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監察

#我鍾意經濟圈

有很多人想捐錢給一些人,是想「改變一下」世界。就像他們看到那些明星去的「非洲探訪」之旅,看到小朋友很可憐,所以就月捐一點。然後,那些大型的志願機構組織利用他們的獨特身份,去搞一些小朋友的時候,那些捐錢人就會不了了之,甚至不去問,他們的錢究竟去了那兒,因為那些資源,有幾個小孩被那些變態禽獸強暴蹂躪。

答客問

議員他們有份投票,就像自己嫁錯了人,愛錯了賤男渣男,人都不會承認那個人有多賤有多渣。因為,這樣子代表他們「信錯了人」,是不精明的表現,影響他們的形像和評價。所以他們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有人會出來用警察那句荒唐的話「不完美,但可以接受」來開脫。

西環變就變左招架啦,先出劉細良膠化抗爭,再出劉山青講勇武死仆街,而家多個投共文棍譚蕙芸幫警察洗白,喂,咁撚好野,多重戰線,你黃絲做咩呀?泛民KOL 金水潘小濤之流日日捉鬼多謝黑警,再唔係就屈班區議員叫佢地唔好宣誓玩野,死都要將「白痴」、「玩野」等等之前青年新政本土派犯既錯誤影待落呢班素人度。

究竟市民應該鬧咩呢?係鬧畀韓總機上節目既博恩?定係果d睇完韓總機既表演之後,覺得「唔投票都冇所謂」,又或者係「投票都冇用」,又甚至係「其實韓總機都唔係咁差」jei…既人呢?

拗乜鬼?唔信嘅,拎一筒感染者的血打落去,你唔信唔驗唔醫就無事嘛,你試試看?

曾經有一位在商台工作,現在支持很多社運人士的前輩說過,商業電台最厲害的,除了做節目以外,是建立社群,更重要的是把建立社群變成「賺錢」的工具。如何保障基本聽眾群?駕駛人士有「馬路的事」,你在的士失物你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朋友都說是商業電台。我唸書的時候,一班40人,有分「聽電台」或「不聽電台」的。而我的「聽電台」經驗,都是因為我的同學對「豁達」這個概念很有興趣。他們會很在乎為什麼「豁達」變成早上節目,他們聽不到。而我們到今時今日,還很記得這個歌手的這一首歌,原因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覺得「第一代」文青雜散地,是從「豁達」而來。

張華峰個女死左,左膠會話唔好慶祝,if they go low we go high。仲要有人加一句「可能個女係手足」。hi?你老母就hi撚左呀。

跟網紅玩在一起

你不難發現,有香港的評論員,就把香港的官員的網路直播跟台灣的網路文宣作比較。說官員找來算叫做很親民很貼地的搞笑藝員做直播,已是盡了力。反觀香港,他們就不會一些本土網紅上去。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這兩個星期,最令我覺得不明所以的是,有些人把遊行變成了嘉年華,然後有很多人,對,因為他們人夠多,而且很瘋狂地不斷去批鬥別人,把一些反對他們的聲音都洗去,於是他們的行動,就是「有力的和理非行動」,是「極權最恐怕的幽默」了。

在這資訊氾濫的時代,我們經傳媒看到的聽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別人對我們說的話也可以是謠言,一傳十,十傳百。

因人信言,因人廢言

有時候,真的要相信,誰能笑到最後,誰就是贏家,生存就是勝利:當人人笑陳雲太瘋癲,改他花名叫他國師(就像當時有高官叫777做「好打得」一樣,你知那個起花名的人是以立壞心腸想人去死的心態去改她「好打得」這花名的?),台灣媒體就真的叫他做「香港國師」了。

先寫想搵人幫手睇狗,後寫可以用優惠價租九西500呎單位。

壓力爆煲下的流彈

有一個佢在意既朋友,傳佢簡訊,話佢係「限時動態」story 度放一張食物相,你覺得合適咩?

網上一片嘩然,說為什麼只是三萬警察,家屬呢?

「手動轉」也是僥倖心態,公就你贏,字就我輸,「我只係 copy & paste,嗰啲好似有問題嘅部份我唔同意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