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監察

誰大誰惡誰正確

故事是不需要公道的。在這個時代,不論藍黃,都是有話語權的,就是公道。就像最近,在我心底最不舒服的是,有很多人台灣蔡英文吃了香港的人血饅頭不幫忙,說得你香港在台灣真的很重要一樣。在過去一年,香港的二傳做得那麼好,台灣食叉燒一手扣殺也是正常的事。

連登都有po過輔仁篇文,講到明曹星如都同黑警friend 過打band,原來跑步真係緊要過政見,佢又同黑警操嘢啦。藍星如同警察攬頭攬頸,全港體記唔割,100毛、毛記電視呢個黃到金到刺眼既網媒,都無啦啦搵曹星如做野,即係而家同黑警跑步,同黑警練體能,等佢跑快啲捉多幾個女手足返去強姦,男手足可以扔落海果陣死快啲都冇問題啦?

兩個九十後,開間餐廳,唔識整野食又做到落去,係香港既奇蹟。

這些地方,不是小孩子來的

我們看到很多學生記者,年輕校記在做不同的新聞題材。從雨傘運動之時,校記的活躍度都沒有那麼高。到這一次反送中運動,不少時候我都見到很多自稱是press 的記者,拿著相機,頭盔,穿著螢光背心就出動了。有在場的學生對我說,某網媒的資深大記者(有名被叫出做x哥那位),曾在新聞現場說過:「這些地方,不是你們來的。」這一句說話的意思是什麼?即是,這地方有危險,不應該來?那麼,我也應該對穿黑衣,年少的抗爭者說這麼一句話嗎?

我陷入無語的狀態。

也牽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究竟怎樣才叫記者。在做記者做的事,就是記者嗎?還是跟政府的認證一樣,你要註冊,才可以進入他們的記者會嗎?網媒發展像雨後春筍,誰也可以開一個page,做一個網,說他們是記者,誰又有/夠資格,去做記者這種現在相對地已是高危的工種?

買讚欺上瞞下,很有大躍進風氣。

1950年之後,當英國承認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外交部嘅駐香港機構關閉之後,需要一個長駐香港嘅中國代表;正常嚟講,只要中共派個中國駐香港領事過嚟就得。但係,由於中共對外宣稱不承認包括《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嘅所有不平等條約,認為喺香港設領事館即係承認條約將香港割讓咗,所以就唔願派領事,而本身喺《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入面打算預留嚟做中國駐港領事機構所在地嘅九龍城寨,雖然直接就係中國領土,但英國亦唔想中共接管,亦都冇用到。

壹傳媒(0282。HK)股票嘅收市價︰2019年5月27日見過低位0.163,之後社運大爆發,6月17日升到高位0.380,升幅一倍有多。之後上上落落,今年3月17日收市跌穿兩毫子,今晚4月16日就收0.154。(股價圖表麻煩讀者自己搵。)

有光環,你喺藍到黑既Switch 代理買機炒價買game ,黃之鋒杜汶澤都係黃,都係冇錯。網上面幾個人話你呢樣話你果樣,你就係藍你就係錯。今日全日,網上面得兩粒花生:一個泛民打手話一個日本人唔撚夠黃。一個唔知咩人話一個台灣人唔撚夠綠。然後一堆黃衛兵就睇人唔過眼,話人唱歌唔好聽,話人busker 搵到錢好過份,話人煮牛肉麵唔撚好食。

近日白宮記者會,眼見多次有中國媒體發問,其問題內容及他們的身份引起了外界關注,當中問題的挑釁性和記者的背景更成為話題。而對港人較為留意自然是凰衛視記者身份,她強調是香港記者,便觸動了不少香港的神經。無疑鳳鳩衛視的確是香港注冊的衛星電視台,但在現實生活中,香港家庭和香港人真的有多少會看鳳凰衛視呢?

早兩日香港 YouTube 大台(點擊率全港最高)的 大J 寫文鬧 林鄭 條新宣傳片唔值 $100萬,引左 伍公子 同一大班黄屍創作人衝入黎屌,「唔知價唔好亂講」「我d片冇大J咁多人睇,但我覺得我d片好睇過大J囉。今天我…」而家仲鬧梗。

點解要俾錢睇鹹片?

呢幾日,全港體育記者係度吹捧曹星如,話佢係香港之光,香港精神。咁唔知同黑警跑步,仲要放上網威威既曹星如,點睇都係深藍啦?

王喜——我的性啟蒙

那時候,沒有網路,沒有那麼多BL漫劇動畫,那是一場,令中七的我大開眼界的畫面。

有誰有機會訪問到他的性啟蒙,而這個人同時又跟他用同一個經理人?

嚴格來說,我經理人第一個簽的是我,第二個是陶傑,第三個才是王喜。

你做這些節目,有沒有人看外,還更重要是有沒有人看完覺得礙眼,認為不合社會大環境等等。當年徐四民罵《頭條新聞》入面其中主持林超榮(屈穎妍老公)的環節陰陽怪氣,往後林的蹤影也開始在港台節目消失,同時間他的太太也成為藍絲重炮手,你問當中有沒有一些事情發生,大家慢慢細想。

  自從財政司司長說要派一萬元,然後退稅兩萬,還免差餉,大家就好像把重心放到「一萬元什麼時候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