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各方評論有來自「主場」博客及讀者,亦有自傳媒、政界、文化界等。以一間執業不足兩年的網上媒體來説,它的離去對於香港社會的震撼可謂令人動容。可見「主場新聞」的出現及離去已不僅僅是眾多新媒體的浮沉故事,它作為一個媒體企業的運作模式及展現出來的文化現像均值得認真探討。過去幾天已有不少文章從傳媒營運推廣角度分析「主場」過人之處,我反而想從政治及社會角度指出「主場」在這兩年香港民主運動的歷史十字路囗上,在開拓公民社會及公共領域的過程中給予我們的啓示。

政治有政治娛樂版,副刊有王迪詩帶起潮流。雖然已故的丘世文曾在《號外》雜誌以顧西蒙為筆名書寫《周日床上》 (而且好好睇) ,但論知名度、論爭議性,真係拍馬都追唔到王迪詩。一個單身貴族住喺蘭開夏道,以高姿態高角度寫盡金融中心眾生(外加類似《 Sex and the City》嘅情節),謎一般嘅身份令人遐想王小姐到底真有其人定係集體創作。當然,及至王迪詩 come out (!!)公開真人為楊潔深之後,謎底已經解開,原先嘅可塑性自然歸零。

我討厭這種「作家」

香港作家王迪詩小姐,請問你在寫那句「人生最大的煩惱是去ball到底穿Prada還是Gucci。」究竟在想的是要盡力踩低你口中的認識很多的這種女孩,還是有認真思考過?對不起,沒有人人生最大的煩惱會是去ball到底穿Prada還是Gucci,就算有,也不會是你口中認識到的那麼多,你這樣認為,只是對方只是你和對方的交情就是她在你面前只會提起 Prada 和 Gucci 的深度。

「都唔明有咩好可惜,當年我已經覺得呢本嘢好膚淺架啦。啲衫又唔靚,又無文化人寫嘢,又唔介紹下外國音樂,我喺中學果陣已經係睇《號外》同《音樂殖民地》架啦。我真係無經歷過乜鬼Yes card呀陳曉東呀嘅嘢。」可能Jacob現在作為平面設計師,慣了和交化人相處,是要維持形象,他忘記了我們可是他的中學同窗。

九十後的回憶:《Yes!!》

曾幾何時,《Yes!!》成了我們年輕一代的必備讀物,和《CO-CO!》、《快樂龍》並駕齊驅,老師愈要禁,我們愈要看。它提及戀愛的煩惱、提供學校二三事、搜羅生活時尚潮流情報,不單擴闊我們的眼界,還擴闊我們的視野。

近年來,有關香港的新聞自由的爭論不斷。一方面,有言論指每況愈下。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調查,在2011年,有54%市民認為香港傳媒進行自我審查,比起2002年的約3成多出超過二十個百分比。另一方面,有人認為,在整體上,香港傳媒擔任「第四權」的角色仍然保持不變,某些議題報道篇幅較少只是傳媒市場化的結果。無論如何,新聞自由牽涉社會公義以至全球城市的議題,事關重大,引起筆者的關注。筆者將從法律層面、文化層面、各項數據統計及比較「第四權」與「第五權」的角度出發,探討香港新聞自由的何去何從。

我對點擊率既多少可以轉換成幾多金錢,沒有太大了解,不過如果全職拍片可以養得起YouTuber,咁錢銀應該都唔會太少。我唔會認為YouTuber以拍片來賺錢有任何問題。相反,創意工業我絕對覺得大家要多多鼓勵和支持。不過,同歌手一樣,如果一個歌手,只係一部唱歌機器,而忘記左佢應有既使命感,咁只會淪為一個沒有靈魂既YouTuber。無論文字、音樂定係影像,都只係一個媒介、一種工具俾創作人將訊息傳遞至其他人身上。所以,內容同埋其背後既訊息先係最重要的。如果大家對旋律、題材都公式化既香港K歌抱著批判既態度,咁今日大家都好應該反思一下而家YouTuber既質素。

搞網媒真係好很抵

據說主場得十幾個員工,連個中型企業都唔係。坊間傳主場每月燒錢幾十萬,其實唔多,連蔡東豪自己都話係「小本經營」,但始終入不敷支。即係話,就算做到主場咁「成功」都維唔到皮。即係話,香港網媒呢個市場,可預見嘅收入頂盡都「只係」十幾萬,或者更少。又即係話,做香港網媒,如果靠市場定率到收支平衡,最多都只係每個月十幾萬嘅生意。

