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沖繩單車環島遊(DAY5)

今天終於抵達理應較多景點和估計應該不會有如中部多的工業和美軍設施(估中,yeah~!),應該風光較如畫,踩起來也較爽。是日主要取國道331 ,沿海踩往糸満 - 本以為沿海都是平路,結果原來國道331主要還是依山而建…大概因為想為汽車建一條較平整的路,以及保育沿海生態免得受太多汽車經過破壞吧….總之,加上胡亂繞了一些路,是日共踩了 42.90公里。

這樣孤零零地佇立在一片荒廢的農田上。它有種赤裸而孤獨的美感。走在通往城堡的道上,看到兩個本來用以支撐閘口的柱子,分別被噴上「勿入」和「死」的字,是遊客的惡作劇塗鴉,增添了不少嚇人氣氛。走近看城堡,我突然有種體會。我們平常所看到漂亮華麗的夢幻城堡,本來還不就是這些毫無生氣的水泥和硬邦邦的鋼筋所組成的。所謂的美好,都是包裝出來的幻象。人都需要這些幻象和幻想,才覺得生活比較好過。我們都不願意接受事物本來不甚吸引的面目。但對著這座城堡,我看到一份誠實的美,我在它的尖頂之間看到蔚藍的天空。

我想大家應該還沒有聽聞過這中緯度地方的名字,也不知道靈閣嶺有什麼來頭吧。在這片草被地上,每年七月都會舉辦一項大型國際音樂盛會-靈閣嶺音樂節。幸運地,我在若干個月之前有幸在這看似平平無奇的草地上見識過一些令人會心微笑的軼事,也欣賞過了英國近郊小鎮的美好風光。然而,我想就我的思考著多一點點墨。畢竟,在短短一週的光陰之間,這地給予我的,是或多或少具一定爆炸力的啟示。不如,讓我先告訴大家我的第一身經歷吧。

獨自旅行最重要的兩件行李

經常有人問:「你自己去旅行不會悶嗎?不會感到寂寞嗎?」當然會。我小時候基本上完全不能自己一個人,一悶我就會陷入一個萬劫不復的情緒漩窩裡,久久不能走出來。所以年輕(現在也不太老)時,為了免除這種寂寞做出了很多不明智的決定。一次在德國的旅程,交上了個差勁的德國旅伴,受苦受難地過了一個星期。在慕尼克,我說:「我要去新天鵝堡。」他說:「我小時候去過,你自己去吧!」我竟然為了此事開心了一個晚上,大清早就出發去火車站。登上火車,我看到窗外那些如在飄零燕裡的翠綠山坡,我突然覺得一個人的世界是那麼的美好。如果不受其他人的因素限制,我可以獨自完成的事何其多。

從此,我愛上了自己一個人的旅行。但寂寞和所謂的悶還是要解決的。所以每次的獨自旅行,我必會帶上最重要的兩件行李──書本和音樂。

推土機的巨輪,終於也輾到拉薩。看到報導,還有唯色的博客,拉薩要建「八廓商城」,將八廓街的小販統統挪到商場裏去,沿街居民全部迫遷,空出來的房子變成酒店酒吧畫室之類能賺錢的商店,好生氣。這跟拆了人家祠堂然後建夜總會有什麼分別?焦急、憤怒,更多的,是擔心。作為一個毫不相干的遊客,尚且深感惋惜,何況生活在當地的藏民?拉薩,是他們心中一個神聖的地方。

沖繩單車環島遊(DAY4)

今天主要是從宇流麻市踩去与那原町,如果直線踩過去,只有大約20公里,但又想去海中道路(通往平安座島的大島)踩一轉,這樣踩下來,就大約是47.80公里了。之前那一天意志殆盡,本來今早起來也不太想踩,加上天降微雨,真令人沮喪啊…本來想走去海中道路算了!但走到半途,一來雨勢稍小,二來同伴也覺得那海中道路不去踩一下好可惜啊,於是就快快回頭取車出發了….

沖繩單車環島遊(DAY3)

是日相信是旅程中最辛苦的一天;除了因為是最長的一段(共要走51.48 公里)之外,從國道58轉去國道329(前往東岸)後不久,即時是很大的一段上斜山路…而且之後的上落斜也非常的多,而風景相對較為一般,踩都得令人幾沮喪……@@

沖繩單車環島遊(DAY2)

第二天就從國道6轉出國道58,一直往北殺上名護,全程 43.03公里。今天的路是六天以來最舒服、風色也最好的,一整段幾乎也是平路(只有少量上落斜),就算是在國道58上也幾乎全都是沿著海走的,踩得相當舒服,也因此,今天遇到的單車客也是最多!順帶一提是….其實沖繩的道路都很適合踩單車 - 基本上所有的公路都有行人路段;偶爾去到小路沒有行人路(或太窄)踏出馬路,車子基本上都會讓,而且不在公路上車速不太快,都不是太危險啦….

