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文匯之友

香港人精神乃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上述呢班偽人無論真心還是假膠,他們都係為了搵食而不擇食,香港人已經不求有一位半位藝人會替港事講句人話,但當下呢一批亦未免太過出類拔萃,偽人們為了親共舔共搵食可以去得幾盡?他們親身示範人無恥則無敵,雖然容曾梁等人的恥力早已屢創新低。

學童自殺,大台有責

社會有什麼改變了?不好意思,我個人認為一切都變差了。以前每周放學只做一至兩集動畫 (我返下晝班仲要預約錄影) 的期盼,變成了串流一按即有;以前每年為心水兒歌投下一票,如今卻淪落到Do姐有兩票的低能選舉;當然還有以前一堆好詞好曲的兒歌,一班兒童節目主持伴我成長,今日卻連兒童節目都cut埋,成個大台只有做愛回家式的正能量扮支持。

自從網上科技發達,俗稱「排位」的賽事資料,在網上或手機應用程式免費提供,而網上討論區或不同的網絡群組亦能更方便交流心得。收費報章的銷量因互聯網而江河日下,馬報亦都不能避免這個時代巨輪,據個人觀察,很多仍會還買馬報者的年紀較大,或者是多年捧場客。

佢地係「冇辦法袖手旁觀」先出聲明,唔係被迫架。唔撚該果d厹護主犬,死返去你地個精靈球度啦。冇你地既事呀,人地歐豬bb而家出晒事,都係佢自願架。第一篇聲明你出果陣,大家都仲可以當你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哦?原來你而家係「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實在沒法袖手旁觀」。即係話,你地而家所有網民,插佢果d,都係講緊d違反「有血有肉」既人認同既事,你冷血呀你地班……仆街。

歐鎧淳BB 情操高尚,唔怪得咁受廣大港人歡迎。如果當年方子口面嘅游泳健將方力申都可以棄甲之後做戲子,歐鎧淳更加值得演藝界栽培,憑佢甜美笑容同埋天使一樣嘅內在美,一定會成為萬人迷。

事態嚴重,既涉及郭家輝私隱,泳總、奧委會名譽,乃至於代表香港的運動員選拔公平,公眾利益及知情權,何以竟由當事人私下道歉了事,而非堂堂正正地召開記招,解釋事情來龍去脈?還有,不同機構及個人能否先全面瞭解事件經過,整合說法,才一次過公開交待,以免你一言我一語自相矛盾,引發更巨大的公關災難、信任危機?

國家認同緊要定係本地認同緊要?你唔係要我講呀嘛?點可以俾愛港主義高過愛國主義?咁點算?

網路對話的銅像

只要你「換位思考」,代入一下,你在那個環境,看著一個游得快但不能參加亞運的運動員,被一個疑似權貴之子取代,你在那兒,沉默不語,為的就是一個參賽機會,這樣的 #白色恐怖,不可怕嗎?

你班運動員係不義既制度同制度話事人既淫威下得到機會。而又咁好彩,因為人地犯規畀人DQ左,你得到獎牌。好啦,而家要返香港威威啦,先至省起原來七日前蘋果咁大單新聞做你,之後人人一齊落水出聲明撐個制度,撐個建制,之後你想扮冇事,抽身而回扮可憐?

歌手同偶像係兩回事。偶像本身就係賣形象,當然要係睇樣睇高度睇身材先,唔好拖埋創作派/實力派歌手落水呀。

原以為討論區匿名的話語才那麼肆無忌憚的把惡意顯露,可是,事實是在面書這些有真實家人、朋友、同事連絡的社交媒體中,惡意批評、侮辱、落井下石的刻薄言論比比皆是。近年,社會中追棒真實、不造作的人,那麼,事實是——人本惡便帶著滿滿的真實

港姐其實是大台最大的資產之一,每年產生的港姐至少十多個,是該台無型資產最重要一環,因為她們成為該台的演藝人,這便是可以為她們生金蛋。如果形象好,廣告商落廣告,帶來可觀收入。但是今天大台把這些港姐做到「低俗」、「低能」、「低水平」三低。作為廣告商,會願意付款買這些品質的服務嗎?

Google的搜尋數據顯示,就在奧巴馬的演辭完結後,對穆斯林的仇視搜尋如「恐怖份子」、「壞」、「邪惡」等幾乎馬上增長了一倍,對難民的歧視性搜尋也馬上飆升。先前提到的”Kill Muslims”搜尋次數,則為演辭前的三倍。最政治正確、最說教的說話,反而挑起了更多憎恨。

有求才有供,是有很多人Buy這種免費又就手的測試才會讓這種東西發展成潮流。可是呀,發文者的動機真的太令人感傷了,別人拿你對自身「秘密」的好奇心拿來騙業績、掙取點擊率,會不會覺得有點被騙,有點受傷的感覺呢?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自己,就算有,一定不會是那位小編。他只是打工的,不會有甚麼神力隔著電腦知道你的性格弱點和姻緣運。

她的首本名曲《說散就散》在中國卻頗流行,近日她上了中國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演出,成功在中國入屋,打響了名堂。在節目中,她唱的技巧並不是她以往原唱的方法,用了中國現時什麼好聲音的演繹手法,就是強勁力量型和力竭之聲去表現,雖然並不是那回事,但以唱功來說,無疑一樣成功,至少是她的演繹成功打入市場。她的演出並不是她的真正實力,賣韻味、幽怨和情感,這次是賣唱功實力。

跳老舞也算Busking?!

老實說一眾左膠跟謝霆鋒大廚都幾似:別人用手做嘅事,Chef Lemon 就用腳做;正常人反對的,他們就支持;別人用腦諗吧嘢,佢哋就用屁股分析,左膠們居然講得出大媽妖孽們的所謂街頭賣藝就是Busking,所以非議牠們的人就是排外法西斯就是不對,如此「Busking」,當真耳膜正常運作的人都難以苟同,偏偏左膠們卻膠得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