘇聯重大的資源國,可惜這種違反自然定律的舉措造成嚴重天然災害,鹹海乾涸,鹽度大增,漁獲急劇下降,昔日漁民早已無所獲

一飛沖天去,小小穿梭機

「一飛沖天去,一飛沖天去,小小穿梭機。」細個成日聽呢首430穿梭機,但到底穿梭機是什麼模樣呢?電視上見得多圖書也讀過不少,但要等到幾十年後的今天,才終於有機會親眼看到真正的穿梭機。

去洛杉磯旅行,一定要玩主題公園,最出名當然是元祖迪士尼樂園,其次是越開越濫的環球片場。不過這個兩大主題公園,主要是做遊客生意,本地人反而不太熱衷。迪士尼票值貴兼超級迫人,環球片場則玩過一次就夠,沒有回頭再玩的意欲。除了以超激過山車聞名的六枝旗魔術山有特定捧場客外,Knott’s_Berry_Farm(納氏草苺農場/諾氐農莊)便是本地人一家大細,每年去一次又或者一年去幾次的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