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我一個人到達了這個書中描寫得很可怕的國家。到步後的第二天我便直接坐車去找我的Host,什麼景點眼尾都沒看。在Battambang,生活是一件很簡潔、很單純的事,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在那種小鄉村我們也只能跟著日出日落去過活,除了早睡早起外,你其實沒有太多的選擇。我義教的地方是一所民辦的非牟利學校,一開始的時候是由一個美國人跟一個當地人發起和合作的,而那個當地人便是我的Host,他名字叫Kamnet。

旅居臺灣感想兼懶人包

那日,我拿著三萬港幣的存款,來到花蓮,付了一上一按的租金,添置了床罩被單、被子枕頭、還有一些做菜的用具,再加一些家庭用品,就正式開展了旅居花蓮的生活。在之後的日子,其實並不容易過,每個月省吃儉用,拼命寫稿趕稿,就是為了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即使有過一段日子每天都吃番薯、煮泡麵跟買50臺幣的炒飯便當過活,還是會為能夠每天做著喜歡的事情,過著期待已久的獨居(獨立?)生活,而幸福的生活著。

事緣早兩日我有個朋友買機票去台灣,見Ctrip平一二百蚊,就貪平買左。結果買左之後距離出發前一星期,佢先發現原來唔小心打錯自己個名,航空公司當然無辦法幫佢改名,要叫佢搵返agent搞,結果agent果邊搞左幾日,就同佢講要收六百蚊港幣既修改費用。

有些時候,我會很想做一些事情,但身邊的人都不想。我的朋友不想,喜歡我的人不想,我喜歡的人也不想。沒有遇到相同想法的人,其實是滿難受的,於是有些時候我會選擇放棄某些事情,因為反正都沒有人在乎。但是,有些時候我還是會硬著頭皮豁出去,可以說我自私,我任性,亦可以說我不甘心。而這一次我一個人飛去了柬埔寨,一個人參加了義教,一個人用我認為對的方式去實踐我想完成的旅行。結果是我找到很多跟我一樣的人,都在努力做我們同樣在乎的事情

有一次我地行山行上馬賽的守護聖母殿。發現果到起聖母殿的其中一個原因係守護馬賽的海港同漁民。我地就邊開玩笑邊討論聖母殿同媽祖廟係咪有同樣功能,認真騎呢。

血。唔屬於我嘅血。 如果真係有野喺房入面,佢出到血呢一招,絕對係超級唔歡迎你嘅提示。而房入面嘅氣溫,好似越黎越低,雖然可能只係因為我驚。於是,我喺個心入面用日文講「比三十秒時間我」--好似係「すみません、あと30秒」之類,(話時話,點解喺呢個時候我都仲識尊重人地國家文化講外語?大愛包容到痴線。)就拿拿聲將三大袋戰利品同埋未開過嘅行李喼推哂出房門。

跟住哈利波特遊倫敦

在哈利波特的世界內,Australia_House是《神秘的魔法石》中妖精運營的,冠冕堂皇的巫師銀行古靈閣,哈利發現自己原來富有得很的場景。雖然古靈閣在《死神的聖物》中再次出場,但那場戲的拍攝地點是依Australia_House內部精心搭建而成的廠景。呃,澳洲領事大概不喜歡三個青少年騎著龍從自家屋頂中破殻而出吧。

約旅行的話,如果個frd講:「好似都有d貴,諗下先啦。」唔通你話:「好阿,係飛機到等,黎就call我啦」咁咩。而且最邪惡的是,越大班frd,成功的難道系數就越高。

慶修院應該這樣走

臺灣成了日本殖民地後,日本開始發展這片土地,為了吸引國人移民臺灣,日本給四國德島縣吉野川延岸的人描繪了很好的未來,包括發一棟房子和一片大田地,後更依其故鄉「吉野川」而將此地命名為吉野(後更名吉安鄉),是日本人移民的主要據點。離鄉別井,難免會感到不安。於是,在西元1917年,川端滿二為了給國人一種安定的力量,以籍撫慰移民的思鄉之情,便在吉野川募建屬於日本真言宗高野派的「吉野布教所」,也就是如今我們所看到的「慶修院」。

短片中霍格華茲特快所穿越的高架橋,就在本線上,而且每年夏季皆有特別營運的蒸氣火車,像在電影中穿梭西高地線上最著名的段落。簡單來說,就是可扮扮哈利波特坐霍格華茲特快!

我曾試過高聲呼喝還擊,不過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改變不了,有人便選擇視若無睹,不放在心上。如我在危地馬拉遇見的台灣朋友Kenny,在中美洲薩爾瓦多長大,說得一口流利西班牙語。有天我和他逛街,一同被小店老闆叫作「Chino」,我想他既然認為自己身份是台灣人,被如此稱呼應感不悅,他卻感歎道:「起初很反感,但現在已習慣了。」

去旅行除左有生命危險,發生意外之外,有咩慘得過比人當支那人?可能鬼佬好多時候係外貌分不清楚日、韓、支、台同香港人有咩分別,當眼見你係黑頭髮黃皮膚,護照上面仲有大大隻字寫住支那,咁佢地就好主觀咁當成你係支那人了。咁比鬼佬當做支那人點算好?

關於住宿最奇妙的是甚麼呢,或者也離不開在古巴的經歷吧。在講西班牙文的古巴,民宿叫做Casa,政府於一九九七年開放民間經營民宿,於是各種各式想賺外匯的人就將自己的老房子裝修租出,但同時也令入住的人覺得眼界大開,就像這個我於古巴千里達選擇的民宿,屋主本身是一個建築師,當地有好幾間民宿都是他設計的,但基本上古巴的民宿也劃一不過約10-15cuc一人一晚上、即七十至一百元港紙左右一人一晚,相當便宜,亦有當地特色。

深愛泰國人民愛戴的泰王日前駕崩,全國哀悼。無論街頭還是網上,盡是一片愁雲慘霧。對很多當地人而言,泰王與世長辭,就像痛失至親一樣。然而一些計劃到泰國遊玩的人,不期然就生出一個疑問:到底應不應該按照原定計劃前往泰國?去與不去,就看你去的目的為何。

移民唔係想像中咁正

香港主流行業係服務性行業,但外國未必係,所以移民後未必搵到對口工作。以美國為例,工程先係最有錢途嘅行業。就算有對口工作,仲有語言問題要面對(係呀,又係語言問題)。喺一間公司工作,要同同事溝通,層次已超越平時吹水。好簡單,叫你用英文向內行人講解你喺公司做緊乜,你講唔講得出?90年代後期,有好多香港人回流,其中一個原因係搵唔到工。佢地未必無技能,可能係英文唔好,所以搵唔到工。當然啦,如果你有錢到下半世無憂,連工都唔使做,就當呢點無到啦。

犀利的wifi蛋都有失靈的一日,數據卡都有爆數據的一刻(如果你有無限數據請share埋比我)。咁,人在歐洲呢d看似先進,但其實上網無香港咁普及的地方,可以去邊到jam_wifi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