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究竟寫咩先會紅?

每一個會公開發佈自己作品嘅創作人背後都是一顆渴望發光嘅星體,就算唔渴望發光,都會好希望有人認同、欣賞佢嘅作品。唔好比虛榮啲個字影響你想發光發熱嘅心,但依個係事實,總之,都係想有人透過你嘅作品認識你,讚你、支持你。低要求如我,比我個標題呃左入黎,以為真係會有秘訣講你聽寫咩先會紅,睇左我篇文,發現原來無料到,留個言講「我屌你老母無野睇嘅」,我已經會好開心。(其實好多要求囉,又要睇文又要留言。)

性保守的獵巫行動

馬賽承認同性戀情,聲淚俱下地表示自己「做錯了」,並表示自己已經「斬鑬」。這使我想起阿嬌爆發床照事件後的態度,拍床照/擁有同性戀人都是無涉道德的,她們卻依循同一套SOP,清一色地先否認,撇清關係,然後痛哭,反省,向公眾道歉,如同自己犯下道德重罪般。香港娛樂圈真是非常矛盾,一方面強迫藝人遵守一套極保守的道德標準,另一方面又肆意偷拍、跟蹤,拷問明星的私生活,犯下侵犯他人私隠的道德過錯,以滿足一部份觀眾的窺私欲。結果,圈內人全都必須是貞潔的聖女,圈外人則被成為偷窺這群聖人私生活的罪人。

當有人說TVB的劇集毫無新意時,當有人說環球膠報很「膠」時,想一想,是誰導致的? 在投訴多多的時候,想一想,為何TVB繼續可以一台獨大?為何環球膠報可以有25萬Likes?

Snapchat的出現卻顛覆了整個概念,拍照不再是爲了追求「一刻永留存」,「閱後即焚」功能反而成為最大賣點。發出的照片在閱覽後10秒內即自動消失,不留痕跡。試想像app程式編寫員向他人敘述如此構思,很可能會被嗤之以鼻,能即時分享照片的手機應用早已存在,無論是Whatsapp或Line均可達到類似目的,誰才會需要這樣的app?

點「讃」的災難

『讚』,英文網站的『like』。統計偏好時,一個簡潔的讚可以說明很多問題。但全球統計下來,大概有千分之三的人吧,他們點讚的意思跟一般人大相逕庭,基本是隨心所欲的,興致來了就讚,看到什麼都讚,點讚功能對他們來說就像『朕已閱』一樣,你也肯定見過,就是被稱為點讚狂魔的那幫人。這批人通常社交圈也極為混亂,什麼人都有,極大干擾了我們電子統計。

29點的意義

今次無線連這個大卡士節目的收視也一樣下跌,這區區的五點(而非在誤差範圍內的一兩點)已令不少廣告商在將來投資前三思,以免得不償失。尤其是當無線的節目為了給自己的藝人曝光率增加,而不惜與其他團體翻臉(還記得四大唱片公司與無線交惡的舊聞嗎?),現在連老拍檔英皇娛樂亦被無線得罪,令無線的節目吸引力大減,長遠而言廣告商將更有討價還價的空間,直令無線收入減少。面對網民今次狙擊阿叻失敗而談笑風生的那群高層們,不知道那時能否笑得出?

沉沒的孤島

你中文稍為好一點,別人已經覺得你的中文太深,看不懂看不明白,再搬「能懂就好」的哲學出來,大家胡胡混混就好,何必認真?觸目所及,「實施了強姦」、「有備同時無患」之類的囈語充斥,大家一樣得過且過,久而久之甚至失去了辨別文字美醜好惡的能力,不是汲汲於旁末的酸諷就是沾沾在無謂的訓詁之中。好壞美醜是美感判斷,有就是有,多談無益。長此以往,就算有中文語言天份的人,也不能進步,惡性循環下中文怎會好?

「河蟹」李慧玲的這一天

李慧玲今日在《左右》其實也說了另一個重點,就是今次純粹是她一人調動,其團隊會伴隨陳志雲繼續做《晴朗》。這一點,或許外行人未必明白,但我很清楚問題所在,皆因但凡做新聞評論,一個合作無間的團隊是相當重要,將直接影響每天的話題及評論角度;缺乏下屬的良好配合,主持人自己也不可能有出色表現。