活在Matrix 的香港人

講述人類敗給電腦,失去了地球這個主場,人們所認識的世界只是電腦程式所創造的虛擬世界,它是機械世界的母體(Matrix)為培養人類作為能量來源所創造的,程式模擬1999年的人類世界,現實世界其實已踏入2199年,母體透過內建的各種程式,藉由和人體大腦神經聯結的連接器,使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訊號傳遞到人類大腦時,都彷彿是真實的。創造這個趨近真實的夢境世界,目的在欺騙被機器囚禁的人類,令他們以為自己是真正的「活着」並能繁衍下去,人類不再是born,而是grown,出生後便被安插在一個個的cell,給插上喉管,為Matrix提供能量,終其一生,都不得自由。

去羅浮宮每幅畫到底會引賞幾耐?我當時諗,D 畫咁堅,起碼分零兩分鐘啦。MISS話7秒,我當時真係相當嘅震撼,7秒短過打尿震啦,咪玩啦。但今時今日,我有時睇FACEBOOK,一篇佳作都留唔住我7秒,更莫講話要我課水比個作者,咁試問主場又點會為到皮?

香港人的網絡輿論主場

如曼聯解散了,其他球會仍能繼續營運嗎?兩者根本沒直接關係,因此一個球會解散並不代表其他球會不能繼續營運,更不代表球壇會倒下。套用在現今情況裡,主場結束了,其他網媒其實仍能繼續運作,而網媒亦不會因此消失。此外,一代巨星的滅亡,也許就是新星的冒起。現今香港如此多網絡媒體 如輔仁、852郵報、獨媒,總有個能承接主場新聞的風光及其在港人心目中之地位。試問,今屆世界盃有多少人還記得卡卡?事實證明,人是善忘而且貪新忘舊的。短期內,其讀者及作者必定還會懷念其文章及新聞,但相信不足半年 大家已經把主場淡忘了。取而代之的,將會是隨後冒起的網絡媒體。

旅行blog 不能談及政治?

真的沒辦法,香港快變成另一個香港,原因很多,當然不只是因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香港自己本身也有很多問題。如果我(在旅行時)連自己的立場也堅持不了的話,我的身份亦沒有人會支持,很快便會變得無影無蹤。

主場暴斃

《主場》暴斃,當然有花生友稱羨,畢竟該網生存手法–轉載多,「讀者投稿」多,給予無名投稿者正名少,自己立場見解也不多,稱之為新聞格仔鋪也不為過,然而無論花生友重視鄙視抑或無視《主場》,其懶人包形式綜合新聞,令多少原本疏於時事的香港人這兩年來藉《主場》之利逐漸為腦袋解毒,現在他們失《主場》,對原本已經近乎沒有媒體文宣的反共陣營來說,網媒上最有人氣的新聞超級市場一夜清盤,當然是壞消息。

一代宗師s

「有人就有燈。」《一代宗師》如是說。至於《主場新聞》內嘅博客,一路以嚟,全部人,將稿件任由《主場》免費轉載,呢班人,有大學教授、有行業專才、有文化人⋯⋯大隱,本來隱於市,《主場》令佢哋見光,聯結起佢哋,就係幫香港團結一夥知識份子,今日佢哋能唔能夠「遍地開花」,將自己所知嘅、所信奉嘅,用一個「有骨氣、有態度」嘅方法、延續開去,其實係一個新開始。

還未到放棄網媒的時候

繼肥佬黎的蘋果動新聞搞到有聲有色,蔡東豪也搞了個港版Huffington Post《主場新聞》,開宗名義說明了香港人由香港人主場。由於主場集合了不少行內精英,很快地主場新聞就成為了社會上一個重要的Opinion Leader,影響力不下於傳統紙上媒體。當時轉戰了網上媒體的朋友,頓時被其他人奉為先知,讚他走得前,比別人看得遠。這時,那位朋友跟我們解釋:「其實而家連阿爸阿媽都會開個Facebook同啲姨媽姑姐聯絡感情,網上媒體又點會無得做呢?我唔係咩先知,不過只要細心留意一下身邊事物,你就知個社會轉頭好快架。」

有「江湖傳聞」指蔡東豪將會轉戰壹傳媒加盟《蘋果日報》,我只係想講,反建制嘅傳媒冇唔分裂嘅本錢。《蘋果日報》有其堅定支持者,亦有更多仇家打風打唔甩。《主場新聞》形象相對地中立,難得建立一班固定擁躉,而家一下子捨棄而期望佢哋直接轉賬到《蘋果日報》,就好似劉慧卿嫁入民主黨然後期望前綫支持者自動過戶咁不切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