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打壓反對電波,無所不用其極

當年王維基擔任亞視行政總裁後僅兩周,就發生疑似「迫宮」事件,據當時的一些消息人士指,王維基被「迫宮」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當年曾公開地表示「不會做中央台」,這也成為了亞視其他高層(當時已可算是親中)對他的不信任所致。中共不僅是比方丈更小器,他們選擇放權、又或者間中跟隨民間聲音去走(例如烏坎事件),最重要的條件是他們能夠完全掌控當前的狀況。王維基很有可能就是那番言論,令中共對他的信任馬上跌至負分、變成了「中共的敵人」而需要打壓,於是就有了後來「三年前邀請我搞免費電視台」、到頭來開台卻一拖再拖的情況。相對地,Now和Cable的新聞部在本地而言,雖然比較多批評政府的言論和節目,但至少沒有這樣公開地進行反抗,因此中共就覺得尚未需要向他們開刀,可以放行。

小小一個《星夢傳奇》公眾也可以看不同參加者的表現,落敗的不多不少因技不如人。假如王維基是「技不如人」,大可公開宣佈,何以要保密?還是有其他原因?準則不公開,就是不公平競爭,既然是不公平,這「沒有原因的失敗」就影響到整個社會的公義。今天是行會審批免費電視,明天或是會是法庭審案嗎?一旦法庭審案不再公開,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尚在?

2011年8月,日本有2500名市民遊行到富士電視台示威,同時有10萬網民觀看直播,抗議富士電視台播放得太多韓國劇集。這個原因聽起來好像很好笑,但隨後這鼓反韓情緒繼續上升,讓其他日本的電視台也不得不去正視,例如NHK電視台在2012年的第63屆紅白歌合戰上,不再邀請韓國歌手。

發牌離不開世代鬥爭

脫節的老屎忽都不太會上高登,玩Facebook。他們的生活安逸有餘,沒甚麼苦水想要跟別人吐,飲飽食醉又是一日。TVB、民主黨、陳師奶,其實是鞏固超穩定社會結構的服從者聯盟。因為身邊的愚人罵不醒,公司的senior又踢不走,所以在香港電視破繭而出的時候,大家便集中火力去恨 TVB,恨它的無德無能卻又霸佔高位,恨它怎樣把躍躍欲試的新血壓在地底。這裡指的新血,不單是挑戰者香港電視,更是TVB體制內有志不能伸的犧牲者。大家都不樂見TVB的成功,因為太清楚那只是由於無人問津的亞視積弱而致,而非TVB的劇集吸引。十多年前亞視偶爾發威,單是跟隨外國問答遊戲潮流引入《百萬富翁》一役,也就足以把TVB打得落花流水,足見TVB自身之乏善足陳。這股控訴社會的負面情緒投射開來,以年紀偏輕及年紀不輕但緊貼時事的網民領起,怨氣比沼氣還要濃重,蠢蠢欲動已久,卻因為只知遊行、唱歌、圍政總的社運領導人的誤導而依舊潛在石屎以下,爆發不出來。

為什麼要撐香港電視?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支持他個人的夢想,因為很悲哀的,香港的社會已經容不下任何夢想。工作大半天,拖著疲憊的身驅,換來的只是勉強得以糊口的薪水,還哪裡有談夢想的可能?就算你不計較個人得失,還有高堂妻兒;就算你身無長物,依然得為一個床位折腰,為了夢想放棄已經有的一切,從頭開始,實在太遙不可及。「成功需苦幹」,夢想只是某些階級的特權,卻是普通人不敢宣之於口的一個詞語。王維基是做到了我們想做,而沒有能力做的事,頃刻之間,香港人的夢想和他的夢想,好像連在一起了。

我們憤怒,不能不戰

最應對抗的是政府的態度。當問到不發牌給香港電視的原因,這是完全不透明的審批制度。難道香港人真的沒有權去了解當原因嗎?難道香港人連這等最低程度的知情權都缺之?任何政策決定,必有其背後一套道理支持。若果有道理的話,就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解釋清楚為什麼不發牌給香港電視?

建設?為港豬建設,再精辟既分析,再詳盡既建議,都係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琴晚一知道維基冇牌,第一時間好認真咁諗:香港曾經輝煌一時既電視文化,究竟應何去何從? 有冇可能發展網上電視? 港府黑箱作業,市民又可以點抗爭?圍政總多數唱K收場, 公命抗命有冇可能?不過好快覺得,其實諗黎真係晒氣。就講上年,DBC停播,政府撒手不管,港豬又話咩撐到底,結果點?諗黎,真係晒氣。

1137香港電視的分析

1137今日收市報$3.07, 開市為$2.38. 今日收市為五十二周高位。若其他資產不值一文,現金與金融資產共22.7億,負債與承擔/commitments共14.5億,只計現金及其他金融資產的淨資產值約8.2億。以發行資本數目為8億股計算,每股值約$1.0。

香港電視 何去何從?

