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你點知我係黃定係藍?我可以平時表現反共,FB表現出係深黃,私下可以接job,用唔同筆名,扮下男人,做下女人,頻密係唔同地方出文,內容係中共文宣,我平時用廣東話寫文,可以轉國語,本公讀過愛國學校,能操流利普通話,我又可以轉用英文,你吹呀?

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問題票多多,媒體並非監察選舉過程是否出現舞弊,而是對提出舞弊指控的特朗普予以過濾,全程為拜登護航,到特朗普動員支持者抗議,社交媒體更直接將其滅聲,塑造特朗普輸不起選舉而成為發起暴動的民主罪人。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TWITTER帳戶被封殺;美國又有聲音批評FACEBOOK封殺特朗普帳戶;WHATSAPP又被用戶集體「退群」;香港也傳出盈富基金的美資信託人道富環球突然更改投資規則,上述提及的社交媒體和基金信託人,雖然屬私營性質,但其權力和影響力不遜於公權力,甚至可形容為「次公權力」,舉足輕重。

我們在恥笑TVB,只係恥笑佢比以前無咁大影響而唔係無影響,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在此是需要認清一些事實,而不要避免跌入同溫層。

無人想知你無睇《XXXX》

諗返幾年前韓國嘅《來自星星的你》大熱,好多女人都沉迷當中,唔係爭住話金秀賢係自己嘅就真係妄想症發作,啲女朋友痴線到係咁話想食炸雞要男友隨時送到,大陸啲女人真係因為男友無隨傳隨到而飛條仔,以為自己係千頌伊。另一邊廂啲男人係咁踩男主角個湯碗頭,但聽返佢地又忍唔住會陪睇,可能睇TVB啲師奶劇太多有新鮮感啦~

我好早就成為龐克(Pornhub)用戶,可以話係識於微時。由剛出來社會既小青頭,到依家變成色途老馬,龐克從來無令我失望過。情人會走,女友會分手,原以為只有龐克可以長相廝守,估唔到被印度神童講中,2020年12月真係會發生一件比武肺更嚴重既事。人就遲早死既,但好片係應該流傳千古既,我地唔做好文化保育,又點對得住下一代?

你係咪真課金先?

採訪、報導、追查工作是需要成本,而且不菲,不可能下下如過去一年的大學媒體記者無償落場追新聞,這是不健康做法,所以課金、金主、廣告才可以真正維持一個新聞機構的運作。但是撇開財團金主、不要廣告主,只靠市民課金又是否真正可行卻成為疑問。

跳老舞

中環的教舞老師,年薪可以比做刁的ibanker 人工連bonus 高。有人在做不正經的勾當是事實,香港人愛看不起做不正經勾當,出賣頸以下的身體賺錢這回事,也是事實。

花生有毒

我們在2002年於中文大學的課堂認識,是我在中大修的最後一門課,也是最愜意的一門課。那時候我們討論璩美鳳事件。什麼叫新聞?賣紙的就是什麼嗎?。之後在商台再遇,他教我們的事,往往不是課程的中事那麼簡單。他告訴我們,寫作是什麼,在江湖運作又是如何。回歸是什麼課題,如何看懂世道脈膊。他的點撥,我一直,都銘記於心。

我地嘗試下不論立場既情況下,我地嘗試探討下,「我課金俾傳媒,可唔可以改變佢既立場?」

沉船博士

當gulf 被問及若mew 哥求婚,又會怎樣?gulf 就說:「先問我媽媽。」最近,媽媽play 已延伸到mew 的媽媽身上。當fans 見到mew 的媽媽,都會問她「新抱在那兒?」而mew 的媽媽也會很「交戲」的看著gulf回應,這些素材,都足以粉絲覺得,這兩人真的用心在經營他們的戲外營業。

追外星的距離

「影相呀?」

是的。我拍了那一張照,我收在電話中,不會放到網路。是為恥辱之印記。

至今資訊科技發達,在社會中流動的毒品種類繁多。儘管某些國家更是出現過藏毒後政府撒控的情況,但是針對某些於合法的毒品,你是有節約食用的必要。

此新聞一出,不論是藍絲群組還是黃絲群組,都對此新聞樂此不疲,藍絲見此新聞,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明白,必然強力追擊,一定打到唔停手。但係唔明所謂的黃絲群組,所謂的本土、城邦之類,都對此也樂此不疲,大家七嘴八舌,當家常話,當正他有如阿嬌藝人般看待。或者有人認為他真的是藝人,因為客串過拍戲。

如《他在清明來看我》的最後一集,p’ Mez 對 THAN 說的最後那句調情話:「我也不是白蓮花」,究竟是什麼意思?大概都沒有人明白。叫人家「深井冰」又是什麼?用普通話讀一次,就會知道了。神經病。而同時,你也不會知道他們在《逐月之月》第一季中譯的「多謝金主爸爸」是在說什麼。畢竟,聽得明白泰語的觀眾不多,好的翻譯會更令人容易投入欣賞作品

TikTok 其實好重要

每個社交媒體都會有唔同嘅低能及危險玩意,就好似Facebook早前都有出現藍鯨遊戲,不過「危險」始終唔係Facebook嘅主流,大家上Facebook嘅主因唔會係為咗睇藍鯨遊戲比咩任務你。但TikTok當中低能嘅影片基本上係主流,咩Skull Breaker Challenge、The Salt Challenge、甚至奶飛機廁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