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去年十二月到達加拿大之後,這是居住大廈的第二次走火警。

即係唔關身形事,各有喜好,我個人覺得中大email係靚,佢私下都答我一啲私訊問題而且好friendly,多時一個人嘅觀感都係從自己同對方互動而有所影響。

真係睇完都燥,係,雖然佢有講個問題,但係真係呢度的土地問題比條片講得更嚴重-講真,個個都係咁打飛機,講外國點樣平乜乜鳩鳩-其他地方我唔講啦,唔撚熟,但係柏林真係——講真搵樓真係好撚難

件事係,喺柏林真係好多人搬入嚟 + 從世界各地嘅熱錢係咁衝入嚟,咁you know 柏林係性感嘅窮撚,有外資衝入嚟狗衝係正常嘅-咁令到好多住喺度嘅local 真係難搵樓。可能話一個盤可以有50個人排隊睇,如果你唔想排隊咪租貴盤囉囉,起碼7000幾蚊港紙起跳,一個人住,但係呢度嘅人無搵咁多錢可以租7000幾蚊港紙而唔肉痛。問題在於,好多時就算你希望去比多啲錢去租,但如果租金一過你人工1/3,好多時都唔會俾你咁樣租,so yea :o(

你可以話喺香港都係二等公民,咁我會問你,咁你問咗香港啲brown people 未?

我是十萬個不願意到洛陽的山區,除了小時候讀書知道有洛陽這地方外,我想像中的山區便是很多蚊蟲、很多疾病、環境很不乾淨,而且對我當時的表現事業沒有任何幫助。

「我老婆都有問我,我英國公司,是否可以申請調任?」

無可否認香港差根本唔適合人生活係事實,好多人都想逃離香港呢個地方,但係去到最後你會發現始終唔可以放低香港

「柏青哥?!Keanu我跟你說!我人生最自豪的能力並不是魔術,而是我們日本偉大的柏青哥!表演實在太簡單了,掌握柏青哥才是真正的男人!你面前的便是高手中的高手….」之後的假日他們便帶我去玩了。

令人難忘的緬甸公廁

十九年前,跟媽媽、妹妹以及四姨一家到緬甸探親,住在八姨九舅的家。另外亦去過緬甸姨婆的家,那個廁所才叫人畢生難忘。

每年sem2尾都係我地大學開放日,每一班都會搞啲展覽咁啦,通常其他教授都係就咁叫啲學生搞個普通white cube exhibition,個個賣下自己啲作品咁-當然呢個安排就會帶出咗邊個可以有咩位置嘅問題,咁又係一輪輪官廷劇嘅上演-咁我嗰班教授唔鐘意咁快啲學生就要咁商業啦,所以每年都係叫大家諗個議題出嚟然後擺個展-有年我就同班同學起咗個噴水池,真係唔好問我點解要咁做,我都唔撚明

打點主子到異地新居

網上搜尋過關於主子「搬家」的適應問題,也向朋友請教了一些經驗,於是主子自己有一喼行李(手提行李size)。我把主子在香港的布狗屋、被仔、水兜、糧兜、尿墊等等也一拼帶來。

一個人在異鄉隔離

隔離(Quarantine)措施的突然生效,學校突然宣佈停課,在這個原本就陌生的城市,更為孤立。在這個城市認識的人,本身不到十個;和同學們來不及建立友誼就變成網上教學,待在家的時光,就只有自我對話。

自問英文沒有很好,聽講可以,但是讀寫都只是一般,於是用了香港人的慣用方法——補習班!

從火車站出發往Rye的中心去走,步過每城總有的石屎樓一兩座,從建築物料去數算倒退的時間軸 — 由紅磚再到木板,只是街上泊滿的是汽車而不是什麼皇公貴冑的坐騎,才能確認本年不是1374。

在某個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我找到了一間在台中開始救助流浪貓狗,最近更在台北設店的中途之家餐廳 浪浪別哭 ,被他們的理念及決心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