筆者最擔心的是,香港人憤怒一兩天後,就會慣常地回復風平浪靜。筆者看著實在不甘心,更不願在網路上打飛機寫文字後就了事,很希望可以「做」一點事。但現在我們有甚麼可以做的?以下僅為香港電視及港人作一點建議,希望集思廣益,想想看如何跳出框眶,在沒有電視牌照的情況下,讓港人仍可以欣賞到香港電視的節目,並且令這些方案比傳統電視更為普及,更有影響力。

係唔發牌畀你,咁點丫?!

擾攘接近三年,政府終於批出新電視牌照。眾多香港市民期望發牌,由王維基經營的香港電視網絡HKTV 不獲發牌。當然,政府沒有解釋原因。這是預料之內。港共這招真毒,一方面掃除搞局,有志翻天覆地改革創新的王維基,使他於兩難,不慎甚至會一鋪清袋,難以翻身的境地; 一方面,發牌已經拖到不能再拖,不如來個決議,了斷一燙手山芋。反正可以不給理由,黑箱作業,吹咩! 在共產黨眼中,港共政府今次立了功。王維基唯今之計,只有收購亞視或開辦網絡電視台,否則好快玩完。

亞視仲唔發達?

仆你個街,發兩個免費電視牌照,唔放香港電視,亞視仲唔發達?首先傲將軍利益申報一下:十年不看無線,更多年不看亞視,間中看有線新聞,喜歡Now網上新聞,手持數股1137,打算放長線。大家以為打擊王維基?實質政府在打救亞視!有線同Now有甚麼質素節目可供廿四小時免費播?除了跟TVB一樣「哈哈哈哈」之外無他法,只有買。當然可以外購,但要吸引師奶同本土派(大中華派上番土豆啦,不過香港係境外地方,要用VPN,加油!),要有高質粵語節目(尤其是劇集),向哪個買?TVB?咪玩啦,有好節目都唔益你啦。亞視?呃,當我無問過。那當然是向恨出劇恨到死的王維基買。兩個新牌仔係莊,無牌的Wiki係閒,那,寡頭壟斷下,任憑王維基千般不願意,兩間電視台出價一定不會高,好像恃老賣老的經理請後生仔一樣,又坷刻壓價又厭三厭死咁款,明明自己無人咁叻。

香港人不應只deserve 雞汁

還記得跟王維基和香港電視的員工見過幾次面。第一次,當時就跟朋友與幾名香港電視新聞部的員工見面,當時他們對發牌仍是充滿信心,還跟我們討論了許多有關香港時事節目的缺陷,外國的電視時事節目又是怎樣,時事節目可以創新…聽過一大輪,他們資料及衝勁十足,我真的是感受到他們的這份「想搞好一件事」的熱誠。相比一間hea做,一間亂做,我想這份熱誠就是不少藝員走出comfort zone,幫一間前途未卜的電視台當開荒牛的一大原因。那次是我第一次對香港媒體業抱有希望。後來雖然香港電視表示只會投放少量資源至時事節目,我都覺得這只是營商上的策略性退卻,並不是放棄原則,對它仍有很大信心。

如果以質素去計以剔除其中一間,奇妙理應是首選,但是奇妙個爺是吳光正,吳是特首支持者,點都要有回報,自然是坐定有牌。所以大家都估一係澤楷或者維基冇份,當時大家以為澤楷冇份係因為其Now 的新聞台及其作風都對梁特首不賣賬,但後台如此強硬實在難以被拉倒。最後勝出。

想跟王維基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港男港女才不滿發免費電視牌照現況。自從有亞視的出現,加上無綫節目質素愈來愈差,經常出現May姐同雞汁,大家多了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不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反對發牌的理由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一定不會得到某些 benefit ,不是每個兩個台的節目你都覺得「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維基台,或者叫它再吵就殺無赦,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星夢捧紅某傳奇

其實TVB一直都在幹這回事,去培育或調教出他們認為最優秀的歌手或演員。在演的層面上當年的五虎比起昨日的奧運五子(自己查下係邊幾個)明顯更為典雅;在唱的層面上勁歌金曲一直給歌手一個很好的平台讓觀眾好好的記住他們的樣子,陳奕迅李克勤等人也在那銀藍的舞台上演繹過大會堂演奏廳的歲月如歌。可是跟四大唱片公司鬧翻以後勁歌金曲也銷聲匿跡,TVB轉移陣地透過參考外國歌唱比賽而殺出一群二線尾三線頭的歌手,除此以外就是容祖兒和林峰分佔天下,這時即使跑步機上再悅耳幼稚完再動聽人也對TVB那種近乎執迷的吹捧感到煩厭;他們需要一個新人,一個新的名字去唱TVB劇過多的主題曲。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來自尼日利亞Chimamanda Adichie,爸爸是大學教授,生活充足。她在演講中提到她十九歲時住美國求學,當時室友知道她是來自非洲的時候,就驚訝Chimamanda的英文很好。她並不知道尼日利亞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也以為Chimamanda不懂得用熟食爐。這位室友對非洲就是只有單一故事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