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陌生的國度,溫暖的微笑

我和朋友兩個傻子,要坐火車去德國新天鵝堡附近的小鎮。時已黃昏,我們看見車票標示的月台有列火車就上去,安頓好行李坐定。開車前數分鐘,一年輕人主動走過來問:「你們是要去富森嗎?」我們說是,他說:「你們坐錯車卡了,現在還有時間,快走到前面的車卡,火車行到中途會斷開,這個車卡不會到富森。」我們連番道謝,馬上連滾帶爬地跑到前面車卡。大概他看我們不是本地人,就猜到我們要去富森吧。到達富森已是晚上十點,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好心人提示,火車在中途停了,到不了預先訂好的旅館會有多麻煩?

留學小記:睇天做人

除了天色,我們更要看的是天氣。日本氣象廳的天氣預報相當準確,每天早上打開電視,一定先看看今天的「下雨確率」,如果超過50%,還是帶把雨傘出門比較穩妥。這確率還有分上下午,方便不同時間要出門的人。接下來要看的就是每三小時的天氣預報,日本氣象廳會公布全國各地一整日的天氣預測,以每三小時為一單位,如果上午要出門,看看6-9時或9-12時的天氣就可以了。

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敎!

夏日既盡,一天正值秋高氣爽,我與尼尼到了Tally 南面的St. Marks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遊玩。那是一個自然保護區,區內有大小湖泊、沼澤、低窪地帶、草地等,一直伸延到海邊,作為候鳥、各種隨季節遷徙的昆蟲(例如蝴蝶)、以及許多野生動植物的棲息地。我們沿着人工建成的堤岸在區內欣賞自然美景,走過一個個沼澤淺湖,看着野鳥們在捉魚捕蟲,正在享受着藍天白雲青草綠水之際,忽然發現,不遠處的堤岸上面,有一個灰色的瘦長身影在晃動…… 對方竟是一條鰐魚!

成為朋友間行李大概是最輕便的人後,自然會有人好奇詢問我的行李箱內還剩下什麼。他們覺得,因我每件都嚴格挑選,能留下來的東西想必值得參考吧!衣服、萬能插頭之類必需品自然不用說了,所有人都會帶。以下這些物品不一定會用到,但它們是不能取代、或難以在當地購買的,沒有帶的後果不是一般的麻煩

出發工作假期的五個理由

我知道現在工作假期是不少年輕人希望做的一件事,在現實與夢想之間掙扎的人很多,要去工作假期並不是件簡單事,害怕巨大的改變令不少人對此卻步,但如果你還有存在出發的希望,我想在這裡給你五個出發工作假期的理由。

藝伎 - 易扮不易做

為了親身感受當藝伎的滋味,在前往京都之前,就預先預約好一間照相館,付了20000日圓,那裡有專人負責化妝和妝扮,穿上藝伎服,讓妳在從沒接受過嚴格訓練之下,也可以化身成為藝伎。(其實12000日圓也可以一嘗當藝伎的滋味,只是限制多多,拍攝的地方只有一個,張數也是有限,當然也不可以自拍,可取走的照片更是有限。而20000日圓則包兩本寫真,三個場景和可取走底片。)

留學小記:互聯網可怕的威力

因為身體狀況不許可,我不能像我的同學一般,到餐廳、商店之類的地方打工賺生活費,但不能賺錢不代表就煉得成吸風飲露,看著銀行的積蓄一天比一天減少,心中就一天比一天不安。曾經為一位嫁到日本的香港主婦的孩子補習英文,稍稍幫補一下,但始終杯水車薪,靠的仍然是自己帶來的老本。今年二月某天,一位朋友在Facebook send message給我,想請我代他購買某公司的網店代幣,用來玩近來熱門的手機遊戲。其實那些代幣香港也有賣,但朋友說,因為那家公司的軟件有地域限制,所以只能用日本發售的。我打趣說,要收你手續費啊,豈知朋友二話不說就答應。果然,遊戲的魔力是我這種唔打機的人難以想像的。

