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日前有人係高登發帖,話免費派發iBot,之後開始有幾個帖都聲稱免費派發iBot,隨後手機臺而至整個吹水臺都被火速洗版,大部份無知既小學雞新會員加上一些貪婪又愚昧既舊會員紛紛貼上自己既私人電郵,留名加賜酒,以為高登仔會大發慈悲派iBot。

有票又如何?

以前看報章是看新聞,現在看報章,不是甚麼報章,都只是看故事而已。你相信神話故事嗎?信則有,不信則無,就是看報導的悲哀。以前看報章是愈看愈真實,現在卻是愈看愈糢糊。若果真全民普選,我怕也只是選出一個會討好傳媒的行政長官。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要麼特首被傳媒控制,要麼傳媒被特首控制。亦即是,要麼傳媒統治香港,要麼特首利用傳媒來統治香港,兩者同時表示,一個正直報導新聞的時代不再,慢慢的,香港新聞質素會比現在更更差。新聞自由,偽新聞自由,真正的新聞,你們要哪個?

央視被一些地方電視台搶了不少廣告,因為大陸衛星電視雨後春旬,但是隨之而來另一波的壓力是互聯網電視,其內容之多和廣,甚至連衛星電視也未必及得上,亦引起電視台的不滿搶了其利潤。當局所說的版權和條例是否真正的目的則不言而喻。而這些電視盒子則要被整頓卻是事實。另一方面看到大型互聯網公司則收購不同的視頻APP,以財力壓倒創意從而擴大市場佔有率。這種都是為了未來鋪路,因為視頻整頓後需求依然沒有變動時,最後的得益者便是餘下的持份者,這些公司又要與當局如CCTV合作從而確保利潤得而獲取,這種自肥方法,正正就是在這種以所謂的條例作包裝來瓜分自肥。

論Facebook

我大概是2009年冬加入Facebook的,那是個還在高中裡打滾的遙遠季節。那時候,Xanga已踏進了它的末期,而昔日的msn與msn space的功能又尚未完善,眾人等待著一個契機,等待著一個新的網絡平台,能給予大家更多在網絡上打趣倜侃的閒暇時光。這時候,藍色的Facebook出現了,帶著簡潔易用的介面與不同的新鮮功能輕易虜獲了一眾學子的心,一直至今。

2014年的20facts

呢一類既tag人作答遊戲係幾年前既xanga時代已經出現。以前既中學年代最鐘意就係tag d 同學仔,答埋d又長又chum既100條問題,乜野你幾多歲,你電話幾多號,你最鐘意咩顏色,邊個朋友唱歌最好聽,被tag既人都會即刻食左誠實豆沙包, 所有答案都答哂出黎,開頭都會好好心機咁答,去到50幾題左右就開始心諗答完未呀,去到70幾題就會開始亂答。好彩果個年代未有咁多網絡欺凌同高登起底, 如果今時今日仲有呢d野,我諗d mk仔女既電話都會幾唔得閒。

主場新聞的另類Business Model

為什麼我可以肯定主場有做上市的潛質呢?是因為前車之鑒。高先生除了有蔡生這名高足外,之前也提過,還有吳征、楊瀾兩位門生。這兩位蔡生的師兄師姊,當年就是透過買殼重組,把良記集團接了回來,然後再把傳媒業務陽光文化網路電視注入,掏空公司資產後再拆骨賣殼圖利。就算蔡生失手不能把主場經IPO上場,重申師兄師姊故技,把主場注入一間空殼公司再拆骨賣盤,這難道不是門大生意嗎?現在創業板殼價都2億了,主板殼價也5億。就算什麼財技勾當也不做,光這一買一賣已經可以賺了個殼價。最重要的是,這是高先生整個集團一直最擅長搞的操作,為什麼不可能?

說甚麼大陸人在香港為非作歹,竟然去怪罪「熱血時報」和「輔仁媒體」鬧大陸人,說甚麼大陸防火牆沒有封鎖兩個網站?網友即時測試,廣州人根本上不到這兩個網,梁文道是不是空口講白?文化人?評論家?睇過?

當巨鯨幫才是王道

如果大家以往看過竇蓉的文章,應該知道我的正職是公關。這個社會,有些行業如農夫、教師、醫生等,自人類開始群居就已經出現,但有些行業則是現代文明社會獨有的,新聞及公關正是其中一種, 當文明社會失陷,新聞自由淪喪時,整個行業都已變質,記者變成喉舌,而公關則變成政治運動的打手,當行外人不斷問,大企業的危機公關處理手法為何愈來愈不合常理,我會反問,當瘋狂的文革式政治活動取代以理服人的遊說與溝通,公關行業又怎會和以前一樣文明?

