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沒有人想到,電視牌照會弄到滿城風雨,過去兩星期,政圈、娛圈風高浪急,香港人沒有權利去選特首,今天連選電視台也沒有機會,只餘下兩隻腳走去公民廣場,一張口在鐵屋吶喊。左一句一籃子,右一句行會保密就是黑箱作業的最佳盾牌。十月前,若高等院校邀請王維基,大都是談公司管理、企業管治,沒有想過,今天他來臨理大是和同學講公義、談夢想。也許正如他所言:「至今發牌與否已經不是至關重要,最重要的是香港是否仍是行法治、講公義的城市。」

RMHK是仿傚《RM》而去製作節目。由第一集「蝦碌」甚多,到現在開始發展成熟,由拍攝、組織、甚至是成員之間的默契都持續提升,可以說RMHK節目製作甚至可以媲美電視台的程度,甚至有一定程度的知名度。相信香港的電視台所擁有的資源絕對比一群網民所集合的為多,但現時的電視台往往墨守成規,不敢打破框框,製作使香港觀眾耳目一新的綜藝節目。

英國沒有免費電視?

嚴格來說,英國是沒有免費電視台的。要看電視(即使是最基本的五條頻道),就要先付牌照費。老實說,若不是今年搬出宿舍,我也不知道看「普通」電視也要付錢。以我家為例,彩色電視的牌照費是約145鎊一年(約1800港元),主要用於支持BBC的電台,電視台和網上的服務。聽起來很多吧?但是,經過一輪複雜的計算,每天只需付大約$5左右。聽起來還不太壞吧。搞笑的是,由於黑白電視的牌照費約是彩色電視的三分之一,所以國內仍然固執的使用黑白電視的人出奇的多:印象中有篇報道指,單是倫敦地區便有最少6萬部還在運作的黑白電視。(這還不算沒付牌照費的電視)拜託,這可是2013年…

電視劇與單元價值觀

單元的價值觀下這手法很難用好。比如跨世紀的時候作品有叫「創世紀」,裡面講在社會打滾的三兄弟,觀眾看起來也親切。電視台其實一直有這樣的傳統,問題是編劇信守的價值觀卻漸漸只剩下一條,因為只有一條最大原則所以做不出花樣。這像是一條「努力向上」的線,一端是成功,只要努力,每人都可以當上中產,即是店東、律師、醫生、刑警等等專業人士。然而這系統的另一端,處理各種的失望,大概是他們少時候沒有努力把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精彩,比如侍應、運輸、廚師,變好的概念,城市的公民方向一致而明確,就是當上上述的中產,一個變好的故事又只能寫快樂結局的話,就一定關係到上面的中產。耐心看的話,這套系統以外的人,他們是不寫的,因為貼近人物生活是打動人的基礎。真正最頂層所不可高攀的人物,比如行會成員,就算化身成為古裝片,沒有一個皇帝可以類比董建華,他們連李嘉誠也不敢映射,所謂皇帝跟鮑魚店的店東性格是一樣的。

捍衛屬於我的自由

朋友以為我不喜歡看電視,
我回答,只是因為,電視已經沒有什麼好看了。
偶然也許有一兩套劇集能夠吸引到我,但,真的很偶然。
大部份時間,千篇一律的故事形式,見完又見的演員,在重覆重覆的播放著。
我的人生每天都已經在重覆做著一樣的事情,
我不想,明明應該充滿「創意」的電視節目,也同樣地重覆著。

上星期二政府公布結果、揭開戰幔之後,王維基未有即時回應,而是在翌日才召開記者招待會。沒有煽情的呼天搶地大控訴,也沒有滑稽的曬馬式擊鼓鳴冤,只有沉著的陳述。王維基表達對政府自行改變遊戲規則的質疑,要求公開發牌評審標準,進而批評政府黑箱作業……每字每句都衝著特區政府而來。除此以外,王維基沒有把話說得太死,港視會否在 2015 年競投大氣電波、會否收購亞視,一概都沒有明概的答案。可以肯定的,大概只有王維基仍然熱愛香港。政治上,王維基貫徹始終保持正確,讓「愛國愛港陣營」沒有攻訐的理由。

一男子的自作孽

王維基電視台的出品,不要忘記,還是會受政府規管的。我們不可能在《警界線》裡面,見到有角色大罵共產黨X死自己老母。所以他能提供我們的,只會是娛樂,也只能夠是娛樂。梁振英硬要逆民意而行,是發神經地自己置於香港市民、王維基、港視員工跟中共的對立面之舉,往自己身上綁不必要的炸彈之舉。「三揀三」的安排,是絕對不會影響阿爺管治,也不會啟蒙得到飲飽食醉就開心的香港人的。

一場由電視燒起的大火

香港電視失落電視牌照, 損失的不是廣大香港觀眾, 也不是港視的一眾台前幕後工作人員, 而是失落了整個創意行業, 賠葬的更是香港賴以繁榮的程序公義。當政府常常要說振興香港的創意工業, 要投資多少個億去培育人才。但當王維基揚言要破舊立新, 將新思維、新角度帶入電視行業, 政府又怕控制不了, 欲蓋彌彰以「一籃子因素」解釋拒絕發牌。電視是大眾「精神鴉片」, 麻醉市民思想。一台獨大, 每天晚上三線劇集主題只是舊酒新瓶, 日日夜夜向大眾灌輸「我只係想平平凡凡打分工, 每日唔使諗咁多野就好」的價值。

