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緬遊雜記

我係緬甸的第一站係仰光,旅遊景點十歲時已經睇夠,對我無太大吸引力。親戚極富,據說已經係富六代(咳咳…全族就得我果支特別窮),係機場附近的茵雅湖有別墅(Inya Lake),我住係其中一層。工人好多,每層都有幾個專屬工人。表舅公年紀大,所以又請左護士同幾個蘿莉日夜照顧,第一眼見佢個鼻插哂喉仲以為佢病重,原來係潮流興吸純氧。種花養狗又另有幾個工人,司機又有幾個,甚至有專為工人煮食的工人。因為工人多,所以別墅舊址改裝為宿舍,然後係後花園建成在現址

十年前,當香港「決定」用自由行救經濟,你就預計了,中國大陸的「文化」會大舉殺到香港。對文化根基深厚的地方,好像是巴黎或是倫敦,他們的人看慣大場面了,大家都會一笑置之。但在香港本身文化根基不厚的地方(不要跟我說百多年殖民地歷史和大部份只會看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下的香港人看很多大場面吧?),自由行那些財神,捧著錢一個又一個往飾品店鐘飾店藥房裏送,低價客有四川米線辣魚什麼的照顧人在外什麼都不試的低價客,到你有錢往五星酒店鑽,你都發現自助早餐檯上都一定要有中式點心炒麵粥品的東西去應酬他們。中國人,就是多,一人一塊錢扔向你都有十多億。

你在外會幫人嗎?

在日本,即使他們找不到路或是什麼的,也不要主動幫忙。就算他主動問我事情,我都是說英語好了。這樣子,他們就會把我當成「親切英語又好的日本人」,而不是「去到東京都見到香港人。妖!」

Durham究竟有多小?從火車站一出來,遠遠就能看見位於市中心的Durham大教堂。從車站眺望,一片紅磚小房子,非常典型的英國小鎮。它的市中心是一個叫Market Place的小廣場,廣場附近有一個娛樂廣場,裡面有影院和圖書館,五分鐘足以走完一圈。

  一直很想去貝加爾湖,因為看到這個湖的資料背景,發覺世上還有這麼獨特的地質面貌和風光,怎樣也要去一 […]

成個日本旅行,我食過嘅餐廳大概都係「比香港平一截又好食過香港」同埋「睇落唔係平但食落就知係抵到爛」依兩種,香川嘅骨付鳥就係最好例子,不枉我地夜媽媽凍冰冰冒住微雨企喺街排佢半個鐘。

聽說,我的學生都想離開香港。他們叫自己做 digital nomad。簡言之,就是容總在德國時候的日子:肉身不在香港,但只要有一副電腦,有流通的網路,到處都是辦公室。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最青春的時候,是學生時代的那個自己。讀書時期的我們,擁有過人生無數個「第一次」。第一次公開考試、第一次罰留堂、第一次放榜、第一次去露營、第一次唱通宵K、第一次上莊、第一次走堂、第一次拍拖、第一次住宿舍、第一次做兼職、第一次畢業旅行… 每個「第一次」都是新鮮事,充滿著熱血和活力;每個「第一次」都是一個小冒險,可能會撞板,可能會跌倒。年少無知的我們,沒有想太多後過,反正想做就去做,未試過又怎會知道結果?這就是我們所謂的青春。

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目標其實很明確,就是想重建昔日中華朝代在世界的影響力,近年中方與西方國家陣型雖然有明顯分歧,會有阻礙推展一帶一路,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地方都面對阻礙。如俄羅斯在經濟合作上,其實是很緊密,從這次到貝加爾湖旅遊看到當中的一些景況。

以往西伯利亞並不是主要旅遊地方,甚至是當年一些囚犯被流放的地區,時移勢易,經濟掛帥的年代,海參威也搞賭場時,伊市也要配合社會發展,伊市鄰近全球最深和水容量最大的淡水湖「貝加爾湖」,所以近年便成為一個旅遊城市,而當地的主要遊客是韓國人和中國人,其中以中國人為主要遊客對象,在街上一些賣紀念品商店標榜可以用支付寶

糖爸爸

係我個腦太污穢,可能人地家庭嘅溝通方法特別啲姐。

她和他去旅行

能夠陪伴一個男性好友去一次日本旅行,聽他訴說逝去的愛情故事,而且陪他走一次他想與前度走一次卻兌換不了的行程。表面看來,S的任務只是個排球,就像《Cast Away》裡的Wilson那樣,男生走到那兒,都有S陪伴在則,任他自艾自怨,任他口裡心裡都是前度。

有一部份朋友,想移民,出發點單純得可愛。「喺香港好悶。」「香港唔好呀,生活唔到呀。」「唔係好知自己想做乜,黎黎去去做爛鬼文職,無咩變化。」

9月2日是我們的婚禮,我們不能提早,延遲到最近一班航班亦已經一定做成損失,所以我們向航空公司提出本來沒有前設的賠償要求。航空公司的回覆內容大概是:「我們已經早兩星期通知你,你不能改你可以退錢,或者你問你自己的保險能不能賠,我們交易條款有寫明改期延誤不會賠償,你怎樣不關我事。」大家都知道買兩星期內由香港去歐洲跟兩個月前買價錢差多少吧?非常好,我最討厭被欺凌而且非常喜歡挑巨人機,所以決定提告。

這位媽媽都按照1,2,3,4,5,6,7號的袋子給他分裝好每天衣服的份量,每個袋子都有衣服、褲子、內褲、襪子等;還有送給老師和同學的一些小禮物等等……當她跟我說她的準備功夫時,我當下第一個反應是「你都給他準備好,那有何意義?」

服務態度的問題

甚麼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天堂,只是以前的事。現在大家都很清楚,香港只是因為有很多大陸人要來花錢,不論是房子抑或藥妝店,都是由大陸人支撐整個經濟。你說香港會有可能有精緻的東西嗎?由服務到飲食,香港已難再找到認真做事的人。因為,接受那些東西的人,根本不會在乎也不會覺得那些品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