冷漠縱容跋扈

電視台作為大眾傳媒,理應視廣大市民為米飯班主,到底一個以娛樂大眾為本的行業,為何能夠如此目中無人,逆民意而行? 無線正如政治權貴、地產霸權一樣,在缺乏民意認識下逐漸驕傲自大,行徑愈發囂張跋扈,日漸忘記了自己輝煌的成就其實是建基於民眾的。無線不知道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人討厭以感情線為劇集主線,以絕症作轉捩點,以燒烤作結局,以及一大堆技術「穿崩」,所以他們敢於播放粗製濫做的劇集;他們不知道香港人憤怒到何等地步,所以敢於在東張西望內大放厥詞;他們不知道市民的力量,所以他們敢於向號召台慶熄電視的市民「挑機」。

觀眾不能簡單地以「看」或「不看」去投票。電影台集商業及文化於一身,但香港的觀眾即使「不看」,也不能在商業市場懲罰之,不能以「不看」去排斥劣質娛樂,又沒有機制阻止劣質節目,《東張西望》內容偏頗,廣管局接逾2萬投訴但依然難動TVB分毫。

戲中老周電視台很吝嗇孤寒,小台慳錢,所以戲中吳準少(曾志偉)月薪常被擠壓。但現實上曾志偉雖是演藝人協會會長,但並不見得有助藝人取得合理薪酬待遇,擔任導演拍無線賀歲劇,演員只有一封無言感激,卻少有說一句話。在發牌一事上,卻反指王維基營運不加思索,是因為王維基給予一個合理待遇予幕前與幕後人員這是不該?還是曾志偉在角色上的衝突。演藝人協會理應是維護演藝人員的利益但在無線多年來以大台卻壓低市價薪酬對待員工,只因為是一台獨大而演員被擠壓,反而還未正式開台在無線眼中的小型電視台規模的香港電視卻有合理回報。

十二歲到英國留學,出生於香港的獨立音樂人Kevin (徐嘉浩),在深受英國音樂文化影響下,每天閒暇時在YouTube視頻找來了不少結他老師。在電腦螢光幕前,自彈自學自唱了三年後就開始翻唱喜歡的音樂作品,並上載到YouTube引來數以千計的支持者,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他自己學習音樂呢?「其實我由英國大學讀完書,回到香港後既是待業又無所事事,加上零九一零年YouTube短片開始興起,不少英美音樂人將自己彈奏結他的過程上載到YouTube,促使我走到家中附近的樂器舖頭,買了一支便宜結他,觀望著YouTube的結他老師們,撥弦、勾指、掃Chord慢慢學習結他。原本打算是打發無聊時間,卻發覺不知不覺愛上了音樂。」

近期關於鍵盤戰士的爭論很多,有些批評鍵盤戰士只懂在網上打飛機,對實質的爭取民主、電視發牌等等事件,沒有幫助。作為一名鍵盤戰士,我的回應是:鍵盤戰士好__有用。

那十一項因素,基本上是老生常談的因素。我想指出據坊間的講法,因素(二)管理局呈交的建議是批出牌照給三間機構。而政府決定發出兩個牌照的理據,可能是因素(五)整體免費電視市場的持續經營環境;以及因素(六)顧問就引入新競爭者對免費電視市場競爭環境的影響所作的報告(當中包括對各申請機構競爭力的評估)(顧問報告)。作為市民及學者,在不能完全理解政府如何評估整體免費電視市場的持續經營環境及不知道顧問報告對各申請機構競爭力的評估的評估時,我們很難去理解政府有何真憑實據去說只能發出兩個批照,以及為何不發給HKTV。

係啊,從今日開始,班港男港女又可以再次聽到容祖兒嘅歌聲喇──咦?乜主題曲唔係變咗做《續集》咩,點解重可以聽到「彈爛啲罅彈爛啲罅彈~~」㗎?我好好奇問咗朋友,佢嘅答案真係一針見血:「炒得多冷飯,就會炒得好好食囉。」我跟住上網搵吓雞汁台過往炒冷飯嘅戰績,睇完之後……哦~唔怪得之雞汁台可以將《衝上雲霄》呢盤十一年嘅冷飯炒得特別香,連港喱都愛上咗,明白哂。

以商業模式運作,由租用地方、錄音儀器、前場網頁後場儲存、甚至乎主持車馬費,樣樣是銀兩計算,需要大量資本,無論是政黨組織或媒體公司,無可避免要考慮收入模型(Revenue Model)。最常見是廣告(包括節目前後、冠名贊助、植入式或網頁Banner)及會員制(優先收聽、入會著數或純捐獻支持),不同模式可以Mix & Match,而當今大部份此類網台,收支平衡也十分困難,好些會借助賣宣傳品及舉辦活動收錢。網台發展近十年,但無論覆蓋率或Revenue Model仍在摸著石頭過河階段,而2013年,可能是競爭最激烈、內容或手法上也最百花齊放的時期,看見他們的動態,也確實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