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梁振英僭建門風波,事件本身越揭越醜惡,但事件的影響力卻在各個歸邊傳媒出力撲火下越來越輕微。對這六大疑團,梁振英根本一個也無法回答,他的處理方法,是一方面指自己不知道僭建的事,另一方面卻又擺出一付無辜卻勇敢的樣子,「認為自己作為業主是有責任,會一力承擔」,再來便是「展望未來」:「希望大家將來會憑他的工作及表現,相信他是個有誠信、值得信賴及支持的行政長官。」配合傳媒出盡全力淡化事件,於是香港人又再像被落了藥一樣,無可無不可地接受了「既定現實」,任由謊話連篇,僭建處處的梁振英當特首了。

《東方日報》指這十多輛裝甲車、工兵用車入城不屬於正常換防。如果報導屬實(不要忘記那是東方),那等於增兵香港。星期六無線晚間新聞,播了很久神舟九號升空、領導講話、太空人家屬很高興之類的東西,之後是播梁振英落區,響應主辦單位呼籲,為李旺陽默哀。同一日,無線在黃金時段播「客家人慶回歸」show(應該是有贊助)。

香港人與微博

無可否認,部份香港人熱衷微博的原因,是娛樂界市場力量和大陸GFW兩者造成的現象。自twitter在06年成立以來,外國藝人看準微型博客(microblog)這新興平台訊息簡潔、直接的獨特之處,加以利用與粉絲更直接聯繫,展示其較為真實的一面(這是當twitter還是小眾玩意的時候;隨著近兩三年用戶增加,經理人和公關也開始沾手藝人的twitter,將其變成軟銷渠道)。大中華區藝人思路何妨不是一樣—無奈twitter至去年之前也沒有提供中文介面,而twitter更是在2009年新疆7‧5騷亂事件後後「榮登」被GFW長期過濾,與facebook、維基百科等「共負盛名」。

媒體改革/宗教改革

資料爆炸,已經不足以描述現世的狀況。正確點說,現在是人人都是消息來源的媒體時代(everyone is a publisher),又或者,人人都是 content provider。這大概是個不可逆轉的潮流吧?而客觀而論,現在仍然有「主流媒體」和「新媒體」之分,則其實新媒體未完全取代舊媒體。舊媒體仍然被當成主流和權威。可是,我們不難發展,這個權威正在瓦解。人們非但質疑媒體的中立性,更愈來愈傾向相信平民的消息。就以中東茉莉花、佔領紐約為例,都是新媒體的力量。

九龍東是市區樓,九龍以東是新界樓,樓價相差多少,買家自行判斷。如果大家有拿到今期的《MetroPop》的話,應該會發現這個色彩繽紛的封面,不是香港東、九龍東或新界東,只是畫家的想像。當大家打開此專欄,就會看到一組「廣告」(註:也可稱為「鱔稿」)。作者以一個專題,將港島東、九龍東、和康城站劃成「香港東」。此舉是否透過將康城站附近的新樓盤峻瀅「撥入」九龍東範圍,幫長實賣廣告,推高物業價值?筆者沒有結論。

晚輩剛拜讀《成報》今日頭條〈《成報》擬設釣魚島辦事處 招募千名兼職主任 全球反響空前熱烈〉鴻文,實在感動流涕,立即揮筆,丫唔係,係以鍵盤打字致函祝福!(本文各LIKE者均自動成為聯署人,歡迎廣傳)

梁振英前晚突然表示,私院明年須停收雙非孕婦,眾皆嘩然。梁之政風如此粗暴,當然應該批評。獨立媒體馬上就此事發表了一篇「編輯室周記」。但神奇的是,獨媒並非直斥梁振英藐視法治、專橫霸道,而是將梁作為候任特首「干現屆政府的政」,都說成是「反蝗人士」的責任。究竟港人反蝗有甚麼問題呢?保衛家園,原來都是有罪。

一向悲哀的發音掙扎

新聞工作者讀錯字是很悲哀的。這並非批判話,而是同情語,所以不應解讀成「做主播都讀錯字,真可悲啊!」,而是「做主播讀錯字,會很可憐……」。然而無論是何文匯式正音還是王亭之推舉的約定俗成原則,對一個並非語音大師的普通新聞人而言,要決定取哪種原則來堅持,亦非易事。

Facebook 和 Twitter

Facebook 和 Twitter 興起後,Blog 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微型博客」──簡稱「微博」,包括 Tweets, Facebook Status 等開始大行其道。傳至國內,由於國內自己有個內聯網,結合山寨抄襲精神,各式「微博」風行起來。好些好此道的人,習慣了訊息短小,只求看起來好像很切中肯綮,直擊重點,然後實際上卻是語焉不詳,故作高深。當討論下去,這種風格簡直就變成是左閃右避,顧左右而言他。

高登網絡紅人「勁野哥」云「負面宣傳都係宣傳」。領匯「往績彪炳」,多少昔日在房署商場的小店如今都關門大吉,領匯煞有介事要尋訪小店,實在令我不禁想起貓哭老鼠的典故。領匯持有絕大部份公屋商場、街市、停車場及熟食檔。自領匯接管該等公屋設施後,不僅租金上升,令原有小店結業然後大型連鎖店承租,管理層無所不用其極將領匯利潤最大化,漠視基層的舉措更時有所聞,實在罄竹難書,誇張程度係讀者隨手在Wisenews 或 Google 搜尋領匯,都有大量負面消息,小至商場設施損壞涉嫌令顧客受傷,大至月初被廣泛報導,大圍新翠商場麵包店租金五萬增至十二萬等等,至於領匯外判商減薪之類已經不是新聞了。

特首選戰的確不斷揭露候選人不同的過失,無論是「感情缺失」這類私事,還是僭建大宅、涉嫌評審不公等關乎公眾利益的事,但最終,香港人還是無渠道將民意量化為選票數字。作為媒體有帶領民眾思考的責任,而非盲目地去追八卦醜聞;把時事政局八卦化,本已不太應該;而且,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八卦吸引了讀者眼球時,往往使他們忽略了背後更重要的問題呢?與其去大幅報導私生子導民向愚,何不多用篇幅深入探討小圈子選舉的前世今生開啟民智?

本報兩日前開始對讀者進行意見調查,直接詢問讀者:「你認為廉政公署應該拘捕曾蔭權(即特首 閣下)嗎?」我們共收到157名香港市民回覆,其中137位,即87.3%受訪者認為「應該」,而認為「不應該」的則有14位,即8.91%,而稱暫時觀望的則有6位,即3.82%。

我對唐唐情慾電郵很好奇

今日東方日報刊出懷疑唐英年與女友人的情慾電郵,但以我有限的電腦知識看來,那些電郵與一般電郵有些不同。一般收發電郵的系統或網頁,雖然用法與文書處理軟件大同小異(簡單來說都是打字),但電郵系統或網頁一般不會出現排版符號。

幾多名人離婚,何解葉雅媛離婚是A1頭條?蘋果或者看到,事件背後隱含的訊息卻未宣之於紙;蘋果大可直言,港人和大陸人一樣,憎惡那些在事業和感情上都不顧別人死活爭到底的貪欲,既要享受文明法治又要保有特權的態度。近日的所謂中港矛盾癥結,其實是這個。

蛋糕圖致鎖帳號。現代香港人生意義匱乏,大家上網看圖是難得樂趣,網絡平台卻率先「衛道」,令我們憂心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