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若果真的想看千人操這類表演,倒不如看機械人跳舞。表演重覆而機械性的動作,並不是人類的專長,舞台上用人肉逐點逐點砌圖砌字,用機械人去做會更加精彩,可以砌出更複雜更華麗多變的表演。

過往都出現過由馬會自己臨場派人「頂場」,至少都會想個好的銜頭,例如是乜乜經理、乜乜主管等,近來已經門面功夫都懶做,直接稱他或她是「香港賽馬會代表」算數,不要問只要坐。難怪有人揶揄指他或她是「香港最有份量的臨時演員」或者指「投注站掃地阿姐都可以代表香港賽馬會」。

在香港,「四大j神」,當然不是什麼香香陳瑩9姑娘姚子羚,也不是什麼少婦聯盟陳凱琳龔嘉欣譚凱琪沈卓盈,亦不是什麼康華。而是

身段。身位。

老土一點說,我做人到現在,最希望做到的事,都是mutually beneficial 的。即是你沒有著數,就得要看你是誰,有沒有交情。就像某新政團代表的那個立法會議員,三天兩夜在面書酸我潑糞,你的頭目人物一句歉也不來道,那我最大度的做法,就只是你們做什麼我都不作聲。直至現在,我已覺得自己對他們已很不錯。但當他們攻擊越來越烈,那我要反擊的時候,就不要問我為什麼。

藝人的功能已不是「宣傳大使」,而是沙包,是避彈衣的角色。只要找藝人出來做箭靶,嗜血成性的政治KOL,為點擊不擇手段的網媒老闆,都會把藝人的照片放大,然後大肆的說「藝人是幫兇」。到時一堆留言串就會說「藝人是偽人」,氣就消掉了。

well paid 又如何?well paid 就大撚晒了嗎?對,在香港,你well paid,就要接受各式各樣的理由。

呢啲加油仲難聽過粗口

有網民發起不同的運動,說如果「政府叫我們交稅,我們拍片交差」可以嗎?更有人說,為什麼政府可如此肆無忌憚的做事?非常簡單,因為他們看穿了,市民對醫護人員,是不會很同情的。他們有優厚的收入,有穩定的工作,畢竟專業人士,大多是有樓之人。在香港,有樓之人,又有幾個敢反老闆的檯?

大家也許都知道,社交網路,都已不是社交之用,而是商業用途,你以為你在交朋友嗎?

你以為女人可以玩走光?其實男人仲簡單,只要扯旗就得。香港人,咁撚性抑壓,而家左膠又中意玩 #metoo,男藝人唔好玩溝女啦,玩大時大節係台上扯旗,一定得。

理科太太呢?有朋友都對我說,她是2018年冒起得最快的YouTuber 。她在博恩的節目都說過,她跟別的YouTuber 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是女生」。本身高學歷,也是一個成功創業家的她,最重要的,還是她嫁得不錯。長得像《他一定很愛你》的阿杜一樣的女生,嫁了一個這樣厲害(各種層面上的厲害)的理科先生,而且有一個我一看就知同志會至愛的「理科小叔」。這理科一家從外型上已殺出重圍。怎麼可能會不紅?

睇到深圳同事嘅工作態度,我就明點解大陸咁多豆腐渣工程,因為佢地做野真係得過且過。

廢老lization 反面教材

有些人三四十歲就死了,卻八十歲才下葬,這就是廢老 lization 的精髓——為什麼 Tom Hanks 演什麼我都會購票入場支持,為何張衛健在免費電視台獻技我都不想浪費電力收看,前者榮譽盡擢依然精益求精,後者炒冷飯炒到2046,張氏行年53歲,演員生涯來說還有許多年,可笑復可惜的是他已經淪為靠食老本磨蹭歲月的老海鮮,這種表現正是廢老lization。

身為小朋友,加上自己身處的環境,改變不了而作出適應乃無可奈何。人類之所以偉大,就是「適應」和「改變」取得平衡,該「適應」就「適應」、相反「改變」就「改變」。香港的「打工仔」不應奴才式自慚形穢、「老闆」更不要不知所謂地認為員工們収了工資像是與付出不相稱!!無知的香港人要慚愧就慚愧自己有能力去改變,但却形同奴隸的去接受、去接受不公平僱用環境及制度,還自愧不如的去認同這個状況,何足道哉!!!

美斯同曹星如真係有啲相似之處, 又係身型上冇優勢,又係技術型運動員(即係唔靚仔), 又係同自己青梅竹馬嘅女朋友結婚(羨慕)。 美斯踢波可以踢到受萬人景仰, 但曹星如打到去世界第一仍然有好多香港人唔認同,而家仲要轉埋打業餘拳賽。究竟兩個人嘅成長路有幾大分別?

公民黨玩網班撚樣,以為自己做下100毛,做下佬訊,就叫做有型有like有人睇。個撚個都係為左自己呃like呃上腦,去補選投票係「參加一場不受干預的選舉」咁撚弱智既野都寫得出,受審果陣就當fashion show 咁撚樣去玩。

01有個Job Ad叫「網站編輯(內容品質管理)」,話可以「參與管理公司Facebook page」,咁你以為可以管個55萬既Page?咁你就大錯特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