悼念港劇的光輝歲月

事過境遷,電視台間的競爭成為歷史,香港現時的免費電視台實際只有一間仍在「運作」,但創作未有與時並進,多年來不思進取常受批評;另一家免費電視收視長期偏低,更只依賴不斷又不斷的重播霸佔珍貴的電視頻道。年輕一輩慢慢遠離電視,到電腦上找尋更創新,更具素質的台劇,韓劇,美劇等。2009年,政府決定開放免費電視市場,為香港市民及走下坡的電視工業帶來一陣樂觀的盼望,但希望愈大,換來的卻是更大的失望。

我都想呼籲香港市民係10月20號企出黎。某程度上我覺得政府已經蝦到我地市民想心口。我地唔止係冇左個電視台,冇得睇認真制作、更多元化既電視劇咁簡單,而係我地冇左公義,陰謀論睇,如果今次香港電視網絡不獲發牌係政治打壓的話,我地更加冇左創作自由。我引用蘇局長一句說話:「循序漸進」,先是教育,再是電視台,下一步是什麼,不敢想像!我唔係陰謀論者,希望以上所說的只係想像!

中共只想香港做文化侏儒

北京深知「香港人」這個身份醒覺,是對港共統治的最大隱患,王維基的電視台擺到明叫「香港電視」,旨在振興香港電視文化,市場策略以香港消費者、廣告客戶為主,這個面向香港觀眾,深信香港單一市場已夠做的電視台,唔覺意踩中了中共日日洗腦香港市場太細,一定要中港融合的謊言,阻礙其摧毀香港文化的大計,故此一定要消滅於萌芽期間!北京深知「香港人」這個身份醒覺,是對港共統治的最大隱患,王維基的電視台擺到明叫「香港電視」,旨在振興香港電視文化,市場策略以香港消費者、廣告客戶為主,這個面向香港觀眾,深信香港單一市場已夠做的電視台,唔覺意踩中了中共日日洗腦香港市場太細,一定要中港融合的謊言,阻礙其摧毀香港文化的大計,故此一定要消滅於萌芽期間!

單一電視文化反擊戰

就連筆者的母親也開始學會了「網上韓劇餸飯」。想當年,筆者母親每天晚上都會看無線劇集,但這幾年,她開始天天跟筆者「爭電腦」來看韓劇。筆者近日問其原因,她如是說:「因為無線不好看啦,每一套劇都是同一堆演員,同一種劇情,很悶。」這並不代表全香港人對香港電視劇的意見,但我相信絕對有一部份香港觀眾會對以上一句話有共鳴。今非昔比,只要有智能手機或電腦,香港人的選擇就不再只有無線和亞視,變得可以選擇觀看其他國家的節目或本地的網絡影片。對香港電視的消極抗爭已無聲無息地展開,而這種抗爭可能已經開始影響到香港的免費電視台。

維基的媒體夢與路

說回維基夢破,但終歸要走回現實,手持的製作產品以及公司未來走向是市場上或者大眾會較留意。王在中大論壇表示不排除會搞電影,但現階段搞電視的可行性卻較微。這個決定,在商業立場上,的確是正確決定,因為不能夠置股東利益於不顧而不找出路。但站在民眾的路上,維基的結果卻是社會上的止路。

電視 - 生活的記憶

筆者是一個標準美劇迷,也有看英劇。除了看,我還有葡萄,葡萄隔離飯香。香港沒有製作過好節目嗎?《大時代》、《狂潮》、《網中人》……只是一台獨大後,沒有優勝劣敗,坐擁絕對優勢下……粗製濫造還是_下至15上至35的收視,誰怕誰?偶而來一套《天與地》,COOL魔輕輕一句力場,還不是引來千呼萬喚的Facebook status?至於ATV,「坐擁絕對劣勢」卻仍然立於不敗之地,牌照依舊在手。在行會考慮「節目的策劃及製作能力」下,ATV仍比香港電視更有資格,誰怕誰?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下午三點,你可以選擇去集會,也可選擇:道地星期日影院:《戀戰沖繩》《童夢童心》宣明會特約:《伴孩子走過戰後斯里蘭卡》《光之美少女:幸福精靈》當然,少不了晚上記得……《May姐有請》 同埋《超級無敵獎門人|終極篇》…………SUPER ~

電視發牌風波,王維基帶領的香港電視「大熱倒灶」。三揀二的決定,再次體現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而這個結果,卻是北京的專權者精心安排的局,甚至樂觀其成。北京透過代理人直接統治香港,操控香港的政經文化命脈;以其政治權力,寫下香港的遊戲規則。過去,一些對政治無知、冷惑甚至討厭的人感覺不了;不明白香港多了一群躁動不安青年,整天都在聲討權貴,卻不去「由低做起」。今日,或許他們終於有所眉目。

媽的!我做錯了什麼!

本人鄺皓揚正職為香港電視助導,我一直認為香港是一個法治而不是人治的地方,假如香港變成人治,失去公平公正及公開的機制,那政府不要跟我說什麼你們會維護廉潔核心價值。假如你要判我公司的死刑,也請你給我一個原因,讓我可以轟轟烈烈的輸,不要讓我們犧牲得不明不白。我曾經參與過一套的紀錄片,我不知道大家能否有機會欣賞…但我有一些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