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今早新聞報導媒體大亨邵逸夫於家中離逝,享年107歲。他是有紀錄以來最年長的上市公司主席。他縱橫媒體超過八十年,他在香港發跡,並於這片地方創造了華語電影輝煌時代以及帶領香港人進入最篷勃的電視年代,他看準了港人的消費模式,放棄電影市場走進更普及家庭的電視媒體業,成功造就了不少媒體產品以及人和事,他退下火線,亦在他的退位後看到本地電子媒體落幕,他的人生,有如本港媒體發展史的縮影。

一個中女寫網誌

我在工作中接觸不少搵錢搵到盤滿缽滿的人,但在香港,搵錢多少與知識多寡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當我接觸網台和其他網上媒體後,發現好些網友對歷史、軍事、文學、科學都有淵博的知識,在時事評論方面,網上傳媒亦比主流傳媒中肯、有深度和有前瞻性得多,對於受慣《蘋果日報》和CCTVB洗腦的香港人來說,網上資訊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天地,令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立體。

BBC 版2013 大事回顧

BBC這輯做得用心的大事回顧不單不悶,反而令人感觸良多,對世情和英國傳媒生態又多了一重反思。我看這不僅是「大事回顧」更是「大事反省」,是傳媒為大眾總結經驗、記取教訓的良好示範。

網絡年代,讀者同時是編者。自從討論區興起,到現在人人都有社交媒體帳號,人人都你朋友的資訊來源。在這個生態之下,傳播資訊的方法與以前截然不同:傳播圖文訊息,已經不侷限於傳統報刊「徵集 - 印刷 - 發行 - 購買」的商業模型,任何人都可以開BLOG 開WORDPRESS,資訊可以立即公諸於世,訊息傳播不是靠單向的發行,不是靠被動的訂閱,而是靠讀者閱覽後的行為:在FACEBOOK 的年代,就是「分享、讚好、評論」。

你同佢講本土,要保衛香港城邦,港人利益優先,支持中港區隔,尋求本土自治。他跟你說普世,要包容文化差異,中港血濃於水,照顧大陸弱勢,反排外反歧視。

數年前Stephy出書,如意算盤早就謀劃好,以為賣弄一下文字就能另闢蹊徑,可惜書內錯字百出,惹來全城訕笑,她的罪過不在於扮靚女,而在於扮才女。不過現在「才女」用得太濫,Stephy沾得上邊也不出奇,畢竟才女二字由「才」與「女」組成,在your face your fate的世代色相遠比才華更吸引眼球。

網殺稻草人

我經常半開玩笑地說「網絡是稻草人的地獄」。因為現今網上討論犯上刺稻草人謬誤的現象比比皆是,而且當中不少都不是刻意扭曲對方的論點進行詭辯,甚至不是不小心誤解對方的論點而刺稻草人。寫過BLOG的人或多或少也了解這種狀態,這情況有時嚴重到令我懷疑一些留言作出批評的人根本連自己的文章讀都未讀過,就硬塞他們的想法在自己身上再加以批評,滑稽如讀者自話自說然後再自己批評自己一樣,根本無關作者事。

CSL與港視,N個小小啟示

當一男子把免費電視牌照的大門關上,另一道小小的側門被人悄悄打開了。無論王維基在記者會上如何強調港視收購中移動子公司純屬商業決定,始終難以排除這宗交易背後有人穿針引線,而且沒有受到阿爺打壓。當一男子以個人意志壓倒顧問報告、官僚程序以至廣大民意,激起社會廣泛迴響,建制派議員不敢傾力為政府護航,現在就連中央政府亦對於狠批一男子的王維基隻眼開隻眼閉,本身在政圈已無太多朋友的思歪連阿爺亦未見力撐,可謂腹背受敵。

井裡的人

在這個社會中,要保持醒覺相當的痛苦。特別我們每天都被勞役至筋竭力疲,回到家中,打開電視,已經不想再多想了。有沒有深度,是不是專業的,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看著電視機的光就夠了。還想要保持醒覺的話,就要多一份專心,也要多一份焦慮。所以,我們都選擇繼續沉淪。想要清醒嗎?他們說:不要把這個控制著整個社會意識形態的娛樂產業弄得太過政治。喝著海水,也可止渴。

子華‧視帝‧頒獎禮

「視帝即係咩?有幾多個架?係咪即係最佳男主角啊?」、「係咩人選我出嚟架?」,「50%專業評審、50%觀眾」,「哇!又真係幾專業啵!」這個計分方法,到底如何一半一半?專業評審有多專業?觀眾又有多少人參與?無從得知,但子華一連串的明知故問,已經讓無線顏面蕩然無存。

小電視迷看今年TVB 頒獎禮

到了2013年,其實已覺得沒有了TVB量產的劇集,生活都不會缺少了什麼。這一年的劇集,沒有哪一部可叫人為其喝采或心醉,《師父明白了》有創意但未成熟,《My盛Lady》只是重複黃子華的搞笑公式,一眾因第一輯反應好而添食的續篇,更是完全承接不到系列原有水平,現時其電視製作,不論是場景、情節還是人物,都追不上時代的轉變。於是,年尾的頒獎典禮,是專業評審也好,是全民投票也好,都無關重要了,因為不是最好對最好,而是在爛橙中找個沒那麼壞的。

雖然古語有云話一理通馬國明,但係呢幾年馬明嘅星路好似無教育電視片頭隻火箭咁通順喇。早喺《on call 36小時》第一輯嗰陣,佢個視帝位已經俾冧莊幾年嘅黎耀祥以李蓮英角色搶左。當時俾人話唔知係邊個同埋失落大獎嗰刻情不自禁流露出「駛唔駛咁假呀」嘅表情更加係一時佳話。

無綫不是香港電台、日本NHK和臺灣中華電視公司等的公營機構,而是一間私人企業。當然媒體要盡社會責任,但是公司內部鬥爭,根本是正常的。公司不同於政府,不同於國家,誰當老闆就由誰話事,就算是老闆操控結果,我們都無權指點。尤其是無綫已經一台獨大,又亞視又不爭氣,只是鬧頒獎典禮頒給自己人無補於事。

上回熄電視,收視跌破30點,整個FB都在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有些人就意猶未盡,要發起第二次的熄電視夜,在台慶頒獎典禮再罷看一次,最後呢?一個「視帝黃子華」就已經盡收天下心,HKTV是甚麼來的?食得架?(我最少認為台慶表演比頒獎典禮的可觀性高一點,最少以娛樂方面而言,表演比頒獎禮多元一點吧。)頒獎禮的賽果合理,又是否代表這種媒體霸權就可以一直延續下去呢?

American Eagle 的公關災難

American Eagle公關的處事手法不但荒唐得令人詐舌,更連基本的常識也欠奉,是上佳的 social media marketing反面教材。

香港人中意搶野,媒體當然又搶新聞,但往往搶完呢……呵呵呵呵…..當佢地尋日熱烈地彈琴熱烈低唱話路姆西單也已經去到瑞典果陣,單也其實已經順手去埋冰島智利大溪地。
唔講咁多,直接去地圖,最新好似去埋 摩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