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涯

初遇都柏林(二)

第二天早上離開旅館,偶然地瞥見了都柏林獨特的一面。在旅館後面的小巷裡,發現了一個叫Icon Walk的「展覽」。Icon Walk所希望做到的就是藉著介紹這些作家、藝術家,向他們致敬,並藉此點燃愛爾蘭人的火焰。如果說愛爾蘭人不夠尊重愛爾蘭作家、藝術家、音樂人,那麼香港還能算什麼呢?

初遇都柏林(一)

Molly Malone是17世紀貧苦的都柏林人典型,穿低胸裝推著木頭車,代表她必須要白天賣魚、晚上賣身才足以維持生計,最後她死於高熱卻沒人施以援手。雖然無法證明歷史上真有其人,然而她的故事以歌謠的形式在愛爾蘭一直流傳。真正愛上都柏林,是第二天的事。第一天在都柏林是喧鬧的。

果然是全球化。大商家大財團橫行無忌,不光是香港獨有;如何保護傳統小商戶,使其得以繼續生存,是每一個國家(的一些有心人)所要面對的問題。這次意大利之旅,最大的收獲,恐怕就是讓我遇上這位有心人。這次朋友在網上找到一個farm stay – 本來,還以為是一些喜歡大自然,也想推廣有機耕種的家庭經營這農場;想不到,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的是,農莊主人Antonello,其實很希望能保護意大利傳統的農耕和畜牧文化;他這個農莊是一個家族的農莊,一直都保持以傳統有機方法種植,也養了一些動物以提供肥料,也有自家釀製酒和橄欖油出售。

幾小時鴨仔團

我本人非常抗拒旅行團這種旅行模式。小時候跟家人隨團去旅行,往往因走馬看花地跑景點而失卻了旅遊的意義。長大了堅持自助旅遊,享受自由和無限的可能性。但在這一個接一個的自助旅行中,我也有嘗試過一些導賞形式的「幾小時鴨仔團」,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平衡。你既可擁有自助旅遊的自由,又可知道一些地道的資料和趣聞。

來秘魯,看地貌

秘魯的地貌豐富得令我在車上無法好好安眠。我的旅程中有兩天都是坐七八個小時的車程,但我只感到目不暇及。每天都有新的地貌展現眼前。這全因夾長的秘魯擁有高高 的安弟斯山脈,從海邊到高山,每一個高度都有不同的面貌,天氣和植物。兩星期的旅程,我看到了沙漠,綠洲,太平洋,草原,雪山,火山,湖,梯田,激流,安弟斯山脈,怎麼捨得在車上睡覺呢?

寮國的笑容

如果單看寮國的旅遊書,我相信沒有人會選擇去寮國。與它旁邊的五國相比,寮國沒有泰國的刺激,沒有越南的下龍灣美景,沒有中國雲南的古鎮風情,沒有柬埔寨的吳哥,也沒有緬甸的神秘。但是,我在寮國看到太多沒有辦法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事情。寮國是一個必須親身去感受的地方,因為它的美並不能印在旅遊書上。

當然,獨居可以快樂起來,必要條件是選對居住的 Neighborhood。獨居的人或會明白,你和居住的 Neighborhood 有著愛侶一樣的關係。每個城市總有一小片土壤,讓你找到「我回來了」的感覺。靜心細聽,每個小社區也在無聲說話;直覺會告訴你,你和他是一拍即合,還是格格不入。

我喜歡獨居,一個人生活很好--這話絶不標奇立異,全球2 億 7 千 7 百萬人一個人生活,我不過是其中之一。我和他不約而同慨嘆,5年前有幸遇上我們那一屋嚴重有共鳴又能成為朋友的室友,機率之微堪稱罕有。現在,經濟條件許可的話,情願一個人住;即使要Share accommodation,亦最好別跟同屋太熟起來。

把西藏連接世界的鐵路

被視為奇蹟的青藏鐵路,奇在穿越人所不能至之地,奇在克服了沿路極端而多變的天氣,奇在成為世界上線路最長和最接近天空的鐵路,奇在穿越最高最長的凍土隧道。而我,覺得除了為看它的奇以外,有更多的原因乘青藏鐵路去拉薩。

don’t complain about a little rain

西雅圖人因Starbucks、微軟和波音客機的成功,忘卻了這個城市的過去。在一次大地震後,位於Occidental Avenue 的Pioneer Square 土地下陷,意外發現了當年奢靡的地下道,重新認識被大雨掩蓋的陰暗面。人生的風景,或者就如西雅圖的天氣一樣,時睛時雨,但陰睛之間,永遠無法刻意經營。

西面的寶藏

大家對西藏的印象是怎麼樣的呢?高山症,政局不穩,荒蠻之地,神秘莫測?去年五月,我終於到達了這神秘的國度,用兩個星期的時間去探索這中國最後一片淨土。它是我眼中最美麗的地方。它的人讓我感動,地貌讓我心動。

遠走沙巴

筆者於農曆年期間,到沙巴的亞庇市走走。就為大家介紹一下吧!亞庇是馬來西亞沙巴州的現任首府。亞庇據説是馬來語中「火」的意思,亞庇曾多次遭火神光顧,稱火之都市。火在馬來語是api,當年的Api-api,因為中文亞庇在客家人的讀音與馬來文Api同音,所以沙巴人都把KK叫成亞庇至今。獨立後,為了去殖民化,而改用了Kota Kinabalu,哥打(Kota) 馬來語是都市之意,京那巴魯(Kinabalu)則是神山,即神山 城。

吻吧!布蘭妮

沒錯,標題的是女姓化的名字「布蘭妮」,這純粹是我覺得既然要吻的話,當然是吻個女人比較好。布蘭尼堡之所以著名,是因為屋頂上的布蘭尼之石。傳說吻過布蘭尼之石的人,都會變得能言善道,所以每年都吸引不少慕名而來的旅客。Blarney這個字,在伊莉沙白一世時期中也有甜言蜜語的意思。據說連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也吻過這塊石,才能發表一篇又一篇鼓勵人心的精彩演說。

沐浴在古城中

大概兩千年前,羅馬人發現了英格蘭唯一的天然溫泉。他們就在那兒建一個有溫泉的休閒娛樂中心和神殿。那,就是離倫敦一個半小時火車車程的巴斯(BATH SPA)。 很多到英國旅遊的人都到過巴斯,見識過那令人驚歎的羅馬浴池,漂亮的巴斯修道院教堂、圓形廣場和皇家新月樓。要逛完這些景點,大概需要半天時間。但是欣賞這讓人心動的巴斯其實有更加立體的方式。我的提供是來個「先下水後上山」!

日本美術館之行

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去日本旅行,但大多數都沉醉於東京的繁華或京都的古都風味中。其實,日本有不少非常有趣的美術館,讓人樂在其中,眼界大開。說起美術館,大家可能已經打起哈欠來。但日本的美術館,大多很有特色,而且很看重與觀眾的互動,所以參觀的過程非常有趣。我分別造訪了金澤的二十一世紀美術館,直島的地中美術館和BENEESE HOUSE,還有東京六本木的森美術館。

夜闖西班牙四月春會!

四月春會,與復活節聖週一樣,都是西班牙南部城市塞維利亞的重要節日,源於十九世紀中當地商人和農人慶祝豐收而載歌載舞,其後就每年舉辦。置身其中,旅客一定可以感受到西班牙人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