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我是歌手」關我屁事

見到香港歌手鄧紫棋(G.E.M.)在國內一個名為「我是歌手」中屢創佳績。我相信鄧小姐是一位有實力的歌手,也恭喜她付出的努力而有所回報。但見到此節目,實在叫我對國內的歌唱節目,感到嘔心。這完全赤裸裸地表現現時國內的社會風氣。

近年「高登仔」創意無限,炮製一首又一首針對熱門話題的改編歌詞,例如陳偉霆及蝗蟲等,但講到在 Facebook 廣傳,則難及《罪與佛》。一來高登音樂台集體創作,以概念專輯形式大堆頭面世,正宗「唔打得都睇得」;二來改編的歌曲普遍都是經典、一兩首點題作諸如《如佛Viva 》先聲奪人,加上以佛教用語填流行曲少有先例,令人大開眼界。有了一串 “wow factors”,就可以在網絡世界引起話題及被廣傳--雖然嚴格而言,這些改編歌詞的水準略為參差,個別作品的段落純粹以佛家詞彙填充,而非全首由頭到尾改頭換面。

樂評?食得㗎?

在古典音樂的世界裡,音樂評論(德文:Musikkritik)其實是作曲家,音樂作品,詮釋者和觀眾間的一個橋樑。根據德國著名音樂評論家Hans Heinz Stuckenschmidt於1969年的一次會議中的發表,音樂評論是「對純音樂類型的創作(作品本身和作曲家)或再創作(演出實際和音樂家)之呈現的評價,其基點則建立於知識、經驗和比較,並由將主觀意見表達出來的勇氣所承擔」。

香港傳媒的哀歌

其實投資傳媒的老闆偶然也有好的,因為投資傳媒應該賺不了什麼錢,政策風險又大,肯放舊錢下海多多少少也是有心人。好似傳媒大亨梅鐸,有財力有經驗有耐性,慢慢建立政界網絡,但最終也玩不過中國的政策環境,要撤資走人。雖說投資傳媒的大老闆通常身兼數個生意,好多時投資傳媒都是希望借輿論平台造勢,或者和政府講數博奕時多個籌碼,不過客觀現實是消費者可以多個選擇,引入更多競爭,傳媒人和文人也可以在窄縫中生存,這也是好的。

終極河蟹

新聞自由從來只在傳媒老闆手中,這句話可能很難入耳,但某程度上卻是事實。即使是《蘋果日報》,今時今日,愈來愈多讀者討厭民主黨,希望把他們踢出政壇,政治版的記者又豈會不知道民心所向,但生果報死攬民主黨的宗旨絲毫未見動搖!報館老闆不敢為所欲為,要顧及顏面及讀者喜好,因為他仍然當報館是一門賺錢的生意,才需要俾面讀者,而在有民主的地方,政府、傳媒能互相制衡,因為兩者最終都要向選民負責,但在香港這個地方,政府、傳媒是不斷步向互相勾結。

最近瀏覽 facebook,發現本土派與左翼文化人在爭論,究竟「農曆新年」抑或「春節」,哪個才是香港人的慣常用語。這確是一個頗為有趣的題目。現今年輕人,包括作者在內,自幼用慣用熟的都是「農曆新年」,絕少聽到本地人會用上「春節」一詞。據了解,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和民間,「春節」都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用詞,那又為什麼現今香港人常用的卻是「農曆新年」?

薪水過低,不如跳槽?

傳媒競爭激烈,是眾所周知的,這亦是傳媒老闆一直未能將成本轉嫁消費者的原因,而且每年有不少畢業生投入市場,加上來自強國的競爭,作為僱主一方,市面總有不少選擇,於供求關係失衡的情況下,業內確實有工資偏低的情況。

他山之玉,不堪擊石

筆者對電影和國際關係毫無認知,一邊嘴嚼生炒花生,一邊觀看大師和 Jack Ng 的文章,增長了香港電影的知識,獲益不淺。長輩一句「唔識就唔好亂嗡」言猶在耳,所以筆者並不打算在這題目上著墨。反而,筆者曾經讀過幾年大學,聞說大學的學者出論文有一些基本要求,例如引述別人的意見時,要盡量引用 primary sources ,並向其作者作出適當的表彰 (attribution)。筆者好奇,究竟國際關係的學術圈子裡,是否也有這種規定。

