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每一個畫面、構圖以及相片中元素的取捨等,這些因素全都是攝影記者心路歷程及眼界的表現。本文會概括將成功新聞圖片的要素分為三項:訊息量、視覺衝擊及情感表現。

七一遊行,作為離地的趣味國際新聞網誌,是沒有任何準備做任何事。但幫手mon國際新聞的機械人,其實有個兄弟,就是 […]

每年總想unfriend 朋友

這幾天的臉書,你便會見到不同類別的朋友在臉書上的取態,老實說你是不是很想unfriend他們。當然,你一直post上街相,停車熄匙指控新聞,幫港出聲所謂的投票系統的漏洞,李純恩假聞之時,其實佢地都想unfriend你架。

去到香港時間7月2日早上,示威者開始被捕,往時西媒在這個時間,才剛剛開始pick up唔知幾多人係軒尼斯道位移d新聞啊,跟住得一段仔啊,但呢個時候正當d本地港豬新聞開始push 有幾多人被捕捉的時候,竟然出現了這個稀客。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有個甚麼「非法公投」的狀況,定係人多,今日七一遊行上西媒的速度快很多

係香港做苦力好過做製作

香港人很奇怪。「我下星期結婚,可唔可以幫手影影相」「我地呢個活動預算唔夠,可唔可以幫手做下義工拍拍花絮」咩叫影影相?咩叫拍拍花絮?我敢講只要是在行內的人,他們投放的資源根本遠高一個飯盒,器材,運輸,經驗,精神….最重要的:日曬雨淋

黃大仙衙前圍村自〇八年開始一直受重建問題困擾,到今(一四)年市區重建局將六月廿四日定為最後回覆搬遷限期,預計月底會清場。由一班青年和村民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今(廿九)日下午舉行最後一場的「衙前墟」,並在當中不滿市建局出爾反爾,要求保育村口位置,及興建一排兩層仿古屋。有村民表示捨不得那裡的鄰里人情,亦有村民抱怨傳媒的偏頗報導令他們氣憤。

請別怪責她們,一群年華逝去的女人,要以每天2小時的幻想連續劇,擠壓填滿一輩子空隙間縫,幾近成狂。懷胎十月之時她們看著TVB,到你羽毛初成又或夜夜笙歌之際她們還依戀著TVB,你又怎捨得戮破她們生命僅餘的殘憶,告訴她們東張西望是維穩節目,暴力抗爭的新聞以偏概全,而TVB的世界從不存在。

以為說一句「我討厭政治」就能獨善其身嗎?對不起,政治會自動走上門來。今天,被噤聲、被毆打的是一眾傳媒、一眾示威者;明天被封鎖的就會是你我賴以維生的Facebook和其他網頁。你能想像沒有Facebook、Instagram,甚至高登、thisav 的日子嗎?

在八十年代的台灣,還在戒嚴時,電視節目是千篇一律,吸引力欠奉,當時香港則俱有政治的地理優勢,成為中港台三地最先進的電視媒體地區,所以中台兩地都是看香港電視和電影長大的。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台灣由於地理是山多,以及政治環境影響下,地下形式的有線電視發展起來,還有電台同樣有這樣的情形,當時地下電視台極多,而且家家戶戶都會收看,這樣便影響了政府當時擁有的公營電視台的收視率,形成了一定的壓力。但當局在此時沒有嚴重地打壓這些電視台,甚至是沒有這個能力去打壓,而且政治環境的改變,電視天空終於正式開放,這個局面就是不能夠打壓這些地下有線電視台,倒不如正式規範,開放市場,正正式式讓這些地下走到地面,正式有牌營運,在沒有打壓的情況下,台灣的電視業正式在九十年代起飛,這個局面一直維持到現今,台灣電視行業在這麼多年下人才輩出,由幕後到幕前都成功培育到多方面人才,其實都是靠這個開放市場之力改變。

機密民意調查

我每天都會看無線新聞,看看他們如何做出有新聞道德倫理的暱名新聞。我幾乎每天都去茶餐廳吃早餐,每天都特意把mp3的音量調低聽聽周圍的人談什麼。每天都會聽到好些同學和同事給我他們聽到的街頭巷尾調查。香港,有很多上了岸(簡而言之,他們早就買房,早就有制度保障他們的工作,如當公務員或是大學教員等等),他們對世界的認知,跟那些「八十後廢青」,是很不一樣的。

Facebook 全面癱瘓???

F5 都爛埋,畫面都仍然係呢個~

今日死左個一刻,我真係相當恐慌,我個刻完全係同《家有喜事》李香琴冇電視睇個心情一樣:「冇Facebook 點算呀,世界末日架啦」。如果我唔係係office,我已經咆哮左出來啦。

離開電視,走上網上,幾個新媒體一星期以內,不時上載不同角度的文章,撰寫人包括參與者、被捕者,甚至參與者的家長等,他們試圖還原當日整個的場面,各自提出不同的觀點。雖然缺席的人,甚至在場的人都未必完全了解所有事情的始末,但是比起電視的片面式報導,新媒體的確是讓大家更為貼近真相,也激起了另一些關注點,如警察在警車上毆打示威者的事件。

慾望殘廁

朋友的定義很廣,打友誼波,是為Gathering,廣義來說,沒有錯的。而且不管男方女方背景如何,在國際金融中心的傷殘人士廁所敦倫,比起「返你屋企先做」,更加能夠表現出後現代主義以及對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強烈控訴。這個城市的經濟,就是一切圍繞著扑野繁殖結婚一條龍人生的商業肌理。雖然這對男女身光頸靚,但他們勇於突破約定俗成的性愛觀。廣義來說,這是針對地產財閥和資本主義的空間抗爭。沒有私人樓、沒有雞髀,一樣可以扑野,我得,你都得,他們就是成功例子。

笑甚麼,你也是林芊妤.jpg

經此一役,大家可能會更加留意事態發展,看看這位不紅不黑的女藝人會否因此而聲譽掃地,一蹶不振;或是因禍得福,借此負面新聞成功上位,風生水起。又或許再過幾天,已忘了這則娛樂圈的小鬧劇,回到現實,為生活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