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來到廣西黃姚,第一個印象就是,這裡充滿濃濃的豆豉香味,充斥了鎮內每一個角落。黃姚鎮生產的豆豉特別香,聽聞曾獲過國際博覽會金獎,清代曾為朝廷貢品。黃姚鎮還未有過度開發,很多原來的建築物都得以保留,居民生活依然樸素,小孩們把儲水池當成泳池游水。景區外的住宿質素非常參差,不過竟然每間民宿均設wifi 無線上網,即使在大街上,亦可以收到wifi 訊號。

很多人都認識哲古華拉,因為他常常在「長毛」的汗衣上出現。到了古巴,哲古華拉的照片,頭像,畫像到處到是。你跟古巴人聊天,就會明白這個生在阿根廷的古巴革命英雄的崇高地位。他聰明,是醫學院的學生(是不是搞革命的都要學醫?)。他愛冒險,駕電單車遊南美洲。他愛寫作,寫了很多日記,現在都結集成書。他是個好領袖,攻下古巴中部的Santa Clara,是革命成功重要的一步。但最重要的是,他好帥!!!愛死這對耳環!

無何有鄉 第二天

今年 7月1日,是加拿大國慶,也是多倫多年度盛事同志自豪日大遊行(Toronto Pride Parade);同一天,香港回歸中國 15 週年,也是自 2003 年開始揚名海外的七一大遊行。東西半球兩個城市,晚上夜空同樣煙花熣燦,城市的居民同樣忍受酷熱的空氣烈日下上街遊行。我沒有看煙花,也沒有走進遊行行列,我走到張國燾的墓前,待了一個早上。張國燾是共產黨史前期的重要人物。「五四運動」初期各大學生運動積極份子最活躍的那些年,他是北京學生聯會的學生領袖;其後跟隨李大釗研究馬克思主義,在北京組成共產主義小組,並開展北京共產黨的地區工作,指導工人運動;後來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成立,張國燾擔任中共一大代表。翻查網上文獻,當年張國燾五四運動期間任北京學聯講演部部長時,毛澤東還不過是北大圖書館助理員。張國燾在中共黨史上「叛徒」的罪名,好像猶大出賣耶穌那樣留名後世。

無何有鄉 第一天

在探索異地的過程中,「他鄉」是一面天空之鏡,旅人不自覺在他鄉的繁華找尋鏡夢中另一個他鄉之繁華,在他鄉的倒影隱約認出另一個他鄉的倒影,結果此鄉與彼鄉在記憶和想像之間互相抵消,旅人最終經驗的,只是自己回憶與想像間構築的虛幻--這顯然是可怕的,卻又無可避免--以戀愛的比喻說,女孩在遇見的男孩身上看見前度的影子,才會被男孩吸引。所以有人說,愛情是你被一類人深深吸引,然後隨機地遇上個別的這一類人,在不同時段分別愛上他們。

有些女人喜歡買鞋子,有些女人喜歡買手袋。我喜歡買耳環,尤其是外國的耳環。而它們漸漸變成我旅程回憶的一部分。每次把它們戴上,我就會想起它們的小故事。由於耳環太多,要分兩篇寫故事。首先出場的耳環分別來自:紐約、劍橋、巴黎、秘魯、古巴、印度、不丹和老窩。

在黃石旅遊是很忙的事,早上出去找動物,看風景。晚上回旅舍我就會找出當天所見到的動物的名字,身體特徵和習性。例如黑熊和灰熊有甚麼分別,狼和郊狼又有甚麼分別,為甚麼總是有幾隻小鳥跟著美國野牛,加拿大馬鹿的角是怎麼長出來又丟了等等。又要找出 溫泉,間歇泉,硫泥塘和噴氣孔的分別和形成原因。身為一個地理系的畢業生,我在黃石終於看到我從前在書本上所讀到的。只是 ,我不用再靠圖片想像,因為我都能聞到它們的氣味,感覺到它們的溫度,親眼見到它們的顏色形狀,聽到它們發出的聲音。

思人步記

剛剛去完韓國,之後又訪上海,既為妻公幹,也為己私遊。假妻濟「思」。兩次出門,前後不夠十天,但「日短行多」。我每天用腳走上十個八個鐘頭去感受當地一草一木、一街一巷、一磚一瓦。古人說:「駕言出遊,以寫我憂」。我想,到過與遊過之異,是前者拍膚淺之照、逞口腹之欲,後者則與當地冥合、窺古思今,從而帶著更高的自省離開,並期待下一次的再來。

「饑餓藝術家」

有人以「井」來比喻靈魂,說創作就是 “tap into your own well”。坦誠面對自己的靈魂,創作才有從心而發的能量,那才是真正自由。可惜許多人做不到,因為 “most of the scary stuff are right there”。 對一些人來說,正視自己的靈魂,比扛起別人的苦難更為險峻;情願種人間善因,亦不化自己的因與果。每個人也有他要面對的真相,每個人都必須揹著自己衝過去。靈性和創作血脈相連,密不可分。身體饑餓又算得甚麼,你的靈魂天天在說話,你願意專心聽聽嗎?

