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今日洗版嘅除左叫人聽日去集會「G20 前背水一戰」,仲有有人截圖,話香港警察嘅instagram 用admin 身份like 左一張海灘大波妹嘅圖。

大家也是一樣。

「主席郭顯熙承認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於會前辭去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之位,即時生效。」

請問什麼叫「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

我很喜歡那些覺得看了自己面書就等如全世界跟自己同一樣想法的人。

如果不是義士的輕生,星期日的200萬人都不會出來。然後,今天看到很多人說「民陣割蓆可恥」。有什麼可恥?他們的生活,就是要永續社運

上世殺左人,今世做記撚

今朝又見到個同學 forward 果個咩黃台仰做訪問,唔撚睇由自可,一睇把幾兩把火,你老母個臭閪個撚個記撚記閪你地使唔撚使咁既態度呀?呢個係政治犯黎呀!第一條問題問人仲講唔講毒啦,人地答唔搞啦。下條問題,直頭係問:咁你係度做乜撚野。

係唔撚係鬼?

明報而家真係好撚有心呀,畀個頭版你宣傳69,有咩效果?效果就勁囉。你諗下,64本來就係一年一度令人記得中國既日子,個撚個係今日,個良心就會忽然走撚返出黎,記得中共係一個殺人政權,鄧小平話架嘛:你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安穩丫嘛。大家呢二十年,你話係咪好安穩呀?記得你去維園之前,要入錢入錢入錢入錢啦。

作為一個現代社會既人黎講,我以為好多人應該已經好清楚知道,知識係接近無限既,更重要既係知識既傳授方法,即係教育,究竟有無用岩方法。唔識唔緊要,個問題係最後佢地長大之後係咪知所善惡。而唔係單純佢唔知XXX,就走去恥笑佢地。佢地對歷史真相一無所知,更加應該鞭策既,其實係咪已經係成個社會已經變質、事事都自我審查既白色恐怖呢?

忽然洗版既,係Chanel J12 的廣告。好多人睇完條廣告之後,都有好大反應。有人話要即刻扔晒啲J12。有人就話,點解會搵陳偉霆。更有人話,陳偉霆簡直係香港既奇蹟,一個平凡都不能,才缺藝窮的人,可以成為中國最紅的男明星,呢個唔係夢想係咩。

看看港人的雙重標準,時常拍戲飾演飛虎隊教頭演員王敏德,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港拍戲,當年《神奇兩女俠》入面做男主角,那時他剛剛從美國來港闖天下,到今天他來港生活也有差不多三十多年,但他每次演戲,他仍然半咸半淡的廣東話演繹,有時候還完全是英語演出。不是要說來香港一段時間,要學好廣東話嗎?外國人說半咸半淡廣東話,就覺得好可愛,好叻叻,但一個藝人不能說出一段完整英美口音的英文就被恥笑呢?

長達九年的電視劇王朝,終於在一片唾罵聲中落幕。儘管《權力遊戲》開創以拍電影的手法和成本去拍電視劇的先河,大結局更沖破HBO有史以來的收視記錄,可惜在一眾影迷心中,這已經一套爛尾的劇集,沒有多少剩餘的品牌價值。除非原作者George R. R. Martin在有生之年寫完成套小說,然後HBO把第七第八季砍掉重拍,否則一切《權力遊戲》前傳外傳都不會很受歡迎。

喂,呢條白撚痴就唔係今日先知,你又笑佢呀?好啦,又笑下啦?原來香港昂山素姬問人「點面對自己個女」

你對陳維安涼薄之時,又有沒有想過南丫島慘劇,又或是經歷海難的香港人,對著這笑話是笑不出的?我的家人,都有癌症歷史。她們有不少都經歷癌症治療的人,所以他們對韓劇內出現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絕症gag,有點感動都不覺有。

食個豆腐都得罪你啊?

女權最矛盾嘅地方就係佢地所謂嘅目標係要女性唔再弱勢(雖然我唔知弱喺邊啦吓),但每次出嚟抗議或者自覺被迫害嗰陣,將女性塑造成最弱勢嘅永遠都係女權本身。每次都話女性被壓迫,每次都話社會冇將男女一視同仁,但明明大眾都冇做過啲乜,只係女權拉低女性嘅能力然後話女性比人睇少,你一質疑佢就係霸權,唔尊重女性,然後你身上就會多咗一堆罪名。

當拖糧是行規,你如何做?

出稿收錢先?結果呢?「就畀d 廣告界癲佬係d 圍內吹水group 度講你(佢又唔知我係入面果下好野架啵!哈哈哈,做人最蠢係咩?以為自己係背後講人是非,但佢句是非係講埋畀我聽既!)講完出黎,先要畀一堆網民話,之後再畀大戶講句『永不錄用』。」

有一種小人叫杜汶澤

人就係咁撚樣。找數果陣,一定想拖;收數果陣,一定想快。而家有幾撚大件事先?拖數之嘛。你做撚左高牆,做撚左資本家之後就一定係咁撚樣架啦。最撚好笑既係,係網上面仲有好撚多狗出黎同個拖糧既資本家護航,話唔撚識「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有乜撚野好撚相見呀?你痴撚線架,你老細唔撚出糧畀你好唔撚好?

嚮往知識、探觸真相、鑿開內裡,保持對世界的疑問,張茵惠從小窩在漫畫店裡奔放天馬行空的想像,把字典當床頭書,凝望著喜歡的部首神遊,靈魂在他方。還沒成年就考上了台大法律系,輔系中文,晉升新聞所,學歷堪以精緻比喻,但自己是誰這個永恆課題,解謎鑰匙,仍與 MPlus 同步鑄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