大家在電車做甚麼?@東京

各位看AV長大的毒男,別妄想了,那是只會在你的電腦屏幕上出現的情節。的確,有些路線是以痴漢多而聞名的,例如比剛才的中央線還擠迫,來往埼玉縣和東京都心的埼京線。車廂中的男士,其實大多是瞇著沉重的睡眼,兩手高舉抓住吊環,恐防被誤會為有心搏亂的。筆者試過有一次被人潮擠至下體被迫貼著前方女士的臀部,而且長達五分鐘,告訴你,那感覺只有度日如年,惴慄不安,恐防「小弟」偶不生性,便從此英名掃地!

沖繩單車環島遊(DAY1)

第一天是從那霸(那覇)到真榮田岬(真栄田岬),全長38.35 km,基本上是沿國道58往北走,直到讀谷村附近轉上國道12。這一天的路段前半段大致斜度不高,直至到了讀谷村(読谷村,近殘波岬)才開始嚟料;只是,一開始由那霸出發,風色都一般,直至去到牧港灣(牧港湾)就豁然開朗,非常美;至此我們也離棄了國道58一會,轉踩較沿海的路線。

紐約尋寶

跳蚤市場永遠是個充滿故事的地方。我最棒的跳蚤市場經驗竟然不是在歐洲,而是在紐約,主要原因是我跟一個古物狂人一天逛了紐約三個跳蚤市場,大家都大有收獲,可說是我在紐約最難忘的經歷之一。對於喜歡懷舊的人來說,没有比在跳蚤市場找到一件件充滿生活痕跡的舊物來得興奮。它們有的外表很美,美得令你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設計。它們有些並不美,但你知道它充滿故事,例如那些舊的明信片,19XX年的記事本,我會嘗試細細閱讀,你會有種翻開古人抽屜的感覺。有些物件髒了,破了,但你覺得它這樣很有經歷,經歷讓它的美變得難以取替。有時候,你在跳蚤市場可以看到一個行業的沒落,例如那些一盤盤不齊全的活字被散賣,就正好見證著活字印刷在當地已經式微的事實。基本上,逛跳蚤市場這樣的事,你想花多少時間都可以,無數的寶物等待你發掘。

在京城,豪飲一杯古往今來

最令她不忿的是北京越來越沒有『京味』。她重重的說:『說到底,就是沒了底,近十年來的發展,北京、上海、廣州分別在哪裡?名字而已!』 老共天天吹噓飛船飛機大炮,劉姐認為進步不是不好,但不要打鑼打鼓的吹。大陸和香港有識一代那麼喜歡台灣,不是她的101,是其『台味』。她倒了杯68度的,不停敲桌,問:『香港大哥,老共笨在哪?我們國家笨在哪?答!』

沒拍的照片 - 西涼驛

我從馮掌櫃手上拿走余秋雨寫的「尋覓中華」,抱住剛從市集買回來的尼泊爾純棉圍巾,盤膝坐在滕製的圓扁矮凳。燈光昏黃暗昧,旅人鬚紅眼綠。望著書頁上斗大的字寫著:「黃帝蚩尤,大禹治水」,我不明白為甚麼感到詭異而切親。長髮男子從沉睡中緩緩醒來,要不是他頭髮乾燥金黃,我便會把他當成那張破舊沙發的一部份。他一頁一頁 翻動手臂一樣長的竹簡,凝視房間另一角的 N 和我。其時 N正給我看她在舊書堆淘到的軍用野外求生大全,和一雙藍白繡花鞋。只要櫃台來了新的旅人 N 就要跑回去,煙卻留在原地不動。

Girl from the West Village

住在曼克頓的人,自我區分為「東村」和「西村」,因為階級不同,下城和上城的紐約人又再將它分割為「上東村」和「上西村」。前紐約市長Ed Koch說,people who live on the East side are “more sedate” and West-siders are “funky and liberal”,從政治角度來看,奥巴馬從西村手上獲得650萬政治捐獻,Ronmey從東村取得520萬,西村人是政治上的波希米亞,東村人是浪漫的政治實用家。

日本大阪城公園內有一個遊樂場設有一個環形鋼架,最高的位置8尺多以上,一排排小朋友爬完一個架中間沒有離開的地方,要繼續要爬另一段有差不多20尺距離才有機會離去,當然可以繼續爬去最後目的地滑梯。那天看見最排頭位的小朋友只得2-3歲,慢慢的爬,後面的小朋友沒有催促,只停下來等她慢慢的前進。架下沒有虎媽緊張的保護,她的媽媽只是遠遠的觀看,直至小朋友真的沒有氣力才從鋼架的空位接她下來。

基督「村」遊記

離開了繁華的香港,來到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已經快三週了。基督城面積與香港相若,人口卻相差好幾倍。數據上來看,香港的總人口7,136,300人(2012年年中),人口密度達6,544/km² 。而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總人口390,300(2010年6月),人口密度只有863.5/km²。單看數字絕對不能感受到基督城的荒涼程度。簡單來說,去找最近的店鋪,需步行約30分鐘。有些人更戲稱基督城爲「基督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