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EDPK Secrets

其他的行業都有它們的secrets,但會計界的secrets 就被人河蟹了。被河蟹的一刻,你深深明白到背後涉及多少的利益衝突,多少為了保護自己名譽的原因在背後。

每次一有呢啲大型表忠事件,都令我諗係以前讀書時嘅一件小事。話說當年我仲係ive仔個陣,同一班有班女仔成日都標榜佢哋之間嘅感情好好,即係面書post相就會話「感恩識到你班好姊妹,要一世相愛落去」個啲肉麻到震嘅姊妹情義。

少睇為妙的激勵影片

我不喜歡看這些心靈激勵的影片,通常這些影片都有偽學術的特色,容易影響一個人對現真實的的判斷,對一個實在的人來說,這些影片是人生致命的陷阱,以為睇完能力有所昇華。這些影片很喜歡引用什麼什麼學者、那裡那裡學院的所謂權威理論,然後將這些所謂理論和自己的理論攀上邊,試圖找出一條成功的方程式。恐怖的地方在於,這些學者或學院理論有時的確真有其事,只不過被影片中人穿鑿附會,配合自己所講的所謂理論,仿佛成了一家之言。一個科學性支撐的理論,配合一個非科學性支撐的結論,真真假假的學術與偽學術的混談,意志稍為薄弱或知識面稍窄的觀看者,有時被誤導,也是常見的事。

雲集香港最出色老母嘅親子王國,就有人出POST 希望其他媽媽都關注下今日嘅賣旗籌款。

係媒體宣傳上,「創意」永遠係最大考量,而呢一點永遠同官僚主義有衝突。但問題係咪代表政府放低官僚主義,就可以「與民同樂」?我估應該係兩樣野。事實上,食環一路點對班露宿者、點樣蝦阿婆,呢種記憶唔係可以抹殺,雖然我都Buy容樂其式嘅「今晚食乜好」生活態度,但係咪代表對世間一切麻木?呢一點我同容容有小小唔同。

這種視「港女」為讎的言論,早就超越以偏概全,簡直是單靠蘋果動新聞了解女人的水平,躲在網絡世界去了解人性的人,長篇大論,原來自己從未碰過女人,自卑復自大,才會如此大言不慚。

「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我都識講啦,但今日個犯,地鐵亮界刀,一眾鍵盤專家,係呀擲地有聲呀。

「這個女人問:『三十幾歲仲係處女有冇問題』。哈哈哈哈,本來這些問題就應該問最應該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們實在太絕望了。」

應說的話

議會上大官,出身民主派的羅致光局長已說明,你通過任何修定,我就收回議案,是不情不願地要收回議案。侍產假就會由本來議決的五天變回三天。

佔了便宜又賣乖的肉男

在台灣同志遊行的那天,愛家那邊怎麼會沉默?他們有的是錢,用錢打擊你,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深宵主播

從網上搜索的資料得知,她出生在一九九六年,是科大的名科畢業生,不是新聞系,似乎與商業有較大關係。二十二歲當上女主播,讓人聯想起一代傳奇趙海珠,當時她更是當上重點環節的六點半新聞主播,記得無論茶記還是酒樓,大叔們一看到是趙海珠播新聞,總是駐足默言,認真聽她娓娓道來。

寫文為甚麼?

以前,我會想社會有轉變。至少,大家會因為我寫既野,諗下其實件事係點。好似去日本放飛機呢單野咁

U Mag 柒少陣當幫忙好嘛?

唔知邊個叻唔切嘅編輯,將**三年前**台灣免簽以往要填紙本入國登記表,改為電子 A 卡嘅做法,當係新措施咁而家先話畀大家知。啱啊真係唔洗印出嚟,不過唔係入台證,係嗰張 Arrival Card 咋!咩係 Arrival Card?去過日本嘅旅客都知要填張卡仔,寫航班編號寫住邊仲有電話號碼嗰張呢!

最近我看到的大型社會工程是什麼?「香港人跟大陸人一樣咁衰」。「香港人衰過大陸人」。

全城中伏初步滅聲計劃?洗鬼搞咁多咩,一個老師已經搞掂啦~

老實講,兩套劇其實都有一定共通點,就係「鬥」一個字。如何「鬥」得好睇,《延》劇是宮廷鬥爭,《再》是商業鬥爭,雖然是不同種類,但說到尾其故事都是「鬥」人。老實會說大陸人寫內鬥最耍家,原於歷史文化,喜歡鬥,但這並不等於《再》的鬥就一定要比下去,根本問題是《再》劇的劇情早巳經脫離了時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