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卿卿同囝仔商量過,如果兩個人住其實唔洗好大,五六百尺就夠,最緊要喺市中心交通方便。假設我地想要一個六百尺市中心嘅單位上車,大概要三百七十萬左右。

共生

大約一百二十年前,遠在瑞典北極圈內,一個鐵礦嘅發現就造就左Kiruna呢個小鎮嘅出現。到左而家,個礦場嘅規模大到真係整個小鎮都見到佢嘅工廠廿四小時都噴緊煙。橫跨左整個世紀,當然就有出現過好多不同大小嘅歷史事件啦。

係依個廉航當道既年代,大家儲既飛行里數都並唔係靠飛而賺番黎,不過,既然有機會比大家係平時消費之外再賺多D,岀多幾次Trip又可以賺張機票去旅行,咁岀多幾次Trip都無所謂啦

當你諗住去到外地交流,大部份學生都係當地人,佢地會好熱情咁同你交朋友既時候,就大錯特錯,因為一出房門口,基本上都係中國人。就好似當讀者一出街果時,大部份都係廣東話講唔正或者完全唔識講廣東話既小朋友同埋女人,佢地雖然冇對你構定好大既影響,但心入面點都會唔開心。人地國家既事就唔到我管,或者當地人好享受同中國人相處,但呢一刻去到當地交流既我就知道,中國人已經係無處不在。

邊個話歐遊要洗好多錢好離地?識玩分分鐘仲平過你留喺香港!依家就拆個breakdown俾你睇!

兩年前,我一個人歐遊既時候因為太窮,所以成日去couchsurfing,即係沙發衝浪,原理大概係你兩手空空去一個陌生人屋企,訓人地Sofa,當中冇錢銀交易,只為左識新朋友同唔洗瞓街。 我個陣係瑞典Stockholm就係用呢種模式借宿左三晚,我個host係一個土生土長既瑞典男仔,叫Andre,大我四五歲,出左黎做野兩年,自己住,金色頭髮加藍眼睛,好正。佢話因為自己讀大學個陣去過一年美國exchange,所以一路都好掛住去旅行既感覺,但又因為要返工無得周圍走,於是就想透過做host去識多d唔同國家既surfer。

她在澳洲想太多——農場

半年前的今日,她孤身到澳洲開展工作假期。在香港甚少穿着的水鞋,在陌生的國度裡卻成為一個無語拍擋。她說自己是一個二十六到二十七歲之間的半中女,不是毅然放低香港的一切,只是想三十歲之前,隨意選一個外國地方,「點都喺外國生活一年。」

我一直都好認同一句說話:橡筋拉得太緊係會斷的。將這道理引用到工作上,太過緊張未必會令事情變得更好,適當時候去放鬆一下,叉足電再回到崗位上搏殺,表現可能會更好。相信大家都知道,西方國家其實早已普遍認同work_life_balance的好處,無止境地向工作一邊傾斜,結果不一定會更好。

出Trip 真係咁正?

每次當我同朋友講我下星期岀Trip,佢地總會話「咁爽」、「又飛啦,今次又去邊呀?」、「曬命啦你」、「喂,記得買手信喎」…

作為港人最愛旅遊國家之一的台灣,除了深入民心的台北與台中之外,台南的魅力也不容忽視!當還未出發之前,曾經有朋友跟我說過台南就如鄉村,白一點就像香港的梅窩,沒什麼特別。那當然,回到香港後給朋友看照片,已經完全推翻他們的論點。

如果台灣是一個男人

如果台灣是一個男人,他應該是個很溫柔,總是微笑著等我回家的那一種男人。

呢度係墨西哥城市Leon。雖然係大城市,但係出奇地悶出奇地靜,我只係留係度轉車,影咗幾張。

挪威囝仔遊香港(三)

我地日日都用緊嘅八達通都令囝仔不斷狂讚,因為除左可以用黎搭車,仲可以去超市買野、甚至喺餐廳食完野俾錢!真係好方便。之不過,有一樣交通工具令囝仔好唔願意坐。你估吓係咩?

上年的八月我去了德國Summer exchange,期間認識了一個日本朋友,對他印象非常深刻,除了因為他幾靚仔外,他也有著很多令人佩服的想法。於是我想在這晚跟你們說說,順便我自己也反思一下。

我一個人Backpack歐遊了整整三個月,回到芬蘭拿其他行李,還來不及見Mark就要趕上飛機。回家——一個多複雜的概念,因為它同時代表著你真的要跟大部份在歐洲認識的人almost永別。雖然我口裏說著「我們還會再見的」,但我心裏卻知道:「唉,哪有這麼容易啊⋯⋯有誰會真的特意來香港找我啊?而我又有幾可有空和有錢,只為見你一面飛回芬蘭?」Sor9ry,這就是香港人,因為我眼中有太多的歐洲朋友,但我不知道他眼中只有我一個的亞洲朋友。

一般而言,平安藥,顧名思義,主要的目的,當然是「平平安安」,居家自用,自然希望「家宅平安」,外出備用,自然便希望「出入平安」。所以,平安藥,主要的用途,簡單說,就是一個「流動的小藥箱」,裡面的藥物,在出門的時候,作為一種備用藥,一直處於待命的狀態,隨時候命,在需要的時候,應一應急,自行解決一些輕微的病症,紓緩一些簡單的症狀,不用尋求當地的醫療援助,最後,確保旅途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