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國家認同緊要定係本地認同緊要?你唔係要我講呀嘛?點可以俾愛港主義高過愛國主義?咁點算?

網路對話的銅像

只要你「換位思考」,代入一下,你在那個環境,看著一個游得快但不能參加亞運的運動員,被一個疑似權貴之子取代,你在那兒,沉默不語,為的就是一個參賽機會,這樣的 #白色恐怖,不可怕嗎?

你班運動員係不義既制度同制度話事人既淫威下得到機會。而又咁好彩,因為人地犯規畀人DQ左,你得到獎牌。好啦,而家要返香港威威啦,先至省起原來七日前蘋果咁大單新聞做你,之後人人一齊落水出聲明撐個制度,撐個建制,之後你想扮冇事,抽身而回扮可憐?

歌手同偶像係兩回事。偶像本身就係賣形象,當然要係睇樣睇高度睇身材先,唔好拖埋創作派/實力派歌手落水呀。

原以為討論區匿名的話語才那麼肆無忌憚的把惡意顯露,可是,事實是在面書這些有真實家人、朋友、同事連絡的社交媒體中,惡意批評、侮辱、落井下石的刻薄言論比比皆是。近年,社會中追棒真實、不造作的人,那麼,事實是——人本惡便帶著滿滿的真實

港姐其實是大台最大的資產之一,每年產生的港姐至少十多個,是該台無型資產最重要一環,因為她們成為該台的演藝人,這便是可以為她們生金蛋。如果形象好,廣告商落廣告,帶來可觀收入。但是今天大台把這些港姐做到「低俗」、「低能」、「低水平」三低。作為廣告商,會願意付款買這些品質的服務嗎?

Google的搜尋數據顯示,就在奧巴馬的演辭完結後,對穆斯林的仇視搜尋如「恐怖份子」、「壞」、「邪惡」等幾乎馬上增長了一倍,對難民的歧視性搜尋也馬上飆升。先前提到的”Kill Muslims”搜尋次數,則為演辭前的三倍。最政治正確、最說教的說話,反而挑起了更多憎恨。

有求才有供,是有很多人Buy這種免費又就手的測試才會讓這種東西發展成潮流。可是呀,發文者的動機真的太令人感傷了,別人拿你對自身「秘密」的好奇心拿來騙業績、掙取點擊率,會不會覺得有點被騙,有點受傷的感覺呢?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自己,就算有,一定不會是那位小編。他只是打工的,不會有甚麼神力隔著電腦知道你的性格弱點和姻緣運。

她的首本名曲《說散就散》在中國卻頗流行,近日她上了中國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演出,成功在中國入屋,打響了名堂。在節目中,她唱的技巧並不是她以往原唱的方法,用了中國現時什麼好聲音的演繹手法,就是強勁力量型和力竭之聲去表現,雖然並不是那回事,但以唱功來說,無疑一樣成功,至少是她的演繹成功打入市場。她的演出並不是她的真正實力,賣韻味、幽怨和情感,這次是賣唱功實力。

跳老舞也算Busking?!

老實說一眾左膠跟謝霆鋒大廚都幾似:別人用手做嘅事,Chef Lemon 就用腳做;正常人反對的,他們就支持;別人用腦諗吧嘢,佢哋就用屁股分析,左膠們居然講得出大媽妖孽們的所謂街頭賣藝就是Busking,所以非議牠們的人就是排外法西斯就是不對,如此「Busking」,當真耳膜正常運作的人都難以苟同,偏偏左膠們卻膠得出口。

見到有女性背包客,已經預設人哋係「冇腦」、「冇準備」,所以係「自己攞嚟」。又有人話佢做乜去嗰D國家bla bla bla,南美國家治安唔好啊…

現世網絡發達,好多時都會有人用一種採訪路人拍成短片嘅方式去帶出一啲社會問題。不幸地,好多時路人由於唔係專業範疇嘅專家,當然會好容易畀出一啲充滿偏見同謬誤嘅見解。而如果影片冇好好咁去設計,例如取笑片段對比解釋嘅時間比例,就會好容易偏重喺呢啲偏見同謬誤,反而加強咗「個社會真係唔會明白我」(特別是對病患者)嘅鴻溝。

真相

網絡時代前的人是 imperfect information,資訊散播相對今日的確不夠迅速,今時今日科技夠哂昌明了,人心不古,資訊流通卻是 too perfect,真的假得了,假的更假了,大家都討厭辨證真偽,一味快快快快標題黨呃Like當飯食最高,「真相」的確已經不再重要,誰能當上帶動網絡世界輿論的 KOL 才是正經事,鳩吹無論對錯都不是新聞,你吹唔吹得起才是重中之重。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其實無線又駛乜怕人地笑到面黃?取道香港西貢,唔去越南,正正反映左本土香港既濃濃情懷呀,而正正係依家港澳大灣區同區同城,咩一小時生活圈日日夜吹日吹,天天起機果陣,去馬交望下山望下海,當然係無問題亦都配合十九大以來既區域戰略發展之至啦!

如果1996年八仙嶺發生時,有人拍攝到誰人食煙導致山火,將不至令此案成為懸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