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本系列一向對「官方」英語不太感興趣。日常用語才是王道。櫃員機最少有四個常用的叫法:雖然櫃員機神通廣大,除了正常的銀行事務外,還可以增值電話咭或是捐款予慈善機構等,但它的第一用途當然是拿錢。英文也順理成章的有Cash_Point和Cash_Machine兩個叫法。「現金點」或是「現金機」,都是差不多類型…

日本熊本縣人吉市鐵路公司「球磨川鐵道」,推出一系列的田原主題列車,以振興2016年4月的九洲地震後對熊本縣的旅遊損失,當中美少女遊戲公司LOSE就接受鐵路公司邀請,免費為這個計劃提供支援,推出了一系列的特別版車票,但近期被市議員發現,經多重的壓力下計劃被迫取消。

當我已經被撇雨搞到個人濕哂好炆既時候,我內心都不禁佩服身邊著住和服既女人們,果對木屐喺雨天行斜路,難度分十分。更佩服係佢身邊果個無一齊著和服既男朋友,要扶住個著木屐行到拐下拐下既女朋友,另一隻手擔住遮,拎住相機,拎埋女朋友手袋(著和服只可以拎小袋子其他袋唔襯又唔靚呀您知咖!)

去左幾次,我開始了解自己邊個位會爆炸,例如肚餓既時候,以前餓了我又唔會好強烈要求去食野,麥仔就諗住我仲可以行多陣,於是我就爆炸了~所以我就開始學識表達多啲,只有令對方知道先可以解決到問題。旅行最大得著係,學習到更好既溝通,累了餓了想去邊唔想去邊,自己想點都需要好好表達,唔好再期望對方識讀心,然後唔岩心水就黑面,都一齊去得旅行,無謂再客客氣氣保持完美形象喺到扮無所謂啦

同有潔癖既人一齊真係好大心理壓力,訓覺前如果掂完燈制掂任何野都被勒令要去洗手先可以上床(上張床訓覺呀),未沖涼真係唔好周圍坐,沖完涼唔好坐未沖涼坐過既地方,張檯唔好太亂,野唔好周圍擺,balalalalalalala等等等等,一開始我會覺得做人何必咁辛苦,我已經好眼訓又要去洗手,我唔覺得自己對手污糟咪得囉,係咪先哈姆太郎?

日本人既禮貌是世界聞名(那管他是不是偽善,但至少佢會扮您睇),而呢一星期我好榮幸見過日本人小西面,在藥妝店,全部都係國語人,掃貨掃到以為中國有饑荒,排隊混亂,喼更是無所不在,我見到收銀員既小西面。另,最後一日要拖住喼去食飯再去機場,拖住喼入餐廳時,我見到帶位果個日本女侍應,望住兩個喼然後小西面。

在倫敦中心尋找「小東京」

現實所限,在英國自然無法隨興的到日本去。在倫敦連綿的雨下,有時真想一閃眼的就在東京大阪的街頭上遊遊蕩蕩。縱然沒有瞬間轉移裝置,但倫敦可是個世界大都會,要在城市中尋找日本的角落卻也不是難事:博物館、庭園以至書店等,就讓我一一介紹吧。

誰不想做Backpacker開開心心自由地去旅行?可是每次一想到家人擔心,我也覺得不好受。不敢跟家人說我在外地認識了新朋友,因為他們眼中每個人都是壞人。不敢跟家人說我去了哪裡刺激的地方,因為他們眼中我很容易會客死異鄉。

英國脫歐公投後三個月

脫歐公投至今三月有之,英國換了首相,各政黨領袖顛覆。地上人間有公司裁員,有投資者卻步,人們週五喝啤酒聊天依然是公投一事,可至今依然沒有一個真實的時間表,首相TheresaMay也不急於發動article22,想好步署再出擊。倫敦市場雖受影響,但始終是全國首都,即便歐元兌率,依然馬照跑舞照跳,豪豪氣氣往歐陸旅行。

「NightTube」計劃由上任市長約翰遜(BorisJohnson)在2014年提出,經歷多次公眾關注紛爭和罷工行動,拖延兩年後終於實施,初期有中央綫(CentralLine)和維多利亞(VictoriaLine)加入,其中七個車站設無障礙通道,每10/20分鐘一班車;稍後將擴展至銀禧綫(JubileeLine)、北部綫(NorthernLine)和銀領街綫(PiccadillyLine)。

最近據講又有一噱頭,要整個動漫88個朝聖景點,以提振當地旅遊業。我覺得全世界能夠搞得出咁既野既,真係得日本一個國家有咁樣既能耐。因為佢地本身個動漫業界人士玩多咁多年已經愈玩愈癲,玩到無野好玩,背景全實景成日都係家常便飯,我都已經好耐無跟到新番(甚至係幾年前既舊番),但係講番仲有追果陣幾套京阿尼既出名系列,地點選材都係像真度百份之一百。好多人追完番之後,已經急不及待要搵番個地方出黎去朝聖。

挪威人講咩話?

由於挪威喺十六至十九世紀都係由丹麥管治,當時政府係用丹麥語作為管方語言,而Bokmål就算係一種「挪威化」嘅丹麥話。時至今日,大約有八九成挪威人都會用Bokmål作為主要書寫語言,寫出黎同現代丹麥文好相似,但講起黎同丹麥話完全唔同;常用Bokmål嘅地區包括有首都奧斯陸同其他主要城市。可能係因為咁,好多挪威人都會聽得明丹麥話,但丹麥人就未必聽得明挪威話喇。

Freshers_Week是大學啟課前的準備週,類似O-Camp的兼有破冰和適應大學生活兩用途。全國各大學的節目大同小異,可作為學生們離家的第一週,它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說Freshers_Week是你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星期之一,實不為過。

我見狀立即上前,同Mark一人頂一邊,廢事佢一個人拉住兩邊門啦。咁係開始有新鮮空氣流通的時候,Rachel就走過黎一邊透多兩啖氣,一邊R阿Mark吹水啦。一開頭都係閒話家常,「你係邊到人阿?」、「下?瑞典人識講英文嫁?」、「你目的地係邊阿」咁,都係一般social無咩野。

香港人對於「無限商機」一詞唔會陌生,但當我哋對住必然嘅商業發展,聽見呢四個字一定十分反感,然而去到澳門氹仔,「商機處處」呢四個大字卻一直浮在腦海中。

和父母去旅行,要趁早!

我和父母年紀相隔得遠,和姐姐年紀也隔得遠,在我青春最盛開,精力最旺盛時,雙親已老邁,姐姐已為人母。他們不可能跟上我旅行時那種荒唐隨心的節奏。當我開始能賺多點錢供他們享受時,他們可能是無福消受。在這兩年,我對於和父母去旅行特別有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