是夜,柏林下著微雨……

是夜,柏林下著微雨。已經是六月了,上星期氣溫達三十度,但今晚卻只有十度左右。初夏的夜來得有點晚,十時許太陽才告下落,足讓燭光在夜幕微醺。想起,上年七月二日離開老家,由一張價錢不可思議的機票載著自己和一件黑色T-shirt來到柏林。它一直藏在行李箱下,等待著今天。幾天前收到不相識的人邀請參加一個活動。那fb名單上人數不過三、四十人,大底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互相傳播而成,明顯欠組織、鬆散又突然,相比一些出師有名大張旗鼓的活動,讓人懷疑成事機會有多高。活動前兩日也不過三個人點了 “going”,只我點了 “maybe”;然後日子臨近,也不過多了五、六人說要來。那時還想,要不要去;不如照原來想,一個人在家,看著朋友從維園發來的照片、聽Youtube上那些歌,然後在陽台上挾一柱清香,默禱就好。還好,最後是來了。

熊出沒注意

如果想去看熊或其他動物,最好的月份是五,六和九月。原因是熊會在冬天時進入一種類似冬眠的時期,七八月又太熱,熊一般會走到高地避暑,所以這些季節都見不著熊。五,六,九月比較涼快,牠們會在低地活動。其中,清晨,日落和雨後最大機會看到牠們。我記得有人說過,在黃石公園裡,最危險的動物不是熊,而是那些只顧找動物而不專心開車的人類。所以無論如何,為了動物為了自己,還是要小心開車啊!

四川小事幾則

旅途上,總會遇到讓人疑惑,驚訝,費解,佩服,難受和值得思考的人和事。汶川神奇的是,有很多災民的樓房還在重建當中,那些旅遊點就已經搞得有聲有色。無疑災民需要工作,需要收入,但災後幾年內就特意發展旅遊點,似乎有點那個吧。這難免讓我想到那些參觀大地震災區的旅行團,他們是抱著什麼心態去災區的呢?這慘絕人圜的大地震是教育點?是旅遊點?是發財點?

四川的生日之旅

去年十一月的生日,我給自己送了一份大禮物:一個獨自的四川旅程。如果有神,九寨溝就是他設計的主題公園。這是個難以置信的主題公園,因為它都是自然而成的。而在這些神奇之水之上,是紅的,黃的,紫的,綠的秋葉秋樹。沿著三條小溪而形成大大小小的湖,竟然有千變萬化的顏色和主題。除了美景,滿有「生日運」的我還遇到很多好人好事。

不丹的快樂哈谷

2011年七月,我終於到達了被譽為最快樂的國度-不丹。不丹的旅行社在為我們計劃行程的時候發現我們在不丹期間剛好可以參加Haa Valley首屆的夏日嘉年華。 而這個嘉年華就是我在不丹最快樂的回憶。哈谷是一個被眾山圍繞的山谷。舉行嘉年華的場地背後是一座非常有靈氣並翠綠的山,看著己經令人心曠神怡。

零下三十度

到達哈爾濱的一刻,我才知道攝氏零下三十度是怎麼樣的滋味。它的冷讓你不願意在室外多停留一分半秒,它冷得你會把你身體所有的能量都用在保暖之上,它的冷讓你的照相機以為自己沒電了,它冷得讓你眼睫毛也結霜。但是,這也是哈爾濱的可愛之處。沒有這種冷,哈爾濱不會有東北城市那獨特的風味,不會有冰雕和雪雕,人們不能滑雪,吃冰糖葫蘆也沒有那麼過癮。最好玩的都在冬天的哈爾濱。

兩個瀑布。一個人旅行

我們總是喜歡以某些時間某些地點來標誌人生的旅程。我倆在瀑布下道別,像十年前於烏老木齊一樣,重整腳步後各自朝向不同的前路邁進。年輕的時候,總是想知道沙漠的盡頭是什麼。有些旅程,在來得及以前,還是要去的。

傷痕累累的德累斯頓

德累斯頓還有太多的古建築- 歌劇院、茨溫格宮、宮廷教堂,收藏甚豐的博物館,飽覽易北河美景的布呂爾平台,最古老的童聲合唱團和交響樂團,冬天的德累斯頓有最古老的聖誕集市。這一切都組成這老城的魅力。但於我而言,它最讓人欣賞的是那新與舊的結合,對歷史的尊重和人們對重建手法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