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勁歌金曲沒有了勁歌金曲

「多謝TVB!」,一年一度樂壇的其中一張成績表,由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的《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所發表,「多謝TVB!」這句感謝的說話,從前這些年聽入耳,和現在那些年聽入耳,彷彿有兩種不同的意義。

《南周》和《新京報》得到社會方方面面的聲援和支持。有在網上公開表態、有前往《南周》總部舉牌聲援要求言論自由,演變成一場遍地開花的極具中國特色全民抗爭運動。不能明撐的大陸媒體亦打擦邊球聲援,娛樂界名人也紛紛破禁在自己的微博留言支持。然而反抗越大打壓亦更大,網上的發帖攻防戰也越來越激烈。 1月10日下午,《南周》報社外部署了大量警察,很多抗議者被失縱被帶走。對於中方一連串打壓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活動,我們一班香港網民有下列四點聲明,並會於本周末周日分別在銅鑼灣及旺角行人專用區擺放簽名站,敬請聯署。

報道事實,呈現真相,可算是新聞工作者的天職。社會普遍將傳媒說成為第四權,成為監察行政、立法及司法的公器,捍衛人的權利及基本價值。人權新聞獎由香港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會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主辦,旨在提高大眾對人權的認識、尊重和關注鄰近地區所發生的侵犯人權的事件。自1995年起,此獎項是對香港及鄰近地區的新聞從業員的年度嘉許,鼓勵他們透過新聞報道,突顯當下與人權相關的問題。

南方周末所寫的新年獻詞其實很含蓄,只是文人對政府的期望和關懷。但換來的卻是文章被大幅改動,甚至原有的標題為「中國夢,憲政夢」變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居然新年就出現唐伯虎的「面目全非腳」,一腳打碎了我們對新政府期待的美夢。

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很矛盾地,他們把大獎頒給一首叫《年少無知》的歌,而同時他們打沉了一個年少無知的少女。自由民主公平公正是一堆經常被娛樂圈消費的口號和概念,他們可以義正辭嚴地叫一聲平反六四、打倒強權,但一轉身對面切身的利益,卻又容不下一點質疑聲音。當他們在風流地消費六四、言論自由這些包無死大眾認同的概念時,他們卻像自己口中批評的強權一樣打壓別人的質疑聲音,這種悖論不下於用粗口屌人地唔好講粗口。

2012 文人是非不分的一年

以《東宮西宮》舞台劇聞名的胡恩威,更是一位自甘墮落的文人。縱使有電視平台去宣揚自己的理念及看法,但十分遺憾,他沒有好好利用。在下也看過他的節目兩三次,他沒有善用電視的特色來製作節目,一塊白版,一支筆,便站著講,像在教書。這樣製作電視節目,連公開大學星期日早上的《進修天地》節目也不如,不知其製作預算是否真的很少,否則這樣製作電視節目沒有人看,是正常的。在下也認為節目粗製,毫無誠意。胡先生在指責市民沒有文化,品味低同時,請先檢討其節目製作方式。

係噉嘅,自從鄧紫棋(G.E.M.,本名鄧詩穎)揚言杯葛兼拍片暗批商台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之後,隨即被藍奕邦、何韻詩和叱咤DJ回應。前兩者告誡她要謙虛、飲水思源,後者更叫她「過主」。對於鄧紫棋杯葛叱咤頒獎禮,我十分支持,但她未能清楚地解釋同時參加新城的「豬肉獎」的原因,讓外界幾乎都指責鄧紫棋連自己言行也不一致。認真細看,鄧紫棋本身的立場不清,也未嘗不是原因之一。

樂壇的新衣

鄧紫棋的看法,不是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高見。任何一個認真看待音樂的人,都知道香港的音樂頒獎典是一塌糊塗。但是,像她所説,be true to yourselves,是最低限度。好像梁振英是中共點出來,就是中共點出來。硬要把自己説成民主,更加樣衰。一個樣衰的人不是最樣衰。一個樣衰同時又宣稱自己西施降世,才最樣衰。也許在be true to yourselves的content下,新城電台擺明分豬肉,做一場年度show,更加落落大方。

《天》最終由「叫好不叫座」慢慢廣為觀眾接受,除了故事內容日漸緊湊外,對劇中各種有意無意的、針對社會及政治潛台詞的各式解讀,各種令人印象深刻的對白(「This city is dying,you know?」、「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等),加上最後一集的「非法音樂會」及「平行時空」段落令不少人擊節讚賞,《天》亦一躍而上被捧成「神劇」 - 《天》登頂一刻在Facebook及多個討論區都出現大批網民留言,「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慶祝《天》再次成功製造傳奇。可是在興奮和激情過後,不禁令人想到另一個問題︰「《天與地》之後又如何?」

支持發牌,需要理由嗎?

