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高登的黃昏

6月14日晚,高登行政總裁林祖舜(admin)發出聲明,指封鎖帳戶的決定是參考法律團隊的意見後,決定刪除一些具誹謗性的言論,並順帶刪除一些分身帳戶。聲明之中強調是要刪除涉及誹謗之言論,然而有用戶發現自己雖從無發表過涉及某報業集團之言論,帳戶依然遭到封鎖。網民歸納數據後發現被封鎖用戶大都為發表過激烈言論的反共人士和本土派(如籌款登報反對盲捐一億給大陸賑災的巴絲打),相反大量五毛分身得以倖存。大部份高登會員咸認為admin的解釋並不合理,認為此舉名為刪誹謗言論,實則打壓反共言論,於是在6月15日晚上發起一人一post行動抗議admin白色恐怖行為,據報當晚繼續有聲援抗議行動的會員被封鎖。

10年‧神奇

我從來不敢以「影評人」自居,我認為影評應該有一把嚴謹的尺,來捍衛「好」的電影,而我沒有。經常在電影的優先放映場合遇見一位影評人,我們不認識也從沒交談,最近《愛是神奇》(To The Wonder)的放映後,在洗手間碰見他,他在大罵: 「Olga Kurylenko都唔知做乜? 妳要追求愛情,咪比你遇到個幾好嘅男人Ben Affleck囉,哦,妳又話要自由,又去攪第二個男人,講到尾咪係『姣婆守唔到寡囉』,Rachel McAdams又係不知所謂,行嚟行去,將一舊舊草搬嚟搬去…….唉,妳不如食咗佢嘞。」由於他的聲浪很大,所以我不認為我在偷聽。

從出版旅行雜誌的經歷裏,Vincent對旅行的意義有一套看法。「有好多人對旅行的看法是渡假,旅行的相關資訊就是廉價機票和交通資料,但除了這些『硬」的資科以外,你還可以認識到當地的歷史、風土人情、建築,與不同的人交流,你會從中成長,這些才是最有價值的東西。」他相信,一次有意義的旅行會令人有改變:「不一定是很大的改變,但旅行有些時刻,你會回望自己和思考,不只是吃了什麼東西和買手信。」

雙陳喜事關無綫乜事

陳豪和陳茵媺兩人宣佈結婚,固然是值得慶賀。之不過,不知是否技窮又或者想順便抽水,他們的上司竟然要求直播他們的婚禮,簡直是令人啼笑皆非。先不要說無綫過去屢次從旗下藝員的大壽/喜事中插手干預的事蹟,單是今次無綫雙陳喜事中的舉動,明顯地表示到無綫是很想介入這場喜事中,隨著喜訊的關注程度的提升令到自己水漲船高,並配合無間斷式的報導挽回長期以來的低收視率。但是結婚根本是兩個人之間的海誓山盟,是別人的事,根本與無綫毫不相干,而無綫這樣做是多此一舉。

人生當如Lisa S.

Lisa S.在廣告裡面講的甚麼心情喜悅又緊張呀,甚麼感應到寶寶的成長呀,統統不是重點。重點是廣告中Lisa S.全程用流利而無港式口音的英文表達。美素佳兒針對香港人崇洋的性格特質,用上巧妙的associative thinking︰長著東方人臉孔兼一口流利無港式口音英語的女人,絕對是全港家長心目中成材仔女的典型模範。雖然Lisa S.是人母不是BB,但靚仔靚女兼流利無港式口音兼且有錢的一對父母生下的仔女,無論長相或語言天份都必定係人中龍鳳,如此推論,合理不過。

在香港,明星藝人最喜歡強調自己多麼不土炮,最好是ABC,還要一個中文字都不會,然後當東張西望那個屋邨出身的主持來訪問的時候就可以用帶英文口音的廣東話說:well,我係外國返黎,呢啲野唔係幾清楚,並藉此告訴電視機前的觀眾:我係竹昇妹,我同你地係唔同世界唔同level,do you understand?

張家輝和胡諾言

香港的明星,再敬業也好,也不敢拿自己的形象冒險,就算要改變體形,也只能變成更美更型,而不能更醜更肥。也因此,有條件為角色不靠代妝而損害形象的,竟然是來自無線、曾為拍劇而增肥的胡杏兒和胡諾言 - 從客觀上來說,這些「職業」演員不用這邊拍完戲那邊便要開演唱會拍時裝雜誌封面,不怕少開幾場紅館騷會袋少幾百萬收入,所以他們肥得起。從主觀上來說,他們願意這樣做,勇敢地把自己的肥樣展露在觀眾面前。所以,如果說從瘦骨精變成肌肉男就是敬業樂業,我會說,胡諾言敬業樂業得多。