盛夏一冊

扭到計嘅又係日本仔。集英社自1994年推出「盛夏一冊」(ナツイチ natsu-ichi)讀書計劃,每年夏天都以當打偶像做讀男讀女形象代言,同時由各部門、各名人選出80至100冊文庫書單,文庫size仲細過你部iPad mini,上至經典文學,下至新人小品,務求營造姿態:夏天流流長,讀本書,做個品味子,其實唔難 。

法國政局週末風雲變幻,反對總理華曼奴經濟政策的部長周初被裁,週二頒布新內閣,但政局依然未明朗,特別是週三公佈的7月失業率更繼續爬升。而各大報紙當然不會放過恥笑總統荷蘭的機會,甚至在週二的頭版左派的「解放報」和右翼的「費加羅報」竟然心有靈犀,同樣用「政權危機」為題目。

個人性關係與性取向純屬私人選擇,為何要如此不安好心地進行批鬥?就算墜胎是錯,都經已是十多年前當事人年少無知所發生的事,除了他的丈夫有權質問(因為有可能會影響未來生育計劃),其他人跟本無權置啄,她的性伴數量多寡更加與人無尤。除非她真的不負責任在結婚七年內沒有做足健康驗查和安全措施以避免性病而損害丈夫及其他性伴侶(如有)的健康,否則又有誰可以指責她?現在還堅持「娶老婆一定要係處女」我不會說你錯,但人家的性史與生意(先不說產品質素)有何關係?難道你會關心葉繼歡在獄中有無打飛機多過他的罪行?有人說她罪有應得,現眼報。但她的家人呢?傷害無辜的老人家和她的兄弟姊妹,真的會使仇家們很心涼嗎?

在我這一年美容博客「生涯」中,我的確很疑惑為何一些說話九唔撘八(雖然我都是),扮可愛/低能,態度差,賣來歷不明的貨的人,賣自己都不用的sponsored 產品,都能夠成為所謂的「星級美容達人」,而能我最憤怒的不是她們紅了以後可以狂收試用,而是她們可以獲品牌邀請到外地出席活動!!

看到自己的「那些年」已經成家立室,看到同學已經賺到第一桶金,大家已經不同的路,而自己還沉醉在校園生活,其實因為自己未有方向,也找不到方向,所以離不開那個地方,心裏有種沮喪。但看著自己以文字、青春與記憶換來的一張張學歷,看著一個個讓人競爭得要死的學位畢業證書,看著自己那讓人回味的校園生活,便冷冷的笑——找來曾經的畢業相,無論是學士碩士還是博士的統統拿出來,也找來一大疊筆記和證書,一一放在研究生宿舍的案頭,拍照一張,也上載到FB去。寫一句「不經不覺原來已經那麼多(勝利手勢)(四方帽)(書本)(微笑)」。安慰自己說,這種「幸福」,只有我擁有。

多人講講對佢反感又話講咩浪費水資源,又話咩偽善又話淋冰感受唔到啲咩。但其實個活動點講都好都係好成功,連香港肌健會會長都表示:「做咗16年都冇今次效果」。講真,一條好既橋勝過十幾年既汗水同精神。而我地香港有啲野想爭取咗幾十年,年年都好似食白果,再唔係就俾人呃呃氹氹咁行冤枉路。正正呢個時候,出現咗一個全球熱爆既活動,我地係咪應該學參考下呢個活動嘗試改變下呢?

未雪被輾後,港鐵發聲明,說明「曾在上水站範圍搜索,但未有發現」,隨即被市民提供的片段篤穿大話。另外,又指出路軌旁邊發現未雪屍體,後又有圖片證明,屍體躺在路軌之上。事至那時,港鐵應該心知肚明,即或當刻不是繁忙時段,但有不少人已經拍下影片。若然繼續隱瞞,有可能被揭破。

蔡東豪背後的金主靠山

高振順是福建幫的財技高手。福建幫是股壇一個派系,這個派系的高手可以超高,高到做波鞋做廁紙都可以做到成份股,低手可以低到上市兩個月,主席夾帶私逃,將公司市值蒸發一半,港交所硬膠膠得個睇,這事還是近期發生,不謂不兇殘。關於高先生的介紹,網上很難找,他很低調也不接受訪問。股壇上已知的事實上,高生是財技高手,尤專將工業股重組拆肉賣殼,本身只是尖沙嘴的一個小裁縫,後期做外匯,之後有近百億身家,手上有幾隻殼,連美國雇傭兵組織黑水的創辦人Erik Prince都可以請來,面子超大。他的門生個個天皇巨星,盧永仁、吳征、楊瀾以及蔡東豪都是其高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