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我都識講啦,但今日個犯,地鐵亮界刀,一眾鍵盤專家,係呀擲地有聲呀。

「這個女人問:『三十幾歲仲係處女有冇問題』。哈哈哈哈,本來這些問題就應該問最應該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們實在太絕望了。」

應說的話

議會上大官,出身民主派的羅致光局長已說明,你通過任何修定,我就收回議案,是不情不願地要收回議案。侍產假就會由本來議決的五天變回三天。

佔了便宜又賣乖的肉男

在台灣同志遊行的那天,愛家那邊怎麼會沉默?他們有的是錢,用錢打擊你,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深宵主播

從網上搜索的資料得知,她出生在一九九六年,是科大的名科畢業生,不是新聞系,似乎與商業有較大關係。二十二歲當上女主播,讓人聯想起一代傳奇趙海珠,當時她更是當上重點環節的六點半新聞主播,記得無論茶記還是酒樓,大叔們一看到是趙海珠播新聞,總是駐足默言,認真聽她娓娓道來。

寫文為甚麼?

以前,我會想社會有轉變。至少,大家會因為我寫既野,諗下其實件事係點。好似去日本放飛機呢單野咁

U Mag 柒少陣當幫忙好嘛?

唔知邊個叻唔切嘅編輯,將**三年前**台灣免簽以往要填紙本入國登記表,改為電子 A 卡嘅做法,當係新措施咁而家先話畀大家知。啱啊真係唔洗印出嚟,不過唔係入台證,係嗰張 Arrival Card 咋!咩係 Arrival Card?去過日本嘅旅客都知要填張卡仔,寫航班編號寫住邊仲有電話號碼嗰張呢!

最近我看到的大型社會工程是什麼?「香港人跟大陸人一樣咁衰」。「香港人衰過大陸人」。

全城中伏初步滅聲計劃?洗鬼搞咁多咩,一個老師已經搞掂啦~

老實講,兩套劇其實都有一定共通點,就係「鬥」一個字。如何「鬥」得好睇,《延》劇是宮廷鬥爭,《再》是商業鬥爭,雖然是不同種類,但說到尾其故事都是「鬥」人。老實會說大陸人寫內鬥最耍家,原於歷史文化,喜歡鬥,但這並不等於《再》的鬥就一定要比下去,根本問題是《再》劇的劇情早巳經脫離了時代感。

文匯之友

香港人精神乃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上述呢班偽人無論真心還是假膠,他們都係為了搵食而不擇食,香港人已經不求有一位半位藝人會替港事講句人話,但當下呢一批亦未免太過出類拔萃,偽人們為了親共舔共搵食可以去得幾盡?他們親身示範人無恥則無敵,雖然容曾梁等人的恥力早已屢創新低。

學童自殺,大台有責

社會有什麼改變了?不好意思,我個人認為一切都變差了。以前每周放學只做一至兩集動畫 (我返下晝班仲要預約錄影) 的期盼,變成了串流一按即有;以前每年為心水兒歌投下一票,如今卻淪落到Do姐有兩票的低能選舉;當然還有以前一堆好詞好曲的兒歌,一班兒童節目主持伴我成長,今日卻連兒童節目都cut埋,成個大台只有做愛回家式的正能量扮支持。

自從網上科技發達,俗稱「排位」的賽事資料,在網上或手機應用程式免費提供,而網上討論區或不同的網絡群組亦能更方便交流心得。收費報章的銷量因互聯網而江河日下,馬報亦都不能避免這個時代巨輪,據個人觀察,很多仍會還買馬報者的年紀較大,或者是多年捧場客。

佢地係「冇辦法袖手旁觀」先出聲明,唔係被迫架。唔撚該果d厹護主犬,死返去你地個精靈球度啦。冇你地既事呀,人地歐豬bb而家出晒事,都係佢自願架。第一篇聲明你出果陣,大家都仲可以當你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哦?原來你而家係「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實在沒法袖手旁觀」。即係話,你地而家所有網民,插佢果d,都係講緊d違反「有血有肉」既人認同既事,你冷血呀你地班……仆街。

歐鎧淳BB 情操高尚,唔怪得咁受廣大港人歡迎。如果當年方子口面嘅游泳健將方力申都可以棄甲之後做戲子,歐鎧淳更加值得演藝界栽培,憑佢甜美笑容同埋天使一樣嘅內在美,一定會成為萬人迷。

事態嚴重,既涉及郭家輝私隱,泳總、奧委會名譽,乃至於代表香港的運動員選拔公平,公眾利益及知情權,何以竟由當事人私下道歉了事,而非堂堂正正地召開記招,解釋事情來龍去脈?還有,不同機構及個人能否先全面瞭解事件經過,整合說法,才一次過公開交待,以免你一言我一語自相矛盾,引發更巨大的公關災難、信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