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誰偷走了我的魚蛋?

早幾天到銅鑼灣,忽然想吃串魚蛋,不知什麼時候,SOGO對面的小食檔變成了賣牛肉乾的店子。想了想,便決定到時代廣場附近碰碰運氣。在那少於五分鐘的路程,我發覺珠寶店做得更大了,藥房把一罐罐的奶粉都堆到門外,而不少自由行拉著行李箱到藥房入貨,舊有繁忙的小路顯得份外繁忙。這令人稀虛不已,使我想起去年夏季的美國印地安納州Bloomington 之遊。

韓國女孩 Lee Hyunji

不帶著任何期望來到多倫多,Lee 卻在這裡發現自己的理想。2012年萬勝節,她和朋友走到 Yonge Street 的大型成人趣味專門店,選購萬勝節服飾,預備參加晚上的派對。甫進店裡,她被五花八門的女性專用性玩具的陳列吸引,貨架擺設新穎可愛,女售貨細心介紹每款 性玩具的功能,「好像走進 H&M或Zara 看新到春裝一樣,店鋪陳設光明磊落,沒有什麼尷尬;售貨品服務態度一流,解釋電動和非電動的分別,各有什麼好處。」Lee 說,在韓國,性用品店氣氛陰沉鬼秘,進去的都是鬼祟潛進去的中年男人,而且沒有專為女性而設的用品店。那一刻她知道,她找到了:回去韓國後,開一家女性性玩具專門店!

歷史,被時間洗刷,也被時間記取。記憶的現場,不活在過去或將來,不活在報章文獻教科書。她在,纖細的觸動、洪壯的吼聲、默然的哀悼、思念的微笑,之中。

築地攻略

重臨築地市場,由於做足功課成竹在胸,不再像從前那樣四點起牀,五點已到埗「朝拜」。我們八點到達築地內市場,遠遠已看到「壽司大」和「太和壽司」門口長長排隊的「人龍」一直伸延至轉角的街道。帶著自以為「老馬」的氣焰,我們穿過人群,走進「壽司大」隔壁兩間的「愛養」咖啡店:「愛養」是一間街坊咖啡店,店內只供應咖啡及「多士」等基本早餐食品,老闆是一對老年夫婦。他們的咖啡沖得香濃醇厚,配以薄薄的一片「果占牛油多士」,一個矇朧的早晨就被喚醒了。這裡的一切:老闆、街坊、擺設、食品和我們三年前來訪時一模一樣。時間有如透明的啫喱都被凝結在這裡。

在古巴巧遇中國武術大師

快到達時,我聽到非常大的音樂聲,是傳統的中國音樂配中文歌詞。一下車,我看到一堵很大的圍牆,外面人頭湧湧,大家都往裡面看。圍牆上有一個綠瓦的屋簷,下面用中文寫著古巴武術聯合協會。我擠進人群之中,跟他們說我是大師父的朋友。他們把一道寫著「武」字的大閘拉開,讓我進去。沈重的大閘被拉開時發出隆隆的聲音,感覺有如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我踏進武校,映入眼簾的是地上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及整齊排成一條條直線的武校學生。課堂已經開始,大概七八十個古巴人在一個廣大的空地上跟著大師的示範和中國音樂慢慢做出一套太極的招式。場面之震憾,實在是難以形容,我就在當場看呆了。身為一個中國人,我在香港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反而在半個地球以外看到一大群外國人用心地耍出我們的國術。他們的樣子都非常認真,個個有板有眼。單腳站立的動作顯出多年來練習平衡的功夫。不分男女,踢腿出拳,個個都充滿力度。

去Kaikoura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觀鯨。Kaikoura是紐西蘭南島東岸的一個小鎮,由於地形關係海產類異常豐富,吸引了不少海洋生物包括海獅、海豚以及抹香鯨在附近水域覓食。位於海拔700米的Lake Tekapo是南島著名的旅遊景點,藍綠色的湖水沿自紐西蘭最高山脈Southern Alps,由山上的冰川沖蝕岩石至粉末狀,並經由Godley River帶至Lake Tekapo。

紐西蘭之旅 - Rotorua

又名臭蛋鎮/硫磺鎮的Rotorua位於地熱活躍帶,在這個人口六萬多人的小鎮裡,隨處可見地面上冒出蒸氣狀的地熱,空氣不時傳來濃烈的硫磺氣味,不知者會以為成個鎮的人都在放屁。下午,我們一行人去了Waimangu Volcanic Valley 尋找臭屁源頭。Waimangu 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地熱水系統(其實即是溫泉)可以確切追溯其地面活動的開始日期,該系統是於1886年6月10日經過猛烈的火山爆發後形成。Waimangu Volcanic Valley其實是一條分三段共約五公里的行山徑

倫敦除夕夜

難得的第二十個一歲裡的這個十二月最後一日正好身在異鄉,似乎再疲累也該趁機體驗英國人的除夕倒數場面。自Waterloo走到Milennium Bridge,沿著河漫步,時藍時靛光轉不斷的London Eye就一直在不遠處指引著我們的方向。岸右相連的Temples華麗得讓人以為自己穿梭了時空,回到了十八世紀。黑油油的黃頂古舊街燈也很配合環境地避 免破壞氣氛 - 抹掉畫面中穿著橙色制服的活動人流控制組工作人員的話,彷彿二戰德軍的突襲還未炸來,新時代的布幔還未揭幕。

