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沒有任何的新聞/照片會值得以人生安全去換取,就算是一輯最好的新聞照片,都需要有發佈的機會,以及目擊者(即是你),去還完整件事件。所以攝影記者的專業,除了有獨到的攝影觸覺外,還有作全面的風險評估及對環境/局勢的了解。

倘若你在大陸生活,特別是年輕的一輩,他們很多時候都是上網觀看節目多於特定地透過電視台觀看節目,對比起豐富內容,互聯網的確是多姿多彩過電視很多,特別是視頻內容,大陸視頻網站多的是,還有例如小米這些機頂盒,基本上內容的多元化已經超過中央電視台這麼多個台甚至省台、衛星台等等,因為互聯網隨了轉播他們的內容外,還有是不同類型的外購劇,美劇、韓劇、日劇、香港劇集甚至泰劇都會有,還有人替你放上字幕,這樣的內容無疑是吸引了大量「國民」(已不是「網民」)所以利之所在,以及意識型態下的規範下…..

新媒體為集體運動組織者提供了一個節省成本(不論是財政以及時間成本)的渠道以傳播其對社會問題或現象的認知框架。這種傳播大抵可分為四種:其一,就從未接觸或相對較少接觸社會議題的受眾來說,新媒體的分享功能,使集體運動組織者能夠在短時間內以低廉成本(上網費用加上數碼裝置的售價)使其框架接觸寬廣、跨界別、跨地域而且具多樣性的人際網絡,以達致廣域宣傳效果。

寫作為咩?

當你發現,某些文種讀者人數較高,也有較多人喜歡,你會問自己是不是要照大眾口味寫一些你未必擅長但他們喜歡的類型,但當你寫了,你又發現效果不太好,那到底要何去何從呢?難道要放棄寫文嗎?不,我常對自己說,寫文是我終身的興趣。

哀矜勿喜,說不定下個死的就是自己,經黃小姐這一事,長自己一智究竟還是有益的,故暫且擱下不論原文的態度或遣詞用字不論,亦不探討箇中可疑之處,就只講一下成名與刪文的這些事情好了。

Betty 同樣高估了香港人的包容程度。現時,最容易挑動港人情緒的正是香港與中國的矛盾。香港人對從中國來港定居的人,早就有點顯得不滿,這次的主角更是以非法的途徑偷渡來港,行文之間亦大罵政府對她無理,更是牽動香港人的負面情緒。

現在傳統媒體借網媒去「推波助瀾」、「增加銷路」可謂清清楚楚的潮流,相比之下,這幾天新聞中,高鐵事件更加值得去追訪。但高鐵事件很多文件太艱澀,而且得來不易,很難由網媒主導,只能靠傳統媒體的追查去報道。由此可見,似乎現時香港媒體的傳播方式,「網>紙>網>紙」比起「紙>網>紙」的模式更加有效引起輿論。這可能代表了傳統媒體的一種退讓,因為「發起話題」的能力似乎比以往弱了(多少記者在網上「搵料」?),但網媒也不能就此沾沾自喜,挑起了話題後,主導輿論走向,擴大接觸面的,依然是傳統紙媒。

為何寫手界一直陽盛陰衰?女性對語言文詞不是更敏感嗎?一篇好文章應成一家之言,和稀泥 (即毫無原則的折中)的評論是DSE通識考生的水平,安全、平實但不好看。好看的文章泰半危險,一家之言的惹火在於它必需衝擊一般人的成見,但多數人會堅持己見並予以反駁,因為海耶克說,思想(idea)是人最珍貴的私有財產,如果你要說服他人承認自己的想法錯誤,就是要他們放棄私產,並引致「資本損失」(capital loss)

自甘墮落的大台

《東張西望》的前世是《城市追擊》,是一個資訊性節目,去追訪城中大小事,而不是用來幫自己電視台去漂白;而亞視當時《今日睇真D》,也是頗有質素,而非某親中高層的飛機杯。大家只要回想起這點,便會明白,為何那PA做了七個月便對這電視台那麼大怨氣,因為選擇了墮落的,根本是電視台本身;不肯再去努力的,也是電視台本身。

