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因為上一份工,我仲以為日資間間都咁痴線,原來正常既日資係存在㗎!!我終於覺得自己似返個人,唔係做到成隻狗咁。

「上野オークラ劇場」算是日本一的色情戲院(官方自稱)。這一個戲院,據說是由大蔵映画所持有的電影院,其下OP_PICTURE所拍的色情電影基本上都會在此放映,而且配合新片上畫,還會搞什麼女優搞握手會、簽名會、謝票、after_talk以及攝影會等等。活動應該會算是,「星光熠熠」吧。反正小弟是在平日去的,沒有太大關係。但當我慢慢走近戲院時,我已經被擺放在戲院門前的,裝飾吸引。

恐龍博物館

Royal_Tyrell_Museum位於卡加里以西個半小時車程的小鎮Drumheller,是世界十大恐龍博物館之一,超過五萬平方呎的展覽廳,展出四十多隻不同種類的恐龍化石。除了化石展覽外,館內更有設備完善的考古實驗室,修復和整理從鄰近恐龍國家公園發掘出來的化石。開車去Drumheller這段公路非常沉悶,與洛磯山的風景完全不同。

相傳彼岸花係有段故的,有一對妖精,一個叫蔓茱,一個叫沙華;一個係花妖,一個係花仙,佢哋負責彼岸嘅開花,因為呢種花開花不見葉,開葉不見花,所以呢對妖精從來都不會相見。

日本的「真·天守閣」

日本滋賀縣有一座彥根城,規模不大,也不算高,是一座小城。但登城後視野一絕,可以俯瞰琵琶湖和整個舊城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除了風景好,彥根城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它是日本碩果僅存的12座「真·天守閣」之一。

在香港吃了很多次米線,中學時期更可以一星期吃三至四次米線。因此,到雲南吃米線成為打卡必選。我們在食街繞了一圈,為的是希望吃到美味的米線。最後,我們把目標放在一間裏面有很多食客,門外亦有不少人排隊的米線店。我們想:這麼多人在店鋪,這間米線店應該很好吃吧。

淺酹倫敦

大概是被我城那紙醉金迷所寵壞,倫敦暮色以後的夜景稍嫌失色:任斗轉星移的倫敦眼,浮掛月輪下的大笨鐘,除此以外只寥落赤紅,或在嘲弄這城市那斑斑血跡,又讓人明瞭何以要於此延漫日不落帝國,應是由於英格蘭人也懼怕漆夜以下,闕闕寂寞。

夏日焱炎天氣熱,最適到冰涼的地方去旅行避暑。位於加拿大西岸的班芙國家公園,座落位於洛磯山脈群山之中,若果從溫哥華開車前往,一口氣直踩的話,十二三個小時可扺步。愛好享受駕駛樂趣的朋友,必定喜歡從溫哥華到班芙之間這段橫加公路,與平時在城市中開車整天要停紅綠燈,塞車煩人完全不同,在郊外的道路上開車暢通無阻,可以讓人隨心所欲地在馬路上飛馳。沿著河谷的公路登山而上,橫越海拔五千尺的磯山脈,看著兩旁高聳積雪的山峰,夾谷連綿不絕的綠色森林,時而大直路時而急轉灣,在超車線加速至時速一百四十公里,一口氣超越前面慢行的大貨車,那才是享受駕駛應有的感覺。愛好攝影的朋友,公路沿途有很多景點停車位,可以飽覽國家公園的湖光山色。

Couchsurfing(沙發衝浪)其實是一個網絡平台,讓世界各地的人可以聯繫在一起。除了可以提供住宿給其他遊客外,亦可以相約出來見面,互相認識或擔當導遊角色。使用Couchsurfing,其實是不收費的,因此成為不少旅客旅途節省金錢的其中一個方法。雖然如此,卻不是什麼情況都適合Couchsurfing的。

到底點解又會去咗泰國清邁呢?咁當時有班女性朋友一心想去放天燈,話咩「咁多人去唔怕啦」「泰北先猛架之嘛,清邁無嘅」「阿邊個識背聖經唔驚啦」下略好多理由,咁我結果就跟大隊出發。

對於越南啤酒的體驗,我確實感到欣慰。除了意想不到越南中部竟然有好啤飲之外,更發覺女友原來已經在這年間被我潛移默化,覺得精釀啤酒比商業啤酒多變化、有層次,愛上精釀啤,厭棄商業啤。她亦不時鬼馬地模仿我說:「呢隻啤酒比較輕身,味道比較淡,偏向啲果味、花香,麥芽味幾重,哈哈!啱唔啱?」。

日本最後的武士刀戰爭

熊本北面有個JR站叫田原坂,是個連閘機都沒有的小站,亦沒有職員,只有「普通」的電車才會停,而車站附近基本上什麼都沒有,只是一片山頭。那去田原坂幹什麼呢?原來山頭之中,有一座博物館,叫「西南戰爭資料館」,下車的人大多為此而來。但要小心,這博物館離車站一點都不近,步行要一個多鐘頭,而且要上山下山……

朋友 ≠ 旅伴

當我以為我們可以一同征服一個新地方,可以一齊捱過一個陌生的國度,但我發覺我要捱過的是你公主的脾氣。每見到你西口西面,我的腎上腺素就不斷飆升,每次我都要想辦法如何在你西口西面時,但又不令你發火的情況下生存。每日的旅程我都如坐針氈,不知何時會說錯笑話,又令你發火。

經驗何價

在通宵航程中,偶爾派野收野期間,空服都會話「馮生想要咩?」、「馮生想飲咩?」,到派早餐時佢仲係咁問, 我忍不住問佢“Why_you_have_such_good_memories?”

一個城市人民投唔投入,一個地方有沒有人情味,我覺得是人與人的距離可以更近,而我們的香港,權貴話,多少少小販車,就會影響到商場商鋪生意,但究竟昔日的八花齊放的光輝,香港的發達,又如何解釋?

日本旅遊與民族主義雜記

全球化的今日,文化之間並無高低貴賤,文明、人格卻有差距。誰人用過公家食具又不清洗,誰人醉酒於廁所嘔吐又不清理,大家都知道。然而大家看到的,或是重視的,是你這個人如何如何,而不是你有甚麼甚麼文化,又甚麼甚麼民族,來自甚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