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你上過青城山未?

青城山離成都唔遠,好近都江堰。古語有云:青城天下幽。此言本非虛。不過如同好多名山大川一樣,只要有人,幾幽靜雅緻嘅地方都會變成江湖。

新建議的標誌一出,便引起日本國民的關注,有「溫泉縣」美譽的大分縣別府溫泉和由布院溫泉、江戶時代的書籍中記載,相傳是現時溫泉標誌最早發源地的群馬縣磯部溫泉,紛紛帶頭反對新的溫泉標誌。

「林さんは中国の方ですね。」「香港からですけど…^^”」又被問了。一個月前傲嬌黨日本黨聚,夜晚喺屋台食牛舌,臨走前一直坐隔離嘅日本人終於忍唔住問我地「中国人?」只能夠笑笑口講句「香港人です。」今日,要搞D文件嘢,對方望住我張在留卡寫住「中國」。當被問係咪「中國人」時發現好難正面地否認⋯⋯

要在倫敦讀大學,若非能住市中心的昂貴地段,那就只好搬到近郊去。這事實上和比喻上的疏離,是倫敦大學生最常遇到的問題:理論上二十分鐘,實質上難預算的地鐵車程;沒有住在左近,各散東西難協調見面的朋友圈子;好聽點是繁忙說穿了是混亂的大都會,不一定是適合學術或是社交的環境。沒有大學的支援網絡,對初來乍到國際學生,特會覺得陌生寂寞。

為甚麼要一直往外跑?

我們都逃不過會慢慢老去的命運,坦白說,我很怕變老。怕有日會聽不到,無法再聽到別人有趣的故事和分享,只能自言自語。怕有日走不動,無力再走出去看風景,只能困在屋裡看著那細小的電視螢幕。怕被迫過著重覆的生活時,回想過去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原來早在四十年前,有心有力的時候也一直過著重覆無意義的生活,除了返工就只有放工後飲飲食食的零碎畫面。老人家都有一個共通點,總愛想當年,無法自控地不停說著過去的事,因為現在無新事,將來都已經沒什麼好計劃,能想的就只有過去。所以,現在的我只能一直往外跑、再往外跑,當我還能聽、還能講、還能跑、還能想的時候,再感受多一點、再多一點。

每年有咁多仆街香港人預約餐廳、住宿跟住唔出現,有冇見過邊次有店家開全名指責?預約唔到應該公開譴責,但係稍為無禮,我諗正常人,日本人又好香港人都好,應該都唔會用開全名嘅形式公開講。即使呢個「博客」嘅行為唔合禮節,店家嘅做法其實更加唔合理。如果冇咗「漏低垃圾」呢一part,你覺得店家可唔可以因為你幫襯少,將你全名公開放喺網上批鬥吖?

鄧小樺響facebook公開訴苦,話去京都旅遊期間頭頭碰著黑,晚上六點去賞夜楓被逾千排隊人潮嚇得敗走,過咗下晝兩點同夜晚九點搵唔到嘢食,不停被店家拒諸門外,入到一間餐廳食著個難食嘅照燒雞飯,水平只及茶餐廳、學生canteen,然後索性為其命名「京都之恥」,大嘆「在京都吃飯真的很難」云云。

這不是一間普通的居酒屋,而是需要熟人介紹才能預約的sake_bar,即是店主對客人也有要求,亦希望客人是愛酒之人,這一點不難理解。最初他們要求拍照,店主認為他們也是愛酒之人,也答應了。但既然他們都歡天喜地拍了那麼多sake相,認為他們也會多試一些不同的sake,也是正常吧?但他們拍完照,卻只是點了一杯,這對店主來說真的很沒禮貌。問題不在於臨走前再多拍幾張,而是他們光是拍照,卻沒有試這些酒,作為一個愛酒的人,大概會覺得酒在哭泣吧?

英國的大學,可依其所在的環境佈局籠統的的分為三類:較分散的城鎮大學(City_Univeristy),較集中的校園大學(Campus_University);和位處兩者之間的學院大學(Collegiate_University)。這其中的分野,可能是對你在英國大學生活中影響最大的部分,所以也是除了學術水平外最值得留心考慮的項目之一。本文就來探討一下。

我個人就好煩既,去一個地方旅遊,要增進嗰個地方既認識,例如社會、文化,係好重要既。如果單純食買,你坐係屋企等代購啦。用左10萬遊30個國家,我又好想問下佢,你認識左啲咩?用你對眼你對腳見識左啲咩?環遊世界喎,環跑(數)世界就真。

After_all,我沒有試到滑浪,我的設計Fed也沒有拿來用,做了一個星期看似白做,專誠為這個工作買的機票亦看似白廢。不過,我真的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努力是浪費。況且誰說做你想做的事情會很容易?誰說追夢的路上會一帆風順?人生流流長總會遇上一兩個人渣,與其跟他們周旋再把自己的底線降低,那倒不如留些自尊給自己。

不用再消費「窮遊」好嗎?

旅遊係一件自己想點就點的事,去體驗異國風情又好,去感受不同地方的人和事又好,都係自己嘅選擇。窮遊與否,根本就唔應該係重點。可悲嘅係,成個訪問除左帶出果個人辭工環遊世界之外,果個人做左d咩,睇左d咩,我都睇唔到。更搞笑嘅係,果個人竟然以「窮遊KOL」來自居,覺得自己訓過街、坐過順風車就好威咁,真係唔知佢想點。

我們已經來過巴黎三次,第四度的週末出走,沒有理由再去看香榭大道、羅浮宮吧?於是來個不做遊客的旅遊,結果,太感謝了,一個中國人臉的旅客也遇不到呀吼吼吼。

何謂「好大學」,根本是個哲學問題,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觀點結論,排行只是各自拿數據證明而已。廣闊而言,所有排行都會考慮以下數點

最近大台又請杜小姐來拍旅遊特輯,如果她還是當年那個「風行東京」只懂去東京掃貨的港女還好,偏偏現在魔爪開始遍及日本各地。最近一集《關西攻略2》引起不少人非議的「將筷子插在拉麵上拜完再食」就是一例,日本人對用筷子禮儀的講究,甚至比中國人更嚴格,像吃的時候,如果單手持筷子不能把東西分開,改用雙手各持一隻筷子把東西瓣開也是失禮的行為,更遑論像杜小姐這樣擺弄筷子了。

有天晚上,那個美國女生邀請我一起帶狗狗到外面散步。這個美國女生的名字叫Amy,來自美國一個小城市,那年她大概差不多30歲。或許當時還是20歲的我對Amy來說依然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但她卻很用心地跟我聊著。我問她為什麼來了德國,接著她便開始說起她的故事,這亦是直到2年後的今天我也不能不分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