歐美日韓的製作,當然令香港人趨之若鶩,因為水準比本地的,高得太多,但是,誰又說過本土電視不能和外國電視共生共榮?良性競爭,百花齊放,才是所有人都嚮往的方向。何況,本地製作,始終佔有親切感這外國電視無力匹敵的優勢。那堆看慣看熟的演員,操著耳熟能詳的廣東話,走在我們也曾經走過的香港街頭。戲,彷彿就在我們身邊。

紅色的台灣媒體

台灣的學生,手牽著手,唱著歌,要求台灣公平會阻止蔡衍明的併購,以防一貫反共的壹傳媒集團也投向親共產黨的懷抱。台灣壹傳媒工會發言人表示:「黎智英是賣了我們給共產黨!」對台灣人來講,黎智英賣了的是傳媒的良心,是傳媒的核心價值。但是在賣盤之前,交易還必須經公平會審議。如果公平會裁決了交易可以導致媒體生態出現壟斷的情況,交易便必須中止。同樣地,香港也有民間反對媒體赤化地活動,但社會影響力,卻比台灣少得多。

我們跟台灣的學生無異,珍惜所屬於我們的土地上的自由,不願意前人千辛萬苦爭取得來的自由在我們這一代手中失去。我們嚮往台灣的民主自由,知道它是幾代台灣人付出汗水和鮮血換來,先烈為了爭取百分百的言論自由,不惜以自己生命抵抗,我們為台灣大學生義無反顧的站出來,捍衛得來不易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感到驕傲。雖然,旺中收購壹傳媒的交易已完成,我們知道台灣學生不會就此洩氣和沮喪,為著自由台灣,定必繼續作戰到底。

台灣壹傳媒早前簽訂賣盤交易合約,買家包括親中商人蔡衍明。蔡的背景親中,並透過旺中集團掌控印刷、電視等跨媒體業務,引起台灣社會極大不安,尤其憂慮台灣出現赤化及傳媒霸權。壹傳媒及其旗下《蘋果》、《壹週刊》作為華人社區最鮮明的反共媒體,今日終於在親中財團的銀彈(大概還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政治壓力)面前倒下,中共在事件中若隱若現的身影,更無法不教我們心寒。

台灣在華人土地中,是繼港澳失守後,最後一片淨土。現時香港只有兩所電視台,一所積弱彌久,擔當著中共代言人之位,明刀明槍地以抹黑異見人士為主要職責。另一所,則長期壟斷,卻沒一盡龍頭大哥秉筆直報之精神,反倒以偏頗角度製作節目,唱好中共,暗地裡潛移墨化地為異見人土塑造負面形象,卻一面減低港人對大陸人之負面印象。如此這般,香港人的主要媒體只剩下中共之爪牙,大部分不常閱報的人,或是婦孺、長者則長期未能察看身處社會的真貌。

上集講網絡紅人,香港有,外地當然更多,而近幾個月較吸睛的,傲將軍首推Steph Micayle,她用Acoustic 手法Cover 了江南Style,放上自己Youtube Channel,東南亞都有迴嚮,獨獨在香港關注度還不高。十九歲的小美人來自新加坡,不諳韓語,花了些功夫來學習歌詞,合計其他人Upload 了同一段片,引來的點擊有近三百萬。

女能載舟之網絡紅人

要本少利大成功吸睛,就要變通食腦,而女,又是班網絡紅人的一記絕招。第一個要數司徒夾帶,論得罪人多,他可能不比詹培忠少,事關他鏡頭下美女無數,高登仔極之葡萄。每幾日FB 出靚相是指定動作,每段片都會有些女生作點綴(有時更是主打),就連講音響也要女師父露腿躺梳化。網民片照睇,人照鬧,J照打。