旅遊喪屍

香港這班商界中人不是井底之蛙,他們去過的地方,肯定比竇蓉更多,他們也不是天真到以為優質遊客會滿足於到商場買手信,但他們並不需要高品味的旅客,他們就是要一堆shopping zombies,遊客愈沒有品味,生意愈易做。讓香港成為更多樣化的旅遊城市又如何?如果這批遊客不買奶粉、金飾,於他們何益?於是香港在地產商、政府、旅遊業夾手夾腳,逐漸變成了一個不斷興建商場,專門接待shopping zombies的低俗城市。

給自己寫一張明信片

回港後,每天開信箱都抱著期待的心情,彷彿旅程仍未完結;直到某天打開信箱看到橙黃色的身影,心中再次雀躍不已!啤酒明信片回來了,就像早已約定那樣,想想都覺得浪漫吧。和上次見面相比,它還添了一個附日期的郵戳,提醒我它和我分道揚鑣後已獨自飛過千山萬水,經過很多郵政工作人員才能回到我手中。

閒遊寶島

八天的台灣之旅,就這樣背著背包漫不經心地閒逛著,台北巿立美術館、敦化誠品、水湳洞陰陽海、淡水咖啡館…旅行不是為了觀光,是為了尋找放空忘我的那個時刻。

執拾行李是一門學問。窮人遊世界嘛,又不是陳百祥,我們要追車趕路日行千里穿過人群甩開醉酒佬跳上擠擁的巴士,當然是越輕便越好。即使撇開實用性不說,一手拉著登機箱昂首闊步地往前走,總比翹著屁股低著頭推行李、咬牙切齒老樹盤根「吚呀~~!!!」大喝一聲把行李抬上階級好看得多。去旅行就像脫離現實造一場美夢,人都迷失在浪漫旅途上了,拉行李箱的身影不瀟灑一點怎麼行?

我自己對Replacement Bus最慘痛的經歷,是一次從Wiltshire的Swindon回倫敦,全程本要大約3小時。作為倫敦與西英格蘭以及威爾斯的連結,這路線十分重要,也很繁忙。然而,鐵路公司居然在假期最後一日,全世界都在趕回倫敦一天把Swindon與Reading之間的路線關了。

踏入秋季(大概九月初),當莓子和桃子紛紛謝幕之後,提子的香氣就會飄到Tally (Tallahassee暱稱)每個(心靈的)角落。那裏的提子不是一串串的品種,而是一顆顆,像紅、綠寶石掛在葡萄藤上,名叫muscadine的提子。它的果皮非常厚,是天然的防蟲保護層,果肉有一種獨特的清香。傳統上,這種提子很適合用來釀酒,但我就比較喜歡把它一手拈來吃,果汁沾到手指上,吃了還齒頰留香。

布宜諾斯艾利斯是阿根廷的首都,在西班牙語裡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意思是美好的空氣。對於阿根廷或是南美國家,在未涉足之前,對她們的印像離不開貧窮、落後、骯髒。我有看足球的習慣,而阿根廷是一個足球強國而南美其他國家普遍也不弱,至於為甚麼強,人們總會說那裡的人靠踢足球賺錢,強不起來就要捱窮,所以久而久之會覺得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國家都是很窮的國家。

西班牙塞維利亞:就是熱

到Sevilla有一件不可錯過的事︰看Flamenco。黃昏的時候,穿過一條又一條狹窄的小巷,到達帶有一點神秘的表演場地。推開小小的門,四方舞台置中,只是比平地高出一個台階,四周放了三四排椅子,觀眾與舞台的距離觸手可及。演出始於結他和歌唱,穿透力強的聲音,歇斯底里的情緒爆發,大既是Flamenco的演唱特色。隨後結他手歌手往後一退,穿著鮮艷紅裙的女舞者上台,跳出經典的舞步,然後男舞者上台,音樂繼續把氣氛推向極致。表演者頭上滴著豆大的汗珠,扭動著身體,鞋跟與舞台碰撞產生出清脆的聲音。

即使你朋友真的是「順得人。」而不是「無所謂。」,你自己在計劃行程時是不是總會想到「朋友甲唔鍾意食乜乜乜,呢個唔去得。」,這樣不就是為了遷就別人而不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嗎?我不會否定和朋友也有快樂旅行的可能,但自己一個人一定可以到那裡也可以,你不會厭棄自己的決定,你不會說自己的計劃不好,也可以毫無計劃地自己漫無目的遊走外地而不用寫一份長長的旅遊計劃給朋友們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