XANGA 大事年表 - 史話綿綿

當初介紹xanga 給我的女生,我與她由始至終都沒有開始過。哈哈哈哈哈。人家好像也快要結婚了(責任總編註 : 小道消息話結鬼左啦,死心啦乞兒)。而係呢篇文出現左N次既庫斯克 (次數比史兄出現還要多),個女都就黎出世… 其實呢一篇係我向庫斯克示愛既文章黎。xanga,多謝你這十多年一直陪伴著我。

在Xanga的世界,就只有對方的留言的和兩個金幣,放工或放學後就會把自己的感受一五一十打在Xanga,那管有沒有人看你的東西,一切純粹是自己的生活紀錄,更不會擔心被過萬人批評自己在網誌的內容,畢竟,在內容傳播性的角度來看,Xanga比Facebook慢得多。假如寫「五百元人情」的那位女士把這個言論放在Xanga上,還會有這麼多人可以批評她嗎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都應該尊重別人的言論,Xanga正正就是一個讓人真正擺脫工作和學業的避風塘。

好的東西在回憶裡加了分,壞的情緒在回憶裡減了分。 這一句可以說是用了Xanga幾年,每次重新讀回自己所寫的「懶感性」、「懶係悲天憫人」的文章日誌後的感覺。 從以往到現在(我開始用Xanga的日子是 Member Since: 8/21/2008),Xanga都是我情緒不穩定,要靠住打字宣洩的避風塘。 日誌的字數衡量到我心情的輕重,愈輕鬆愉快則愈短,愈沉重混亂則愈長。

看過謝曬皮作品,都不會否認謝曬皮的作品透露著你你我我的集體回憶。中學時代的潮look,女生的漏M驚魂,借電視機靜電扮撒亞人,公開試的考生百態……都是大家經歷過的往事,或者是記憶猶新的,或者是已經記不起來的。藉著謝曬皮的illustration,重溫一些不同距離的時空。那些年系列的Facebook page在網海裡如牛毛之多,例如「櫻桃小丸子驚點語錄」,只是recap一些小丸子的經典名句,配合時令的背景,你你我我又未免感動得按下like/share。謝曬皮何以能夠迅速竄紅呢?

李卓人先大發謬論,說令「中共後欄失火」才是維護本土利益的根本方法,只有聲援內地的民主運動,才能推動中共改變,更指「河水不犯井水」的本土論述是江派。一直都沒有回應改口號的情況下,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爆出支聯會要求她反駁「本土派」杯葛今年以「愛國愛民」為主題的六四燭光晚會;在丁子霖表示用「愛國」字眼不恰當時,支聯會常委徐漢光批評她不了解香港及支聯會的情況,罵她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抹黑丁同情中共。事件爆出不久,李卓人秒速斬纜,撇清關係,跟之前溫吞回應本土市民意見態度大相逕庭。

以一個不看電視的人來談電視,無疑是相當諷刺的事。不看電視,主要是因為節目質素和作息時間問題。一星期下來,閒得想坐在電視前看節目的時間委實不多,而且看着那些矯揉造作,表情生硬,情節沉悶的本地劇集,就十分不耐,不不說要忍受同樣毫無創意的廣告時段了 - 曾幾何時連廣告也撈汁的年代,連廣告也膾炙人口。

女能載舟之女師父 Kimberly

要一件事(如廣告)成功,我們要先定立目標,選擇適當策略,繼而行動,最後回顧效果,好讓下一次做得更好。我相信司徒夾帶是一個希望有影響力的人,而假設(假設而已)他真是極度Attention Seeking(這沒有褒貶義),而他透過窈窕淑女J圖/片這個策略,吸引網民,客觀效果是他的Page 有八萬多Like,Youtube上戶口有六萬多訂閱,被分類為網絡紅人之一,當然有如此成績亦牽涉其他因素,但相信他本人也難以否認那些妙齡女子是他人氣提升的主要武器。

荒謬的國際大都會

「起底」文化加上互聯網的普及,可以令一個「沉底」的檔案重現眼前,引起一連串風波(實證小弟學校訓導主任所言非虛,感激老師提醒)。如果更是在一個政治紛爭日趨激烈、分化的社會,「沉底」檔案引發的威力更大,如果檔案內容更超乎尋常地與今日政治生態息息相關,一齣「寒戰」便可以開拍上演。只可惜那位無辜受害者,不是金庫負責人,而是一名小小的女藝人黃翠如。

義勇軍翠如曲

有烈士護女心切,為了阻撓大家對翠如BB連番抨擊,拋出了「講咗真話,累到翠如BB冇得撈,大家又好開心咩」的論調。此語一出,言鋒所及之處,見血封喉,堪稱無敵。為保前途而不便對政治下妄語的人很多,六四這面照妖鏡,在這些年來,不知道迫使多少件犬儒現了真身,打回原形。在政圈混的梁振英,從昔日登報聯署譴責中共暴行的那年輕人,蛻變成當下瞪著眼講大話的語言「偽」術名家,認為鎮壓民運的鄧小平應該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共產黨走狗,其目的也不過是求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