來自星星的大長今

《來自星星》已經有那麼多人看過,若然「電視大台」肯放下身段,以觀眾口味作主,把《來自星星》放在黃金時段配音播出,這才是叫做打鐵趁熱,其收視絕對可以大大超過目前正在播的甚麼《食為奴》(平均收視28點)。若再重金邀請全智賢和金秀賢來港,出席大結局宣傳,要打破《大長今》的紀錄,一點不難。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的朋友一直以來在社交網站「冥頑搜奇」協助我分享影片連結,他能夠獲取人氣和流量,我又可以在短片網站取得點擊和分紅,是締造雙贏、互惠互利的好事。雖然他經常盜取別人的影片後重新上載,畢竟他沒有侵害到我的利益。因此我就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所謂「朋友有信」,既可隱惡揚善、顧全朋友之義,又能從中得益,何樂而不為呢。

瀛寰搜奇偷片揭秘

司徒夾帶辯稱為了幫「朋友」,所以為偷圖偷片的「新瀛寰搜奇」背書。問是係佢明知咁多年來,佢位「朋友」不停透過偷片去打壓其他同行(而淨係唔偷自己的片),趕盡殺絕好多獨立創作人,從而令到自己間製作公司係YouTube一台獨大。咁多年以來佢一直無制止這位所謂「朋友」的偷竊行為,即係默許佢咁樣做,等同助紂為虐。我當呢個真係佢「朋友」,咁佢本人就係作為既得利益者,一直對呢啲咁唔公平嘅醜行視而不見。

做過Social media或者Marketing無論專才定intern都肯定聽過Content is King ,意指社交媒體上發佈的內容決定一切。當中李顯龍的Fans Page 2〜3天就更新一次,更有趣的是李顯龍甚至會Tag 外國領導人和他的內閣成員。無論做什麼大事或小事,Post 帖到Facebook至少讓人們知道李顯龍的動態不只高高在上Hea,加上Tag內閣成員會讓人們了解他內閣的工作,提高政府的透明度,有助內閣的支持率,理順管治。

在我小時候,亞視還未一蹶不振時,最喜歡看的就是《還珠格格》,為了這套電視劇,買了一整套的VCD 在家裏重温,而且主題曲或插曲都必定瑯瑯上口。試過因為在考試前顧着看VCD而受罰,為了這還哭了一大頓。現在有時也會聽回這套電視劇的歌曲,長大了回望歌詞,其實覺得瓊瑤還真有才,寫的歌詞都很有意思;「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感覺若真的能活在他們的世界,也許真會做到這種轟烈瘋狂。可惜的是當劇集去到第三部或出新版時,已經有種無法超越的感覺。

這些網站分享作品的方式,不是直接從原址按「Share」鍵分享,而是先下載作品原檔,再重新上傳到自己專頁,然後在作品描述部份「標明」出處,卻乏有原作者的網頁連結,情況在影片分享中尤為嚴重。有業內人仕分析這種特別的分享模式是為了使網民直接在自己專頁觀看,能賺到更高的點撃率和「Impression」,從而吸引廣告商;但另一方面這方式則剥奪了該屬於原創人的利益。有網民批評:「偷片上載,再張貼「資料來源」的做法無異於一個歹徒搶了別人的錢,然後在鈔票寫上受害人的名字,厚顏無恥。」

“R.I.P.”

老掉牙的家校合作,到底老師是不是不察覺有校園欺凌呢?到底鄰居是不是不發現家庭糾紛呢?我相信不是,活動分組總會看到一些蛛絲馬跡為什麼只有那位同學沒有一組吧?為什麼鄰居總是大吵大鬧?為什麼那位太太臉紅腫像被打過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