在商場實戰之中,缺乏創意是沒相干的,買個版權,二次創作得好,財源也會滾滾來。大陸電視界龍頭湖南衛視出品《爸爸去哪兒》青出於藍,比韓國原裝還要炙手可熱,單單在中國市場就引起史無前例的節目效應,數以億計的廣告收益就此成為其囊中物。芒果台(因衛視徽號形似芒果得名)的中國覆蓋人口已超過七億,其又一成功,反映了的是今日中國娛樂節目已經走出昔日低質山寨的困境,這在過去幾年的歌唱選秀真人騷的大紅已見端倪。各個電視台的真人騷去政治化之餘,拍攝得有聲有色,坐擁數目超過五億的中國網民加持,發展潛力難以估計。

《明報》的人事調動,與無線中止合約,在法律的框架下都無可挑剔,正一你想告佢都告唔入。《明報》要換總編輯,重要性其實同你樓下間茶餐廳換行政總廚不遑多讓(如果你根本不看《明報》,那劉進圖之調職更是干卿底事),但你何曾可以「叉能廚」茶餐廳老闆的商業決定? Okay 你可以話《明報》乃擁有第四權的傳媒公器,更是少有能夠走進校園、荼毒……不,應該是教育下一代的中文報章,重要得很。但《明報》與劉進圖你情我願,劉進圖連悶哼半句都沒有,更不要說像黃毓民、鄭經翰當年被封咪那樣與俞琤對質。_,講呢啲。

電視前哨戰

其實電視戰一早已經展開,君不見當初WIKI把多少一台藝員挖了過去嗎?先不論一台有多麼的刻薄,但挖走人是事實,弄得當時一台三個時段卻看到某個藝員從八點半的古裝突然飛到九點半的時裝。當然,挖人是戰略,沒有對錯,只有是否用得合適,適合的就叫好戰略,否之卻叫傻仔也。

莫問喪鐘為誰而鳴

《明報》的沉淪也許是早晚會發生的事,一如今天榮登「公信第一」的《南華早報》,對不聽話的編輯生殺予奪,旗下員工無不閉口噤聲。若對權力姑息、妥協乃至屈從,持守不了傳媒的良知原則,立場逐漸傾向親建制,稟承的編採自主及獨立作風日漸被蠶蝕,記者人人自危之際,即使如何自詡,認受度亦必將破敗,流為官府或個別財閥的傳聲筒。

我們還剩下什麼?

沒有了公信第一的名銜,對《明報》來說,不算死症,始終擺得上頭條,就應該有心理準備,總有一天被人拆招牌。倒是,在毫無風聲下,手大換了報章的總編輯,再空降一位居住在新加坡的馬來西亞的人接任,這一步走得太粗暴,也太司馬昭之心。

今早新聞報導媒體大亨邵逸夫於家中離逝,享年107歲。他是有紀錄以來最年長的上市公司主席。他縱橫媒體超過八十年,他在香港發跡,並於這片地方創造了華語電影輝煌時代以及帶領香港人進入最篷勃的電視年代,他看準了港人的消費模式,放棄電影市場走進更普及家庭的電視媒體業,成功造就了不少媒體產品以及人和事,他退下火線,亦在他的退位後看到本地電子媒體落幕,他的人生,有如本港媒體發展史的縮影。

一個中女寫網誌

我在工作中接觸不少搵錢搵到盤滿缽滿的人,但在香港,搵錢多少與知識多寡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當我接觸網台和其他網上媒體後,發現好些網友對歷史、軍事、文學、科學都有淵博的知識,在時事評論方面,網上傳媒亦比主流傳媒中肯、有深度和有前瞻性得多,對於受慣《蘋果日報》和CCTVB洗腦的香港人來說,網上資訊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天地,令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立體。

BBC 版2013 大事回顧

BBC這輯做得用心的大事回顧不單不悶,反而令人感觸良多,對世情和英國傳媒生態又多了一重反思。我看這不僅是「大事回顧」更是「大事反省」,是傳媒為大眾總結經驗、記取教訓的良好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