愛爾蘭窩特福的國民教育

窩特福(Waterford,或譯瓦特福、沃特福特),西元914年由維京人建立,被認為是愛爾蘭最古老的城市。這裡見證著愛爾蘭中世紀的大小轉變,改變愛爾蘭歷史的一場婚禮 - 「強弓與伊筏」(Strongbow & Aoife)的婚禮就在這裡的基督主教座堂進行。從此這個島嶼就由維京人橫行,轉至英格蘭統治。在基督主教座堂裡面,你可以窺探到愛爾蘭是怎樣教導他們的小孩去認識這些過去,以及如何去面對這些被外人欺辱的歷史。今日的窩特福以水晶工業聞名於世,紐約時代廣場迎接千禧年的水晶球、多項 Formula 1 賽事及ATP網球大師賽的獎座,皆出自這個愛爾蘭東南部港口。

季節

荷蘭是風車之國,除了因為近海之外,還因為國內幾乎無高建築物擋風所致(除了鹿特丹等商業中心之外)。思兼身處的公寓高五層,絕大部分內城的古董只有三層,新式的也高不過十層。城外圍繞的亦以農地以及森林等平原為主,荷蘭其中一個最有名的城市政策就是在Randstad(即最發達的鹿特丹、阿姆斯特丹、海牙以及烏特勒支四城,四個城市最遠距離相差不足六小時單車程,但當中除了城區內幾乎全都是綠化帶)高速城市化的同時保留了絕大部分植被 - 稱之為Groene Hart(綠色之心,因為地圖上其形狀命名),在不遠處的哈林城更有臨海的國家公園。

Buchenwald,記着人的體温

我們並沒有真正把同性戀者關進集中營,沒有要他們捱凍捱餓;也許,我們並沒有怎樣面對面的歧視他們。大部份的我們,只是像當年住在Weimar或其他地方的老百姓一樣,對Buchenwald正在發生的事充耳不聞;有利益的時候,也會像那間公司一像,幫忙製造幾個火化爐;有些我們,更像當年的納綷黨一樣,宣傳同性戀者如何如何「不正常」,如何如何「不道德」,用各式各樣的手段把他們趕入衣櫃,不見天日!

通過一道城牆,就會到達捷克古姆洛夫古城。它是位於伏爾塔瓦河的河谷地帶,當時的貴族沿山興建城堡,在城牆上興建馬房,也令古姆洛夫古城不受戰爭波及。這個在 1240 年興建的中世紀城堡,早於 1989 年被宣布為國家文化古蹟,並在 1992 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如果問我哪一個國家最美麗,那必定是捷克。那裡有最美麗的山河、最美麗的女孩、還有最好的啤酒,當然捷克迷人之處還有很多;它的歷史事跡亦為捷克添上不少獨特色彩。其實除了查理大橋外,布拉格市區亦有其他橋樑貫穿城堡區和舊城區。筆者推介在 Most Legii 底下的 Střelecký ostrov 小島。九月份,這裡會變得滿地紅,極具秋天氣息。

發現 · 歐洲小鎮

除了這些名氣奇大的城市,每個歐洲國家都有一些非常值得一去的小鎮。我是一個願意因簡單的原因而走萬里路的人。為了一睹一位我喜歡的畫家的畫作,我去了法國一個近乎沒有遊客的小鎮 - 桑利斯 (Senlis)。為了再嘗到一杯我最喜歡的白酒,我去了一個有驢跑比賽的意大利小鎮 - 坎帕尼亞蒂科 (Campagnatico)。然後,我在小鎮中發現一些大城市所找不到的傳統生活。只有本地人的小鎮讓我真正感覺到,我在一個不一樣的國度。

柏林遊後記

認識東德歷史過後,此行的另一部份就是認識納粹德國,同樣亦使我印象深刻。深刻的除了是納粹的暴行外,更為深刻的是德國人面對歷史的態度。他們不會隱藏過去的陰暗面,更會設立不同的博物館,學校亦會舉辦一些遊學團,讓新一代的德國人認識歷史,盼望他們以史為鑑,不再重蹈覆轍,不再犯同樣的錯。反觀,現今中國政府刻意隱藏其過往或現在犯的錯,只求學生歌功頌德,而不是以史為鑑。

下班的時候到了,河邊的人越來越多。有的穿西裝趕來、有的騎單車來、有的丈夫帶著懷孕的太太來、也有父母帶著小朋友來。他們的共通點是他們都帶著一條「魚」。一個魚型的防水袋,有藍的、紅的、橙的、紫的。一到河邊,大家就很有默契地脫衣服,泳衣都一早穿在身上了,然後把衣服和所有貴重的東西都放在「魚」裡。把魚口褶上七褶,空氣把魚充得漲漲的,扣好。無論他們是一家人、兩口子、或一班朋友,都一人抱著一條魚下水了。下水以後,他們承著魚的浮力,悠閑地順著河水向下游浮去。浮水期間,大家天南地北甚麼都聊一番。有人大笑、有人溫馨地說俏俏話、也有人選擇靜靜地享受這個美妙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